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二章 与人共享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二章 与人共享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琴儿忙拉着她,“娘娘,小心给别人听了去,小点儿声!”

    斜躺在贵妃椅上,手指轻轻地抚弄着怀中的雪色狸猫,如玉的美人儿微垂着眼睑,她的长睫似有若无的轻颤着,应该是在假寐。

    旁边的香儿侍立着,有些困倦了,沉重的眼睑看似要垂下一般,她的身子轻轻摇晃着,一个激灵,差点儿就撞到了身前的人。

    惊诧地抬起头来,她的眸子瞬间睁大:“皇——”

    墨离暄忙伸手给她做了个打住的姿势,她忙将张大的口给捂住,悄悄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香儿,给我倒杯茶来,有点儿渴了。”轻启朱唇,她的声音有些慵懒,眼睑并没有抬起,只是轻轻地说了句。

    有人将茶盏给她端了过来,她顺手接了,只是唇瓣刚触到茶水,马上就蹙紧了眉心:“小丫头,怎么不提醒我茶水还是烫的呀,差点儿烫得我流眼泪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忙坐起身来,顺手就要将茶盏给放在旁边的案几上,只是接过茶盏的手和她的手指蓦地一碰,她瞬间察觉不对,忙回过头来,看着他温柔的面容,她忙要起身,本在她怀里躺着的狸猫也吓了一跳,“喵呜”一声就跳下贵妃椅,半卧在地上:“皇上,臣妾不知皇上驾到,还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她清丽绝美的面容微微抬起,望着他宠溺温柔的眼神,她忙又低垂下眼睑:“皇上不是在良嫔寝宫吗,怎么到臣妾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墨离暄紧握在身侧的手指蓦地一僵,身畔铜鹤烛台上的烛火忽明忽暗,照在他清冷孤傲的脸上,他的眸中有一丝错愕之色,方才温柔的眸中此刻已失了光彩。

    他忙上前,伸手欲将她搀扶起,“你该明白的,朕心里只有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妾不明白。”冷冽的女音仿若是珠玉一般散落在地上,颗颗都震在墨离暄的心上,让他的耳膜一阵阵剧痛传来。她颀长的身影就这样盈盈拜倒在他的面前,青色的裙衫映衬着她清丽秀美的面容,此刻更加的清冷而淡漠。

    儿臂粗的红烛跳跃着火焰,烛泪顺着铜鹤烛台流下,像是殷红的血一样,流在他的心底,滚烫炽热。

    他紧绷着下颌,望着她澄净的眸中渐渐漾起的冷漠自嘲,恍若是一阵急骤的暴风吹过,只觉淡淡的龙诞香瞬间袭入鼻尖,她纤弱的身子猛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给扶起来,他的双手颤抖而用力的紧紧抓着她的香肩,他望着她,眸中盛满了惊痛与怜惜:“朕知道无论怎样解释,你都不会原谅的,但是朕真的很想做到让你满意……”

    她温润晶莹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冷笑,微抬起长睫,她如桃瓣的脸颊此刻分外苍白:“就算良嫔小产了,不是还有德贵妃吗,皇上还是移步她那儿就寝吧,臣妾这里情绪不稳定,怕冲撞了皇上。”

    他炙热的眸中慢慢地变得沉黯清冷,背脊僵硬着,他能感觉到有凉风嗖嗖地刮进后背。

    手指紧紧地箍住她,她木然地闭上眼睑,空气中仍旧弥漫着淡淡清凉舒适的龙诞香,她曾经渴求了许久……只是如今才参透了,这样的味道,是要与人共享的,并不是她能独自占有的。

    鼻尖陡然一酸,泪水已顺着眼眶流下,她忙别开头去,紧抿着唇,只是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流入唇瓣,他心中一恸,忙伸手将她紧紧地揽在怀中,温热的呼吸拂过她冰玉般的脖颈:“你知道的,朕爱你,心里只有你一个……”边说着,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将她的下颌轻轻抬起,伸手为她擦拭泪水,她微闭上眼睑,濡湿的羽睫颤抖着,双唇无规律的轻颤。

    他的前胸蓦地一阵急促的起伏,低下头来,他情难自抑地双唇覆上她的唇瓣,他的双唇冰凉,她的樱唇温热,唇齿间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他的舌尖灵动地"yun xi"着她唇瓣的芳香,挑着的贝齿,他的舌尖滑入她的口中,温柔的和她的舌尖交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仿若置身梦中一般,抬起眼睑来,迷茫地望着他满是情/欲之火的眸子,她大惊,本能地想要将他推开,只是他的吻突然更加凶猛,来得更加狂热,她一时难以把持,情不自禁地溢出一声呻-吟,很快陷入他的温柔中。

    他将她打横抱起,狂热的吻依旧流连在她如雪玉般的肌肤上,将她放在雕花木床上,他将芙蓉纱帐轻垂而下,满帐都是浓浓的欲/火。

    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,她慢慢地意乱情迷,难以把持,只是觉得全身好像有无数的细胞都在跳跃一样,她的身子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做朕真正的女人,好不好?”他温热的呼吸拂在她的耳畔,双唇亲吻着她脖颈,慢慢地滑到锁骨,她"jiao chuan"着抓着他的手臂,本能地想要反抗,只是身子却慢慢地迎合他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朕一定会好好对你的。”他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,像是罂粟一般让她沉醉痴迷,猛然感觉到身前一阵冰凉,她猝然睁开了眼睑,大惊地望着自己身前已然只剩下轻薄的纱衣,下意识地伸手挡在傲挺的"shu xiong"前:“我……我没经历过,不懂!”

