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四十八章 太后求情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四十八章 太后求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她惊惶地低下头去,琥珀色的眸子睁大,身子微颤着,往后急退两步,脑中闪过无数个画面,她越来越感到恐慌,更茫然无措,“不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她的目光一直都紧紧地盯着跌坐在地上的沁雯,而沁雯更是目光凶狠地回瞪着她,为什么要这样来陷害她,她实在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墨离暄忙上前两步,揽着她的腰扶着颤抖的朱霜霜:“暄王,确定这是从良妃那儿拿出来的食盒吗,没有经人手动过吗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确实没有任何人动过。”墨暄玉垂首,恭敬地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,这些食物里面掺杂了鹤顶红,而且良妃的口中确实还有残渣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大惊失色,面色惨白,“皇上,良妃也死了……难道之前皇上中毒之事,不是她做的,这才有人想着要杀她灭口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震惊地望着沁雯,谁料沁雯还没说话,旁边跪着的绿画忙哭着说道:“皇上,真的和我们主子没有关系啊,她是冤枉的啊!”

    墨离暄直接一脚踹向了绿画,没有多管别的,直接就怒吼一声:“贱婢,居然敢在朕的眼皮底下胡作非为,拖出去乱棍打死!”

    沁雯听到这句话,忙上前来跪着求饶:“求皇上开恩,臣妾不是有意要这样的,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贱婢你都要求情,那为何要加害珍贵妃,她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了,最后连累无辜的良妃被害,你这个毒妇,当真是好狠的心啊!”墨离暄揽臂抱着摇摇欲坠的朱霜霜,他怒目瞪着跪在地上的沁雯,实在是不想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太后无奈地叹了声,旁边的宫人忙走上前来搀扶着她:“皇帝,就当是哀家为沁雯求情了,这次……就绕过她吧,看在她的孩子也没有的份上,女人毕竟都是为了自己的男人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淡然地站在一边,丝毫都没有看顾垂死挣扎的沁雯,沁雯忙转身跪求太后:“母后,臣妾只是一时糊涂,还请母后帮臣妾劝劝皇上,臣妾知错了,真的知错了。”她痛哭失声,说不出的难过,如今事情到了这一步,她也不敢有什么奢望了,只是希望墨离暄不要对她太过无情。

    “马上将德贵妃打入冷宫,终其一生,朕都不要再见到。”墨离暄幽深的眸子瞪着沁雯,淡漠地转过身去,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沁雯一声痛苦的哀嚎,吓得双腿打颤,她抽泣着转过身来,跪爬着到了墨离暄的面前,她紧抓着墨离暄的衣摆,抽泣着:“皇上,别这样对臣妾……臣妾知错了,知错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把她给朕拖出去!”墨离暄疾退两步,将她给甩到一侧,扬声喊了一句,马上就有两个侍卫进来架着她,要将她给拖出去,太后在一旁看着,却是束手无策,毕竟是当场抓住了沁雯的把柄。

    沁雯痛哭失声,就在要拖出去的时候,却有一个清越仿若天籁的声音传来:“皇上,放过她吧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惊诧地转过头来看着朱霜霜,却见朱霜霜弯下身来,伸手要将沁雯给扶起,她浅笑着转头看着墨离暄:“良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,我们挽回不了什么了,她都已经知错了,我们就给她一个机会,毕竟……母后需要德贵妃。”

    说着,朱霜霜含笑着看着旁边皱着眉头的太后,“既然犯错了,就应该好好管教才是,只要母后能将她管教好,不是件好事吗?”

    “雪儿,你……”墨离暄震惊地开口,他脸色骤变,没想到朱霜霜会突然这样说,只是她还是浅笑着:“臣妾之前也被皇上误会过,甚至惩罚过,过去的事……既然如今都好了,过去就不用多提,若是德贵妃能改过的话,还是个好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在旁边站着,他紧蹙着眉心,没想到就在这要成功的一刻,朱霜霜会突然冒出这样的话,但是反过来想想,或许这是她的天性吧,难道他喜欢的……不也是她的这一点吗?

    身边的宫人扶着太后走到墨离暄的身边,太后叹了声,弯腰扶着哭泣的沁雯,“皇帝,既然珍贵妃也这样说了,就让德贵妃在哀家这儿吧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的眼皮突突直跳,他走到软榻上坐下,白若美瓷的面容上此时只是清冷淡漠:“你也不必留在母后宫中,直接回你的钟粹宫去吧,朕不想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沁雯凄然一笑,晶莹的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流下:“臣妾……遵旨。”说完,她颤抖着站起身来,跪在旁边的绿画忙跟着站起,上前来扶着她,“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冷笑着转头看了她一眼,沁雯微闭了下眼睑,没有把她给推开,她任由绿画给搀扶着。走过小路子的身边时,吓得小路子一阵哆嗦,忙瑟缩着跪伏于地,“皇上,奴才再也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本来正在心烦,听到他这一个声音,直接低吼一声:“拖出去交给刑部审讯。”朱霜霜伸手拍拍他的手,没有多说什么,却是欣慰的浅笑。

