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五十三章 明事理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五十三章 明事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冰妍笑着走到了床前:“德贵妃找本公主来,是有什么事要说吗?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沁雯指着旁边放着的梳背椅,冰妍笑着坐下,谁料刚坐下,就听到沁雯说道:“公主大概最不想看到的,就是太后她老人家有意外,是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样说,冰妍诧异地回过头来看着她:“母后她如今身子骨很好,自然不会有意外。”沁雯淡然一笑:“其实开始我也并不想和公主说,只是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,不得不借助公主的势力才行了,太后每日的药膳中……其实本宫都有放入微量的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冰妍听到她这样说,立马拍案而起,只是沁雯突然一笑,忙说道:“但是公主别急,不到万不得已,这种药是不会发作的,况且我也只是为了保住自己,才会牺牲她,只要公主配合我,就没有别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冰妍气得紧咬着牙,若是太后出了什么意外,她的心里当真不好过,沁雯笑了笑,敛裙站起,走到冰妍的身边,围着她慢慢地转:“朱霜霜如今宠冠后宫,本宫心里自然不爽,但公主若是能帮本宫除掉她,太后那边……自然没有半点儿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怎么做?”冰妍紧握着椅撑,她抬起头来看着沁雯,沁雯却冷冷一笑,低头靠近她:“公主果然是个明事理的人,母后当初也当真是没白疼了你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她对你不也很好吗?”冰妍看着她,气不打一处来,可是如今也不敢轻举妄动。沁雯凄然冷笑,“她对我好?她是觉得我这颗棋子还有用才会对我好吧?行了……我们言归正传。”

    她欺近冰妍,瞪大了眸子说道:“明日一早,你就到皇上那儿提出,要他将朱霜霜处死,不然拓岚国马上与秦岳王朝为敌,若是皇上不肯答应,你就告诉他……朱霜霜和暄王有奸情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这么狠毒!”冰妍瞪大了眼睛和她对视,沁雯看着她,过了两秒钟,突然仰天大笑,像是疯了一般,她甩着衣袖,猛地收紧了衣袖握在手中,瞪大眼睛,紧咬着牙清冷的笑:“本宫是疯了,可那也是被她朱霜霜给逼疯的,既然本宫得不到的东西,凭什么给她得到,如今皇上让她执掌六宫大权,改日就会力排众议要立她为后,那本宫还有什么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深深吸气,冰妍看着她,却久久地不愿说话,沁雯见她沉默,直接走近她,“若是公主不肯答应的话,那太后那边……马上就会加大药量,公主可能还不知道,她所用的东西里,全部都有药量,若不然……太后如何能容颜依旧呢?”

    冰妍紧握着手指,她无奈……只能点头,出了钟粹宫,她一路上像是失了魂魄一般,身后的阿箩娜一直想要和她说话,但是却不能插嘴。

    月光静静地洒照在苑中。

    冰妍抬起头来,凄然落泪,这样难的抉择,她要如何选,选择随便一边,都会伤害她不想伤害的人啊!

    和缓的夜风乘着半开的窗户吹进,绣着碎花的淡紫色纱帐轻柔飘舞,躺在床上的绝美女子,此刻正微蹙着眉心,双手紧握放在胸前,她好像梦魇了一般,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浸出。

    门外突然有一个身影推开门来,迈着细碎的脚步走到床前,隔着纱帐轻唤了声:“娘娘,奴婢有事想告知娘娘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人疲惫的睁开了眼睑,她迷蒙地坐起身来,食指轻按着太阳穴,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眸中闪过过方才梦中的画面,还是让她有些心悸,撩开纱帐来看着香儿,她轻柔一笑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香儿见她醒来,忙从怀中拿出一封密封好的信来,交给朱霜霜。

    狐疑地接过来,朱霜霜将密封的蜡给弄掉,拆开信来看,烛火摇曳,照在她忽明忽暗的面容上,香儿疑惑地看着她:“娘娘,这是公主身边的阿箩娜给送来的,看她样子急匆匆的,奴婢也不敢怠慢,就忙给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人现在何处?”将信给对折好放在信封中,朱霜霜抬起头来,穿上绣鞋就要出去,香儿忙说道:“她已经走了,让奴婢来告知一下娘娘。”

    无力地瘫坐在床上,朱霜霜低头看着信封,过了片刻,她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这件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放心,奴婢肯定不会乱说的。”香儿忙垂首恭敬的说道,朱霜霜点头,挥了挥手:“嗯,你下去休息吧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略显苍白的脸色,香儿担忧地问了声,朱霜霜摇头,示意她出去。

    一夜无事。

    熄灭铜鹤烛台上的烛火,宫娥们将纱罩井然有序的放好,拿着菱花镜望着如玉的容颜,香儿笑着说道:“娘娘,奴婢刚给您做了燕窝粥,待会儿用了吧?”

    朱霜霜淡淡点头,神色有些恍惚,好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坐在梳妆台前待了好大一会儿,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问道:“今天可有什么消息吗?”

