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三十章 噩梦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三十章 噩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那夜竟然是她做女人的初夜,他从未碰过她,她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,第二天他震怒,可碍于太后的面子,毕竟没对她怎样。

    幸而她喜得麟儿,她一跃坐上了贵妃的位置,她本以为他会高兴,只是他神色淡漠,对她更是越来越疏远了。

    墨离暄瞅着她泪眼朦胧的样子,他的眸光瞬间一利,直接伸出手掌来,抬脚就要朝着她的天灵盖劈去,只是还有一尺的距离,他瞬间停了下来,收回手,拂袖转身:“雪儿如今刚回宫,你就在她的面前说三道四,改日你若诞下皇嗣,岂不是也要破坏我父子关系?”

    沁雯紧咬着唇,她的泪水扑簌簌的流下,滴落在地上,发髻松动,她也全然不顾,直接趴在地上,想要抓住他的脚腕,只是他步步后退,目光冷冽:“如此心狠手辣,朕如何能让你掌管六宫事宜!若当真他日封你为后,岂不是要乱我后宫,毁我朝纲的心都有?”

    拼命地摇头,泪水随着她的动作一滴滴震落,沁雯手指紧握成拳,失声痛哭:“臣妾没有……皇上当真是错怪臣妾了,臣妾从不敢有过分的想法,珍贵妃那边……臣妾向皇上道歉,求皇上饶过臣妾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她如今委屈愤怨的泪水,在墨离暄看来,只能多了分憎恶罢了,他半眯着眼睛,眸中满是怒火,“若你当真想保住今天的荣华富贵,就好好的闭门思过去吧。”说完,他头也不回的抬脚离开,完全没有看顾身后嘶哑着声音痛哭流涕的沁雯。

    碎花百合软帐中,如瀑的秀发披散在软枕上,有清淡的香味弥散开来,躺在床上闭目熟睡的娇美人儿微蹙着眉心,她的手指紧紧地扯着锦被,额头上慢慢地浸出了汗珠,突然一个激灵,她惊吓地从床上坐起来,瞬间睁大了琥珀色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颤抖着声音喊了声,她惊愕地转头望向床边,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,紧接着就有侍女将床帏边的悬着帷幔的金色挂钩给拿着,将青色的纱帐给撩开,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是焦急的声音,看着她神色慌乱,侍女更加的手足无措:“是不是想喝些水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!”眼睛迷茫了好一会儿,她突然定下神来,手指紧紧地握着那侍女的小手,闭合下眼睑,她的羽睫轻颤:“梦见皇上要让人将我杖毙,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身子猛地一震,那侍女的脸色瞬间惨白,没有一点儿的血色,她颤巍巍地避开良嫔的眼睛,指尖瞬间冰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良嫔诧异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琴儿愣了下,猛地一个激灵,随即垂下头去,颤抖着声音轻声说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手指瞬间被她给甩开,良嫔目光陡然变利,狠狠地剜了琴儿一眼:“让你说你直说就行,怎么还吞吞吐吐的?”

    “奴婢……奴婢不敢说。”琴儿怯生生地低垂着眼睑,吓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说吧,本宫恕你无罪。”良嫔整理下松动的发髻,瞪了她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床边的如婴儿手臂粗的红烛突然“噼啪”一声的爆响,琴儿猛地吞咽一大口口水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方才奴婢到御膳房给娘娘拿燕窝粥,碰到了德贵妃寝宫的宫女……据说皇上大怒,大有废黜德贵妃之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——”不自觉地,良嫔的喉间突然溢出一声得意的冷笑,她的目中盛满了憎恶愤恨之色:“那个女人在后宫嚣张了这么久,活该她有这样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手指颤栗着,琴儿只觉胸口一阵拥堵,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良嫔突然收住脸上的笑容,侧首紧紧地盯着琴儿,吓得琴儿双唇止不住的打颤:“听说这件事是由德贵妃到景仁宫闹事引起的,原因就是……德贵妃拿娘娘想要晋封妃位来说辞,甚至在珍贵妃面前扬言,娘娘是用手段……用手段争来现在的小皇子,其实皇上心里真正想要的女人……是德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她无耻!”口中冷冷地吼了一声,良嫔身子发颤,她的双眸喷发出血一样的红光,身子剧颤着,双手紧握成拳,重重地捶打在锦被上,“皇上想要的是她?我呸,她做梦去吧,贱妇,毒妇——”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……您小点儿声。”琴儿吓得忙从脚踏上站起身来,紧蹙着眉心,压低了声音安慰,良嫔气得浑身发抖,“皇上要废黜她,那是她活该!”

    紧咬着牙,良嫔眸中迸发出火焰,琴儿吓得手足无措,刚想转身去给她端杯水来顺顺气,只是没想到良嫔突然身子一僵,她的双唇微微颤抖,眸中溢满痛楚之色,“啊”地一声痛呼,她紧握成拳的双手从锦被外紧紧地捂在腹部,脸色慢慢地变得煞白,“痛……好痛……”

    她轻声"shen yin"着,发髻松动,身子微微一侧,直接就朝着床边躺去,手指还是紧紧地捂在小腹中:“我的肚子……好痛!”

