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八章 帝王多薄幸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八章 帝王多薄幸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朱霜霜低垂着眼睑瞧了一眼,抬起眸子来,却瞧见香儿正惊诧的看着她,眼中满是喜悦羡慕之色,沁雯从软榻上站起身来,“本宫先回去了,妹妹刚回来,也要好好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送姐姐。”朱霜霜含笑着将沁雯给送出了房门,站在门口目送她的身影渐行渐远,那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,却是怎么也暖不热她冰凉的心窝,眼看着沁雯的身影已经瞅不见了,她凄然一笑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滴落在她放在身前的白皙手背上,转过身来,抬着沉重的步子走到软榻上斜躺着,她无声地抽泣,心碎一地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别什么都信她的。”香儿走到她的身侧,忙给她端了热茶来,瞥了眼门外,满脸的憎恶。

    朱霜霜轻轻摇头,她满脸的悲戚,却只是默不作声,香儿吓得跪在她的面前,忍不住就掩面而泣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你有什么好难过的,再说了……他就算让十个女人怀上孩子,不也很正常的吗?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奴婢只是替您委屈……”香儿跪爬着到她的面前,伸手紧握着她莹白无力的手指,哽咽着抽泣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委屈的?”朱霜霜抬起眼睑,她的羽睫轻颤,唇角有一抹淡然的笑容,只是眸底却是沉黯一片。

    香儿见她这样,心中更加恐惧,生怕她一个想不开,强忍着泪水,香儿抽噎着安慰:“奴婢很怀念以前追着玥贵妃和两位娘娘在宫中跑的莞妃娘娘,至少当时的您不会像现在这样的……将所有的苦楚都闷在心里,娘娘……若是心里苦,就大声哭出来吧,那样会好过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大声的哭,皇上特将我从宫外迎回来,这是多大的喜事啊……”朱霜霜的唇角无规律的抽搐了一下,她的长睫濡湿一片,像是被雨水打湿的蝶翼,轻轻颤抖着,深深吸气,她轻笑:“皇上居然会认错人了,将良嫔给误认成德贵妃,香儿,你知道这多可笑吗,他居然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香儿抽噎着,轻唤了她一声,紧抿着唇,她深吸口气,“奴婢听说皇上并不是真心宠爱德贵妃,或许他有自己的苦衷的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帝王多薄幸,我怎会忘记这个道理,呵呵,这是傻的可怜啊!”泪水顺着眼角滑落,朱霜霜凄然一笑,泪眼朦胧地抬头望着远处的琉璃瓦。

    望着她凄凉的笑容,香儿紧闭下眼睛,她躬身将头磕在地上,背脊一阵阵起伏着,喑哑着说道:“皇上他最爱的人就是娘娘您啊……怎会是她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滴清泪滑落眼角,滴答一声落在朱霜霜放在膝上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离宫近一年的时间,皇上每隔三日都会到苑中来一次,他一个人站在娘娘的窗外看着里面,奴婢开始不敢相信是他,后来才确定了……奴婢看着皇上他心里苦啊,当日之事,应该并非出自皇上心意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心意?”朱霜霜微蹙着眉心,唇角有一抹淡然的苦笑,“或许……我一直都是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做这些,都是为了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脑中轰隆一声炸响,眼前仿佛又闪过那一抹哀痛温柔的眼神,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饱经风霜,却与自己的亲生儿子仍旧分离的女人,她……是不会骗人的才是。

    无力地咀嚼着这句话,她颓然地躺在软榻上,闭合眼睑:“保护我,他居然是为了保护我……”

    香儿忙将丝帕拿来给她擦拭泪水,“娘娘,皇上他心里当真是有您的,别听其他人乱嚼舌根子,她不就是看不得你好过吗?”

    香儿冷冷地瞥了眼刚才沁雯坐过的位置,说不出的愤懑。

    轻轻挥了挥手,朱霜霜示意香儿也退下去。

    雕花木床上轻垂的纱幔轻柔的飘动着,有徐徐的香风从纱幔中飘出,内阁里没有一个宫娥在候着,所有人都被打发到了外殿去等着。

    内阁里一直都没有半点儿的动静,外面的人也只是干着急,无人敢进去探视一下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进去瞧瞧吧,若是娘娘当真出了什么差池,咱们可都担待不起啊!”有宫女担忧地垂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在旁边站着的香儿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娘娘啊,是心里憋屈,我若现在进去了,说不定会打扰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眼瞅着天儿都要黑了啊!”旁边又有一个小太监紧张的说道,双腿微颤着,说话也有些哆嗦:“娘娘她……该不会是气得昏过去了吧?”

