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小心愿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小心愿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王爷,我们娘娘还在休息,请您待会儿再来。”门外有一阵嘈杂声传来,朱霜霜微蹙着眉心,睁开惺忪的睡眼,她坐起身来,撩起轻垂在雕花木床前的鎏金色纱帐,“香儿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门外突然闪进来两个人影,她看的不是十分真切,但照着身形来看,竟是个身材颀长的男子,而在他身前挡着的,听着声音竟然就是香儿。

    若是墨暄玉的话,香儿绝对不敢上前阻拦,她正低垂着眼睑想着,却听帐幔外的香儿喊着:“娘娘,王爷他执意要来见您……”

    床边就站着正候着要侍奉更衣的宫娥,朱霜霜使了个眼色,那宫娥忙上前来,她从紫檀脚踏上站起,为她披上一袭黄色的撒花金丝裙衫,外罩一轻薄的淡黄色绣着金菊的纱衣,她的发髻虽未梳理,却是青丝如瀑轻垂直至腰间,她端坐在桌前的凳子上,“请王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帐幔外的争执瞬间消散,香儿撩起帐幔,很快就看到一抹颀长的俊逸身影闪进眸中,他看起来清瘦了不少,只是见到她的一瞬间,眸中瞬间闪出一丝惊喜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到她的面前,薄唇微张,刚要说话的时候,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视了一眼她的周围,他轻叹一声,垂首行礼:“臣见过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蹙着眉心,愣怔了下,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深宫,她温和地一笑:“王爷不用多礼,请坐。”

    香儿垂首侍立在朱霜霜的身边,她眼睑微微抬起,盯着墨暄玉看着。

    侧首轻轻挥了下手,朱霜霜含笑地望着她:“都先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甚是谨慎地瞧了眼墨暄玉,香儿却仍是低着头紧拽着自己腰间的粉色丝绦,紧咬着唇,其他宫人已经退下,却是她怔怔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嗯?”朱霜霜含笑地狐疑地望着她,歪着头看着她微撅的樱唇,她笑一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香儿警惕地侧首瞥了眼墨暄玉,随即低头附耳在朱霜霜的耳畔轻声说了句什么,朱霜霜的眸子瞬间睁大,她点点头:“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坐在朱霜霜的对面,他的面容略显憔悴,虽然唇角还是那一抹温和的微笑,但是眸中却看不出一丝喜悦的光彩。

    她伸手欲为他倒茶,只是纤细的手指刚触及茶盏边沿,就有一白皙的手也覆过来,正好轻压在她莹白如玉的手上。

    朱霜霜身子猛地一震,她下意识地缩回手来,如桃蕊般的脸颊瞬间绯红一片,她忙低垂下眼睑,如蝶翼般的羽睫轻颤:“王爷请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一片冰凉,怔怔地抚在茶盏边沿,他愣了下,唇角有一丝苦笑拂过,自顾自地倒了杯茶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香儿心有余悸地长舒口气,幸好是留下来了,若不然当真是出了什么事,想必娘娘肯定是解释不清了。皇上早朝时就交待过,一定要好好善待她才是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望着她如玉的面容,“回宫住的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睑,望着他,轻点点头,耳垂上的蓝玉宝石珠子随着轻轻摇晃,映着她白皙晶莹的肌肤,更显得清丽无比。

    他抬眸瞧了眼站着的香儿,犹疑了下,刚要开口,朱霜霜浅笑着说道:“王爷,香儿是我在宫中最信任的人,没有什么是她不能知道的,王爷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手指紧握在掌心,他重重地点头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回到宫中,我也听说了,皇……他对你很好。”他的唇角有一抹苦涩的微笑,紧握着茶盏,他低头望着茶水上漂浮的如针叶的茶叶,并没有抬起头来直视她:“只要你过得好,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她的鼻尖一阵酸楚袭来,听着他口中说的那句话,她的双唇轻颤,深深吸气,可琥珀色的眸中还是有一层氤氲雾气浮起,羽睫微垂,却已是濡湿一片,她轻抬起眼睑,两人正好同一时间望着对方,泪凝于睫,将落未落,为她绝美的容颜更添了一抹娇柔之色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轻轻飘荡在空气中,空灵而温柔,“霜霜在宫外承蒙王爷照顾,感激万分。”

    他从怀中为她拿出一方丝帕,递到她的手中,干涩的双唇凄凉一笑:“贵妃贤良淑德,待人宽厚,这不止是本王一人这样认为,就连皇上今日早朝也当众公布,能和贵妃相交,该是暄玉之福才对,贵妃何必言谢。”

    她猝然一惊,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,怔怔地看着他,她一汪如水的眸子微颤,“皇上在朝上居然这样说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他突然轻轻一笑,将方才的苦闷情绪强压在心底,望着她,他的眸中满是深深的祝福:“没想到你刚才得知,我也当真为你高兴,只要你能永远幸福,就是我最大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香儿原本还沉醉在他方才的那句话中,没想到墨离暄竟然会当众这样宣布,只是墨暄玉说完最后一句,香儿马上警惕地上前,偷偷地扯了下朱霜霜的衣袖。

    朱霜霜侧目瞧了她一眼,转过头来,她平静地望着墨暄玉,柔笑着说道:“本宫一直想为王爷保媒,希望王爷能早日纳娶王妃,不知王爷愿意否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并不大,温柔如平静的湖面,只是话刚出口,他的身子却猛地一震,仿若是冬日的冰雨打在身上,冰彻入骨,马上回了句:“不用!”

