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五十二章 时机不成熟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五十二章 时机不成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朱霜霜轻唤了他一声,站起身来走到他的身边:“臣妾知道有些话不该说,可是毕竟有些事已经过去很久了,若是母后以后不再为难你,能不能不要和她作对了?”

    墨离暄蹙眉,略带诧异地抬起头来看着她:“雪儿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朱霜霜轻轻摇头,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:“不是的,臣妾就是觉得,冰妍应该很快就要回去了,母后从小将她养大,臣妾觉得和冰妍关系很好,所以……想对她唯一担心的母后,也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虽然想和她解释一些事情,但是如今时机尚不成熟,他笑着点头:“你放心,朕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,最近你也别总是忙着奔波,朕瞧着你的气色好像不是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妾没事的,皇上放心。”她温婉一笑,仿若是盛开的芍药一般惹你怜爱,娇羞地趴在他的胸前,她侧脸感受着他身体的温度,仿佛这世上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明日让太医来诊脉,若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,一定要说出来。”墨离暄低下头来看着她,他的眸中盛满了担忧,她却笑着摇头,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他:“我很好,不用的,若是真的身体不好的话,我会让人召太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无声地叹了口气,将她拥在怀中,伸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,她微微闭合双目,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。

    钟粹宫还是和往日一样的清净,或许是寂静吧。

    走进寝宫来,就看到几个宫人在打扫着苑子,伸手招呼小太监过来,娇俏的美人儿轻轻一笑:“怎么没见你们主子,她人呢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愣怔地看了她几秒钟,忙说道:“公主殿下,娘娘她在偏殿住着呢,奴才给您带路。”

    冰妍很是纳闷儿地蹙着眉头,随即舒展了眉心,笑着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带路吧,本宫想去看看她。”虽然说不想来探望,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太后,就还是要来一趟的,只是为何这德贵妃会住在偏殿,难道真的是皇兄看的旨意吗?

    刚走到内室的门口,就闻到有浓重的药味散出来,冰妍伸手撩起了层层帐幔,听到里面有咳嗽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就喝了吧,太医说喝了肯定见好的……”绿画跪在床前,哭着说道,床上躺着的女子发髻松动,唇色惨白,她紧捂着嘴咳嗽着,大喘着粗气,“不用……你退下,我没事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何要这样,冰妍笑着走了过去,瞅着床边站着的两个侍女,她淡淡的说了声:“你们两个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绿画见状,忙转头看来,而沁雯听到了她的声音,也吃了一惊,忙转头来看,差点儿将手中的药碗给摔在地上,“公主?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冰妍走到她的身边,低头笑着看着她:“你认识本宫?”已经离开这里五年了,她本以为没多少人认得,只是这个小宫女却还是记性不错的。

    绿画紧咬下唇,轻点点头,她自然是识得冰妍的,当年在后宫最活泼调皮的公主,她正是在冰妍的寝宫当值,当时是最快乐的时光,没想到过了五年,居然还能碰见。

    冰妍从她的手中接过汤碗,笑着站在床边,她看着半躺半坐的沁雯,用汤匙舀了一勺的药汁:“为何不喝,难道你不想活命了吗?”

    她说话倒是轻巧,只是眼神中却带着一些难以言喻的犀利,愣是让沁雯身子猛地一震,背上也浸出一身的冷汗,冰妍笑着将汤碗递给她:“端着喝了吧,若是你自己都不在乎身体,那还有谁更在乎你呢?”

    沁雯愣怔地接过她手中的汤碗,将那药汁给喝了下去,冰妍笑着点头:“这才对,无论发生多大的事,自己还是要爱惜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蹙眉咳嗽了两声,旁边站着的绿画忙给她拿来蜜枣来,她含了一个在口中,抬起头来看着冰妍,“难为公主还想着来探望,本宫这里谢过。”

    她谦恭的笑着,眸中没有半点的敌意。冰妍瞥嘴一笑,看着她重重地点头:“没事的,我回宫来既然已经探望过珍贵妃,你们两个位分相同,我若是不来探望,恐怕有人就会有意见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提到朱霜霜,沁雯猛地就是一阵咳嗽,冰妍忙伸手捂着自己的嘴:“不好意思,我好像说错话啦,德贵妃不要介意才好。”

    沁雯笑着摇头,忙让绿画给她搬来梳背椅,给绿画使个眼色,她忙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公主觉得……珍贵妃如何?”沁雯伸手捋了下鬓角的碎发,努力地坐直了身子,披了件粉色的裙衫,看着坐在椅子上机灵古怪的笑着的冰妍,笑了笑,冰妍说道:“挺好的呀,皇嫂对我很好,所以我很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“皇嫂?”听到她这样说,沁雯立马气不打一处来,又是一阵剧咳,她满脸通红,涨红了脸看着冰妍,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:“你叫她皇嫂,却叫我德贵妃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这样说,冰妍忙伸手捂着自己的嘴:“不好意思,我说漏嘴了,但是你们在我心里,我是一样尊敬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带来的血玉佩送到沁雯的身边,“这个送给你,是我专门带来的,若是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,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转身要走,只是刚走两步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脆响,她皱眉,明显就是玉佩摔在地上的声音:“冰妍公主……难道不关心你的旧爱如今心系何人了吗?”

