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八章 只为你一人作画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只为你一人作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香儿马上回过神来,才明白朱霜霜一直都在为白天在钟粹宫的事情生气。墨离暄百思不得其解,他放下汤匙,伸手轻握住她的香肩,本要说些什么,香儿皱着眉头,忙上前两步,附耳在墨离暄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墨离暄随即朗笑起来,轻握着朱霜霜的香肩让她转过身来,直视着他:“原来雪儿是吃醋了,呵呵,这个好,很好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笑着将她给揽在怀里,下颌轻抵着她的头顶,她大窘,想要推离他的怀抱,谁料他将头深深埋在她的颈窝,温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耳畔,酥酥麻麻的,“朕只想一生为你作画,只为你一人。”

    她顿时一愣,忘记了耳畔的酥麻瘙痒,抬起头来直视着他,眼眸中有一层淡淡的雾气浮起。

    “其实那幅画不是给她……”墨离暄望着她,刚开口想要解释,谁料朱霜霜低垂下眼睑,她轻声说道:“我明白,那双眸子……不像她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相视一笑,墨离暄长舒口气,“朕没想到,你竟然懂。”

    其实当时她看到的时候,就已经觉察到不太对劲儿,那双澄净的眸子分明就是和朱霜霜一模一样,沁雯本来将那幅画故意放在案几上最显眼的位置,肯定就是想先将朱霜霜一军,但是没想到她居然看出来画中的深意。更何况沁雯真正的目的,本来是想趁着墨离暄在钟粹宫的机会,当着她的面和墨离暄大秀恩宠一番,谁料墨离暄竟然对她那样冷淡。

    月光皎洁。

    数十盏灯笼齐点,绯红的花雨飘落在地,围着大寿宴饮的场地。彼时各宫嫔妃当朝大臣全都落座,歌舞昇平,琴声飘飞,热闹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朱霜霜今天身着的裙衫正是前几日墨离暄专门送的,她本就薄施粉黛,并不想过于出众,怎奈这件衣服本就显眼,而她鬓间的钗环步摇也都是宫中最好的,想不显眼也很难。

    刚坐在梳背椅上,谁料香儿马上惊叫了一声,吓得她心脏扑通直跳忙站起身来,香儿讪讪一笑:“娘娘,陆公公交代奴婢让给您拿了软垫,而且里面有香包哦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晶莹的樱唇微微张开,她微卷的羽睫轻颤着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人刚想说些什么,谁料听到一声尖细的声音传来,所有人都忙站起身来:“皇上驾到,太后驾到——”

    一时间,千束烟花并燃,飞旋升天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忙敛衣跪拜于地,而皇帝则搀扶着仍风韵犹存的太后从众人中间穿行而过,踏足柔软的绣凤红毯之上,尤其显得雍容而高贵。

    他搀扶着太后落座在御座的左侧,接着才坐在御座上。侧首望了眼右侧座椅旁跪着的如玉女子,他的唇角有一抹浅笑溢出,却正好被跪在朱霜霜旁边的沁雯给瞧见,沁雯本以为皇帝是望着她的,正要附和着笑,谁料竟然碰上钉子,一时间气恼地紧扯着手中的丝帕,唇角的笑容仍是僵硬地保持着。

    “皇上万岁万万岁,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沁雯说出来什么,就已然淹没在众人贺寿的喜气之中。太后今日看起来心情极好,她侧首看了看皇帝,随即伸手说了声:“今日虽是哀家六十大寿,但是众卿家都不要客气,平身吧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浅浅一笑,被香儿给扶着站起身来,而沁雯则是被旁边的绿画给扶着坐下,太后笑着转过头来望着她:“德贵妃身子不方便,不要多喝酒水了,还有……让身边的人多给拿间披风来,当心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沁雯听了,含笑地点点头,如水的眸子里满是喜悦之色,“谢谢母后,臣妾没事的。”朱霜霜这才侧首看她,沁雯今日内着一袭牡丹薄水烟百褶凤尾襦裙,外罩茜红色的轻纱,梳着凌云髻,凤簪金步摇,额前蓝珠玉的华胜晶莹夺目,看来也是悉心装扮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德贵妃今日的装扮很是得体,哀家很喜欢。”太后笑着伸出手来,沁雯含笑着走过去,腼腆地笑着,还似含苞待放的少女一般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朱霜霜懒得再继续听下去,直接就单手拄着下巴,如琥珀色的眸子静静地望着前方的汉白玉舞台,唇角的笑容依旧没有褪去。她明知道太后是偏向沁雯的,又何苦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“母后,这是臣妾亲自绣的画像,希望母后能喜欢。”沁雯微微颔首,浅笑着说道,随即就有绿画绽开一副绣画来,那绣画在莹白的月光照耀下,宛若是真人一般,当真是美轮美奂,正是一副太后抱着最宠爱的狸猫浅笑的画像,太后惊喜地看着,伸手触摸着那绣画,直至触碰到那乌黑的发丝时,惊诧地看着沁雯:“这是?”

