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火影之忍者修行指南 > 第三十九章 冲突

火影之忍者修行指南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十九章 冲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今天就这章三千九的,当做两章吧,嘻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隔天,演习场上。

    荒木新芽面对着场下的学生,说道:“今天你们继续进行跑步的修行,什么时候像个样子了,我们再继续下一阶段的课程。”

    一听今天的课程还是跑步,场下有些学生不大高兴,觉得很没意思,虽然碍于荒木的威严(威胁),没有大声反对,但场下还是出现了些许骚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荒木对学生们的骚动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节课能不能教些别的东西啊,老是跑步,很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青柳本来还想着谁那么大胆,居然还真回答了荒木的话,一听声音,是大江千里,这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才刚过一周,你们就觉得枯燥了!?锻炼身体是个长期的过程,要是吃不了苦,那就退学吧!坚持不下去的人,是没有可能成为忍者的。”荒木的声音很严厉,摆明了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“可是,同样是上了一周的课,现在杉本老师都不讲历史,开始教我们提取查克拉了,还进行了实操。”千里抱怨着,“我们不是不想锻炼了,只是想多学点别的。比如手里剑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青柳默默为千里的勇气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你想多学点东西,那你就比其他同学跑多十圈演习场吧。”荒木对千里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!老师,我知道错了。请原谅我吧!”千里吃了一惊,赶紧大声求饶。

    “已经太晚了,开始跑吧,我会盯着你的。”不过荒木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最后,所有人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站在场外看着千里艰难跑动的身影,再次记住了不要招惹荒木老师的铁则,并默默感激勇士的牺牲。

    “解散!”

    看学生们都走光了,杉本月正想离开,却被荒木拦住了。

    盯着杉本,荒木的语气有些不善:“杉本老师,你在开始教导提取查克拉前,应该先通知我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荒木那问罪似的语气,杉本月心里有些不满,回道:“荒木老师,从开学以来,你并没有多少和我交谈的意思,更不要说是就教学内容进行交流。每次实操课我都在场,就是为了能够知道学生们现在的进度,好安排理论课。而你,却一次都没有出现在理论课的课堂上。”

    扬起了眉毛,带着些讽刺的味道,杉本月说:“我还以为你并不关心理论课的进展,也就不因为这些小事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被杉本的话刺得太阳穴上的青筋直跳,荒木恼怒地说:“不管怎么样,开展重要课程前总得知会我一声!理论和实操,必须相互配合,这样才最有利于学生的发展。还有,实操课归我管,你擅自带领学生进行实操,已经越权了!”

    杉本端正了神色,严肃地说:“火影大人让我们分别负责理论和实操,本意是想要让我们多就学生的教学进行交流,希望能够让我们发挥出各自的长处,弥补对方的短处,让学生们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理论和实操不可分割,却并没有和我交流的意思,最多也只是让我帮忙在实操课上监督学生。而我想和你交流下实操课的事情,你却并不搭理,这就是你所说的,你对实操和理论同等重视的表现?”

    荒木淡淡说道:“既然知道我擅长实操课,而这又是你的短处。那么你教好你的理论课就行了,不需要你操心我的实操课。我当然同样重视实操和理论,所以我并不会过问你的理论课。将事情交给专业人员,这就是我重视理论的表现。你只需要告知我相关进度就可,具体怎么教导,我不会干涉,也请你不要干涉我的课堂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并不是交流应有的态度!”荒木的话让杉本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将话都说清楚,态度已经很好了。言尽于此。接下来,有什么不服的,就用拳头说服我吧!”荒木往后跳开了一段距离,摆出了战斗架势。

    “荒谬!道理的归道理,力量的归力量,力量强,并不代表所持的道理就是正确的。”杉本对与荒木交流已经不抱希望了,能够说出这些话,代表着已经无法用道理说服对方了。

    “哼,力量强的就能够推行自己的道理,力量弱的只有服从。”荒木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如此,那就打一场吧。”杉本压不住怒火,只想狠狠教训对方一顿。

    “即便我现在只能使用左手,我也并不怕你,让我看看你有几分本事吧!”荒木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占你便宜,我只用左手使用苦无,看你能奈我何。”杉本气极反笑。

    “这里并不合适,跟我来。”荒木先行跳走。

    杉本立刻跟上,这也正合他意,两位老师在学校里大打出手,影响不好,还是到偏僻些的地方解决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树木在身边飞掠而过,荒木仔细看着周围的地形。没多久,他就发现了一处空地,正适合战斗。

    在空地处停下,荒木回身看着杉本月。

    虽然进入了复杂的森林环境,正适合擅长隐匿的荒木发挥,但是他并没有埋伏起来攻击杉本,他要堂堂正正地解决对方。

    这是他作为前上忍,资深暗部的骄傲。

    率先结出对立之印,荒木暗暗调动了全身的肌肉,调整着身体状态。

    杉本也结出对立之印,全神贯注。对方曾经是上忍,即便已经无法使用右手战斗,但是仍然十分危险,一不小心,可能就会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凝神对立了好一会,空气似乎都凝重了起来。突然,刮来了一阵秋风,吹落了树上枯黄的叶子。风离去后,叶子飘飘悠悠的四处晃荡。