    琴儿吓得“啊”一声惊叫,砰地一声茶盏摔在了地上,茶水溅了她的裙摆瞬间濡湿,她却是紧紧地捂着嘴,双眸瞪大的望着床上痛呼的良嫔:“娘娘,血……有血!”

    良嫔惊痛地低垂下眼睑,待望见她下身的纱裙已然被血染红了一片,她惊呼一声:“传太医,还不快传太医去!”

    外殿已有五六个宫女也焦急地跑了进来,琴儿着急地往外跑,结果几个人直接撞到一起,跌倒一片,“娘娘,娘娘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朝寝宫方向来了!”跌倒的宫女焦急地喊了声,在床上的良嫔听到这个消息,她的眼角瞬间滑落一滴泪水:“还不快去找太医,本宫的孩子要是保不住了,皇上要了你们的命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吓得忙从地上爬起来,着急地就要往外面跑,只是刚跑出去,就有侍女直接撞在了一堵人墙上面,朝后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都慌什么,没看见皇上来了吗?”陆通尖细的声音怒喝,他伸出兰花指指着趴在地上的一群人,站在前面的紫红色锦袍的男子淡淡地瞥了她们一眼:“你们主子呢?”

    声音清冷淡漠,没有丝毫的情绪。

    有个侍女眼角淌着泪水,颤抖着从人群中跪爬着到他面前,“皇上,娘娘她……见红了,奴婢们着急要请太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通惊愕地喊了声,睁大了眸子,“那还不快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墨离暄淡然地哼了一声,吓得陆通忙退后一步,垂首侍立着,朝着内阁里瞅了一眼,墨离暄挥了下手:“去吧!”

    琴儿吓得忙从地上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朝着门外跑去。

    墨离暄还未走进内阁,已然听到有人抽泣的声音,待走了进去,果真看到雕花木床上流着不少的血迹,良嫔双唇惨白,她紧捂着小腹,痛哭失声:“皇上,好痛……臣妾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去请太医了。”他的声音异常淡漠,紧绷着下颌走了过来,在她的面前站住:“爱妃莫不是不想生下这个孩子?”

    良嫔猝然一惊,睁大了眸子抬起头来看着他:“臣妾想要……皇上。”

    铜鹤烛台上儿臂粗的红烛已然燃了一半,流下的烛泪顺着烛台慢慢地凝固,烛火掩映着红色的光芒,照在墨离暄冷凝的脸上,显得格外不相称。

    他淡然的“唔”了一声,身边已经有侍女端来了银盆,里面盛满了热水,良嫔跪爬着想要触碰到他的衣摆,只是没想到将要触碰到的时候,他看似很无意地转了个身,淡漠地侧首瞥了眼端着银盆的侍女。

    “唔”地闷吭一声,良嫔没想到会扑了个空,她的手臂还伸在半空中,目光凄楚而惊痛,泪水止不住淌下脸颊,滴落在锦被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陆通清咳一声,站在墨离暄的身后,示意他转身看看憔悴的良嫔,只是没想到墨离暄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吓得他就马上地退后几步。

    发髻松动,钗环松弛,良嫔花容憔悴地抽泣,只是却没换来墨离暄转过头来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皇上,微臣来迟,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稍过片刻,已经有四个花白胡须身着官服的太医赶来,忙屈膝跪在地上,呼吸还有些急促,看来是跑着来的。

    “先去帮良嫔看病。”墨离暄长眉微蹙,他淡淡的瞥了床上捂着小腹的良嫔,虽然人没有走过去,但是心跳却莫名地加快了稍许。

    太医微微一愣,忙都从地上爬起来,已有宫人忙不迭的端着热水进进出出,良嫔躺在床上,额头上浸满了汗珠,有太医忙垂首走过来,躬身说了句:“请皇上移驾正殿,这里……这里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良嫔痛苦地挣扎着,她的手指紧紧地伸在半空中,抓着被金丝挂钩轻垂着的纱帐,口中大喘着粗气,吸气,再吸气:“疼,啊——好疼!”

    墨离暄瞧了她一眼,他的手指紧握在身侧,侧目瞟了那太医一眼,咬紧牙关说了句:“孩子还能保住吗?”

    太医身子微微一震,抬起头来瞧了他一眼,复又垂下,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说才好。墨离暄不耐烦地扔了句:“直说就是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太医紧蹙着眉心,双手垂在身前,止不住地打着哆嗦,“怕是……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身边刚擦身而过的侍女猝然停下脚步,手中托着的银盆“咣当”一声摔在地上,琴儿呆愣地张大了嘴,傻傻地盯着床上正在痛苦地嘶叫着的良嫔,保不住了,良嫔娘娘的骨肉居然保不住了?!

    墨离暄也没有多看她一眼,直接就甩袖走了出去,刚走了两步,回过头来嘱咐了声:“先保住良嫔再说吧。”说完,他无奈地叹了声,抬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良嫔泪眼朦胧地转头瞧着他的身影越走越远,她只感觉到小腹坠着疼,下身像是什么东西在撕扯着一样,说不出的难受。鬓间的秀发全都濡湿了一片,她的脸色煞白,张口大喘着气:“保孩子,要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方才已经说了……”太医们为难地看着她,一个个吓得全都跪在了地上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