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有省油的灯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有省油的灯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房门口传来一声瓷碗摔在地上的声响。

    沁雯手中端着的茶盅重重地摔在地上,她的裙摆溅满了汤汁,只是眸中愤然的韦火却还未褪散,背脊僵硬着,她一步步朝着床边走来。

    良嫔唇角的笑容瞬间敛去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看着外罩月白色纱衣,身裹一袭青色撒花烟雾裙衫的女子走来。沁雯的手指紧握在身侧,良嫔确实是她想要除掉的祸患,只是相比朱霜霜而言,后者若痛她心里就畅快,拢在衣袖中的手指慢慢松开,她走到墨离暄的面前,垂首怯生生地就要下跪:“臣妾方才失礼,竟将给良嫔煲的乌鸡汤给洒了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说着,泪水盈然就要落下,太后刚要出声规劝,只见墨离暄淡然地从桌前站起,他的手淡漠地一挥,半分不耐半分恼怒地说了句:“良嫔晋升为妃一事允诺,只是将珍贵妃降罪之事,以后勿须再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脚步流星,衣摆下面绣着的繁复龙纹也随着他的步伐像是疾风扫过一般,随风飘起。

    “皇上当真要袒护那个妖女不成?”身后传来太后的一声怒斥,走下紫檀脚踏,太后目光清冷的紧盯着墨离暄的背影,“若是哀家执意要治她的罪呢?”

    脚步猝然一滞,墨离暄邪魅的勾起唇角,他冷笑着转过身来,所有在场的人都不禁打了个寒噤,只因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,像是严冬里的寒冰一样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母后总不愿将您的圣明和天下百姓的尊崇做赌注吧?”他邪魅的一笑,说话声音不大,只是太后猛地身子一震,差点儿就向后躺去,幸而有宫女眼疾手快,慌忙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“雪儿起先并不知道良嫔之事,母后这样在乎天下百姓心中您的形象,总不至于最后落下个诬陷后妃的罪名吧,那样的话,到底是划得来,还真是说不准了。”说完,他没有在等任何人的回话,直接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太后确实是很在乎在百姓心中的形象,不然也不会每三年都要到寺庙中为天下苍生祈福,这样想着,她也只能是认了。

    墨离暄走出良嫔寝宫,他孤傲的背影在琉璃宫灯的照映下,吓得格外的凄凉孤寂。

    陆通走上前来,本想出声安慰,只是生怕墨离暄训斥,于是低垂着头,只是紧紧地跟随着。

    墨离暄的剑眉紧锁,后宫的女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,无论是看似端庄大方的德贵妃,还是楚楚可怜的良嫔,都是用尽各种手段,想要达到她们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仰望夜空。

    此时的夜空没有半点的光亮,明月被乌云遮住,天空像是泼了墨一般,漆黑一片。他的目光沉郁幽黯,心底只是冰凉一片。

    有清凉的夜风吹来。

    他的衣袂随风翻飞,忍不住哆嗦了下,他凄凉的苦笑。

    肩上突然多了件披风,他瞬间暖和了少许,伸手试探地抬起,他紧紧地抓着那一只冰玉般柔嫩温暖的纤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他吃惊地望着她,白如美瓷的面容上有一丝错愕,只是他乌黑的瞳眸中,却有一丝氤氲的雾气浮起,长睫微湿。

    她身上披了件雪色的貂裘披风,身着一袭湖绿色撒蔷薇裙衫,如樱花瓣娇嫩的唇角浮起一抹轻柔的微笑:“你出来时也没带披风,就给你送来了。”

    紧抿着双唇,他的心底突然一阵黯痛。

    情难自禁地,他忙揽臂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,将下颌深深地埋在她白皙如玉的颈窝,以掩住他此时尴尬的湿润眼眸。

    陆通见状,忙带人退到十步远的地方,静静地待着,不敢靠近半分。

    胸口有阵阵潮热如巨浪涌起,他的心抽着难受,这一切会不会只是美梦一场,若是他醒了,她是不是就离开他身边,就像之前她从母亲那儿消失一样,尽管他在山谷里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的找了三天三夜,可是最后还是没有瞧见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他怕,当真是害怕再失去她……

    朱霜霜愣怔地任由他抱着,她木然地颤抖着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僵硬的脊背,她轻声唤他:“怎么了?是不是……我说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深吸口气,鼻尖却还是一阵酸楚,他紧紧地拥抱着她,“别再离开我,好吗?”