    恰好有一片飘荡在两人中间。叶子的突然闯入,稍微撩动了两人的精神。凝神静气的状态被干扰,全身的肌肉都蓄势待发,两人同时决定,差不多是时候动手。

    在叶子落地的时刻,两人同时动了。

    铿锵,两人手中的苦无交锋在一起,迸射出星星点点的火花。在互相碰撞了几次后,两人的手臂僵持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荒木称赞道:“不错嘛,你的苦无格斗和力量,都快有上忍的水平了。就是不知道其他方面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用出全力的杉本月难以分心开口讲话,只能“哼”了一声表示回应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爆发力量,分了开来。对峙了一会后,很快又开始了战斗。

    场面十分焦灼,两人的身影在空地中来回穿梭,留下了一道道残影,时而有火花在交锋处迸出。到了后来,两人不再局限于苦无搏斗,手里剑也开始四处旋转飞驰,有的还相互碰撞。周围的不少树木遭了殃,被手里剑扎出了一个个坑。

    远处的火影办公室里,三代火影看着水晶球里两人的打斗,大感头疼,“唉,这些人,怎么整天搞些事情出来。”

    杉本月在又一次交锋后,退了开来,大口地喘着气,看来就算这些年辛苦修行,终究在体力、技巧上还是比不上上忍啊,即便只是一个无法使用右手的上忍。他不由得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常年修行练就的心智,很快将他的情绪平复。看着对面的荒木,对方的状态明显比他好很多,看来,只使用左手,是没有办法打败对方了,既然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杉本月的右手快速地摸向身后的忍具包,对准荒木,连续投掷出几枚手里剑。几枚手里剑分成先后,封锁住了荒木的各处躲避方向。而手里剑刚发出,杉本就立刻冲上前去,趁着手里剑干扰荒木,赶紧确立优势。

    没想到杉本这么个看着浓眉大眼、守规则,在他眼中甚至有些迂腐的家伙,居然这么快就食言了!?

    “卑鄙!”出乎意料的事实冲击下,即便荒木早已打起十二分警惕,心神坚定,也不可避免的分了下神。只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状态,挥舞着苦无,弹飞朝他而去的手里剑。

    而这时杉本也已经靠近,锋利的苦无刺向荒木,荒木甚至能感觉到冰冷的尖峰对准的地方,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匆忙之下,荒木只来得及以别扭的方式挥出苦无,勉强将杉本的苦无击打开,身形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杉本抓住机会,连续几个攻击,划伤了荒木的右臂。荒木奋力击退杉本,向后退开,恢复下身体状态。

    荒木斜着眼观察了下伤势,右臂衣裳裂开了道大口子,伤口处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咧了下嘴,这是有多久没感受到了,好像从退役后就不曾受过伤了。这种感觉,真有点怀念啊。

    收敛心神,一边打起十二分精神,提防着杉本,荒木一边迅速地将伤口包扎了起来,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处理完伤势,他的怒火冒了起来,“卑鄙,不是说了你只使用左手的嘛!?”

    杉本嘴角扯起,说道:“哼哼,首先,我可没有说只使用左手。我刚刚只是说了,只用左手使用苦无。我说过的话,是会遵守的,肯定不会用右手使用苦无。只不过,我可没说右手不用手里剑。再者,难道退役之后,你就忘了吗?忍者,从来就不是个堂堂正正的职业。讲究堂堂正正的是武士,忍者,只要能够达成目的,很多手段,都是可以使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亏你以前还是暗部。暗部,不就是最能代表忍者,最具忍者气质的一群人?隐匿身份,暗中行动,不择手段,精通杀戮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”荒木很是不满,居然玩弄字眼。只是自己也是有些天真了,退役之后,没有环境的压迫,确实松懈了很多,不止是身体上,还是思想上的松懈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真那么傻,以为只用左手就能打赢上忍?即便那是一个使用不了右手的上忍。”杉本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你看看,即便是使用了双手,你也无法战胜上忍。”荒木话一说完,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再次交锋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良久,两人都气喘吁吁地看着对方,身上或多或少地带着伤。

    看着荒木的狼狈样子,心中暗爽,杉本月说道:“看来这下是最后一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下一击就分出胜负吧!”荒木回应道。

    稍微休息恢复了下,两人同时冲向对方,苦无相交,狠狠地碰撞到了一起。僵持了一会,又开始了激烈又短促的攻防,森林里重新响起了铁器相碰的清脆声音。

    没多久,声音停歇,原来两人都脱力倒下了,只不过荒木倒下的慢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躺在地上,虽然已经没法再战斗,但两人的嘴里还吵。

    “你先倒下,所以是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最终两人都倒下了,先后相差并不超过一秒,只能算平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输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输不起吧?一个上忍败给一个中忍,太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一个中忍,欺负一个伤残忍者,还恬不知耻地耍诈,才是输不起呢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两人吵了好一会,最后实在是太累,荒木先停了嘴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这样,之后再分胜负。”杉本月也想好好休息,同意了荒木的说法。

    结了和解之印,两人安静地躺在森林里,看着已经黑暗下来的夜空。

    气氛一时很是宁静。

    躺着歇息,无聊之下,两人各自想着心事,也没谁先开口。

    直到半个多小时后,荒木突然说:“我们现在这样,要怎么回去啊?”

    杉本沉默了。现在全身脱力,伤口不少,虽然不致命,也做过处理,但很影响身体状态。估计,还得一个小时才能正常行动。

    而他们还没吃晚饭,又饿又累,还受伤,看来今晚会很难熬。
火影之忍者修行指南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