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变身绝色神姬 > 第三十九章 秦苍云

变身绝色神姬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十九章 秦苍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盘云峰。

    顾名思义,这是一座孤零零的独峰,上半截高耸入云端,下半截山岩陡峭、壁立万仞。猛烈的罡风常年肆虐,将山峰表面打磨得清洁溜溜,寸草不生,在苍玄山脉的绵延群峰中也属于罕见了。

    近乎垂直的崎岖山道上,裙裳如雪的秦璐妍独自一人走着,步履轻盈、身姿灵活,身侧就是万丈深渊,凛冽的山风打着卷、从渊底尖啸着急冲上来自她身边掠过,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卷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对于常人而言危险性极大的路径,对于她来说只是等闲。如果是蕴灵境的弟子,甚至连山道都不必走,完全可以凌空飞遁直上峰顶,前提是盘云峰的主人不会因为你的无礼冒犯而发飙打死你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之后,她终于穿过半山腰的云雾屏障,来到高逾万丈的山峰顶端,恍如看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方圆三十余里的峰顶,风景如画,林木幽幽,平坦的草地上繁花点点,清脆悦耳的鸟鸣声在林间回响,宛如大块蓝宝石的澄净小湖,一只灵鹿带着自己的几头幼崽在湖边悠然饮水。

    空中的灵气浓郁得难以形容,甚至形成了丝丝缕缕肉眼可见的白雾,带着难以言喻的清香气息,仿佛世外仙园。

    巨大的青色透明光幕将整个峰顶笼罩在其中,外面的云层中,狂暴至极的罡风呼啸而来,在光幕上摩擦出大片的火光,却无法撼动光幕分毫。

    入口处是两堵巨大的山岩,挡住了外面肆虐的罡风,光幕附近立着一方不大的石碑,秦璐妍停下脚步,取下玉颈上的一枚金色锁片,然后动作轻柔地按到了碑上一处不起眼的凹坑中,严丝合缝。

    微微注入一丝灵力,石碑上散发出微弱的光华,一缕难以感知的波动顺着隐秘的渠道飞快传递到了光幕深处。

    须臾之后,石碑上光华大盛,一个空空渺渺的声音远远地传来:“秦族……哪位后人来访?”

    秦璐妍恭谨地行礼,报上了自己的名姓和族谱上的支脉传承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对方没有过多言语,石碑附近的光幕一阵扭曲波动,现出了一道青光幽幽的门户,秦璐妍当即迈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峰顶的世界宁静而安详,在璇灵宫都属于有数的上佳道场,可见这位秦苍云长老在宗门内的地位之高。

    秦璐妍无心观赏风景,迈开修长的**疾步向光幕深处行去,那里是一处低矮的小山峰,通体翠绿宛如一整块玉石,山体上有着洞府入口。

    洞府门前,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仆静静地站着,脸上皱纹密布,深邃的眸子中满是沧桑,像是一株经年古松。

    见她走近,老仆微微点头道:“长老在里面,进去拜见吧。”

    秦璐妍犹豫了一下,还是迈步上了台阶,进入洞府之中。

    门内的空间不是很大,就几间石室,石桌石凳石台,陈设相当简单。

    在最里面的石室里,一位面如满月、身材矮胖的老人正坐在石桌边自酌自饮,粗布灰袍,鹤发童颜,眼神清澈如水,左手上有两枚硕大的玉扳指。

    见到这样一位白衣绝色少女走进来,老人眸中闪过一抹讶异,放下酒杯,略微沉吟着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。”秦璐妍俯身盈盈拜下。

    “你是秦族的嫡房子嗣吧?秦焕烈是你的什么人?”老人沉默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家祖,已经在二十年前过世。”秦璐妍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现任家主是你的父亲?”

    “晚辈的父亲确实是秦族家主,只不过在几年前……”

    秦璐妍将最近这些年秦府的变化详细述说了一遍,这位老祖宗常年闭关养伤,基本不再出世,因此对于世俗中家族后人的情况知之甚少。

    秦苍云长老听她说完,默然良久,才轻轻叹了口气:“秦焕烈是我幼孙,只因天生经脉缺损不适合修炼,因此才回到世俗中娶妻生子,执掌家族,后来传位给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一百年前带着弟子族人探索某处远古遗迹时遭遇意外,所有的人都葬身其中,只有我侥幸脱身逃出。一直在这洞府中闭关养伤,想不到族中近年来出了这么多事情。你的父亲,想必也是被人陷害的吧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只是晚辈现在有心无力,只能勤加修炼提升实力,待到将来再去追查真相了。”秦璐妍说道。

