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七章 画像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七章 画像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朱霜霜刚进了大殿,就瞧见绿画身着一袭粉色的宫装正垂首侍立着,恭敬地行了个礼:“奴婢见过珍贵妃,娘娘千岁千千岁。”

    “免了,你家主子呢?”朱霜霜浅笑着,眉目间满是和善。

    绿画抬眸瞧了她一眼,随即恭敬地垂下眼睑,轻声说道:“主子稍后就到,娘娘请移步内殿等候,我家娘娘说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香儿警惕地扯了下朱霜霜的衣袖,努了努嘴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娘娘,她这是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朱霜霜淡然一笑,她顺手拍了拍香儿的手背,“跟着就是。”说着,两个人紧跟在绿画的身后,但是没想到,居然给领到了沁雯的书房中,绿画垂首轻声说道:“娘娘请在这里等候,我们主子稍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关上房门就出去了。香儿很是纳闷儿地走到书案前,随手给拿了一张画轴展开来看,上面画着的盛装美艳女子,温柔浅笑着站在湖心凉亭中,她的衣袂随风飘舞,轻垂的发丝如瀑一般倾泻直下,当真是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“娘娘你看,这画功好棒!”香儿笑着说道,朱霜霜刚走过来,还未仔细去看,就听香儿紧接着惊呼出声来,“墨离暄字……”话刚出口,吓得香儿忙捂住嘴,连连摇头,隔着指缝不清晰的说道:“娘娘,我什么都没说,你没听见对不对?”

    朱霜霜看着这画中的女子,越看越觉得熟悉,她顺着香儿的手指方向看去,待看到她说的那几个字时,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,墨离暄居然给沁雯作画,而且沁雯唇角的笑容,分明就是很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紧握在掌心,说不出的难受,手指轻抚着那画像,一个恍惚,她怔怔地望着那女子如水般澄净的眸子,为何这眸子……越看越像一个人的,沁雯的眼神,好像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,突然听到另间房间传来一声轻柔的女音:“皇上若是喜欢的话,臣妾每日都给皇上做芙蓉糕如何?”

    心突然就提到了嗓子眼,朱霜霜这才缓过神来,原来这书房居然是和沁雯的内室相连的,只是隔了一个房门罢了,她甚至都能看到对面人的影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必了,朕还有事要忙,你也早点儿休息吧,还怀着身孕。”墨离暄的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有任何的温情在里面,他说着,抬脚就要离去,只是刚走了一步,沁雯已然从身后紧紧地搂着他的腰:“臣妾心里好空,好想让皇上多陪臣妾一会儿……”她的眸中有氤氲的雾气,樱唇微张,脸颊醉若桃酡一般绯红,她的侧脸贴在墨离暄僵硬的背上,呵气如兰:“臣妾服侍皇上沐浴如何?”

    墨离暄微蹙下眉心,他伸手将沁雯的手指一根根掰开,逃离她的束缚,他马上就抬脚走到门口,没有回过头去,只是僵硬地说了句:“你若是想沐浴,让人进来伺候就是,朕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就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香儿掩唇嗤笑,差点儿给人听见,朱霜霜忙伸出食指放在唇边,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,香儿见状,忙低垂着头,强忍着笑,没想到沁雯本是想气一下朱霜霜的,结果竟然甩了自己一巴掌,真是可笑。

    朱霜霜佯装什么都不知道,她走到房门前,轻轻打开房门。果然,绿画一直守在门口,“香儿,将本宫带来的东西交给绿画好了,既然德贵妃有事,那本宫也就不打扰了,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绿画不明所以地接过来,见是小孩子的衣服,绣工是极好的,她忙说道:“娘娘,我们主子马上就会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轻轻一笑,只是已抬脚朝着前殿走去,果不其然,刚走没多远,就瞅见了墨离暄,陆通紧随在墨离暄的身侧,突然高兴地说了声:“皇上,是珍贵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提着裙摆走到墨离暄的面前,朱霜霜侧歪着头看着他:“还真是巧,皇上居然也在钟粹宫呢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见到是她,唇角情难自禁地就溢出一抹愉悦的笑,他见她身上只着了一袭裙衫,忙拉着她的手带到自己的怀里,低下头来看着她:“怎么也没多穿点儿就跑出来了,若是着凉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丝轻柔的风拂过,她腰间系着的丝绦飘舞在裙后,轻垂而下的丝发也迎风舞动,她低垂下头来,轻柔一笑:“我不冷,前些天做了些婴儿用的衣服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墨离暄看着她羞怯的样子,饶有兴味地问了句:“做那个做什么,难道爱妃已经准备好,为朕诞下皇嗣了吗?”

