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四十四章 有意偏袒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四十四章 有意偏袒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臣妾的孩子刚刚没了才多久,紧接着娘娘的孩子也不在了,而且全都是发生在那个女人回来之后,娘娘您……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是和她有关系的吗?”良妃紧咬着唇,眸中满是憎恶之色:“若不是她的话,我们的孩子现在一定还是好好的,她不仅夺走了我们心爱的男人,还夺走了我们心头的肉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声音变得喑哑,深吸口气,还是说不出的难受,“皇上他现在是没有看清那个女人的真面目,才会这样对她好,若是我们帮他除掉了那个女人,说不定以后皇上还会感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……”沁雯无奈的叹了口气,伸手拍了拍良妃的手背,正要说些什么,却见帐幔被人撩开来,紧接着就看到一袭盛装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,良妃忙站起身来行礼:“臣妾见过太后。”

    太后坐在沁雯的床前,沁雯见到太后,泪水如绝了堤的洪水一般汹涌流出:“母后,臣妾没了孩子……以后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忙让人将参汤给端过来,太后劝说着:“傻孩子,这孩子啊,以后还能有的,只是你的身体一定要补好,不然以后若是落下了病根可就补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绿画忙上前来喂沁雯喝下,太后伸手为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,“你放心,皇帝那边哀家自会去说,一定不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总觉得身后有一道异样的目光望过来,太后随即笑着转过头来说道:“良妃那边自然也是的,皇帝总是要对你们好一些的,后宫总是要雨露均沾才是。”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抹浅笑,良妃点头:“谢母后恩典。”

    刚从钟粹宫出来,旁边站着的小侍女就轻声问道:“娘娘,太后到底是什么意思,奴婢怎么觉得她就是在有意偏袒德贵妃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良妃整理着自己的衣袖,冷笑着边走边说道:“太后也是只老狐狸,后宫没一个是省油的灯,等着吧,很快就有好戏上演了。”

    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良妃,只是觉得她笑得很有深意,可是身边站着的侍女硬是没有明白过来,良妃冷笑:“后宫应该是很久……都没热闹过了吧?”

    记得上次后宫掀起一阵轩然大波的时候,应该还是玥贵妃被害之事,这件事至今为止都一直是个谜,后宫没有去仔细调查,更不会有人去调查,因为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现在只要静静等着一场好戏上演就行,一个是太后最倚重的德贵妃,一个是最得皇宠的珍贵妃,这两个女人若是公然翻脸,那就意味着太后也要和皇上过不去,岂不是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良妃就忍不住地轻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庄重宁静的宫殿依旧如白昼一样明亮,红烛已经燃了一半,宫娥们忙井然有序的将再换一茬,生怕给主子照成不便。

    半躺在软榻上的清丽女人已经睡了半天了,没有人敢上前打扰,她的身上披着一层白色的貂皮披风,身上隐隐地散着清香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退下吧。”不知不觉中,她无奈地说了声,而后挥了挥手,在场的人忙躬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太后,要不要到床上去睡?”侍女采英躬身走上前来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轻轻挥了挥手,她抬起眼睑来,看着采英:“你说,哀家是不是当初的这一步棋,走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愚钝,不知太后所指何事?”采英搀扶着太后站起身来,慢慢地向内室走去,她低眉顺眼地看着太后:“若是太后当初认为是对的,奴婢认为……肯定有道理,如今也只是暂时走不出去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是明白的,肯定是说沁雯的事,毕竟当时太后对沁雯是下了血本的,总是认为她就是能牵绊住皇帝的,只是没想到皇上居然会喜欢上那个亡国公主。

    “沁雯这次突然流产,即便是有人要加害,她也应该是有些防备才对的,怎会如此轻易的就遭人下手,之前良妃被害流产的时候,哀家就有意地提醒过她要注意。”太后叹息了声,躺在雕花木床上,采英将纱帐给她放下,隔着纱帐说了声:“太后不必着急,德贵妃毕竟是您精心挑选之人,肯定有东山再起之日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闭目冷笑,所有的一切她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,但还是看的很真切的,毕竟当时她也是这样过来的,皇帝的生母云妃是如何被她给打败的,她心里怎会不清楚,如今的沁雯就像是当年的她一样,但是少了一些狠戾之气。

    景仁宫依旧还是很安静,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床边还放着那一身月白色的锦袍,朱霜霜睁开琥珀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,半点儿都不想入睡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确实是很奇怪,为什么在沁雯的寝宫也会有那种香片,离合散,她到现在都没有忘记那种香料的名字,那是让女人闻的时间长了不仅会流产,而且可能永远都不能生育的毒药啊,而且只有一个人有这种东西,她是知道的,但是她实在是想不通,那是他的亲生孩子啊,他居然都舍得下手,而且还不止是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他……”香儿步履轻缓的走进来,站在她的床边,有香风飘进来,朱霜霜闭目紧抿着唇:“让他先走吧,我想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皇上他已经在门外等了快两个时辰了,娘娘您当真忍心……”香儿还想接着说些什么,但是朱霜霜撩开了纱帐,她撑着上半身望着远处的青色帐幔,那帐幔的背后就是他的身影,她自己也知道,可就是不想见他。

