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六章 圣谕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圣谕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圣旨刚宣读完,沁雯手指紧紧地掐在掌心,她的唇色煞白,怎么也没想到,皇帝会下这样的圣谕。

    墨离暄微微侧首,他含笑着牵着朱霜霜的手,“朕特赐珍贵妃紫玉凤簪一支,权当是今日喜庆。”

    他话语刚落,陆通已躬身走过来,他的手中托着一只红色锦盒,锦盒上方镶着一颗鹅卵石大小的蓝色宝石,看起来价值连城,更别说这些,锦盒打开以后,便是一支高雅绝美的紫玉簪。

    墨离暄亲自为她斜插在鬓间,身边的目光中有嫉妒,有羡慕,但是却没有人敢乱说一句话出来。

    有一声浅笑传出来:“皇上待珍贵妃当真是太好了,臣妾们看着好生感动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应声望去,她琥珀色的眸子闪出一丝光芒,这个女人她是见过的,而且之前还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“良嫔,多日不见了。”她的声音轻缓温柔如天籁,仿若是飘荡在云中,轻柔而缥缈。

    良嫔的脚步一滞,她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之色,所有在场的人都是瞬间一愣,没有人能想到,昔日在宫中被人奚落讥笑的哑妃,如今回宫却是这样的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良嫔缓过神来,忙赔笑着走上前来,颔首行礼:“当日贵妃娘娘突然离宫,让姐妹们好长时间都是伤心,如今回来了,而且还出落的越发美丽,当真是让人欣慰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握着朱霜霜的手,将她向自己的怀中靠拢,他淡然地瞥了眼良嫔,随即侧首微笑着看着朱霜霜,只见她肤如凝脂,眉若远黛,浅笑着望着他,他心中甚是欣慰,“当日宫女被害一事,实则华妃魂魄索命而致,珍贵妃为求宫中平安,甘愿到民间为众人祈福,朕心甚慰,如今已离宫整整一年,功德圆满,朕怎能舍她一人在宫外饱受苦难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正好将当日的事一笔勾销,甚而还给朱霜霜加了个好的说辞,众人一时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明知皇帝是有心偏向,只能退步侍立一侧。

    朱霜霜侧目扫视了一周,众嫔妃的神色各不想同,毕竟她如今回宫有墨离暄护着,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,刚想说些什么,墨离暄伸手摸摸她的头,轻柔地贴在她的耳边说道:“是不是有些乏累了,朕这就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的目光一直都没有收回来,只是远远的看着,微蹙着眉头,像是在找着什么人,墨离暄担忧地望着她,却不见她转过头来。突然瞧见远处有个闪躲的身影在红色的宫墙处,她胸口一热,眸中瞬间浮上一层淡淡的雾气,忙上前几步,她喑哑着声音唤了声:“香儿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暄忙上前来,还未拉到她的手,就见远处已有一抹粉色的身影跑了过来,到她面前,直接就双膝跪在地上,盈盈落泪,抬起头来,娇小的脸蛋儿满是泪水:“娘娘,您总算是回来了……奴婢真的,真的好想您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,她伸臂紧紧地抱着朱霜霜纤细的腰肢,像是要将所有的委屈和想念都给爆发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朱霜霜低垂着眼睑,她深深提气,泪水却还是止不住地滴落下来,落在香儿的头上,她忙伸手为香儿擦拭泪水,将香儿扶起来,欢喜的流泪,声音喑哑:“傻孩子,我这样想你,哪能撇下你不管呢,别哭了……乖。”

    香儿惊喜地睁大了眸子,她的泪水倏然滚落脸颊,却是说不出的高兴,她紧紧地盯着朱霜霜:“娘娘,你能说话了,你没事了,太好了,奴婢不是在做梦吧?”

    朱霜霜重重地点下头,泪水随着她的动作被震落脸颊,莹白如玉的面容上多了分愉悦的笑容,墨离暄含笑着走过来,他拿出丝绢来为朱霜霜擦拭脸上的泪水,柔声安慰:“让香儿扶着你一起回宫去,今儿高兴,不必太拘于宫中的礼数,朕是知道的,你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泪凝于睫,她望着她,温润晶莹的樱唇绽出一缕迤逦的浅笑,微微颔首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墨离暄侧首吩咐了一声,“各自忙去吧。”陆通领命,忙安排众人散去,身后传来齐刷刷的声音:“恭送皇上,恭送珍贵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香儿搀扶着朱霜霜,脸上的泪水还没有擦拭干净,她随意地抹了一把,笑盈盈地陪着朱霜霜离开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别担心,她这不是刚回宫吗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!”绿画搀扶着沁雯,咬着牙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沁雯侧首瞥了她一眼,她轻轻点头,唇角勾起一抹浅笑的弧度,只是眸中却闪过一丝清冷的目光,“说到底,她毕竟还顶着个亡国的身份,太后那边也只是暂时的给压着了,若不是顾全皇上的面子,她能这样堂而皇之的回宫吗,还摆出这么大的排场,皇上到底是用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狠狠地剜了朱霜霜的背影一眼,瞧着墨离暄侧首凝望着朱霜霜的眼神,沁雯紧抿着唇,胸口有一团韦火在愤然。

