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肯苟合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五章 不肯苟合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墨暄玉眉心紧拧,他侧首望着身边正怒放的一盆娇美的芍药,并没有理会于她。

    沁雯见状,她唇角有一抹温和的笑容绽放:“后宫如今盛传有人为妖魅的化身,视为煞星转世,不知王爷可曾听过?”远远望去,他们二人似乎在谈论一些很平常的事,只是这都是在避人耳目,沁雯眸中闪烁着冷冽的寒芒:“王爷又曾知道,这妖魅一说是从太后口中说出?”

    墨暄玉的唇色立时变得煞白,他的双唇微颤了几下,却没有开口,沁雯见状,心中窃喜。她走到芍药花面前,状似抚弄着盛开的粉色花瓣,只是唇齿间却溢出冰冷的话:“王爷总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被人羞辱,而您又这样坐视不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此事我却有耳闻,而且确实对珍贵妃很是不利。”墨暄玉望着她,淡然开口:“可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沁雯手抚着小腹转过身来,雪白的贝齿间溢出冷冽的轻笑:“既然王爷不忍看到她吃苦,那何不带她远走高飞,做一对神仙眷侣,多么逍遥快活!”

    墨暄玉两根手指轻轻一折,右臂旁的树枝“咔擦”一声脆响,树枝倏地落在地上,他淡漠地冷笑:“本王觉得德贵妃还是为自己多担心的好,皇上的心在谁的身上才是关键的地方,就算再多人说她是妖魅,可皇上还是公布天下,她贤良淑德的品行……恐怕任谁嚼烂了舌头,天下人也不会中肯。既然皇上一心维护她,本王又何苦在这个关头将她带走,那样……岂不是让她在皇上面前失信,更让皇上在天下人面前失信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沁雯的脸色变得煞白,她紧咬着唇,双目瞪得滚圆,手指隐隐发颤,她身子紧绷着:“本宫好心帮你,你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我当真照着娘娘的意思做,那她岂不当真就成了她人口中所说的妖魅了吗?”墨暄玉淡笑着,他整理下自己的衣衫,冲着她请了个礼:“多谢娘娘美意,只是抱歉,本王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说完,没有再看顾她一眼,直接大步流星的离开。

    身后有侍女迈着细碎的脚步走来,来到她的面前,忙轻声问了句:“娘娘和他说了些什么,奴婢好像听到……和珍贵妃有关?”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一记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那侍女的脸颊上,“要你管?!”

    吓得连忙后退一步,绿画捂着通红的脸颊,她颤抖着垂着头,忙不迭声地回道:“娘娘教训的是,奴婢失言,求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沁雯气得浑身发抖,她香袖一甩,抚着腰转身就走:“回宫!”

    绿画忙点头跟上,身后的宫人吓得浑身发抖,没有人敢抬起头来看自己的主子一眼。

    慵懒地斜躺在贵妃椅上,朱霜霜手中握着一本书,她的羽睫轻颤着,半开的楠木窗微微摇晃,有阵阵清风夹带着花香吹进来,拂过她晶莹如雪的面容,时而撩动她鬓角的发丝贴着她如樱花般的唇瓣,时而贴着她莹白如玉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差身边的陆公公刚来过了……”有轻微的女音传来,声音不大,听起来还是个不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微卷黝黑的羽睫轻颤了下,却并没有睁开眼睑来,她的朱唇轻启,“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她随意地挥了挥手,示意香儿退下。

    早上墨暄玉来的场景只要闭眼就会浮现在眼前,她心中是有愧的,毕竟墨暄玉还是对她念念不忘,无奈地叹了声,她刚要坐起身来,身后突然有人将她的香肩给按下,在她的耳畔轻柔地唤了声:“雪儿,再躺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恍若天籁一般飘荡在空气中,让人不自觉地就沉醉在其中。她情不自禁地顺着他的动作躺下,心中一紧,她立时睁开了琥珀色的眸子,澄净的双眸紧紧地盯着他,“皇上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随即侧首瞥了眼旁边侍立着的香儿,略带生冷地说了句:“这丫头如今越发不懂事了,皇上来了也不通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。”香儿马上就开口反驳,小脸涨得鼓鼓的:“方才陆公公来就是告诉奴婢,皇上已从太后寝宫出来,就在来景仁宫的路上,是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”朱霜霜轻轻一笑,伸手轻轻刮了下香儿的鼻尖,“是本宫错怪你了,香儿最乖了,好不?”