    他此言一出,没等朱霜霜绯红了脸颊别过头去,倒是身边的一群太监宫女很是惊诧地抬起头来望着皇帝,从来都没有见过皇帝会开这样的玩笑。只是墨离暄爽朗的一笑,他似乎完全都不把这句话给当做玩笑来说。

    香儿撇了下嘴,上前一步轻声说道:“皇上,娘娘是为德贵妃的小皇子做的,而且绣工还很好呢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刚出口,在场的所有众人都是一副很震惊的样子盯着墨离暄怀里的朱霜霜,眸中难掩钦佩之意,虽然皇帝之前已经公诸于众,说珍贵妃贤良淑德,但是并没有人真正的瞧见,如今一看,确实是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墨离暄忙拉着她的手,仔细地看看她十指的指腹,见如青葱般纤细的手指并没有被针扎到的伤痕,他这才松了口气,“你啊,就是太心善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倦倦地倚在他的臂窝间,半垂着眼睑,唇角有一抹轻柔的浅笑,梨涡半浅:“我平日本就没什么事,做些衣服给小孩子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远远地立在廊柱旁的盛装女子愤恨地扯弄着手中的丝帕,她的眸中满是憎恶之色,侧首瞥了眼旁边正拿着婴儿衣服的绿画,“还拿着做什么,给本宫扔了!”

    绿画唇角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,她捧着那几件衣服,忙说:“娘娘,这手工确实不是一般绣娘能比的,而且除了男儿装,珍贵妃还给准备了公主的衣服,到底是心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衣服全都扔了出去,沁雯狠狠地甩手打了下绿画的手,“公主的衣服?她这不是明着来咒本宫腹中的孩儿是女孩吗,全给本宫烧掉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绿画忙蹲在地上将那些衣物给捡起,眸中红了一圈,她抱了衣服,忙躬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沁雯望着渐行渐远的墨离暄和朱霜霜,她深深吸气,紧咬着牙冷笑:“等着,本宫让你打哪儿来滚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晚上要处理奏折,白天又要起得很早上朝,所以睡眠一直都很少,朱霜霜也慢慢地开始适应他这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伏于案几上,侧脸贴着宣旨,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指间的毛笔,却并没有一点儿的睡意。案几右上角放着一盏烛台,烛火有时“噼啪”一声脆响,而后火苗又燃得极旺,她丝毫都没有在意,只是一个人静静地趴着。

    抬起眼睑瞅着右前方端坐着正在批阅奏折的墨离暄,他的眉心时而紧锁,时而又渐渐舒展,指间的朱笔一直都没有停止过。朱霜霜是故意让人又给搬了案几放在他的身边的,倒不是为了故意监视他,只是等着他休息罢了。

    她的羽睫轻颤,突然撅着嘴,低下头来直接就动笔,时而抬起头来看看墨离暄,时而又低下头来掩唇嗤笑。香儿端着盛着荷叶膳粥的盅走了进来,悄声走到朱霜霜的身边,刚把盅给放下,看到她身前宣旨上的画,差点儿直接就笑出声来:“娘娘,您这……这是什么呀!”

    朱霜霜见状,大窘!忙将宣旨给揉成一团藏于身后,抬起头来看着香儿,只张嘴不出声地说道:“别说啦,当心给他听见!”说着,还不忘瞥眼看看旁边的墨离暄。

    香儿忙会意地点点头,唇角的轻笑依旧没有敛去,只是刚要退出去,就听到墨离暄说了句:“香儿,把拿来给朕看看。”原本寂静的寝殿,瞬间被他的声音给打破了。

    半缩着脑袋,香儿讪笑着站在朱霜霜的面前,伸出手来:“娘娘,麻烦给奴婢吧……”朱霜霜惊诧地抬起头来,拨浪鼓似的摇头,“不要,我只是……写字而已,而且很难看,见不得人的。”

    香儿很是为难地转头看了眼墨离暄,见墨离暄眉头一皱,虽然眸中没有不悦之色,只是皇帝的话,谁敢不听,香儿为难地转头看着朱霜霜:“娘娘,不要为难奴婢啊!”香儿悄声说道,但是表情极其夸张,甚至不惜下手笔侧手掌在自己的脖间做了个砍头的动作。

    朱霜霜无奈,只能点下头,将已经揉成一团的宣旨递给了她,香儿将纸给抚平,呈给了墨离暄,宣旨刚放在墨离暄的面前,不止墨离暄紧绷的下颌露出一个难以掩饰的僵硬轻笑,就连旁边一直侍立着的陆通无意间瞥见了,也是捂着嘴,笑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我画的是不如你好,所以就说了嘛,还是不要看啦。”朱霜霜朝着屋顶翻了个大白眼,“我的画功本来就很差,应该说……从来都没好过才对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将皱巴巴的宣旨来给她看,她马上就瞪大了眼睛,“不会吧?”怎么都没想到,她本来是用漫画版的画了张他的画像,谁料刚才太着急了,没等墨迹干就给揉了一遍,结果几乎都成一团黑漆漆的墨在宣旨上了,只能看出来一点儿画的是他罢了。

    “雪儿若是想要作画,朕可以教你。”墨离暄扶着案沿站起身来,他走到她的面前,端起荷叶膳粥,递到她的唇边:“先喝一些,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张口喝了一口,只是眸中却闪过一丝悲伤,她盯着他手上的玉汤匙,到底是没耐得住脾气,直接就站起身来:“臣妾手拙,学不会作画,况且也不会像人家那样摆出一副温柔娴淑的模样,所以……还是省了吧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