    侧首,冰妍皱眉看着她:“本宫不明白娘娘是何意?”

    沁雯冷笑两声,她淡淡地看着冰妍:“暄王当初和公主青梅竹马,本宫虽然入宫晚,可也有所耳闻,如今暄王深爱着你口中的皇嫂,不知公主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惊诧地转过身来,冰妍睁大了眸子看着她,她的前胸不停地上下起伏着,过了十几秒钟,才渐渐地平缓下来,她平静地笑:“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,本宫现在是拓岚国的王后,深爱着我的夫君,倒是德贵妃要注意下自己的言语才对,这句话若是传出去,皇兄那儿恐怕就过不了关吧?”

    沁雯手指剧颤,她颤抖着咬着双唇,冰妍轻轻一笑,双手拢在袖管之中:“娘娘多休息,冰妍先告退了,对了……是母后让我来探望你的。”说完,没有再理会身后的人,径自离开了她的寝宫。

    刚出了寝宫,她的唇色惨白一片,旁边跟着的侍女阿箩娜忙问道:“王后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迈着沉重的步子,冰妍轻轻摇头,她抬起头来看着明媚的阳光,可那温暖的阳光却怎么也照不进她的心底,她以为过去的一切不再提起就算了,只是如今伤疤被人再揭开,却还是这样痛。

    回到寝宫,阿箩娜忙给她端来了参茶,望着袅袅升起的轻烟,冰妍如玉的容颜略显疲惫,她挥了挥手:“先放着吧,本宫想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阿箩娜站在她的身边,垂首轻声问道:“王后若是乏累了,奴婢帮您按按肩如何?”她抬起头来笑着摇了摇,她这几年在拓岚国都是由阿箩娜来侍奉的,这个婢女确实很体贴,她很喜欢阿箩娜。

    冰妍无声地叹了口气,却不愿意多说什么。阿箩娜心领神会的笑了笑,弯腰说道:“其实王后大可不必在意德贵妃的话……”听到她这样说,冰妍惊讶地抬起头来,目光闪烁地望着她:“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阿箩娜笑着摇头,她端起了参茶递给冰妍:“王后莫要误会,先喝了参茶再说吧,往常若是觉得乏累了,总是喜欢喝这个,奴婢还是很了解您的。”

    轻柔一笑,冰妍伸出纤细素手接过瓷碗,贴在唇边喝了一口,抬起头来看着阿箩娜,她狐疑地问了声:“难道你方才当真听到了什么不成?”

    将瓷碗放在案几上,阿箩娜谦恭笑了笑:“王后想到哪儿去了,奴婢只是观察仔细些罢了,您到钟粹宫前和出来之后的反差有些大,所以奴婢才敢大胆揣测,定是德贵妃说了些什么,王后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恍然一笑,冰妍才反应过来竟是这样,“呵呵,没事的,你先下去吧,本宫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阿箩娜躬身退出殿中,冰妍坐在雕花木床上,却怎么也不愿意躺下,心里总是有些事情压着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光线渐渐黯淡下来,抬眼望着窗外,那如锦缎一般的晚霞散漫的铺在天边,愈来愈淡,到了掌灯时分,宫娥们将儿臂粗的红烛给点燃,寝殿也顿时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阿箩娜端了托盘进来,笑着说道:“王后,这是景仁宫的香儿刚送来的,珍贵妃为皇上准备的……可还特意为您留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睑看了,竟然是如意水晶汤圆,颗颗通体雪白,笑着点头:“放在桌上吧,本宫待会儿就吃。”顿了下,好像想到了什么,忙说道:“告诉香儿,让她代本宫谢谢皇嫂。”

    噗嗤一笑,阿箩娜说道:“王后放心,奴婢已经说过了呢。”

    刚过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就见门外有人来报,阿箩娜见冰妍手拄着额头在小憩,就忙出去问了声,蹙眉转过身来,她走到冰妍的身边,轻声说道:“王后,钟粹宫的来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冰妍随意地“哦”了一声,也没抬起眼睑,直接吩咐了声:“让把东西放在桌上吧。”

    阿箩娜迟疑了下,忙又弯腰轻声说道:“王后,不是送东西……是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低垂着眼睑沉思了一下,冰妍抬起头来,狐疑地看了阿箩娜一眼,谁料阿箩娜直接就侧首给她使个眼色,在阿箩娜的身后就站着一个粉衫少女:“公主,我们娘娘想请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宫今日身子不适,改日再去。”冰妍看着绿画,略为不耐的说道,绿画皱眉,忙说道:“我们主子说有要事要和公主商议,请公主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看着绿画这样,冰妍不好再推辞,无奈只能随着她来到了钟粹宫。沁雯坐在床上,她背靠着软枕,看着冰妍来到,就让所有人都退了下去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