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北宋最强大少爷 > 第16章 嘴炮无敌

北宋最强大少爷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6章 嘴炮无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他怎么背信弃义了?”王雱愕然道。

    白玉堂道:“他表面和你达成了协议,却奸商心态,暗下他打算派人刺探你王家的养鸡秘方。”

    王雱不禁楞了楞。

    至于老陈面如死灰的看着王雱,不敢说话,却是一副求饶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次王雱声音倒是小了些道:“我又怎是那么容易被人算计的,处理这种事我比你行。你管的也太宽了,我王家的事用不着你来帮我出头。”

    白玉堂不怀好意的瞅着王雱道:“你才是想多了。你王家死活与我没关系。我这么做不是帮你出头,我是讨厌这种人,我就喜欢虐待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于是王雱又赶紧的又闭口了。

    见他又来了个沉默是金,白玉堂有火没地方泄,便不怀好意的瞅着老陈道:“你觉得你掉了一只耳朵冤枉吗?”

    老陈认为她简直是个强盗,这比谁都冤呢。我那仅仅是个想法,随口一说的,竟是被你听到绑来这里切了耳朵。也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算祸从口出?

    “街上有传言,牛家村有人的耳朵也被切了,也是你干的吗?”王雱又介入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白玉堂理所当然的道:“他偷看寡妇洗澡,活该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私设公堂……”说不完见她脸有红线,王雱又不说了,稍微了退后了几步。

    白玉堂见他小子还知道怕,又容色稍缓的道:“包拯一言不合就剿了我陷空岛,那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他说的话似乎真是王法耶。”王雱便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白玉堂还算满意他的态度,好奇的问道:“你这表情,是在同情我陷空岛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啦,就和你砍伤老陈和我王家没关系一样,我只是不喜欢那个老包,并不是替你们鸣不平。”王雱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白玉堂又恼火了。

    “汗,你们五鼠犹如恶霸似的占领了陷空岛,让岛民种植上贡养活你们,岛上处处庄园院落。然而你们一分钱没交给朝廷,老包会放过你们就怪了。”王雱道。

    白玉堂冷冷道:“那是我们建立起来的基业,一草一石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批文呢?哪个官府许可的。人家山寨里面的强盗抢劫时候说‘此树是我栽’,陷空岛的树是你们栽的吗?山和地是你们形成的?”

    王雱文绉绉的说道:“如果你们五鼠的祖宗,祖祖辈辈生活在哪里,种植了树,建造了楼,年代比赵宋天下还久的话,那么你可以找我爹伸冤,我保证王安石带你进京告御状,整死包拯,一定帮你们把陷空岛要回来。但是事实呢,你们并非原驻民。在我太祖皇帝开朝后,宣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有异议的就比武审判,这部分人死光了之后,其他的没异议,就认可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’这个协议。在协议已经形成的情况下,你五鼠于陷空岛只是过客,未经官府许可就强占赵家土地,盖你们自己的房子。换你白玉堂是朝廷,你怎么想呢?”

    白玉堂楞了楞。

    王雱接着道:“包拯又没杀人,他做脏活还是很讲究的,他只是派展昭去激将了你一番,你激动下追着那只猫走了三千里。把你这脾气最坏的人弄走之后,老包一边派人去盖房子,一边蛊惑说服你几个兄长。这不很好的结果吗?”

    “卑鄙!”白玉堂道:“乘人之危。我几位兄长耿直,没你们这些狗官的花花肠子。为了岛民安全,我几位兄长最终妥协了。其后五百禁军驻扎陷空岛,大肆建设官府的地盘,那公孙老儿最会蛊惑人心,岛民现在已经不信任咱们几个奠基人。这胜之不武,皆因展昭那个朝廷鹰犬把我骗走了。否则哪有这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白姐姐你脑洞够大的,岛民又不是白痴,乌鸦猪头一样黑,大家都是剥削而已,岛民当然进更大的店、当然跟着官府混。你还想强迫他们啊?至于禁军去盖房子、建造县衙怎么了?咱们先不理论那地是不是赵家的了,但我敢肯定也不是你们的,姑且算是无主的,你五鼠能去盖房子,你为何觉得官府就不能去盖房子呢?”王雱道。

    白玉堂脸色死灰的道:“现在那边建造了县衙,岛民都听官府的了,我几位兄长也被迫听了。”

    王雱道:“难道你们在的时候,岛民不听你们的吗?官府和你们,乌鸦和猪头的对比而已,刮一下洗一下也都一样白。你五鼠有侠名,但包拯的青天名更是满天下。所以谁也别指责谁了。谁最能代表最广大老百姓的利益,谁就说了算。现在陷空岛的岛民听官府的了,看起来你们似乎没得到民心。我不敢说你们坏,只是包拯做的比你们更好,名声比你们更大而已。输了就是输了,成王败寇有什么好理论的。”

    王雱最后道:“大家都不纯洁的情况下,咱们别理论是非。只问一点,赵宋天下形成近百年的现在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深入人心的现在。你们没提出异议就是任何赵家王朝。这种情况下未经官府许可,你们五鼠霸占了陷空岛……”

    到此,王雱指着老陈那只掉在地上的耳朵道:“白姐姐,这段恩怨情仇中,是谁‘背信弃义’?”

    白玉堂急了,到底是女人,这个时候她思维很乱,还感觉有些不被人理解的委屈,于是眼睛红了,有些泪光在美丽的眼眶内。

    王雱很猥琐的观察了一下形势,这场估计又打赢了。

    于是弱弱的道:“所以锦毛姐,我是小孩人微言轻,如果说错了让你激动了,你别砍我啊。”

    白玉堂觉得双眼发黑,天旋地转了起来,急的想喷血。

    终于钻入了牛角尖了,不曾想到我白玉棠最恨的那种人我本身就是?

    忽然寒光一闪,噌的一下,白玉棠又把剑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又犯浑了啊!”这次王雱吓的有些小腿发软。话说秀才就怕遇到这种人不是。

    不过总结下来分析,这种人她相当孤傲,应该喜欢有骨气的人,而不喜欢猥琐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老陈哭着喊“饶命”的现在,王雱信念电转,觉得装有骨气的造型,活命机会更大些。

    必须表现出和老陈这软骨头不同的气质来,那么假设锦毛姐暴走后必须干掉一个,大概率就是宰了老陈,而不是我小老王。
北宋最强大少爷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