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九章 尊重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九章 尊重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她警惕地缩退到床角,将自己的纱衣紧紧地贴在身上,她惊惧地望着他:“别碰我,你走开……到别的女人那儿去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阵酸痛,下意识地想要靠近她,只是没想到她直接就拿起软枕来朝他砸去:“到别的女人那儿去就行了,我这儿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悲伤的样子,他心里万分难过,没有半点的躲闪,他任由软枕朝着他脸上砸来,她鼻尖一酸,深深吸气,忙将头给转过一边。

    “朕待你如何,早晚你会明白的。”他无奈地叹了口气,坐到她的床边,将她给抱在怀中,她用力地握拳砸在他的胸口,他闷吭一声,却只是伸手抚摸着她的头,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骂我,为什么不还手……”她愤怨地望着他,泪水夺眶而出,她濡湿的羽睫轻颤,说不出的委屈,“为什么不还手,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的双拳放在他的胸前,他叹了声,将她揽在怀中,温柔地抱着她,像是自己宠爱的孩子一样,半晌,他轻声说了句:“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泪水止不住地从眼眶中滑落,她深深提气,喉咙间像是被人给紧扼住了一般,喘不过气来,抬起头来看着他温润的眸子,她抽噎着吸气:“既然你不能将心只放在一个人身上,为何还要对我这般好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轻拍着她的背,她的泪水浸湿了他胸前绣着的盘龙绕云纹,她浑身颤抖,说不出的苦楚。他的下颌轻贴在她的脖颈间,伸手抚着她如瀑的秀发,宠溺的笑了笑:“没曾想雪儿当真为朕吃醋了,是不是该欣慰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的眉心一拧,随即抬起头来,一滴泪水滑落脸颊,轻轻推开他,她淡然的说了句:“皇上莫不是纯心来拿我取笑的?若是这样,您已经达到目的了,是不是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以放心你也是爱朕的,是吗?”他宠溺地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尖,两个人对面坐着,他温柔的眸子凝望着她,烛光掩映下,她雪白如凝脂的肌肤透亮晶莹,粉如樱花般的双唇微微轻抿,澄净如海水般的眸子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拉着她纤细的手指,她下意识地想要抽回,没曾想他顺势将她的身子往前一带,她直接就扑入了他温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朕不为难于你,何时你想通了,我们再行周公之礼也不迟。”他温暖的呼吸轻拂过她的耳畔,在她晶莹如玉的面颊上轻轻一吻,他将她平躺在在床上,为她盖好了锦被,“朕会好好待你的……”说着,他低头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,宠溺的声音拂过她的鬓角,他的手指轻抚了下她鬓角的碎发:“记住,这是朕对你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转身走出内阁,他伸手撩起最后一层帐幔,侧目瞥了眼外间垂首侍立的宫娥,他压低声音说道:“好生照顾你家主子,但凡有任何情况,随时像朕回报。”

    香儿本就吓得牙齿咯咯作响,听到他这样说,打了个寒噤,忙点头: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手指紧握在身侧,他半眯着眼瞧了眼远处的一座宫殿,那里如今正是灯火通明,眸中闪过一丝杀气,他没有再看任何人,直接甩袖离去。

    皓白的明月穿过长廊照进偌大的寝殿中,十指纤纤,撩拨十三琴弦,雪白的手臂微微晃动,动人的琴声便从那粉色的指尖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身着一袭淡蓝色的纱裙坐在古琴前,如玉的美人儿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颜,琉璃宫灯被放置在古琴两侧,将她的周身照的仿若白昼一般耀眼。

    一阵夜风轻柔拂过,绣着点点玫瑰的帐幔随风舞动,像是玫瑰雨一般飘洒着,只是微垂着眼睑,她如瀑的秀发也轻轻飘起,时而拂过她白如凝脂的脸颊,时而贴着她皓如美玉的脖颈。

    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还未及她反应过来,外殿已有宫娥将那人拦住,压低了声音吼道:“急什么,没看见娘娘这会儿心情还算不错吗?”

    小卓子哪里还管这些,虽说寝宫的人也都知道,今儿白天主子从景仁宫回来后,心情就比往日要轻松很多,但是……

    躬身垂着头,他急得满头大汗,不自禁地就跺脚:“哎呀,来不及了,皇上朝着咱们寝宫的方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绿画也是一惊,她瞪大了眼珠子,直接就朝着小卓子的脚踹了过去,“这么大的事,竟然不早说!”

    只听小卓子“哎呦”一声痛呼,他抬起脚双手紧紧地抱着,皱着眉头委屈地说道:“不是你说不让我喊的吗?”