    本正在擦拭着瓷瓶的香儿笑着说道:“没事呢,若是有事的话,奴婢一定会告知娘娘的。”她随意地“哦”了一声,还是坐在镜前敛妆。

    没过多大会儿,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轻唤:“珍贵妃娘娘在吗?”

    香儿狐疑地转过身去,果然,这声音她怎会听错,将毛巾放在桌子上,她笑着出去,眸中却是冰寒一片:“原来是绿画啊,你来我们景仁宫做什么,怎么不在德贵妃娘娘身边侍奉着。”

    绿画一看到是香儿,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转身走进了房门,朱霜霜从镜子中看到她走来,她端坐着等着,绿画恭敬地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轻声说道:“娘娘,我们主子邀您和公主一块儿到寝宫坐坐,所以让奴婢过来请您。”

    香儿愣怔地看着,不懂是何意?朱霜霜手中本拿着一把梳子,听到她这样说,着实震惊不小,手中的梳子直接就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那冰妍公主已经过去了吗?”转过身来的瞬间,朱霜霜已然是嫣然一笑,丝毫都没表现出来异常,如果昨晚的事是真的话,那冰妍不该出现在钟粹宫才对。

    微微抬起头来,绿画恭敬地回道:“我们主子已经差人去请了,奴婢暂时还不知道。”既然是这样,那朱霜霜也不必为难于她,于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凤鸾肩舆行驶在掖庭的道上,不过多大一会儿就到了钟粹宫外,她伸手放在香儿的手腕上,进了内室,就看到沁雯静静地端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她的声音不是很高,但是看起来有些淡淡的,像是没煮过的白开水一般。

    朱霜霜松开了香儿的手,她款步走到沁雯的面前,微微点头,侧首扫视了一圈,她狐疑地问了声:“冰妍公主呢,怎么还没来?”

    这句话刚问出口,沁雯就忍不住轻笑出声来:“她自然回来,珍贵妃干嘛这样心急,先坐吧。”朱霜霜点头,静静地坐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两个人并没有说话,内室静的甚至都能听到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朱霜霜瞥目抬起头来,她伸手抚弄着自己娇粉鲜亮的十指蔻丹,静默不语,而坐在软榻上的沁雯则是如坐针毡一般,她侧目给旁边站着的绿画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见状,绿画忙躬身静静退出。沁雯故作淡定地看着朱霜霜:“冰妍公主想必在拓岚国习惯了,竟学会睡懒觉了,真的还是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含笑点头,“姐姐也该多休息才是,这样对身子恢复才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眸中骤然闪过一丝厌恶之色,沁雯唇角却还是勾起一抹淡笑:“多谢妹妹关心,不过本宫的身子今儿很好,就不劳烦你挂心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再多说话,只是静静地等着,没过一会儿,绿画焦急地跑进来,气喘吁吁地跪在地上,沁雯见状,蹙眉低吼了声:“急什么,用得着跑吗,冰妍公主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绿画焦急地看着她,侧首瞥了两眼朱霜霜,吞吞吐吐半天,终是没忍住,脱口而出:“皇上刚宣旨,拓岚国皇上思念王后,公主昨夜……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沁雯大惊,一个没坐稳,险些就向后躺去,到底是朱霜霜眼疾手快,忙站起身来扶住她,笑着说道:“姐姐不必着急,既然公主已经回去了,那姐姐有事可以直接和臣妾说,若是能做到的,臣妾一定尽力。”

    淡然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她的手中抽离,沁雯深吸口气:“既然冰妍公主都不在这儿了,那本宫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珍贵妃多照顾好自己的身子,本宫也要休息会儿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就将金丝挂钩给取下,纱帐如湖面上的涟漪一般轻垂下来,朱霜霜点头:“既然这样,香儿……回宫。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转身就走。沁雯瞪着她的背影,当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带朱霜霜刚出门,她坐直了身子,瞪着绿画:“她怎么会昨夜就离开了呢,还说什么皇帝思念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绿画吓得跪在地上打着哆嗦:“娘娘……奴婢也是刚听说,皇上在前朝是这样说的,没有人敢说不字。”

    沁雯气急,恨不能直接将软枕给扔在地上,她的眸中充斥着怒火,难受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朱霜霜一路无语,回到寝宫,香儿终于是没能忍住,轻声问道:“娘娘,昨儿晚上阿箩娜的那封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没错,公主是那时离开的。”朱霜霜坐在软榻上,含笑着说道,她本来就觉得冰妍突然离开肯定有事,但是信中并没有明说,只是说她要为太后找寻良药,请求朱霜霜要善待太后,究竟是为什么,没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独自坐在湖边的凉亭里,有青色的帐幔随风轻柔舞动,凉亭四周都摆放着各色盛开的花,坐在凉亭里静静地望着湖面,盛装女子的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,她的眼睑半抬,望着面前放着的紫红色晶莹剔透的葡萄,笑道:“今年的葡萄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侍女忙躬身上前,笑着说道:“娘娘,太后娘娘专门让奴婢给您送来的,您若是喜欢,奴婢再拿些过来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