    “德贵妃那边有什么动静没?”冷不防地,她将纱帐给甩开,自己静静地躺在床上,呼吸轻缓的问道,似乎没有什么好在意的。

    香儿摇头:“没什么动静,她就算想有动静恐怕也要顾全皇上的这关,毕竟娘娘才是皇上心尖上的人。”说着,毫不掩饰地笑出声来,看来这个丫头确实是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瞥目瞟了香儿一眼,朱霜霜轻斥了句:“别胡说,这句话说出去是要问罪的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她这样说的话,香儿一定会有所收敛才是,怎料香儿更加自满的轻笑:“奴婢才不是胡说呢,是皇上亲口说的,就在钟粹宫,现在宫中早就传遍了,所有人都巴不得来靠近娘娘呢。”

    抬起头来看着床顶微微拂动的帐幔,朱霜霜眉心紧拧,这样看似很贴心的话,如今说出口来却未必就是好事了,皇帝究竟想要做什么,她着实猜不透,可如今她必须考虑自保才是了。

    “香儿。”朱霜霜突然坐起身来,隔着纱帐紧抓着香儿的手,吓得香儿猛地一个激灵,忙说道:“娘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话到外面千万别乱说,听见没?”她的目光清冷,严肃更郑重的样子,香儿吓得直点头:“奴婢……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让别人抓住了话柄,到时候我们哭都来不及。”她睁大了眸子望着香儿,目光中有一丝淡淡的恐惧和哀伤,香儿吓得连连点头,“娘娘,奴婢明白了,劝皇上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她点头,躺在床上,眼睛怔怔地望着床边放着的月白锦袍,若是她现在留皇帝留下,那宫中肯定会有更多的人来议论,良妃已经流产了,如今德贵妃也没了孩子,而皇帝还一直都宠着这个被称为妖魅的亡国公主,她冷笑,她到底是福星,还是祸水,或许……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能零星的听到帐幔外有轻声的对话,虽然听得不是很真切,但是还能摸索到一点儿:“不愿意见朕?”

    她本想穿起绣鞋走过去听,但是手紧握在掌心,她紧咬着唇,硬是逼迫着自己躺在床上,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片刻,她能听到他离开的声音,任凭泪水打湿在脸颊,她也没有撩开纱帐,只是紧闭着双眼,经历了这么多,她是该懂了,也必须懂了,现在并不是她们可以真正敞开心扉来相爱的时候。

    绯红的花瓣如红雨飘落,站在树林间轻柔舞动,衣袂翩翩,仿若是出尘的粉衫仙子一般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盈盈笑语间,她举手投足都是优雅高贵的,旁边站着的宫娥太监都欣喜的拍手,能见到珍贵妃在御花园中曼舞,而且如彩蝶一般让人迷醉,当真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的舞姿简直像仙女一样呢,真是美极了。”香儿忍不住就欢呼出声来,跳着拍着手说道。

    一阵急快的旋舞,朱霜霜轻柔的浅笑,左手掠过头顶,右手放在胸前,两手轻捻着一条轻薄的丝绢,她媚眼如丝,香腮绯红:“香儿又乱说话了,待会儿本宫要罚你掌嘴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香儿马上就故作可怜状的双手合十向她求饶:“娘娘,奴婢错了,以后再也不乱说了……”朱霜霜刚要点头,谁料她马上就捂着嘴轻笑:“可是娘娘真的很美,奴婢要说实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朱霜霜右手拿着丝绢就要朝着她打去,谁料突然有一声浅笑的女音传来:“妹妹的舞姿果然是让人迷醉呢,真是美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有一阵轻缓的掌声传来。朱霜霜略带惊诧地转过身来,就连香儿和其他宫人也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望向了西侧。

    果然,沁雯身着一袭冰蓝色撒花玉兰襦裙,笑容满面的走过来:“本宫路经此地,就听到这里一阵欢呼声,没想到竟然这么巧,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明知她来者不善,没想到才一个月没见,她的气色就已经恢复的这样好,看来太后没少下功夫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忙笑着回应,朱霜霜本想往后退一步,谁料沁雯竟直接就握着她的手,笑着说道:“好长时间没见妹妹了,本宫真是想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忙点头:“姐姐如今正在静养,我就想着少去打扰,这样对你的身子也有好处。”香儿在旁边看着,心里实在是看不下去,这个德贵妃也真是会演戏,明明是恨主子恨得要命,还故意装作很亲热一样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