    香儿破涕为笑,重重地点下头,转身就要给墨离暄倒茶,谁料墨离暄马上说了句:“不必了,朕要带你们主子出去一会儿,记得备下晚膳就行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诧异地抬起头来看着他,“带我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忙躬身退到一边,墨离暄笑着揽她入怀,说着已经穿过两道帐幔:“去了你就知道了,傻女子。”

    天边的晚霞似红色丝绸般染红了天空,有细微的清风拂过脸颊,如瀑的发丝轻垂在腰间,伴随着款步行走的步子,鬓间的石榴镶玉金钻的步摇随之摇晃,说不出的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今天香儿特意帮她梳了结鬟式发髻,本就貌美动人的她,梳起这个发髻更是宛若九天仙女一般,更何况她本就身披雪色烟水百合裙衫,衣襟处皆是金丝挑线梅花镶边,腰间的淡蓝色丝绦迎风起舞,拂过他修长的手指,他侧首望着她:“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轻点下头,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她过来看些什么,但是还是很期待。

    她身上外披的蓝色纱衣随着她轻盈的步伐飘舞着,在裙裾后迎风舞动,她唇角含着笑容,随着他向前走着,身后的宫人都被甩的一百米远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在皇宫,但是这里已经是在御花园深处,她以前并不记得宫中有此处风景,若不是他带着,她恐怕还不知道假山后居然有这样一处美丽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侧首望着他俊美温柔的面容,不知道为什么,很想就这样牵着他的手,永远都不要停下。香肩上突然有零星的粉色花瓣飘落,她却没有在意,只是呆呆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直至有香风袭来,鼻尖满是清香味道,她惊诧地回过头来,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前方,她琥珀色的眸子瞬间睁大,望着前面满林的樱花树,她澄净的眸中突然闪现出惊喜的光彩,仿若是镶了钻石一般,漫天的红雨飘下,她的双手情难自禁地伸出,刚摊开来,就有粉色的花瓣飘落在她的掌心。

    她眸光惊喜的低头看着她的手臂上,才发现花瓣已然飘落她满身都是,“好美啊!”

    墨离暄伸手捻去她发间的一朵粉色花瓣,他笑着看着她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她侧首抬起头来望着他,唇角的笑容渐渐变得僵硬,她微蹙着眉心,看着面前的男子,却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影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朕要的……其实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泪水倏然从眼角流下,漫天绯红的花雨飘散在她的周身,朱霜霜怔怔地看着墨离暄,曾几何时,有个温柔至极的男子……也曾为她倾尽心力遍植樱花,他对她的要求并不多,只是希望……她能留在他的身边而已。

    凄然一笑,她微微闭合眼睑,濡湿的羽睫轻颤着,她低垂下头,满脸的感伤。

    墨离暄惊诧地看着她,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,忙伸臂将她揽在怀里,她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,他将头轻抵在她的发间,轻声询问:“怎么了,是不是身上不舒服?”

    她轻轻摇头,泪水从眼角滑落,滴在他绣着流云纹的胸前,抽泣着,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腰:“臣妾希望,皇上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口蓦然一暖,忙点头:“只要雪儿能高兴,朕做什么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静静地相拥在樱花林中,漫天绯红的落花飘落在身上,像极了一副浪漫感人的画轴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皇上和珍贵妃在樱花林呢,而且那是皇上特意为娘娘准备的呢。”几个小宫女钻在一起窃窃私语,站在长廊的尽头,几个人脸上好不羡慕:“皇上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对人好过,还真是奇迹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虽说之前德贵妃也得宠过,可从来没听说皇上如此对她……”有人轻轻一笑,伸手捂着嘴,止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“别乱说,如今良嫔娘娘刚小产,可听不得任何关于皇上宠幸其他人的事,尤其啊……是珍贵妃。”另有个侍女忙小声说道,眉目间露出一丝担忧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啊,皇上宠爱珍贵妃,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呢!”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小侍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太后都说了吗,珍贵妃啊,恐怕是妖魅煞星转世呢。”说完,忙紧捂着嘴,四处看看,生怕给别人听了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——”有两声清咳传来,几个人忙转过身来,却瞧见不远处有个身着粉色宫衫,梳着百合髻的女子冷笑着走了过来,她的手上端着盛放燕窝的玉盅,放在红木漆托盘上,“嚼舌根的还不少啊,竟然都敢说到娘娘们身上了?”

    四个小宫女见状,早已吓得脸色惨白,忙低垂着头,手指放在身前,紧握着衣衫:“绿……见过绿画姑姑。”

    绿画斜睨着她们,将托盘放在长廊的栏杆上,她狠狠地剜了她们一眼,伸手直接就扇了最近的宫女一个巴掌:“德贵妃你们也敢乱说,是不是都不想活了,嗯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眼神却是极其恐怖的,吓得几个人都低垂着脑袋,止不住地摇头,不敢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记住,以后乱嚼舌根的,别怪我心狠,直接在娘娘面前参你们一本,所有人都得滚去浣衣局洗衣服去。”她冷冷地瞟了她们一眼,没有再多说什么,直接端起了托盘,心高气傲的离去。

    那被扇了一巴掌的小宫女捂着右脸颊,已然通红了一片,深深吸气,却不敢多说半句,其他宫女忙走上前来看看,“这绿画……未免也下手忒重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长廊外幽幽地飘来一个清脆的女音,几个人忙转过身去,却看到香儿正笑盈盈地走过来:“都不忙着伺候主子,怎么都聚到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几个宫女忙低垂下头,“见过姑姑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