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四十二章 被迫远嫁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四十二章 被迫远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朱霜霜隐隐地觉得事情不太对劲,她手指紧握成拳,拢于袖管之中,抬起头来直视着正端坐着的太后:“臣妾愚昧,还请母后示下。”

    太后随手捻了点儿小案几上放着的香料,放在鼻尖闻了,轻笑:“陈国皇帝如今后宫嫔妃很少,而且虎视眈眈的对我秦岳不利,珍贵妃天香国色,若是能自愿前去陈国和亲,说不定……”说着,她用丝帕将那香料给拭去,抬眸看着已经睁大了眸子满眼震惊的朱霜霜:“……到时候陈国皇帝也会很宠爱于你,那珍贵妃岂不是我秦岳王朝的大功臣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朱霜霜惨然地摇头,她双手朝后按着红毯,泪水顺着眼眶滑落:“不是这样的,我不去,不去!”

    香儿吓得双腿一软,直接跪伏于地,凄惨的哭道:“太后娘娘,我家主子和皇上的感情很好,皇上他……也不会同意娘娘远嫁他乡的,求太后不要让我家主子离开这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太后薄怒,拍案而起,撩开珠帘走了过来,“哀家也是为秦岳王朝着想,牺牲一个珍贵妃,求得我秦岳王朝安宁,难道哀家想的就不对了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凄然一笑,她跌坐在地上,泪凝于睫,无奈地点头:“对,太后做的对,臣妾……领命。”

    太后淡漠地甩袖从她的身边擦身而过,没有回头多看她一眼,只是清冷地说了句:“送珍贵妃回宫。”

    香儿跪伏着爬到朱霜霜的面前,“娘娘,怎么办啊?”朱霜霜淡淡地摇头,她紧咬着牙,“不过就是想让我离开这里,竟然要费这么大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香儿看着她淡然的目光,没敢再多说什么。趁着朱霜霜午睡的空档,香儿忙安排宫娥在门外候着,她一个人朝着崇德殿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永巷,她一路低垂着头向前走着,并没有多看顾旁人的目光。阳光温暖的照在身上,红墙明黄色的瓦片也被朗照着,前面有贵妃乘坐的凤鸾肩舆朝着这边行来,她瞧见了,忙躬身垂首行礼。

    沁雯坐在凤鸾肩舆上,单手拄着下颌,正微闭着眼睑,唇角有一丝得意的浅笑。没想到太后还真是下手及时,居然能想到这么一招来逼迫朱霜霜,到底是天生没福的贱胚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看……”绿画抬起头来,小声地说道,沁雯微皱着眉心,随即抬起眼睑,待看到是香儿垂首侍立着时,她淡淡一笑,抬着肩舆的内侍们马上停下脚步,“这不是香儿吗,这是要到哪儿去啊?如今这时辰……你该陪着你家主子才是吧?”

    香儿没有抬起头来,她微垂着眼睑,轻声回道:“奴婢是要到御膳房看下给主子做的枣泥馅饼做好了没,主子醒来就要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沁雯故作恍然大悟状,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笑着问道:“难道珍贵妃是喜欢吃枣泥馅饼不成,若是这样的话……”她侧首看了眼绿画:“你也随香儿过去学着做一些来,本宫要亲自做给妹妹吃,不然日后怕是没机会做给珍贵妃吃了。”

    香儿听到她说这样的话,气得咬紧了牙,说不出的愤怒,她抬起头来瞥了眼正兴奋着要跟着的绿画:“娘娘,我们主子说了,为了您和小皇子的安全着想,她不想劳烦娘娘忙碌,绿画既然是娘娘身边的人,若是给指派为我们主子做事,主子心里肯定不好受的,我们主子也是为娘娘考虑,还请娘娘能成全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绿画双目圆睁,狠狠地瞪着她,刚要上前去伸手扇她一巴掌,谁料沁雯及时阻止,轻轻一笑:“既然如此,那绿画还是跟着本宫回去好了,珍贵妃那边……我们改日再过去探望。”

    双手紧握成拳,拢于袖管之中,香儿跪伏在地目送她们离开,看着沁雯嚣张得意的背影,她的心中万分愤怒。没有再犹豫半分,她直接就朝着崇德殿走去。

    脚踏在大理石的高阶上,香儿提起裙摆,匆忙地跑到了大殿门口,咔嚓一声,两柄长枪挡在她的面前,阻碍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猝然停下脚步,大喘着粗气喊道:“我要见皇上,你们都让开,若是晚了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肃然对视了一下,犹豫着该不该放下长枪,香儿皱着眉头,伸手直接就握着两柄长枪给甩开:“哎呀,全都给我让开。”

    跑到大殿前,还没一脚踏进门槛,就见陆通焦急地跑了出来,一看到是她,马上就着急地拦着:“哎呦,我的小祖宗喂,你怎么跑来了,皇上他有事在忙,不能见啊!”

    他伸开手臂阻着香儿的去路,香儿皱着眉头朝着两侧找地方进去,但是陆通还是一直挡着,她无奈之下只能朝着殿门中高喊:“皇上,奴婢有事要和您说,晚了我家主子就有危险了,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疯了,你疯了!”陆通气得直跺脚,他一边伸手就要捂着香儿的嘴,一边忙让侍卫过来:“快把她押下去,快点儿!”

