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四十七章 后宫的女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四十七章 后宫的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那不就行了,肯定就是她做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嘛,证据确凿了,就连她自己都承认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嫔妃七嘴八舌的马上就打断了墨暄玉的话,只是沁雯却紧抿着唇,心中开始隐隐的不安起来,她抬起头来看着墨暄玉:“王爷,这食盒如何会在你的手中?”

    墨暄玉大笑一声,“德贵妃问得好,这食盒如何会在本王的手中。”所有人都是愣怔地听着,墨暄玉紧盯着沁雯,他淡笑:“本王只是在御花园的假山石后,意外发现有人想要将它给丢进湖中,不经意给拦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沁雯如被雷劈中一般,脸色瞬间惨白无色,她紧咬着唇,心提到了嗓子眼。墨离暄瞅着她这样,心中已经明白个大概,墨暄玉冷笑:“德贵妃这是怎么了,难道身子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沁雯深深吸气,她的眸中满是愤怨,重重地点头:“是的,本宫突然觉得身子不适,想回宫休息。”

    刚从座椅上站起身来,绿画忙上前来搀扶着沁雯,谁料她没走两步,墨暄玉就淡笑着继续说道:“本王在这食盒中无意中发现了些脂粉,怎么觉得……和德贵妃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?”

    沁雯脸色骤变,毫不遮拦地直接甩手转过身来,伸手指着墨暄玉,眸中泛着幽绿的光芒:“那脂粉和本宫没有关系,食盒也和本宫无关,你别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在场的所有人蹭地一下都将目光望向她,甚至有些人开始在席间窃窃私语,沁雯蹙眉,过了片刻方缓过神来,忙将手臂放下,恭谨地垂首说道:“臣妾方才失礼,还请皇上和母后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德贵妃……若是身子不适,就先回寝宫休息吧。”太后隐约察觉到事情不太对劲,忙给沁雯打掩护,谁料墨离暄听到这话,马上冷笑着看着沁雯:“既然暄王刚来,爱妃也在这儿听一会儿再走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喉咙中猛地一阵拥堵疼痛,沁雯大口地吞咽了下口水,她手指颤抖地拢在衣袖中,努力地勾起一抹浅笑,坐在原来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她此时当真是如走针毡,不敢抬头多看其他人半分,墨暄玉看着她这样,幽深的瞳仁里多了分嘲弄,他双手击掌三下,马上门外就有两个侍卫将一个半是虚脱的小太监给带了进来,侍卫一撒手,那小太监就像是一堆烂泥一样地趴在地上,双眼慢慢地睁开来,待看到眼前的场景时,差点儿没吓得哭出来。

    沁雯紧咬着唇,脸色惨白,她紧盯着那趴在地上的小太监,眸中满是恐惧又凶狠的目光,而那小太监不经意间眸光掠过,正好和她四目相对,吓得浑身一颤,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墨暄玉伸手提着他的领后衣襟将他的头给抬起,淡然地瞅着他:“把方才你跟本王交代的事重新再说一遍,一字不落的说清楚。”说完,直接就将他给甩开,,他猝不及防,嘴直接就碰在地上,正好碰到前门牙,疼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沁雯身子直挺挺地走在椅上,如今的她心简直是提到了嗓子眼,而旁边站着的绿画也是担惊受怕地低垂着头,额头上浸满了汗珠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后,不关奴才的事啊,这都是绿画姑姑让奴才做的,和奴才没有半点关系啊!”那小太监抬起头来紧盯着站在沁雯身后的绿画,而绿画听到他这样说,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着喊道:“太后明察,奴婢不认识这个人,根本就不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绿画忙转头向沁雯求助,谁料沁雯忙蹙着眉心,十分哀痛的跪在地上:“母后,是臣妾管教不力,才出现这样的事,无论是否真的,都是臣妾的错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看着沁雯这样,当真有想笑的冲动,这个女人真是会演戏,没想到后宫还真是个是非地。想到这儿,他转头看了眼一直坐在墨离暄旁边的朱霜霜,她的表情淡淡的,像是完全都没有受到影响一样,只是静静地看着。

    朱霜霜好像注意到有人在看她,她侧首冲着他微笑,两个人相视一笑,谁料正好给墨离暄看到,忙伸手拍拍朱霜霜的手,将她的手紧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娘娘,不是您交代绿画给奴才的吗,让把那食盒一定扔得远远的,不能让任何人发现。”那小太监气急,跪爬着为自己辩护,沁雯更加百口莫辩,直接转过头来怒斥他:“你是哪宫的奴才,受了主子多少好处,居然敢来陷害本宫?”