    殿内的琴声骤然而止,撩开碧色的帐幔,快步走出了内阁,小宫女焦急地走了过来:“娘娘让问问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这会儿子在外面喊叫,到底是惊了娘娘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和娘娘禀告。”绿画瞥了那小宫女一眼,直接就朝着内阁走了进来,来到沁雯的面前,她附耳在沁雯的耳边说了句什么,沁雯的十指本轻放在琴弦之上,只见她身子猛地一震,右手食指猛地拨动了下琴弦,“嗡”地一声,一根琴弦倏然断开。

    惊怔地望着面前的一幕,所有的宫人都吓得跪倒在地上,沁雯立马反应过来,轻斥了一声:“跪着做什么,还不快收起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轻提起裙摆站了起来,已有宫人慌忙过来将古琴给拿开,整理下裙衫,她慌忙将方才的事情都忘记,唇角勾起一抹温柔的浅笑。

    大殿的宫人刚要传报,墨离暄淡漠地瞥了一眼: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紧蹙,手指紧握在身侧,明显看出在压抑着某种愤然的情绪。

    空气中布满了冷凝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沁雯由身边的侍女搀扶着,将走到门口时,她忙加快了脚步,一手抚着微隆的小腹,呼吸略微急促的走来。唇角绽出一抹浅笑,她刚要敛裙行礼,只是墨离暄淡漠地冲她挥了下手:“你有孕在身,免礼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冷冽冰寒,就连身边的宫人都明白皇帝今日情绪不佳,更何况已然和他同床共枕过多日的德贵妃。

    墨离暄并没有再和她多说一句话,他厉声将身边所有的宫人都给赶了出去,紧拧着眉心,他大步朝着正主位的宝相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沁雯侧首瞧着所有的宫人退下,她蹙着眉头收回目光来,心中已然明了大半,朱霜霜肯定没给他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唇角不禁就浮起一抹得意的笑,款步走到墨离暄的面前,她将案几上放着的白玉丝竹茶盏递到他的面前:“今日臣妾探望母后时,母后赏给臣妾一些养胎的补药,而且特意教导臣妾,定要放宽心绪,才会对腹中麟儿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并没有接过她手中的茶盏,两个人只是面对面僵持着对着。过了一会儿,沁雯轻轻一笑,将茶盏放在了他旁边的案几上:“茶凉了,臣妾待会儿再让人沏一杯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整理下裙衫,坐在案几的另一侧,唇角的笑容依旧是温柔到极点,只是她轻握着丝帕的手指却越收越紧,紧紧地掐在了她柔嫩的掌心,指骨也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邪魅的勾起唇角,墨离暄侧首瞟了她一眼,见她紧抿着双唇,眸中盛满了不悦之色,他冷笑:“贵妃似乎不愿朕来打扰?”

    沁雯身子猛地一颤,她忙转过头来,轻启樱唇,还未开口,泪水已然扑簌簌流了下来:“皇上错怪臣妾了,臣妾日日都在盼着皇上能多来臣妾的宫中坐坐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坐坐吗?”一丝冷冽的笑容划过他邪魅的脸庞。

    忙从座椅上滑落下来,她半跪半坐在他的面前,低垂着眼睑,用丝帕轻轻地擦拭着眼角的泪水:“不是的,臣妾是想……皇上能分一些爱给臣妾,不要对臣妾这般无情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斜睨着她,眼角余光满是杀气,“你是说朕很无情吗?若是这样,那朕离你远一点儿不是更好,眼不见为净。”

    他拼命地压制着内心的火焰,她神色一凛,忙要开口辩驳,只是墨离暄却突然将她的手臂给甩开,直接站起身来,拂袖,冷冷地瞥了她一眼:“母后能听得进你的抱怨,朕听不得,若是你整日只知道怨天尤人,尽管蒙着被子找个没人的时候哭去,朕不奉陪。”说完,抬脚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沁雯忙跪爬着扑到他的面前,紧紧地抱着他的右脚踝,哽咽着流泪:“皇上误会臣妾了,臣妾只是太在乎皇上,才会失言,皇上您知道的,臣妾日夜都在盼着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暄刚想将她甩开,只是侧目瞥了她一眼,见她趴在地上,双臂紧紧地抱着他,生怕对她的身体有什么影响,他冷冽的眸子闪烁着憎恶的寒光:“那你也应该知道,朕如今最在乎的人是谁,故意触朕的霉头,你是不是故意找死!”

    “呵,呵呵——”沁雯趴在地上,泪水止不住地滑落,她凄然一笑,“你果真是爱她,果真心里只有她一个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墨离暄侧转过身来,他弯下腰来,淡漠地看着她,伸手捏着她的下颌,迫得她抬起头来,“既然知道,就别给朕找事!”

    “那我算什么!”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,她双臂从墨离暄的脚间抽离,紧握成拳砸在地上,“当日在母后的寝宫,你曾当着我的面羞辱于她,对我百般恩宠,难道你现在就因为对她有了感觉,就将对我的爱全都抛诸脑后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……你的孩子是你怎么得来的!”他冷冽的瞪大了眸子,紧紧地捏着她的下颌,猛地一个松手,她呆愣地趴在地上,怔怔地看着他的脚尖:“良嫔的手段龌龊,你德贵妃又比她好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一滴泪水悄然滑落,她的唇角抽搐了几下,凄然一笑:“是……我又比她好到哪儿去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惩处她已是大恩,她故意称病让他来探望,甚至请出了太后来帮忙,他到底是来了,只是也上当了,她故意将寝宫点燃了合欢香,他中招了,果然和她成了好事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