    砰地敲了下他的头,香儿啐了一句:“别乱说,娘娘她吉人自有天相,怎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一群人站在这儿做什么,你们主子呢?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,声音并不是很高,可他与生俱来的威慑力,却是生生地将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,连忙转过身来,跪伏在地上:“回……回皇上,娘娘她……睡了,还没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到晚膳的时间了,怎么还在睡着,是不是身子不舒服?”墨离暄剑眉一挑,他侧首紧盯着香儿,“什么时候开始睡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香儿愣了一下,惊诧地抬起头来,看着皇帝疑惑又担忧的目光,她紧皱着眉头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午时……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墨离暄甩了下衣摆,直接一脚就朝着香儿踹了过去,头也不回地朝着内阁里走去,撩开三层帐幔,才看到雕花木床轻垂的粉色纱幔,他忙将步履给放得轻些,慢慢地走近。

    秀眉微蹙,朱霜霜微闭着眼睑,她的手指紧紧地扯着锦被,咬紧牙关,说不出的委屈。

    他将纱幔给撩开,坐在她的身旁,轻颤着伸出食指来,他轻轻地将她鬓间的碎发给理好,低下头来,他冰凉柔润的双唇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,唇角绽出一抹轻柔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雪儿,要不要用些晚膳,你想吃些什么,朕让人去准备一些来。”他温柔地看着她,声音轻柔,恍若窗外皎洁的月光。

    她没有半点的动静,心里只是在埋怨着他。

    他微微低垂下眼睑,伸手要握着她的手,只是她的手指紧紧地抓着锦被,丝毫都不让他靠近,他轻轻摇头,冲着她微笑,“还是这么调皮,居然装睡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在她的鼻尖轻轻一刮,笑着望着她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她直接翻了个身,背朝着他躺在里面,他的唇角还是挂着微笑,伸手轻握住她只罩了一层轻薄纱衣的皓腕,“是朕说错话了,雪儿不生气了,好吗?”

    她的唇角轻颤,鼻尖陡然一酸,忙深深吸气,将眼眶中的泪水给硬逼了回去,只是背脊却是一阵的起伏,他忙将她给扳过身来,着急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谁料朱霜霜直接就伸着手臂挡在自己的面前,她轻声抽泣,更是让墨离暄心疼万分,忙将她的手臂给强制的扳下,他看着她,烛火掩映下,她白皙晶莹的面容上盛满了委屈,羽睫微颤着,泪水将落未落,她抽噎着,赌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他忙弯身抱了下朱霜霜,随即转过身来,朝着房门口低吼一声:“都给朕滚进来!”

    一大群人慌慌张张地走了进来,噗通一声全都跪伏在地上,吓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墨离暄凤目半眯,他冷冽的眸子紧盯着香儿:“你们主子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从朱霜霜的气色来看,应该不像是生病才对,更像是气结于心,所以才会这样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香儿哭得眼中布满了血丝,唇色煞白地轻颤,她跪在地上,额头重重地磕在地面:“皇上明察,今儿德贵妃来过一趟,娘娘后来就一个人待在床上,不让奴婢们进来侍奉……”

    霍然站起身来,墨离暄双目圆睁,吓得香儿一个哆嗦,双手直接就抱着头,紧闭着眼睛,身子压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她可曾对你们主子提起什么?”

    墨离暄伸手紧紧地抓着香儿的手臂,迫得她不得不放下抱着头的双手,紧盯着香儿,他嗜血的眸子像要喷出火来:“一五一十的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香儿吓得脸色惨白,牙齿咯咯作响,双唇无规律的颤抖着,抬起头来望着他:“贵妃……德贵妃提起良嫔之事,没……没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紧抓着她的手臂猛地一甩,他愤怒地眸子扫视了面前的一群人:“还有别的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闻声一震,吓得跪伏在地上,额头重重地磕着,“没别的了……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床榻上突然传来一声无力的声音,朱霜霜秀发披散在软枕上,她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,谁料还未动,已有熟悉的龙诞香如春风袭来,忙伸臂将她揽在怀里,他紧张地看着她:“有没有好一些?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目瞥了他一眼,眸中闪过一丝惊喜的神色,只是转瞬间却变得淡然无光:“皇上怎会在这里,臣妾今日身子不爽,可能无法侍寝。”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骤然僵住,他的背脊瞬间变得僵硬,紧绷的下颌抵在她的头顶,他沉黯的眸子瞬间变得幽绿,侧首瞥了眼身边的宫人,他随意挥了下手,所有人马上躬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朱霜霜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,她轻哼一声:“多谢皇上饶了臣妾宫中的人,若是他们有什么言语间冒犯了皇上,还请皇上多多恕罪,臣妾这里,就先谢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朕怎样?”肩膀突然被人狠狠地扳过来,他惊痛的眸子紧盯着她,她紧咬着唇,狠心撇过头去,不愿望着他。

    削尖的下颌突然被人用力一捏,她吃痛地"shen yin"了声,被迫抬起头来,紧蹙着眉心,还没反应过来,她温润晶莹的樱唇已经被他的双唇猛韦的吸吮起来,他紧拥着她纤细的腰,舌尖探入她清香的口中,双舌交缠,她拼命地挣扎,却始终挣扎不过,“唔唔”地发出挣扎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嗜血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,脑中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她紧抓着他手臂的指尖突然松开来,双臂缠绵地环住了他的腰,他微微一愣,随即将她九十度的一个翻转,直接就压在了她的身上,他熟悉地伸手触碰着她系着纱衣的丝带,指尖方碰到她晶莹白皙的腰间,她猛地一个激灵,瞬间将他推开,“别碰我……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