    沁雯侧眸望了眼自己肩上轻垂的发丝,她含笑地看着太后:“这是臣妾的头发,专门为母后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太后听到她这样说,马上就紧握住她的手,转头看着淡然的墨离暄说道:“皇上啊,你当真是娶到了一个贤妻啊,瞧德贵妃这样,当真是为人妻的典范啊!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刚说出,很快所有的大臣就跪在地上齐道:“德贵妃娘娘贤良淑德,贵妃娘娘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沁雯含羞地低垂下头,太后含笑着说道:“都平身吧,别总是跪来跪去的,德贵妃的好啊,可不止是这些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伸手拉着墨离暄的手,将沁雯的手交到他的手上:“皇上可要好好对待沁雯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的唇角有一丝淡然的笑容,只是眸中还是冰冷如霜,沁雯含笑地望着他,却惊异地发现,墨离暄的指尖冰凉一片,这和初见他的时候,竟然是同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沁雯侧首瞥了眼含笑地朱霜霜,当时的皇帝……就是深爱着朱霜霜的吗?

    墨离暄松开她的手指:“坐下吧,马上就开始寿宴了。“

    沁雯的身子微微一震,忙垂首行礼,绿画上前来搀扶着她坐在一旁。墨离暄看着朱霜霜,伸手拉着她的手,他笑着看着她,轻声说道:“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本来已经捻起一块儿栗子糕要吃,听他这样说,着实一愣,她讪讪一笑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心里也有闷堵,但是总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表现出来,站在她身侧的香儿看到她如今的反应,也着实为之一震,“娘娘她……确实是变了,若是以前的话,一定会给予反击的,但是现在居然也变得隐忍了。”

    鼓乐丝竹之声响起,台上曼妙的舞姿让人迷醉,朱霜霜静静地看着,没过一会儿,就有点儿困了,眼睑微微低垂,她粉嫩的樱唇微撅着,羽睫时而轻颤,时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墨离暄静静地看着她,眸中满是喜悦之色。沁雯侧转过头,正好看到皇帝的目光,只是墨离暄眼中只有朱霜霜一人,丝毫都没把她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本想伸手唤她醒来,只是看着她如今熟睡的样子很是可爱,墨离暄笑着摇摇头,还是算了,那血如意待会儿送给太后也不迟。

    沁雯端起茶盏来,刚轻抿了一口,她下意识地用手肘撞了下朱霜霜的手臂,朱霜霜猝不及防,头往下一沉,差点儿闹出笑话来。

    “珍贵妃,怎么睡着了,若是让母后看到可不好了呢。”沁雯浅笑着说道,眉目间满是和悦之色,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朱霜霜附和着轻轻一笑,她伸手擦拭了下唇角,“多谢姐姐,我昨晚没睡好,所以失礼了。”说着,她唤了声身后垂首侍立着的香儿:“拿来吧。”

    香儿马上反应过来,将锦盒交到她的手中,她打开看了一下,笑了笑:“待会儿记得提醒本宫交给母后。”沁雯愣怔了下,她睁大了眸子看着那锦盒中的血如意,怎么会在这个女人的手上,她前些日子到崇华殿去,确实见到皇帝寝殿放着这个,当时以为是皇帝要给太后准备的寿礼,却没想到……居然是为这个女人备下的,墨离暄这样费尽心思,竟然完全都是为了朱霜霜?!

    沁雯神色略微不悦,她微偏着头轻笑:“珍贵妃宫中还真是多宝贝,不像本宫这般穷酸,拿不出这么上等的寿礼献给母后。”

    未及朱霜霜开口,就听沁雯身后站着的绿画轻声说了句:“娘娘您掌管六宫,崇尚节俭是后宫的表率,况且熬了三天三夜才绣出来的画更见其心真诚,这怎会是穷酸一词能比得起的?”

    太后唇角有欣慰的笑意绽放,她转眸看着浅笑凝眸的沁雯:“果真是这样,孝心可谓,哀家啊,就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你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目光微垂,她的唇角衔着一缕笑意:“母后说的极是,臣妾也认为德贵妃是后宫姐妹的表率。”说着,仍是转头给香儿使个眼色,香儿马上会意就走上前去,躬身将那血如意呈给太后,身边的众人瞥眼一看那物什,皆是眼前一亮,惊艳的目光紧紧地盯着,朱霜霜起身轻声说道:“母后,臣妾特向皇上请来的血如意敬献给母后,皇上知道母后崇尚节俭,不知该不该敬献,臣妾就拿来……借花献佛了,权当是皇上和臣妾两个人送给母后的寿礼了,聚福养身,希望母后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欠身福了一福,唇角的浅浅梨涡甚是好看,墨离暄听到她这样说,笑着站起身来,轻轻握着她的手,面朝着太后,“珍贵妃做事向来顾全大局,又不忍心让母后难过,况且这如意确实是好东西,还望母后能够笑纳。”

    太后见状,本想借机羞辱一下朱霜霜,谁料她这样一说,皇帝又来打圆场,只能笑着点头:“好,好,哀家啊,今天心情好,就谢谢你们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沁雯双眸微沉,唇角的笑容骤然敛去,她望着朱霜霜,咬着牙轻笑:“珍贵妃果真是贤德,还让皇上的孝心能够表达出来,真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刚说完,就听席间有不少人正在窃窃私语:“没想到珍贵妃还真是如皇上所说的贤良淑德之人啊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而且还聪慧过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皇上这么宠爱,原来也不是她们说的只是妖魅嘛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