    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为何说是我让你这样做的,你到底是何居心?”见沁雯这样说,绿画也哭着掉转过头来,冲着那个小太监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此,朱霜霜心里忍不住轻笑,没想到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,都想保着自己,可对方又纠缠着不放,看来这次沁雯势必是要被拖下水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就听旁边的人淡漠地低吼了声:“够了,都给朕停下。”只是简单的一句话,却是带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威慑,所有人马上都跪伏于地,不敢多说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而墨暄玉紧接着就让人将那食盒给取了上来,沁雯看到后忙说道:“是的,这个食盒臣妾是见过,这是珍贵妃给良妃送的食盒,臣妾不小心碰了下,可能有脂粉味,也是很正常的呀,皇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过身来,凄然落泪,泪水顺着脸颊落下,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墨离暄本想说些什么,旁边的朱霜霜突然将手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来,她跪在地上,淡然说道:“没错,这是臣妾给良妃送去的食盒。”

    沁雯听到这句话,瞬间流着泪的面容上露出一丝欣喜的微笑,就连旁边跪着的绿画也有些镇定了,可墨暄玉却笑了笑:“珍贵妃错了,这食盒是你带去的食盒,可也不是你带去的食盒……”

    微蹙着眉心,朱霜霜疑惑地转过头来望着他:“王爷是何意,本宫并没有听懂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她一个人不懂,就连在场的所有人听着都觉得有些糊涂,墨离暄半眯着眼,静静地等着墨暄玉将这场戏给演完,他终于确定了一个事实,墨暄玉深爱朱霜霜,若不是为此,一向淡泊名利,自从他的生母颜太妃过逝后,从来都不过问后宫是非的,但是现在为了朱霜霜,他当真是下了苦心了。

    “这食盒是珍贵妃带去的,可这食盒里的糕点却被人给调换了……”墨暄玉淡笑,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沁雯,沁雯猛地一个激灵,震惊地抬起头来看着他,紧咬着牙,墨暄玉剑眉一挑,冷笑:“是吗,德贵妃?”

    “本宫不明白王爷是何意。”沁雯紧咬着牙,从齿缝中磨出这句话。墨暄玉瞪了眼跪在地上的小路子,小路子马上回道:“奴才在良妃娘娘的窗外亲眼看到……是德贵妃亲手将两个食盒里的糕点给调换的,所以,绿画姑姑才说让奴才将这食盒给扔了,这样就能拖奴才下水……奴才就不能告发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震惊地看着沁雯,墨离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拍案而起,沁雯哭着转过身来望着小路子:“本宫和你无冤无仇,为何要编这样的谎话来害本宫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庄重奢华的寝宫霎时变得格外冷寂,甚至能听到人低沉的呼吸声,朱霜霜手指紧握着放放在膝上,她很想出言说些什么,但是现在好像也容不得她多说什么,毕竟墨暄玉这次就是为了帮她才来这儿的,她不能砸了墨暄玉的台。

    沁雯见太后单手拄着太阳穴,微蹙着眉心,忙要跪爬着上前去恳求,怎奈墨离暄幽深的眸子淡淡地扫了她一眼,幽幽地开口:“德贵妃可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惊诧地抬起头来,一滴清泪倏地从眼角滑落,宛若珍珠一般滴落在她的衣襟,她惊痛地望着墨离暄,凄然一笑:“难道皇上也不相信臣妾了吗,还是皇上急于要给她人铺路,竟忘了和臣妾的情分了吗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目光淡漠地扫了眼旁边坐着的朱霜霜,就连朱霜霜也是为之一震,沁雯到底想要做什么,她已经拥有了这么多,怎么还是不知足,难道非要对她赶尽杀绝才甘心吗?

    “朕若不是顾念和你之前的情分,难道德贵妃如今还能稳坐在这个位置上吗?”墨离暄丝毫都没有回避,他站起身来,走到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地斜睨着她:“后宫之间,朕本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,只是你为何这样不知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母后。”沁雯听到这句话,立时崩溃到了极点,她紧闭着眼惨然泪下,跪爬着到了太后面前,伸手紧抓着太后的衣袖:“臣妾当真是冤枉的,这件事和臣妾没关系的,当真是没有关系的啊!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想问珍贵妃一件事,不知可否?”墨暄玉完全无视沁雯的哭声,他淡然地转过身去,看着墨离暄,墨离暄本想出言阻止,怎奈朱霜霜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,微卷的羽睫如蝶翼一般轻颤了下,她宽大的衣袖正好遮住拉着墨离暄的手,朱唇轻启,她浅笑:“王爷请讲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走到那食盒面前,将食盒给打开,侧首看着朱霜霜:“娘娘可还记得这里面都放了哪些糕点,和如今的一样吗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倒是让朱霜霜有些奇怪,她眉心紧拧,走过去看了看,还没说话,就见沁雯已经转过身来,惊诧地看着墨暄玉,眸中分明就冒着怒火,她神色骤变,恍惚想到了什么,直接就扑了过来,将那食盒给打翻,转过头来,等着墨暄玉:“本宫和王爷素来毫无瓜葛,王爷为何要这样来污蔑臣妾,难道是想袒护某个人吗?”

    说着,眼神犀利地瞪着朱霜霜,只是没想到一记耳光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:“若你的心事极好的,又怎会在这里变化这么快,这还是往日的德贵妃吗,跪到一边儿去。”

    沁雯紧捂着脸颊,发髻松动,她惊惶抬起头来,没想到墨离暄竟然会这样狠心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,他从来都没这样对待过她,没曾想……

    而朱霜霜却丝毫都没有被这些事情给影响,她紧捂着唇,脸色遂变,拼命地摇头:“不对,皇上……这不是臣妾给良妃送的糕点,没有桂花糕,也没有这些……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