    “唔,唔……”香儿被捂着嘴,只是她还在拼命地挣扎着,“珍贵妃……要被……陈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。”门里传来一声冷冽却略显焦急的男音,破空一般炸响,陆通听到后,忙伸手说道:“快,快放了她,让她进去。”

    焦急地跑了进去,香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哭着说道:“皇上,求您救救我家主子,若是主子到陈国和亲,皇上日后相见她……可见晚了呀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跪伏于地,额头重重地磕在地上。墨离暄原本还没搞清楚状况,听到她这样说,万分震惊,他愤然地拍案而起,走到香儿面前,紧抓着她的衣襟,“你说什么,谁让她去和亲的!”

    他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到景仁宫去探望朱霜霜,但是并不代表他就对她的感情出现了什么问题,“快说!”

    香儿被弄得迷迷糊糊,她猛地吞咽一口口水,颤声说道:“太……太后今天早上到寝宫去了,说是……奴婢和主子都误认为皇上是知道的,主子也没什么反应,奴婢就悄悄赶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松开香儿的衣襟,随即大踏步走出大殿:“摆驾!”陆通站在门外忙问道:“皇上要去哪宫娘娘那里?”

    只听墨离暄低吼了一声:“太后!”说完,陆通吓得脸色惨白,看着皇帝现在的脸色十分不好,忙退后一步,躬身不敢多说半句。

    香儿跪着转过身来,她忙爬起来追上去,低呼一声:“皇上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刚要踏出门槛,听到她的声音,他冷冽的转头瞥了她一眼,“朕不会跟她提起的。”说完,脚步流星的离去。

    忙将自己的眼角的泪水给擦拭干净,香儿整理了下自己的裙摆,忙向景仁宫跑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约摸着跑回去朱霜霜也要起床了。

    皇帝到底是不是去了太后的寝宫,香儿之后就没有再去打听,只是陆通后来到景仁宫来,赏赐了朱霜霜一个锦盒后就匆匆离去,朱霜霜正在用晚膳,也就没有多问,临走时侧首略有深意地看顾了眼正垂首侍立的香儿。

    未及朱霜霜反应过来,陆通已经离开了她的寝殿。

    “娘娘,要不要打开看看?”见朱霜霜放下了手中的银筷箸,微蹙着眉心瞥了眼手边放着的锦盒,香儿走上前来笑着问道:“皇上送的,肯定是好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轻轻一笑,朱霜霜站起身来,她整理下裙摆,走到软榻前坐下,“不用了,拿出去丢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香儿刚要打开,马上震惊地转过身来看着她:“娘娘您是不是生病啦,这可是皇上赏赐的呢,怎么能丢掉?”

    随手拿起放在案几上放着的绣绷,她淡淡一笑:“若是你喜欢的话,就赏给你好了,我这里还有一些东西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香儿见状,凄惨着小脸儿差点儿要哭出来,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马上就拿起那锦盒:“好吧,既然是娘娘已经赏给奴婢了,那奴婢现在当着娘娘的面打开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?”

    朱霜霜诧异地看着她,没等要出口反驳,就见香儿已经将那锦盒给打开来,她低下头去,不想去看到底是什么,香儿欢喜地将那东西给拿在手中:“娘娘您看,是同心结。”

    抬起头来,朱霜霜舒展眉心,她的胸前一阵阵起伏着,看着香儿手中红色的同心结,她紧抿着唇,香儿笑着将那同心结拿到她的面前:“同心结,永结同心啊,娘娘,皇上是在跟你暗示着他要和您百年好合呢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她轻斥了香儿一眼,“别胡说,才不是呢。”虽然是这样说着,但是她心里毕竟还是有些安慰的,那件事可能真的只是太后的意思,他确实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正好赶上宫中刚运来一批上好的骏马,朱霜霜在寝宫待着无聊,就想着带着香儿一起到驯马园骑马去,原本只是以为她说说就没事了,可是当推门进来,看到朱霜霜正身着一袭月白色的锦袍,发束丝带时,她没差点儿把手中的托盘给摔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还来真的呀?”香儿忙跑过来,震惊地看着她:“奴婢给您拿衣服,你换上好不?”

    朱霜霜低头将靴子给穿上,她转过身来看着香儿,从衣袖中刷地一下拿出一柄镶着蓝宝玉的折扇,轻轻地摇着,完全就是个偏偏美少年,“难道我穿这个不好看吗?”

    香儿惊喜地说道:“好看,很好看。”转瞬就皱着眉头,轻轻地挠着头发:“可是奴婢觉得好看不行,这宫中规矩是不允许的呀,若是给其他人看到了,肯定又要借机找娘娘的麻烦呢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随便说去,我只是去骑马,不碍着她们的事。”她说着,拿起马鞭来就要出去,香儿在后面紧跟着,“娘娘,不能出去的呀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德贵妃一直都想找我们的麻烦,更何况这次本来说是让您去和亲的,应该是皇上在里面斡旋了才作罢,太后那边说不定也是一肚子气没处撒呢。”香儿说着,直接就跑到她的面前,伸臂拦住她的去路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