    两个侍卫进来直接就将小路子给拖了出去,小路子感恩戴德地喊道:“多谢皇上,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行渐远,而沁雯的身影也在转过门槛的瞬间没人再去注意。墨暄玉见此,他站出来垂首说道:“臣也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起头来看了眼墨离暄旁边的女子,那女子冲着她轻柔一笑,眸中盛满了感激和欣慰,墨离暄侧首瞥了眼朱霜霜,随即说道:“今日若非暄王机智,朕也难将此事弄清,特赏暄王黄金百两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垂首谢恩,后离开了太后的寝宫。朱霜霜垂首,过了一会儿,她浅笑着说道:“皇上,臣妾也先回宫了,就不打扰皇上和母后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站起身来就要离去,没有去多看墨离暄一眼。

    走在宫中的小道上,她腰间的丝绦随风拂在裙后轻盈飞舞,手指紧握在掌心,她紧抿着唇,不曾抬起眼睑看着前方,只是静静地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经过太液池的时候,她突然伫足,转过身来,望着清涟旖旎的水面上,正盛开着朵朵粉白相间的睡莲,清风拂过,有淡淡的清香拂过脸颊。

    她闭目深深吸了口气,微卷的长睫轻颤,身侧站着的香儿刚想上前来,谁料旁边的人挥手让她们都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他将身上的绣龙披风脱下,披到她的身上,她惊诧地转过身来,看到是他,忙躬身行礼:“臣妾见过皇上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将她扶起,她浅浅一笑,却没有和他再多说什么,直接转过身去,伸手抚着那汉白玉栏杆,像是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还是没放下他。”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,她愣怔了下,疑惑地转过身来,看着他僵硬的背脊望着她,眸中有悲痛,有无奈,更多的还是失望,她低垂下眼睑,伸手轻握着他垂在身侧的手臂,诚恳的看着他,声音飘在半空中,空灵而动听:“不是的,我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无奈的苦笑,仰头看着一汪碧蓝的天空,却是忍不住地轻摇下头。她迷茫地看着他,清澈的眸光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却没曾想他突然低下头来,双手紧抱着她的头,冰冷的双唇瞬间附上她温润晶莹的樱唇,她唰地睁大了眸子,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拼命地想要挣扎,却没想他更加肆无忌惮的啃噬着她的唇,舌尖探入她的唇中,"yun xi"着清甜的香味,她睁大了眸子,看到他受伤的眸子时,她却突然放弃了挣扎,静静地享受着他这粗犷的爱。

    远处的宫人看到这一幕,都忙垂下头去不敢再多瞧一眼,只是香儿却是偷着乐,没想到皇帝会对主子这样好。

    墨离暄慢慢地睁开眼睑,看到朱霜霜澄净的眸子望着他时,他忙松开了她,狼狈地别过头去,不想让她看到他此刻的面容。

    谁料朱霜霜却歪着头轻笑:“皇上,难道你在臣妾面前,也会害羞吗?”

    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容,他转过头来,突然不知道为什么,刚才的醋意已然消失不见,他霸道地将她搂在怀中,将她的侧脸贴在他的胸膛:“你是朕的,只是朕一个人的。”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失神,但听着他一再重复,她的唇边也绽出一抹幸福的浅笑:“我是你的,只是你一个人的……”说着,她抬起头来,望着他紧绷的下颌:“对王爷……臣妾确实没有其他想法,相信王爷对臣妾伸出援手,也并非如皇上想的那样……有时候退一步,不是很好吗?”

    他却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看着她,仿佛是要将她给刻到骨子里去,他低下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了声:“今夜朕侍寝景仁宫,可否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朱霜霜惊诧地皱着眉头看着他,有些不可思议,毕竟这么长时间来,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在一起,看到他温柔的眸子望着她,不知为何,一抹绯红的彤云在她的脸颊上绽开,她含笑着点头,娇羞地低垂下头。

    彼时天边的晚霞落在太液池,为粉白的花瓣添了一抹金色,两人站在太液池的桥上,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,墨离暄牵着她雪嫩的素手走下桥,他微蹙着眉心,转过头来看着她:“朕想……和雪儿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愣怔地转过头来,两人四目相对,突然想到方才他对她说的那句话,忙又含羞地低垂下头,羽睫微微颤动,却听他长吁口气,“朕打算将德贵妃执掌六宫之权收回,交给雪儿来管理后宫,她如今做下这样的恶事,后宫人尽皆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太后那边如何交待,皇上想到这一层关系没?”没等他说完,朱霜霜侧过头来看着她,身后的宫人也忙跟上,墨离暄看着她:“想过,但是不想委屈了你,毕竟她确实……很让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大概不是因为这一件事,想对她这样的吧?”没曾想朱霜霜看着他,会接着问道,墨离暄笑了笑,“确实,良妃被害的真正原因,无非就是沁雯当时才是要害你的凶手,但是却误打误撞伤了朕,朕不想留她,也是想保你平安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