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北宋最强大少爷 > 第17章 被迫做英雄了

北宋最强大少爷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7章 被迫做英雄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想明白之后,大雱装作很勇敢的样子,昂首挺胸的道:“我想说的说完了,你要杀小孩子就来杀,别在为难老陈,皱一下眉头算我输!”

    老陈则是苦笑着寻思:最好谁也别杀,妈的你就是把小魔头杀了放过我,有我老陈在的现场,王安石的儿子却死了,回去我还有命在啊,我全家老小还有命在啊?

    噗嗤——

    真的剑光又闪,血花飞溅。

    老陈惊呆了,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实在想不到,这个白玉堂竟是……把她自己左手的小指给切了下来。

    是的白玉堂此番没砍别人,而是砍她自己。

    脸色惨白的白玉堂轻轻一脚,把那截血淋淋的手指踢到王雱这边来,冷冷道:“你说我背信弃义有道理,就此还给你。算你代表官府吧,现在我和官府两清。但是我和展昭没完,他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小孩子的身体,王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拿着她的指头追过去,一边哭一边道:“白姐姐我错了,我再也不说你了,我只是有点想在你面前出风头,我不知道会把你气成这样的。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过来我就捶扁你。”白玉堂恶狠狠的一跺脚,却因为气急攻心,她竟是摇晃了一下晕了,就朝着王雱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喂喂……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大姐姐倒下来了,渺小的王雱就被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悍妞还是有不少体重的,直接把王雱给盖了,有点难以翻身。

    并且被她那个肉肉的大圆臀压着,即便王雱还“小”,也是有点不愿意动的,感觉很不赖。

    安逸了没五秒钟,发现周围血腥味很重,感觉上白玉堂的手部流血正在加快,然而她竟是这么的气急攻心的晕了?

    得想办法把她的血止住。手指就别想了,这个时代的技术就算接上了,还不如没有呢。

    王雱挣扎着要出来的时候,忽然听老陈一声尖叫逃命了,连他自己的耳朵也放在地上不要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老陈,不来帮忙,你看小爷过后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思考着,王雱好不容易从白玉堂的“压迫”下挣扎出来,却来不及止帮她血,只见有比较大的长条形东西,在旁边的野草间游动着,不过环境太黑,只能借助月光若隐若现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受到过多的血腥味刺激,越来越不安分,游走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糟糕是姥姥的舌头!”

    王雱又看看到一次“长条”显露的时候,吓得险些元神出窍。

    抬着白玉堂的腿打算拖着跑,却是力气太小,也拖不动。

    有点想扔下白玉堂自己跑,那似乎又显得有些猥琐。而且王雱不确定外面的野狼把老陈吃了后能否吃饱,万一没饱,小爷出去后不是栽了?

    左右都是栽了,王雱决定选择一种比较有造型的样子算了。

    想定,王雱手抱太极印跺脚:“天地幽灵,乾坤道解……后面忘记怎么念啦,总之你个妖孽听清楚,我王家血脉有天罡护体,你最好不要过来,过来就是开战……你不妨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结果因为跺脚的震动,真把那个东西终于吸引出来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姥姥的舌头,但也足以吓的王雱血液凝固。乃是几乎成精的大蜈蚣,比人的手臂还粗些,两米多长的样子。密密麻麻的近千只脚快速运动着,就那么的在地上盘旋,看似想靠近。

    王雱觉得自己快要死了。拳头大的屎壳郎那么萌的东西都能吓到王雱,何况这东西?

    现在白玉堂倒在地上,她受伤的手流的血越来越多了。倒是也醒来了,但有过这么一阵耽搁失血过多,导致身子发软起不来。

    尝试了几下后,白玉堂没再试图起身,力弱的道:“那蜈蚣几近成精,被它触碰一下立即就死,好在它蠢,身体太大导致它自己控制身体有些难度,不协调,它想过来却是身体会自然打转纠结。王雱你自己跑吧,别管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雱用从来到大宋以来最真实的语气哭着道:“我不是英雄但我想死在你身边。外面那几个饿狼不见得就比这畜生温柔。”

    白玉堂楞了楞。

    乘那个大蜈蚣还在地上打转,王雱又道:“你自身止血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……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各安天命好了。”

    王雱飞快弯腰,捡起地上的一只耳朵和一个指头,跑过来这边一打滚,让身上的棉袍带走了白玉堂处的血迹,然后跑到另外一边跺脚。

    目下王雱身上的血腥味最浓厚,震动也来自王雱方向。于是蜈蚣又朝王雱的方向游走。

    它仿佛喝醉了,不太利索,也许是年纪大了发生中风了还是什么。总之大概就那意思,导致这畜生时快时慢,有时候会不由自主的被它自己的身体拖累,盘旋一番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它腿速很快,却导致了整个身体无法协调,始终无法捉到王雱。

    王雱算是看明白了。老子们大宋军队并不少,然而就如同这个蜈蚣似的,到处不协调,左脑右脑的战线不统一,中枢又不作为。于是犹如当时的宋夏之战一样,夏竦耍滑头撂挑子,范仲淹和韩琦战法不统一相互撕逼,麾下军官就犹如这头蜈蚣的脚一样,尽管素质不算太低,装备不算差,然而有些听夏竦的,有些听韩琦的,有些听范仲淹的。

    明明需要一条直线前进,他们左一下右一下的、犹如这条傻逼蜈蚣盘旋了起来,自己就来了个筋疲力尽,最后便出现了韩琦的好水川失利。

    明确了作战方式,克服了恐惧,找到了原形后,就注定了猥琐的王雱能如同赢白玉堂一样、最终战胜这没脑子的蜈蚣。

    或者说它不是没脑子而是脑子太多,犹如大宋一样的精英太多,和尚多了庙就会歪。

    就这么一边脑补着,王雱不怎么害怕了,加之想到了英雄救美的那种YY感觉,于是步伐越来越熟练,胆子越来越大,心思越来越细腻,地形越来越熟悉。

    最后天亮了,这头大蜈蚣被王雱的持久战给彻底拖垮,累得一团的缩在地上不动了。

    如果它能听懂人话的话早就气死了,因为王雱一直在骂它,一直在用震动吸引着它行动。

    王雱真的是个小算盘,脑袋里遇到情况后几乎是直接会有某种方程式的。当时和大蜈蚣周旋了半个时辰后,王雱就找到了某种规律。一些特定的声音能让这个蜈蚣尤其兴奋,然后它一兴奋,身体就更不受控制的“重复低效运动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这家伙的“指令集”写的太落后,在处理特定任务的时候非常低效,会损耗大量的体力、却只能堪堪的完成少量做功。

    所以呢,大蜈蚣体力真不比王雱差,它主要是太蠢了不会应用体力,结果又没领先王雱一个量级的差异,于是就输在了构架上。

    用军事语言描述的话,它输在了战略战术的应用上。

    早晨红弱的阳光下,王雱非常谨慎又猥琐的样子,试探了大蜈蚣几次,确定它不是装蒜,是真累趴下了。
北宋最强大少爷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