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后大寿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后大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那些刺耳的话飘至沁雯的耳畔,她紧咬着牙,恨得胸口的火焰一直往上蹿,但是却不能说半句不是。

    没等她反应过来,就听到席间的众人全都站起身来,举起酒杯来齐呼:“珍贵妃千岁千千岁,娘娘贤良淑德,真是后宫之福,万民之福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坐在梳背椅上,她浅笑点头,墨离暄大笑着说道:“说得好,众爱卿都请坐吧,今日是母后大寿,珍贵妃这样做……也是应该的,应该的啊!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落座,笙鼓管乐之声再度响起,舞伎在台上曼妙的身姿旋舞着,轻纱飘飞,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墨离暄的手轻握着朱霜霜的手指,他今日看起来很是高兴,本来想着送给她的血如意是让她渡过这一关的,没曾想她居然能见招拆招,确实是小看了她了。

    沁雯低垂着眼睑,她思忖了一会儿,突然举起镶着绿宝石的金酒杯,浅笑着望着朱霜霜:“珍贵妃,我们同饮一杯如何,就当是为母后祝寿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首看了她一眼,随即笑了笑,她转头看了墨离暄一眼,墨离暄松开她的手,她举起酒杯来,两个人饮了一杯。

    墨离暄抬眸欣赏着歌舞,并没有多在意她们两个。沁雯又倒了一杯酒,她站起身来,低垂着羽睫,递到朱霜霜的身边,朱霜霜微微一愣,忙站起:“这是……”这么多大臣都在这儿,若是她坐着接了沁雯的酒杯,他人眼中……岂不是认为她仗着皇宠,明明是同等的位分,却故意要高沁雯一级吗?

    沁雯将酒杯递给她,浅浅一笑,“妹妹再干了这杯,权当是我们姐妹间的友谊了。”朱霜霜含笑着接过,这是指尖触碰到酒杯的刹那,她分明看到沁雯的眸中有一丝冷冽之气闪过,她刚要接着酒杯,谁料沁雯手指一松,那酒杯“砰”地一声摔碎在地,而她的手拢在袖管中,死死地抓着朱霜霜的手腕,“妹妹为何紧抓着我不放?”

    朱霜霜猝然一惊,刚想到事情不是很对劲,歌舞还未停止,也并没有人在意到她们之间的纠缠,只是紧接着……朱霜霜茫然地看着她,她紧蹙着眉心,想要挣开沁雯的拉扯:“不是的,是你抓着我的,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未说完,两个人正执拗着,只听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沁雯身子突然向后一倾,她原本紧扯着朱霜霜的手臂突然甩开,整个人直接就向后倒去,“砰”地一声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望向这边,原本正跳着舞的舞伎都停下来,惊诧地捂着嘴望着坐在地上的沁雯。

    就连本在欣赏着舞蹈的大臣也都吃惊地瞪大了眸子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沁雯紧捂着小腹,她的眸中有一层氤氲的雾气浮起,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浸出,她惨然抽泣:“妹妹,我向你敬酒,你为何……为何要将我推倒在地,良嫔刚失了孩子,难道你也要本宫没了这孩子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怔怔地看着,她一步步后退,终于是退到了站起的墨离暄胸前,她凄然地转过头来,泪凝于睫,茫然地摇着头:“不是的……我没有推她,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惊怒地拍桌而起,瞪着朱霜霜,她伸出食指微微颤抖:“你……是不是故意的,啊?”太后薄怒,目光中满是怒火。

    沁雯侧首给呆愣着站着的绿画使了个眼色,绿画猝然回过神来,忙哭着跑了过来,蹲下身来扶着沁雯,“良嫔娘娘的孩子刚就没了,还在宫中静养着,娘娘您的孩子若是也没了,这……岂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……”朱霜霜转眸望着太后,她茫然的眸中浸满了泪水,拼命地摇头:“我没有,真的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泪水随着她的动作被震落,滴落在她的衣襟上,墨离暄冷冽地喊了声:“胡太医,还不快来给德贵妃瞧瞧,愣着做什么?”

    很快地,就有个花白胡子穿着官服的男人跑了出来,躬身到了沁雯的面前,检查了一下,他蹲着身子抬起头来看着墨离暄:“皇上放心,娘娘的身子本就很好,皇嗣无碍,只是娘娘受了惊吓,调养一下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沁雯跌坐在地上轻声抽泣,有不少王公大臣都围过来竞相观看,时而还有不少人在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墨离暄听到胡太医这样说,他淡淡地点头:“既然这样,来人,带德贵妃回宫歇息,太医顺便也跟过去开点儿药方。”说着,他侧转过身来,伸手握着颤然发抖的朱霜霜,见她面色苍白,摇摇欲坠,忙将她揽在怀中:“没事的,朕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颓然扬起面孔,她的呼吸急促,眸中含着滚烫的热泪摇头:“真的不是我,我没有想过要伤害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珍贵妃要这样对臣妾,臣妾知道先怀上皇嗣她心里肯定不好过,可是……皇儿是无罪的呀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皇儿?”沁雯看着墨离暄怀中的朱霜霜,她失声恸哭:“珍贵妃……你好狠的心,若是真的有气,就等到我生了皇儿,你随便怎样对我,我都是没有意见的呀!”

