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六章 感慨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六章 感慨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香儿笑着说道:“免了免了,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”几个人听了,吸着鼻子,说不出的委屈,香儿见状,这才觉察到不太对劲,仔细一看,竟有人脸上被打了巴掌:“怎么回事,是不是伺候主子不好,这才被教训了下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唔,是的,是的。”那宫女吓得忙退后两步,香儿从怀中拿出一方丝帕,忙给她擦拭嘴角浸出的血迹,“快擦擦。”

    有另外一个宫女直接跳出来,气不过的跺脚:“姑姑,您和绿画同时都是贵妃身边的贴身侍女,我们姐妹自然都要尊重一些,只是你们待人真的相差太多了,池儿脸上的巴掌印就是拜绿画所赐,简直是太过分了,到底是珍贵妃娘娘好些,怪不得皇上偏偏宠爱景仁宫,却不宠她的主子,这还真不是偶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绿画打的?”香儿很是惊异地看了那宫女一眼,暗自吸气,这丫头如今在沁雯的身边,真的是越发的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月中天,景仁宫。

    擎着琉璃宫灯走到廊外的栏杆前,香儿静静地站着,将搭在右臂上的茜红色绣梅花披风给前面站着的女子披上:“娘娘,外面风凉,进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来的是一张如玉的容颜,皎洁的月光洒照在她的身上,仿若是瑶池仙女下凡一般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她轻轻摇头,侧首指了指天上高悬的明月:“以前我也很喜欢这样看着月亮,不知道大家看到的会不会是一样?”她有时候还是会想起来现代,不知道若是哪天不小心回到了现代,抬起头来看着这一轮明月,会不会有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香儿噗嗤一笑,手上擎着的宫灯也随之摇晃,“娘娘真是爱说笑,这月亮肯定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……”她低垂下眼睑,抬起羽睫来,已然濡湿一片。或许是感伤,若是哪天她当真是回去了,抬起头来望着明月……那是她唯一能看到的曾经。

    狐疑地看着她,瞧见她眼眶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,香儿大惊,忙走上来轻声劝道:“娘娘今天怎么突然感慨起来了,可不像您的性格,这样不好,真的是不好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气,朱霜霜转过头来瞧着她,将泪水给逼了回去,她笑着说道:“本宫感慨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嘛,这寂寂深宫,说不定哪天我就突然离开了呢。”

    身子猛地一震,吓得香儿忙上前来紧紧地抓着她温热的手,香儿的指尖冰凉,却是怎么也不肯松开来,“娘娘千万不要乱说,奴婢听了都受不了,若是皇上听见了,肯定是要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她静静一笑,转过身来,却没有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香儿一路跟随在她的身后,有清凉的夜风吹过,拂起她腰间系着的丝绦迎风起舞,低头想了片刻,香儿抬起头来轻声说道:“娘娘,今天在月露宫外的长廊无意中碰上一件事,不知道该不该和娘娘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惊疑地转过身来,朱霜霜皱着眉头,“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香儿上前两步,侧首看着她道:“德贵妃和您位分相同,为何是她掌管六宫,却不是您,按理来说,皇上如今最宠爱的该是我们景仁宫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。”朱霜霜警醒地提了句,伸出食指来放在樱唇边,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:“她掌管后宫是她的事,本宫本就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香儿撇了下嘴,很是不耐地嘟着嘴囔囔了两句,“娘娘不知道,她身边的宫人都开始嚣张起来了,有什么好炫耀的。”

    她扶着朱霜霜走到床榻前,将纱帐给垂放下,香儿紧抿着唇,当真是忍不住了,出声说了句:“娘娘难道当真不为自己着想吗,后宫如今并没有皇后,掌管六宫大权其实就位同皇后了,她如今又身怀有孕,难保生下个皇子,直接就封为皇后,到时候我们再想反扑,可就晚了呀!”

    朱霜霜闭目躺在床上,她轻轻动了下,“现在说这些为时还早,而且此事……切不可向皇上提起。”

    香儿无奈地叹了口气,应了声是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眼瞅着帐幔一层层放下,她睁开眼来,直勾勾地盯着床帏上垂着的淡黄色流苏,其实她又怎会不知,太后借着良嫔之事有意说她是妖魅,明着是同意皇帝册封她为贵妃,其实就是在打压她的势力,让众人将贤德之行转到沁雯那边去,而沁雯如今身怀有孕,本就是最有可能册封为后的人选。

    只是墨离暄却当众宣布她贤良淑德,外则只是夸赞而已,实则就是在和太后作对,他心里真正想让做皇后的人选,就是她朱霜霜。

    凄然一笑,她朱唇轻启:“可惜……你怎就忘了,我原本的身份就是尴尬的。”她本就是个亡国公主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,即便墨离暄将再多的言辞都向着她,恐怕也无济于事,说她为后宫祈福,为万民祈福才出宫,可是……改变不了的还是她本来的身份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醒来,只觉头脑昏昏沉沉,大概是没有睡好,朱霜霜手指扶着脑袋,轻轻晃了晃,她微蹙着眉心:“梦做多了也难受。”

