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四十一章 奚落一番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四十一章 奚落一番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许久,朱霜霜抬脚走向殿外,她轻轻一笑:“自然不是,不过那也和本宫没有关系,只是这段时间能清净一些倒是真的。”至少这段时间若是皇帝真的经常到沁雯的寝宫去的话,恐怕后宫那些女人也不会闲着,矛头总是要来回转的。

    皇帝乘坐的肩舆开始来来回回地出入钟粹宫,途经之地所有宫人全都跪拜于地,大凡见肩舆一过,不少人都会侧目望着朝哪宫的方向行去。

    甬长的宫道上两顶轿子正飞速地前进着,轿夫可谓互不相让,时不时地还侧目瞥对面几眼,东边的轿帘猛然掀开来,穿着粉色宫衫的少女鄙夷地瞪了对面一眼:“哪个不长眼的,居然敢跟钟粹宫叫板,若是耽误了给德贵妃取药的时辰,担待得起吗?”

    旁边的轿帘唰地一下就给人掀开来,两人一对视,那人马上就得意地笑着:“呦,我当这是谁呢,原来是钟粹宫的绿画啊,还真是得罪不起的人呢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许嬷嬷吗?”绿画淡漠地瞥了她一眼,许久都没碰见这个女人了,以前在她的手底下没少受苦,逮着这次机会更想奚落一番,“嬷嬷是替哪位主子办差呢,好像也是要出宫的啊?”

    许嬷嬷怎会被她给压着,要知道已经在宫中三十年的老人了,她淡淡地瞟一眼绿画:“珍贵妃宫中少了妍华坊的胭脂,着老奴去买些来,贵妃娘娘啊,就喜欢妍华坊的胭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绿画马上就黑了脸气得在轿子里跺脚,虽然皇帝现在对钟粹宫是格外照顾,甚至皇上还专门给德贵妃赏赐了很多名贵珠宝,可毕竟珍贵妃之前的风头太过强盛,后宫嫔妃并不敢轻举妄动,正想着要如何开口争个你死我活,谁料许嬷嬷马上发话:“你们都是死人啊,没瞅着已经过了午时了吗,若是再晚会儿,还能赶得及回宫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轿帘一甩,冷哼一声,那轿夫见状,四个人脚上立马如安了轮子一般飞快地跑走,轿子本就是相隔很近行着,这一来直接就撞到了旁边的轿子,只听许嬷嬷在轿中轻笑:“这就对了,主子的事都是大事,奴才啊,还别就忘了本了。”

    绿画气得甩手就将布帘给放下,她心里肯定是咽不下这口气的,双眸圆睁着,她的牙紧咬着:“朱霜霜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抬眼望着窗外碧蓝的天空,明媚的阳光洒照进来,慵懒地伸个懒腰,沁雯唇角噙着一缕快意:“不就是她宫中的奴才嚣张了吗,那有什么,说到底她也是个快发霉的货。”轻轻一笑,她双脚踩在紫檀木脚踏上:“走,陪本宫到御花园逛逛,说不定啊,还能给你出口气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分明就是话里有话,要知道朱霜霜是经常到花园里散步的,旁边气得要跳脚的绿画听了,也只能是忍了,点点头:“奴婢扶着娘娘。”说着,忙上前来搀扶着她。

    沁雯如今甚是得意,毕竟仰仗着皇帝的宠爱,她在后宫算是又有了权势,女人要再高的位分,终究是抵不上自己心爱男人的温柔呵护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前脚刚踏出寝宫的门,直接就有一个内侍装扮的人直接跪在她的面前:“贵妃娘娘请回,皇上临走前特意嘱咐,娘娘身子不方便,尽量不要出钟粹宫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沁雯皱着眉头,略显不悦地半眯着眼,“皇上是这样说的吗?”

    那太监抬起头来,点头:“确实这样交代过,而且还嘱咐了御膳房,待会儿就会给娘娘送来糕点。”

    绿画见状,马上心花怒放地转头看着沁雯:“娘娘,皇上果然对您体贴入微,既然是这样,我们还是听从他的安排好,毕竟……”说着,她低头瞅了眼沁雯微隆的小腹:“小皇子要紧啊。”

    沁雯含笑点头,她的右手轻抚着小腹,左右放在腰间,转过身的瞬间,马上蹙紧了眉心,总是觉得有些不安,好像是哪里不太对劲,但是她确实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刚坐在软榻上,她马上抬头来瞅了眼绿画,伸手给她个手势,绿画上前一步,附耳在她的面前,沁雯交代了几句,她马上点头:“娘娘,奴婢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沁雯点头,随即静静地闭上眼睛。过了大约半个时辰,香儿焦急地赶了回来,站在外殿门口,她侧首清冷地看着两侧垂首侍立的宫娥:“娘娘休息了吗?”

