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七章 探望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七章 探望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有母后在,臣妾不觉得苦,也不觉得委屈。”沁雯的唇角浮起一抹轻柔的浅笑,她微微垂首,手指轻轻地抚着自己的小腹。

    刚回到寝宫,绿画扶着沁雯斜躺在软榻上,已有侍女端来一银盆和白色的帛巾,上面还飘洒着数十片玫瑰花瓣,沁雯伸手洗了,绿画忙挥手示意那侍女下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太后那边毕竟还是向着您的,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珍贵妃。”绿画赔笑着说道,很是鄙夷地瞅了眼房门外景仁宫的方向,“她不就是仗着皇上现在对她宠爱吗,早晚有一天得臣服在娘娘您的脚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信以为真了,呵——”沁雯伸出纤白玉手,她抚摸着十指粉色鲜亮的指甲,她的喉咙里发出淡漠的冷笑:“太后是怕和皇上引起正面的冲突,又不好直接就将我撇开,这才想要安抚于我,她不是还是向皇上妥协了吗,不然朱霜霜如何能这样正大光明的返回宫中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分析的有理。”绿画警惕地垂首,她的双手垂在身前,颤栗地搅在一起,“那娘娘……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身侧的轻烟正袅袅的缭绕在沁雯的身旁,她侧首瞟了一眼,眸中闪过一丝憎恶的凶光:“那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,皇上也真是会为她想,什么为后宫众人出宫祈福,还有什么华妃阴魂索命,简直就是骗傻子用的。”

    绿画上前一步,垂首压低了声音,轻声说道:“娘娘您小点儿声,当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“无碍,这里都是本宫的人,没人敢乱说出去一个字。”沁雯侧低下头瞪了绿画一眼,前胸气得压制不下的起伏。

    “其实大家倒也不是真的就信,只是皇上在圣旨里都这样说了,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,太后也是默认了的。”绿画想了想,怯生生地说道。

    沁雯无声地叹了口气,她伸出右手来,绿画见状,忙伸手去扶,将她扶着到内阁的雕花木床上半躺下。

    左手拄在耳边,沁雯闭目思考半天,绿画跪在床边的紫檀脚踏上,为她轻轻垂着腿,淡粉色的纱幔轻柔飘动,垂在床边的流苏也迎风飞舞,鬓间的发丝贴在她白皙晶莹的脸颊上,她轻轻抬起羽睫,微卷的长睫轻颤,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容:“去备几样上好的珍宝,既然珍贵妃得以回宫,本宫也该去探望探望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绿画惊异地抬起头来,她的双手还在无意识地给沁雯轻轻捶着,沁雯突然瞅了她一眼,吓得她浑身一震,忙连连称是,从脚踏上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只是刚转过身去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:“把本宫放在那红匣子中的蓝玉宝石项链给取来。”

    猝然回过头来,绿画惊诧地看着她:“娘娘,那可是您册封为贵妃的时候,皇上亲手赏赐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就是它了。”沁雯气定神闲地垂下眼睑,她的唇角有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,却是说不出的清冽寒冷。

    景仁宫还是和往日的摆设一模一样,还记得去年在这里的情景,如今世事变迁,没想到还是回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扶着汉白玉石砌成的栏杆,朝着正北方向望去,应该就是德贵妃的寝宫,虽然相隔近五百米,明媚的阳光照耀下,依旧能瞧得见她寝宫黑色的宫瓦。

    朱霜霜淡然轻笑,往日她曾羡慕到极点的女人,总以为是世间难得的好女子,却原来只是个爱演戏的高手,轻叹口气,想起往日的恩怨和昨日的重逢,心里不禁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香儿欢喜地招呼着宫娥太监整理房间和打扫苑中,皇帝赏赐的物什也一件件的找着能放的地儿,生怕她过去会多添乱,所以直接就趴在栏杆上晒着太阳,旁边还放着一盏刚泡好的清茶。

    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,未及转身,已见香儿伸手附在她的耳边:“娘娘,德贵妃朝着咱们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眸中突然闪过一丝惊诧之色,朱霜霜侧转过身来,“今儿宫中可有什么大事吗?”

    香儿垂下眼睑微微一想,抬起睫毛来,她轻轻摇头:“不曾听说有什么大事,而且奴婢刚才瞧见她只是带了身边的几个侍女,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蹙着眉心,她唇角勾起一抹淡笑,轻轻点头,还想说些什么,谁料门口已经有宫人一路小跑着也来禀告:“启禀贵妃娘娘,德贵妃快到殿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淡淡地瞟了眼前来禀告的小太监,香儿白了他一眼:“我们娘娘和她品位一样高,快到门口了,又不是已经到了,到了再回禀,不懂规矩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小太监吓得浑身一阵哆嗦,他颤抖着双腿屈膝,双唇也忍不住地打着哆嗦:“娘娘,奴……奴才知错了,还请娘娘恕罪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目瞧了眼香儿,伸手轻轻拍了下她的手背,秀眉微微一挑,虽然脸上是在笑着,但是眸中却是一片沉黯:“无碍,本宫亲自去迎她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这……”香儿马上就气不打一处来,只是刚跟上两步,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朱霜霜侧首瞥了眼香儿,她淡淡一笑,故意加快了脚步,急匆匆地做足了样子:“没曾想姐姐会突然来到,妹妹有失远迎,还望姐姐恕罪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忙将手放在身侧行礼,沁雯一袭淡粉色烟纱水仙曳地纱裙,薄施粉黛,青丝如瀑轻垂,发髻绾成略松的云髻,头上斜插了一根芙蓉金簪,上面镶着翠色的珠玉,走起路来轻垂在鬓边的流苏轻轻舞动。