    只是,她的眼神却沉黯下来。

    手指也无力地顺着他僵硬的脊背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她的犹豫,心中更加不安,忙紧紧地抓着她温暖的纤手,只是她的指尖冰凉,目光中有淡淡的无奈,“皇上,先回去吧,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眼睑微微垂下,唇角的笑容也渐渐敛去。

    有夜风轻轻拂过,柔和的月光从云层中照射下来,为朱霜霜如雪的披风罩上了一层柔亮的光晕,清风从林间小道袭来,撩动她腰间粉色的丝绦,香风徐徐,丝绦拂过她的裙摆,飘在墨离暄的身前。

    他深邃的眸中盛满了轻柔的浅笑,伸出修长的手指来,他下意识地想要将她揽在怀中。

    只是,手指刚要触碰到她雪白的披风,她却匆匆侧过身去,目光微垂着,轻声说了句:“臣妾恭送皇上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平静无波,只是他的身子却蓦地一僵,伸出的手指也僵直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陪朕一起回去的吗?”他的手指渐渐在半空中收紧,目光中有点点怒火燃起,像是在拼命按捺住什么,他紧抿下唇,抬起眼睑,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皇上误会了……”她淡然地低垂着头,却是一步步后退,只听“咔”一声的撕响,她猝然回头,却是自己的右手袖管被旁边的树枝划破了,他忙走上前来,紧张地将她揽在怀中,低头轻声问道:“伤到没有?”

    她抬手举起袖管,绣着金丝碎花镶边的袖管已然裂了个大口子,她笑着摇头:“没伤着,只是这衣服要补一补才能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明日朕让人多给你做几件。”他眸中的孤傲怒意立即消散,柔笑着搂着她纤细的腰:“这件就不要了,雪儿无须这样节俭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眸中对她更多了分敬重之意,没曾想她除了心地善良之外,更是崇尚节俭之人,与后宫那群整日只知道争权夺利的女人相比,他的雪儿当真是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。

    “臣妾先回宫了,皇上您……请自便。”她深深提气,用力地挣扎出他的怀抱,转身就要离开,只是转身的瞬间,手指却被他紧紧地抓住,将她的身子往他的怀中猛地一带,她直接又扑入到他满是清凉的龙诞香怀中。

    “为何突然对朕这样冷淡?”他的眸中盛满了倔强的火焰,更像是一个被误伤的孩子,渴望寻求最真的答案,他伸手捏着她削尖的下颌,迫得她不得不抬起头来,“告诉朕,我要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她微蹙着眉心,心头一紧,想起方才在门里听到的宫女谈话,如辰星般的眸中突然浮起一层淡淡的氤氲雾气,她忙深深吸气,“没事,皇上多想了,臣妾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地凝视着她,眉心紧拧,一字一字的从齿缝中磨出:“朕要听实话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抽泣,微卷的羽睫在清风吹拂下,已然濡湿一片,皎洁的月光罩下,有一层清荫如蝶翼般投下一抹阴影:“臣妾没事,皇上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想了……”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苦笑,只是眸底却是沉黯一片,他轻摇下头,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分:“难道你还在想着他,是吗?”

    他紧盯着她,禁不住地低吼。她紧蹙着眉心,木然地微闭上眼睑,深深吸气,将眸中的泪水给逼回去。他的下颌紧绷着,眸中满是被背叛的伤害之气,脸上更是浮上一层深深的阴霾。

    她澄净如海水般的眸子缓缓睁开,羽睫微颤着,却是紧紧地抿着樱唇,不愿多说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做他的王妃,而非朕的珍贵妃吗?”他的背脊僵硬,唇边有一丝无奈的冷笑,越来越凄凉,越来越无力……

    “别把你的想法强加在我的身上,更不要强加在王爷的身上,我们之间是清白的……”她愤然地甩开他的手,一步步凄清地后退,脚踩在树枝草叶上,她的脚踝被划的一阵阵刺痛,只是她紧蹙着眉心,目光还是死死地盯着他:“最起码他从没歧视过我,更不会将我当成什么祸国殃民的妖魅!”

    她痛哭失声,泪水终于停刹不住,如洪水一般夺眶而出,她一步步后退,泪水随着脚步震落,滴在她系在衣襟前的雪色丝带上,“我虽离宫多日,却从未和他人有过肌肤之亲,可是你呢……纵然说心中有多么疼爱我,可我回宫后,接连受到的打击又何止一次。我是亡国的公主不假,可我从没想过回避些什么,为何你们要对我躲躲闪闪,不对我如实以告。”

    他的双眸瞬间睁大,背脊僵硬着,拢在袖管中冰凉的双手试图要伸出来,只是却怔怔地,紧抿着薄唇,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若我当真是祸国殃民的妖魅,请皇上下旨,将我处死,或者再返回皇陵,放眼普天之下,倾城之貌如星斗之繁,皇上舍弃一个朱霜霜,又算得了什么?”她的前胸一阵阵起伏,滚热的泪水颗颗顺着脸颊震落,长睫濡湿,愤然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他手指紧握在掌心,愤怒地低吼一声,直接上前将她揽在怀中,下颌抵在她冰玉般的颈窝,他紧紧环抱着她的腰:“妖魅又如何,朕只在乎你一个,不要离开朕,你是朕好不容易盼回来的,不要轻易说出这样伤人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地抽泣,睁开眼睑仰起头来,泪水却还是如暴雨一般滚落脸颊,他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,她的身子微震,却不是因为凉风袭来,而是他趴在她的颈窝,却突然有一阵濡湿的清凉,她试图侧首看看,谁料却被他狼狈地深按在怀里,不让她瞅见他此刻的面容。

    心底猛地一阵潮热浮起,不知为何,方才的愤怒竟然逐渐在消散,她木然地低垂着眼睑,难道,她竟是真的爱了吗?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