    两个宫娥对视一眼,忙回道:“回禀姑姑,娘娘她用了些糕点,就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绿画刚想转身出去,谁料内室里传来一声慵懒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见此,绿画抬步走了进去,她静静地站在床前,床边的帐幔并没有垂下,只是最里层的纱帐轻垂着,隔着纱帐沁雯坐起身来,她的发髻松动,粉黛却并未褪去:“打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抬眸看了她一眼,绿画点头,神情淡淡的:“娘娘放心,景仁宫那边确实没什么动静,而且皇上这些日从未去过一次,只是有一点儿奇怪的是……”说着,她顿了下,抬起头来思忖着该如何说才是。

    沁雯皱眉:“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绿画上前一步轻声说道:“景仁宫那主子好像并没有很伤心,平日里还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沁雯冷笑,她转身掀起纱帐,纤纤素手将那纱帐猛地一甩:“强颜欢笑谁不会,她能装得了一时,还能忍得了一世吗,杀了她都抵不上如今看着她失宠更让本宫解恨的了。”

    低头抚着自己的小腹,她清冷的笑:“本来就是个守灵的亡国贱婢,居然还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,这步棋……看来还是本宫赢了。”

    绿画见她站起身来,忙躬身退后一步,赔笑道:“娘娘说的极是,她得意的也太早了,苦日子还在后头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那边有什么动静?”侧首收起唇角的笑容,沁雯淡然的问了声。绿画马上回道:“景仁宫那边应该是有太后的人,胡太医……据说之前被珍贵妃叫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肃然回过头来,沁雯冰冷的眸中没有半点的温度。吓得绿画一阵哆嗦,忙回道:“奴婢不小心给忘了,之前胡太医过去那边,珍贵妃也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问了些娘娘的情况而已,看来也只是探虚实,并没有采取行动。”

    愤然地瞪大双眸,沁雯冷冷地捏着绿画的手臂:“若是等那个贱人采取行动,那还来得及吗?马上到太后宫中传信,就说本宫有事要向她老人家说。”

    绿画领命,马上就离开了她的寝宫。

    深夜太会亲自到她的寝宫里来,铜鹤烛台上燃着儿臂粗的红烛,只是烛火很暗,只是点着四个而已。

    一层层撩起纱帐,太后担忧地走到她的床前,看着她躺在床上发髻松动,眼角似有泪水未干,忙转头轻斥旁边站着的绿画:“这好端端的,你家主子怎会病了?”

    绿画莹白的小脸儿哭得如泪人儿一般,忙屈膝跪在地上:“太后娘娘饶命,奴婢没有照顾好娘娘,是奴婢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后。”宛若是从天边飘来的虚弱声音,夹杂着丝丝的怀念和期盼,床上熟睡的娇美人儿睁开眼睑来,她含泪看着坐在床边的太后:“别怪她,是我自己的错,不怪任何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告诉母后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太后担忧地望着她,忙伸手将她的被子往上提一提,“哀家以为这些天皇帝一直都陪着你,所以就以为你心情是极好的,身子自然也舒坦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很好的,只是昨儿夜里臣妾做了个梦,生生地把臣妾给吓怕了。”沁雯看着太后,泪凝于睫,她苍白的双唇微微颤抖:“臣妾梦见有一朵罂粟花盛开的极美,就想过去摘,只是它突然就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变了?”太后紧抓着沁雯颤抖的手指,生怕她一个闪失,腹中的胎儿就保不住了:“变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沁雯双眼含泪,她吃力地想要坐起身子,但是却没有什么力气,最后只能又躺在软枕上:“臣妾梦见那花蕊里突然就出现个人,正是珍贵妃,臣妾大惊之下想要叫出声来,只是她突然就从那花蕊中跳出来,双手紧紧地掐着臣妾的脖子,要将臣妾给杀死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得也是心惊胆战,她忙轻轻拍下沁雯的手背:“别担心,那只是梦而已。”沁雯拼命地摇头,泪水随着她的动作震落,落在了锦被上:“可是那梦真的好真实,而且臣妾醒来的时候,枕边正是放着一片罂粟花瓣。”她的话音刚落,绿画忙走到案几上取来,太后一看,顿时大惊:“难道那女人当真是妖孽不成?”谁都知道,这罂粟花看似妖艳夺目,其实暗藏剧毒,珍贵妃之前明明被皇帝厌弃,可后来却得了皇宠,确实奇怪!

    双膝跪在红色绣牡丹的地毯上已有一炷香的时间了,朱霜霜内裹一袭湖蓝色撒花烟罗襦裙,外罩一轻薄如意雪纱,她静静地望着前面垂着的玉珠帘,有一抹端庄清丽的身影正斜躺在软榻上,单手拄着下颌,微闭着眼睑,像是已经熟睡般。

    膝盖实在是有些酸疼,朱霜霜瞅着她没有动静,就皱着眉头想要动一下,谁料旁边垂首站着的香儿瞧见了,吓得脸色惨白,忙小声提醒道:“娘娘,您别动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珠帘里的人慵懒的嘤咛了声,随即睁开了眼睑,望着跪在地上的朱霜霜,太后淡然地冷哼一声:“哀家叫你来,知道所为何事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,手抚了下自己鬓间的翠玉簪:“臣妾不知。”确实是如此,本来清早她刚起床,谁料正装扮着就被太后寝宫的人给带来了,而且到这儿就是跪在地上没理会。

    “哀家以前呢,是对你有些意见,只是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份的,现在有个机会能让你为大家做些事,也为皇上分忧,不知道……珍贵妃是否愿意?”太后凤目半眯,唇角虽然衔着一缕浅笑,但眸中并没有一丝的笑容,“若是你愿意了,那可就是我秦岳王朝的功臣了呀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