    见朱霜霜行此大礼,她忙伸手就要将朱霜霜扶起,只是手指刚碰触到朱霜霜的烟罗衣袖,她身后的侍女就忙走上前来,状似很关切地将朱霜霜给扶起来,只是目光却一直都侧望着沁雯微隆的小腹:“娘娘小心些才是,当心腹中的小皇子啊。”

    如今还是大清早的,沁雯就突然来到,朱霜霜瞅着她的唇色略显苍白,而且方才扶着自己的时候手指隐隐发颤,微拧眉心,她忙伸手也虚扶了下沁雯:“发生什么事了,姐姐竟要亲自到我宫中来,如今身子确实不便,打发身边的人来转告我一声,我直接过去也就行了呀。”

    沁雯轻轻摇头,她羽睫轻颤,眸中不自觉间已然浮起一层淡淡的雾气,她本就生得貌美,如此一来更加让人看起来楚楚可怜,深吸口气,她的声音却是一阵的喑哑:“妹妹回来这两日,我心中倍感自责,妹妹在外应该受了不少的苦,若是我早知道的话,一定劝皇上早日迎你回宫。”

    没曾想她会突然来这一招,朱霜霜心中简直是哭笑不得,身边这样多的宫人都在身边看着,德贵妃果然是德冠后宫啊,她心中忍不住一阵冷笑,指尖一阵冰凉,见沁雯眸中浸满了泪水,她忙让身边的人来搀扶着沁雯坐在软榻上,“姐姐这话从何说起,霜霜能平安回宫已是万幸,不敢有半点责怪她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沁雯从怀中拿出一方粉色的丝帕拭泪,她身子微颤着,抬起头来看着朱霜霜,又是一行清泪夺眶而出,伸手拉着朱学嫣的手,她抱歉的深吸口气:“都怪本宫没有将后宫给打理妥当,前些日子皇上本想临幸于我……只是我刚怀上孩子,身子不便,良嫔就趁着皇上酒醉之际……皇上临幸她之后,她在后宫越发骄纵了,甚而公然向我提出要加封妃位,那日妹妹回宫,她又提及此事,本宫是想……找妹妹商量一下是否应该向皇上提起,毕竟她现在……也怀上了龙胎啊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脑中轰隆一声炸响,她的身子猛地一震,瞧着面前哭泣的娇美人儿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这是难为你了,只是皇上当时也是无心之失,可……晋封位分之事,毕竟不好办啊。”沁雯紧紧地握着朱霜霜的手,眸中满是泪水,“良嫔在宫中也有些年份了,不甘心也是可以理解的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首看了眼放在案几旁边镶着玉石的锦盒,那暖玉的柔光,却怎么也照不暖她愈来愈凉的心窝,收回目光,她轻抬起眼睑,微卷如蝶翼的羽睫轻颤,浅浅一笑,她轻声说道:“皇上再添皇嗣,按理来说理应加封才是……喜事就该给些赏赐才是。”

    深深提口气,沁雯抽泣:“妹妹……你能这样想,本宫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如今代管皇后印玺,掌管六宫事宜,又身怀有孕,确实辛苦了,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……良嫔想要加封的事,毕竟我刚回宫……不是很了解。”朱霜霜能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,可是望着面前抽泣着的沁雯,她却还是一抹轻柔的笑容:“皇上定然也会给良嫔一个很好的交代,这毕竟是大事,我不敢擅自妄言。再者说了,良嫔怀着的可是皇嗣,皇上又怎会偏心呢,一定会给将来的孩子一个很好的见面礼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被生生地揉碎,听着自己说出的话,都能感觉到胸口在翻江倒海的疼痛。

    沁雯的眸底有茫然的神色闪过,她的泪水凝于长睫,眉心微蹙,似乎在惊叹朱霜霜的反应。轻轻一笑,朱霜霜歪着头看着她:“姐姐你笑笑嘛,不然对腹中的孩子可是不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身子猝然一震,沁雯的眸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,她随即缓过神来,讪讪一笑:“听妹妹这一说,我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下了,绿画……”她说着,侧首唤了声身侧垂首站着的侍女,那侍女连忙走上前来,将手中一直拖着的一个红木匣子给放在了案几上,沁雯忙给打开来,“这是本宫给妹妹准备的,就当是给妹妹接风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?”朱霜霜看着那价值连城的宝石项链,狐疑地侧首看了她一眼:“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,收下就好,谁让我们都是好姐妹呢。”沁雯说着,就要亲手给她戴上,莹白如玉的脖颈上,那一串宝石项链散发着褶褶动人的光芒,显得绝美动人的朱霜霜更加的清丽脱俗,仿若是出尘的仙子一般美丽动人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