    她的双颊醉若桃酡一般绯红,大喘着气,冰玉般的胸前一阵阵起伏,望着他情/欲之火的眸子,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微笑,她随即明白自己方才说的话,大窘。

    他趴在她的身上,伸手在她的鼻尖轻轻一捏,唇角有一丝邪魅的笑容勾起,靠近她的耳畔,他微张开口轻咬着她的耳垂,吐气滚热,“朕知道……”说着,他揽臂紧紧抱着她的腰,“你是朕的,朕也会永远都呵护你。”

    她迷茫地望着他,微卷的长睫如蝶翼一般轻颤,还没来得及她点头,他的双唇又一次覆上她的唇瓣,芙蓉帐里,她“唔”地想要挣扎着,只是全都沉溺在他的霸道温柔里。

    “皇上,良嫔娘娘宫中的侍女来传……”有怯生生的声音传来,房门微微被人给推开,霎时轻垂的纱帐摇晃,像是平静的湖面上掀起了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芙蓉帐里瞬间失了缠/绵的春意,有轻微的女音从里面传出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随即墨离暄懊恼地撩开纱帐,低吼:“有事明日再议。”

    只是伫立在门口的陆通却不敢挪动半分,他怯生生地跪在地上,满头大汗,惹了皇帝和最爱的女人初夜,简直就是顶着杀头大罪来扰乱的。

    “良嫔昏迷不醒,太后娘娘急召皇上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手指蓦然滑落他的肩上,朱霜霜伸手将锦被拉扯到自己的身前挡住,她使了个眼色,轻声说了句:“去吧,太后也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的眸中闪过一丝憎恶痛恨之色,他无声地叹了口气,脸上的情/欲已然全部褪去,他转身将锦袍披上,站在床边,伸手轻抚下她浅笑温柔的面容:“朕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她有心伸手想要拉住他,到底是忍住了,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太后竟然这样说……”外殿传来一声气急的声音,只是刚想仔细听,却没有了下音,朱霜霜微蹙着眉心,想要起来听个究竟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裙衫却不在身边,扫视了一圈四周,竟然是在床下扔着,想起方才和墨离暄情/欲骤起的场景,立时就娇羞的绯红了脸颊。

    她忙伸手用锦被包裹住冰玉般的身子,蹦跳着光着脚丫到裙衫边上,将衣服捡起来穿好。

    轻提起裙摆,她猫着腰走到门口,侧脸贴在门上,想要听清楚外面人的谈话,只是听到后,却是瞬间怔住了,呆愣地睁大了眸子。

    “太后说就是因为咱们娘娘是个妖魅,刚回宫就遭来这样的祸端,要不然良嫔娘娘怎会无故失了孩子。”是个灵巧的声音,说话一点儿都不含糊。

    旁边站着的香儿气得直跺脚,双手紧紧握拳,气得语不成句:“什……什么,她没了孩子,居然怪到我们主子头上来了,太后是不是也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!你小点儿声!”另个小侍女忙伸手捂住她的嘴,吓得身子直哆嗦:“我的姐姐啊,刚才不是说好了要小点儿声的吗,若是给人听见,咱俩都别活了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目光沉黯的坐在桌前,他的手指下意识地抚弄着青竹白玉茶盏,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皇上难道还在执迷不悟吗?”太后被身边的侍女搀扶着,目光担忧更心痛地侧首望着墨离暄,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伸手抚摸下良嫔的手背,轻轻拍了下:“孩子,真是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良嫔发髻松动,泪眼迷蒙地摇头,她紧咬着唇,虚弱地说了声:“母后无须责怪她人,是臣妾没福,失了皇儿。”说着,泪水又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顺着脸颊流入干涩的樱唇中。

    身边垂首侍立着的琴儿忙端着汤药想要喂她喝,只是良嫔哭声渐起,抽噎着说不出的难受,她摇摇头:“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不和怎么成?”太后担忧地说道,只是目光却一直都停留在墨离暄的身上。

    墨离暄手指轻轻抚弄着眉心,他眉心紧拧,面色沉郁深黯,若是之前就将雪儿留在身边的话,如今也不会闹出这么多的事了。

    胸口猛地像是被针扎了一下的难受。若是之前就能想到如今的事,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烦心事了?

    他的眼神沉黯,定定的望着面前茶盏里生气的氤氲雾气,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有没有听哀家的话……”太后无奈地叹了声,望着墨离暄幽绿的眸子,隐隐察觉到有不好的讯息,她微蹙着眉心,端庄清丽的面容上有一丝不悦:“珍贵妃那边,是皇上下达圣旨,还是要传哀家的懿旨,先将她发落了,然后再将良嫔晋升为妃,毕竟她才是为我皇家血脉有过功劳之人。”

    空气骤然凝固了,所有在场的人都吃惊地瞪大了双眼,白玉瓷碗从琴儿的手中滑落在地,良嫔的心跳猝然加速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会因祸得福,失了孩子保住了位分。

    唇角情难自禁地溢出一抹惊喜的笑,她的手指紧紧抓着衣襟,羽睫都不敢轻颤一下,只是怔怔地望着桌前,等待着下一刻的到来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