    太后见状,双眸一沉,面色沉重地瞪着朱霜霜:“皇帝,你还是先不要袒护她了吧,先到浣衣局待段时间,如何?”

    说着,忙给太医和侍从使个眼色,那些人忙用肩舆将沁雯给送走,只是墨离暄紧紧地抱着朱霜霜:“既然都已经说了德贵妃无事,在母后喜庆的日子里大动肝火是不是也不好,况且珍贵妃也已澄清,不是她故意推倒的,若是追究下去,恐怕对母后的圣明也不好吧?”

    他说话声音冷淡,唇角勾起一缕淡然冷冽的笑意:“德贵妃身子既然如此娇弱,还是自个儿在钟粹宫好好养着,少出门吧!”

    沁雯的脸色唰地一下变得苍白,她半躺在肩舆上侧首望着墨离暄:“皇上……臣妾不是很娇弱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了看旁边站着的朱霜霜,娇柔的目光中含着一抹犀利的怒意,没等她再多说什么,就见人群中闪出一抹月白的身影,墨暄玉长身而立在众人之前,他浅笑着说道:“既然大家觉得是珍贵妃将德贵妃给推倒的,那当着众人的面,皇上还是给大家一个说法的好,不然……”他瞥了眼娇弱抽泣的沁雯,邪魅的一笑:“就算是德贵妃大人有大量,恐怕大家心里也会觉得……是皇上有意要偏袒珍贵妃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很是纳闷儿地看着墨暄玉,他这样到底是为了要帮谁。太后遂然和悦,轻点下头道:“此言甚是,这样的话,皇帝也好给大家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说着,墨暄玉走上前来,朱霜霜茫然地望着他,直到他走到她的面前,刚要伸出手来,他的手指一颤,忙侧首看着墨离暄,垂首说道:“皇上请将娘娘的右手腕露出来,而且是当着大家的面,给大家看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暄神色骤变,很是不悦地瞪了他一眼,谁料墨暄玉还是很平静地笑了笑,见此,墨离暄才将她茜红色的衣袖,待看到她手腕上被勒红的指印时,他的眉头猝然一紧,心疼地看着她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就听旁边站着的墨暄玉轻笑一声,随即转身看着坐在肩舆上,此时却是双眉紧蹙,脸色略显煞白的沁雯,本来肩舆已经缓缓开始动,沁雯见到这一幕也是心中一骇,只是墨暄玉淡然的看着她:“这件事……恐怕还要问德贵妃娘娘才能知道?是吗,德贵妃?”

    沁雯忙低垂着眼睑,绿画也忙说了声:“皇上,我们娘娘身子不舒服,可能要赶快回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德贵妃!”就在这时候,墨离暄脸色一寒,淡漠地吼了声,吓得沁雯整个身子猛地一震,“你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他将朱霜霜的手腕亮着给她看,沁雯大惊,太后见状,明白是方才沁雯紧抓着她的手时弄成这样的,也明白事情的经过到底是怎样,不然应该是沁雯的手腕上有勒痕才对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不少人在席间窃窃私语:“没想到是贼喊捉贼啊!”

    “珍贵妃果真是冤枉的,德贵妃居然敢拿皇嗣做赌注,难道是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皇上说的果真没错,宠爱珍贵妃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,珍贵妃就算再好,那也是前朝余孽!后位绝对不能落在她的手中,不然朝廷还不乱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抬起头来看着墨离暄,她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温柔和平静,羽睫轻颤着,她浅笑:“既然德贵妃身子不舒服,皇上还是先让她回宫休息吧……”说着,她伸手轻轻地拍了下墨离暄的手臂,冲他嫣然一笑: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揽着她的腰无奈地叹了口气,随即扬声说道:“送德贵妃回宫休息。”众人再次落座,朱霜霜抬起眼睑寻找着那一抹月白的身影,待望着他时,两人四目相对,她冲着他点头微笑,她还没做出别的反应,谁料左手背上突然被一个温热的手心握住,

    “朕会比他……更在乎你。”他轻声诉说着,眸中满是温柔和宠溺。

    她猝然一愣,随即潮红了脸颊,醉若桃酡一般的低垂下眼睑,黝黑的长睫如清荫一般留下一抹蝶翼的剪影。

    刚回到寝宫,用玫瑰花瓣的温水浸在银盆中洗了手,发髻松动,沁雯紧皱着眉心坐在床上,她侧首望了眼床边凳子上放着的乌黑药汁:“拿走,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绿画明白她心情不好,但是总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,忙屈膝跪在地上,央求道:“娘娘,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,也要想想腹中的小皇子,他还没见到自己的母妃呢,您忍心让他就这样离开吗?”

    伸手抚上自己微隆的小腹,沁雯倔强地紧抿着嘴,可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泪来:“他为什么只看到那个女人,完全都不在乎我,我爱他……难道比那个女人少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别这样,皇上也是一时被她给迷惑了,总会想通的。”绿画忙将白玉瓷碗给端到她的面前,她低下头来,滚热的泪水一滴滴落入碗中,喉咙里如鱼翅卡着一般,很是难受,一口药没喝进去,生生地咳了出来:“咳……先端走,我待会儿再喝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