    父亲的失踪确实疑点重重,似乎是牵涉到一桩极大的阴谋中,里面的水有多深,绝不是现在的她有能力过问的。虞总管偶尔和她谈及此事都是讳莫如深,不肯多提半句。

    秦苍云长老双目微阖,思虑半晌才继续出言道:“那么你现在来找我,有什么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晚辈恳请老祖能够指点修为。”秦璐妍赶紧道。

    纵然有了三足青铜圆鼎的助力,一个足够高明的引路人仍旧是修道途中必不可少的。她现在天赋再是了得,都不可能让宗门中那些真正的大能指点自己,因此自家老祖宗就成了最合适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可知道,几天以前也有人来找过我,好像是叫什么秦海元的。”秦苍云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他已经来过了?”秦璐妍微惊。

    “岂止是来过,还满口谎言,对你和嫡房一脉极尽污蔑诋毁。”

    秦苍云淡然道:“本来看在他也是秦族后裔的份上,还打算给他些好处,指点一番的。后来被我看出问题,略使了点手段就逼问出真相,打一顿之后丢下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想杀了这小子,所以特意留下了他的命,将来他这一脉就由你去清理门户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多谢老祖宗。”秦璐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话说秦海元这小子可真是胆大包天,在这等修为深不可测的老祖面前都敢欺诈哄骗、乱放厥词,被收拾一顿也不算冤。

    秦苍云大袖一挥,瞬间带着秦璐妍出现在后山,这里居然别有一番天地,怪石嶙峋、古木遍地,深不见底的山涧边,一挂亮银瀑布带着轰隆隆的巨响自高空垂落而下,声势慑人。

    秦璐妍诧异地环视四周,暗自揣测这有可能是极高明的虚空禁制手段、又或者是传说中的洞天法宝什么的,只是自己这点修为现在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来。

    “你曾经学过些什么功法,都说说看吧。”秦苍云道。

    她答应一声,便把自己进入宗门后的经历简略提了一下,尤其是进藏经阁挑选功法典籍的经过。

    当听到摘月落星剑谱的名字时,秦苍云的神色便冷了下来,到后来更是阴郁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胡闹。”

    秦苍云气恼地呵斥道:“如果你是个小子,我现在就先行家法,非打得你屁股开花不可!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,难道晚辈选错了吗?”秦璐妍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可知道这些镇派绝学有多难入手吗?就是核心弟子修习起来都要经年累月才可能有所成就,你区区一个蕴灵境都没有达到的后辈,就敢不自量力选这些,还真以为自己本事逆天?”秦苍云越说越气。

    作为过来人,他当然明白宗门祖师的用意,自己的这个后人看起来天赋尚可,想不到也行差踏错,掉进了坑里。

    或许自己应该出面跟掌教至尊说一下,哪怕耗费些人情,让自家的后辈多一次重选的机会?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四部功法,晚辈都已经初窥门径了啊,似乎也不是很难练呢。”秦璐妍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弱弱地道。

    “鬼扯!”秦苍云下意识地呵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蓦地他又反应过来,板着脸道:“那你给我演示一遍看看,如有半句虚言,哪怕你是个女娃子,少不了也得狠狠挨一顿板子!”

    秦璐妍一言不发地拔剑起身,清冷的月辉自身周浮现,点点璀璨星芒次第垂落,摘月落星剑法如行云流水般使出。以她的身体为原点,方圆数米范围内俨然成了星月交辉的领域,月影朦胧、星辉迷离,神秘瑰丽中透着隐隐杀机。

    秦苍云的脸色顿时变了。这套剑谱在高层长老中都没几个人练到大成之境,而且都是成为核心弟子多年后,根基、时间、资源等诸般条件都具备了才会考虑开始修习,否则无论如何都是难以入门的。

    然而自家这个后人的表现,看起来似乎真的是不世出的天才,有着大气运加身,能够打破常规,成就前所未有的奇迹?

    “好吧,这一关算你过了,另外几套功法呢?”秦苍云压抑住心底的激动,继续道。

    秦璐妍过来伸出玉手,让老祖宗探察自己体内的灵力状态,有着玄清内元真解和华阴炼神心法的双重作用,她的灵力总量与精纯度已经远胜于普通的内门弟子,就连那些炼气境九重大圆满的精英都难以比拟。

    秦苍云探察完毕,满意地颔首,又取出一卷玉简让她在三炷香的时间里破开上面的阵法禁制。

    秦璐妍接过来看看,发现玉简上是一套小型五行锁元阵法,难度中规中矩,不过对于寻常的内门弟子而言还是很费脑筋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多言,默默催动灵力,花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,玉简上陡地绽出道道青色流光,轻微的爆鸣声中,所有禁制化为乌有。
变身绝色神姬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