    香儿见状,忙走上前来轻声询问,见她实在是没什么大碍才作罢。用过了早膳,她刚要出去,就见门外有尖细的声音传来,她忙带人跪下去领旨。

    却原来不是什么圣旨,陆通一走进来瞧见她跪在地上,吓得忙跑上前来跪在她的面前:“娘娘这……真是折煞奴才了,今天不是来宣旨的,是皇上……唉,娘娘快先起来,这若是给人传到皇上耳中,非得把奴才给杖刑不可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狐疑地抬起头来,听到他这样说,她噗嗤一笑,任由陆通给扶着站起身来,“公公今天来是为了什么,刚才本宫那样……就当是和公公开玩笑好了,公公也不要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陆通吓得忙从怀里拿出一方丝绢来擦拭了汗水:“哎呦喂,我的小祖宗喂,以后可千万使不得了,您啊,是没瞅见奴才这心啊,扑通扑通像是小兔一样乱窜啊!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倒是把寝宫的宫人都给逗乐了,掩唇嗤笑的大有人在。朱霜霜轻轻一笑,她侧首看了眼陆通的身后,见三个宫人手上皆是托着托盘,于是惊异地问了句:“这是?”

    陆通忙转过身来,从左开始数起:“这是皇上给娘娘您准备好的衣服,再过五日啊,就是太后娘娘六十大寿了,到时候娘娘就穿这件!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蹙着眉头走上前看了看,是一袭茜红色的撒花烟云百合裙,外罩一层轻薄的雪纱衣,纱衣上绣着淡粉色的樱花,看起来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陆通接着说道:“这个呢,是皇上为娘娘挑选好的首饰……”朱霜霜看了,有镶蓝宝石凤凰簪,还有蓝蝶金步摇,其他的就是些花钿之类的,但是都是极其名贵的。

    她手指轻轻抚了下,陆通见她眉目间还有些许笑意,接着说道:“这里呢,是皇上为娘娘准备好的寿辰礼物,血如意,太后早先一直很想得到,只是绝桑国国主一直不肯割爱,这是皇上花重金买下的,专门为了娘娘的。”

    所有宫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朱霜霜一个人的身上,全都是羡慕的神色,齐刷刷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交代奴才了,让娘娘多休息,外面风凉,出去时注意加衣。”陆通附和的笑着,恨不能直接就贴到朱霜霜的脚上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他人呢?”朱霜霜将手中的花钿放下,侧首狐疑地问道。

    陆通神色一凛,打了个寒噤:“这个……皇上他人在……良妃寝宫,德……德贵妃请皇上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手指轻抚着那通体血色的玉如意,朱霜霜坐在软榻上,正前方有紫色的香炉正在袅袅的升着轻烟,从正前方望过来,朦胧间她清丽绝美的面容更加动人。

    垂首侍立在大殿两侧的宫人静静地,没有半点的声响。她凝神望着这血如意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她朱唇轻启,突然问了句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香儿本垂首侍立着正在发呆,听到她这样说,猛然回过神来,忙说道:“娘娘,刚过未时。”

    她淡淡地“哦”了声,没有再多说什么,依旧是低垂着眼睑,手指轻轻地抚着那血如意,香儿下意识地走上前来,轻声问了句:“娘娘要不要用些水果,新送来的香瓜和葡萄,味道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轻摇下头,直接从榻上站起身来,她整理下裙衫,鬓间的金步摇随之轻轻摇动,她抬脚向殿门口走去:“皇上现在下榻何处?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回过头来,只是淡淡的问道,香儿浑身一凛,忙回道,“刚才听说是在钟粹宫,德贵妃和皇上从良妃那儿离开后,德贵妃说已经准备好了点心,让皇上过去用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钟粹宫?”朱霜霜脚步猛地一滞,她蹙了下眉心,唇角随即绽出一抹微笑,眉心也渐渐舒展开来:“那我们就去钟粹宫一趟,去拿本宫为德贵妃备下的礼物来。”

    香儿愣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,之前的那些天,朱霜霜只要是没事做的时候,就一个人待在内阁里绣着婴儿穿的衣服,本来香儿心里还在想着是为了她以后自己的孩子要用的,心里还在窃喜,只是没想到……居然是为了德贵妃的孩子给准备的。

    撅着嘴,香儿很不情愿地应了声,马上跑到内阁里给取了来,紧跟上朱霜霜的脚步。

    乘着凤鸾肩舆一路上蜿蜒走在永巷的道路上,又穿过两处宫殿,就到了钟粹宫的门外,朱霜霜虽然听说沁雯自从晋封贵妃后就搬到了这里,但是没想到这处宫殿居然如此奢华,守门的侍卫见到她来到后,皆是一片惊诧,忙差人就去回禀,只是香儿扶着朱霜霜下了肩舆,她淡淡地说了句:“不用回禀了,本宫自己进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那本要去回禀的小太监偷偷地瞥了她一眼,犹自惊异地跪在地上应了声是。香儿扶着朱霜霜走进了苑中,满苑皆是一片芳香,假山清泉,鸟语花香,她这里宛然就是一处人间天堂。

    朱霜霜笑着向前走着,只是蓦然转头的瞬间,瞅着一个身影鬼鬼祟祟地跑进了内殿去,她暗自淡笑,肯定是向沁雯通风报信去的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