    朱霜霜蓦地一惊,微蹙着眉心,她望着墨暄玉冷冽肃杀的面容,胸口猛地一滞:“王爷难道要一直孤身一人不成?纳一个侧妃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还是淡漠冰冷的回绝,她微撅樱唇,沉黯地垂首,望着面前放着的茶盏,有袅袅的轻烟从茶盏中升起,映着她如玉的面容,更加清丽动人。

    他惊痛地握紧手指,抬起头来直视她,眉心紧蹙:“你知道我想要的是谁,但你没办法将她还给我……”说着,他径自站起身来,脚步流星地朝着门口走去,衣摆随风翻飞,他走到轻垂的粉色的帐幔前,撩起纱帐一甩,他的脚步猛地停下,没有回头,只是淡淡的扔了句:“可是……我愿意等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再停下半步,孤傲淡漠的身影渐渐地离开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一时间心如刀绞,泪水悄然从脸颊滑落,一滴滴流入她掀开茶盖的茶水中,她的心抽搐着,为他最后那句话,为他心底的那一抹执念,她今生注定是要负他的,永远都没有办法来报答他。

    御花园中。

    莺飞蝶舞,鸟语花香,站在一簇簇盛开的芍药花前,美人用剪刀轻轻剪了一朵娇美的芍药戴在鬓间,唇角有轻笑声从贝齿中溢出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身后站着的绿画忙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剪刀,转手交给其他宫娥,如水的眸子闪烁着喜悦的光芒:“娘娘美丽动人,这花戴在娘娘的发间,更是美艳绝伦。”

    伸出十指来,她拿着丝帕擦拭下,粉色的指甲映着半月的雪白,她淡淡一笑:“这话是中听,只是……”伸手将那芍药扔在地上,她狠狠地踩了一脚,目光中闪烁着冷冽的杀气:“美艳绝伦,这句话恐怕在皇上那里……只是适用于景仁宫那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莫要动怒。”绿画忙出声劝慰,她的手指紧握在掌心,冒着冷汗,低垂着头,“是奴婢说错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早朝皇上说了什么,本宫又不是没得到消息。”沁雯冷冷地瞥了眼景仁宫的方向:“她贤良淑德,呵,皇上怕是忘了她本是什么身份了吧?”

    绿画见状,忙上前冷笑着说道:“娘娘说的是,后宫若论德行,应该是您才对,况且,她本就是个亡了国的公主,曾经还是在死人墓待过的人,就算皇上如今迷恋她,皇后的位置,早晚也是娘娘您的。”

    沁雯听了,伸手抚弄着她花纹繁复的衣袖,她得意的冷笑:“本宫就是要看看,她能得意到几时?”

    “德贵妃说话还是谨慎些才是吧?”身后蓦地有一阵清越的男音传来,只是话语间却是一阵清冷的嘲弄之意。

    沁雯惊异地回过头来,待看清来人时,她轻轻一笑,将方才紧张的情绪一扫而光:“原来是王爷,久不见王爷在宫中出现,本宫还以为,王爷又四处游玩去了呢?”

    墨暄玉款步走到她的面前,他的唇角有一丝淡漠的嘲弄笑容:“德贵妃久居寝宫,怕是对宫中的事也不甚了解,本王经常出入皇宫,这件事……贵妃随便一问就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紧抿下唇,墨暄玉凝视着背脊慢慢变得僵硬的沁雯,他刚要开口,岂料沁雯侧首屏退了身边的侍从,以防给人听到他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瞧着王爷来的方向,就是景仁宫的方向才对吧?”她伸手抚弄着繁复绣纹的袖管,轻轻一笑,只是眸中却只是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德贵妃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墨暄玉的下颌紧绷着,他手指紧握成拳,拢于袖管之中。

    “况且……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他虽然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个狠角色,但决不至于就怕了她,虽然现在太后将她当做在后宫的诱饵,苦撑着大势已去的权柄,只是皇帝深爱朱霜霜,这已是浮出水面的事实,想来如今的沁雯,并不敢再过分嚣张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如何啊。”沁雯随手一挥,将手中刚摘下的杏花扔落在地,她轻笑着,慢慢靠近墨暄玉,贴近他的肩,她微抬起头来,呵气如兰:“只是想给王爷指条明路罢了,谁料王爷竟然还不领情,那也就作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并没有看她,丝毫都没有动容之色,他只是淡然地摇了下头,“若是没别的事,那本王就先回去了,贵妃请自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脚就要离去。望着他孤傲决然的背影,沁雯眸光一闪,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立刻伸手叫了声:“王爷,请等一下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右手轻抚着自己微隆的小腹,腰间的丝绦随着她轻盈的脚步迎风飘舞,她走到墨暄玉的面前,见他脸上满是肃冷之气,她低垂下羽睫,瞥了下他身侧紧握的双手,轻声说道:“王爷不必动怒,这里又无外人,本宫只是想旧事重提一下,只是这件旧事……对王爷来说,何尝不是如刚听闻一样的新鲜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