    “呦,这不是德贵妃吗?”身后有个娇丽的身影翩然走来,左手给宫女搀扶着,唇角露出一抹淡淡的轻笑。

    “良嫔唤本宫何事?”沁雯转过身来,唇角的冷笑俨然已经收住,她浅笑着凝望着面前的女人,果真是变了不少,虽然皇帝对她并不喜欢,但是那夜之后,她竟然会怀上了龙种,如今又想着办法来笼络太后,在后宫也越发的嚣张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莞妃刚回宫,皇上就给她赐了珍贵妃的封号,臣妾是为娘娘您着想,毕竟皇上现在待她这样好,是所有人都看到的事实,哪日皇上若是当真不往娘娘的宫中去,那娘娘岂不是……”她说着,轻轻笑着,说不出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放肆,德贵妃掌六宫大权,又深得太后喜爱,岂能如此大胆乱说。”

    良嫔笑声骤然止住,她定睛一看,原来竟是沁雯身边的侍女,她秀眉一挑,面露鄙夷之色,伸手就要给那侍女一个耳光:“你个小蹄子,活腻了,竟然敢和本宫作对。”

    “良嫔最好还是自重些吧。”沁雯直接就伸手紧握住良嫔伸出来的手腕,她面容平静,但眸中却闪烁着隐约的寒光:“皇上还没走远,若是因为这些小事惊动了他今日的雅兴,凭着他如今对珍贵妃的宠爱,恨不能少一个清静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虽然声音不大,但是却字字都说的在理,像是一个个大石重重地捶在了良嫔的心底,良嫔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她双唇无规律的抽搐几下,讪讪一笑:“臣妾也就是随便说说,若是没什么事的话,这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沁雯淡然的点头,良嫔慌忙带着身边的宫人退下。

    “娘娘,你看她那么嚣张,简直就没把您这个后宫主位给放在眼里。”绿画淡漠地瞟了眼良嫔匆匆离开的背影,垂首侍立在沁雯的身侧,她搀扶着沁雯一步步走下那茜红色的柔软地毯,“还有那个珍贵妃,看她能得意多久,娘娘您如今身怀皇嗣,又有太后撑腰,她啊,也不过是这一时得意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根本就没把这些人给放在眼里,方才的良嫔,更是微不足道,靠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怀上龙种,她也不称称看,自己到底是几斤几两,居然敢和本宫来争宠,简直就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她手指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,面容上依旧是倾城不变的柔美笑容,只是眸中却闪着阴鸷的寒光。绿画想起方才墨离暄对朱霜霜的关心,心中为时一震,倘若沁雯没把朱霜霜给当做是重要的敌人,也不会有那样复杂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不放,那目中有嫉妒,有痛恨,但不得不说,最后却只融化成深深的羡慕。

    朱霜霜刚回宫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,沁雯黄昏时分到太后的寝宫请安,见太后正睡眼惺忪地倚着软榻,就着侍女手中端着的燕窝粥喝着,见她来到,伸出染就了鲜红丹寇的纤手,忙让人给沁雯看座:“要不要尝尝浣月做的燕窝粥,比御膳房更胜一筹,倒是对你的身子很好。”

    沁雯垂首瞅了眼自己的小腹,随即轻抬起羽睫,她的唇角虽浮起一抹笑容,可眉宇间却是愁云一片:“母后喝就行,臣妾最近食欲不是很好,很少用膳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怀中拿出一方丝帕,微蜷着手指放在鼻尖,轻咳了两声,说不出的娇柔纤弱。

    太后微微蹙眉,挥手示意身边的侍女退下,她扶着案几坐起身来,担忧地望着沁雯,身边陪侍的绿画已然扶着沁雯坐在右手边的檀木椅上,有侍女拿来一张软厚的垫子给她垫上,她才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如今身怀有孕,到底是要注意些自己的身子的。”太后关切地说道,随即转头瞅了眼身边端着燕窝粥的侍女,那侍女忙给沁雯端了盏清香的热茶来,太后瞧了眼那袅袅升起的轻烟,她笑着说道:“这是对养胎很好的补药,味道也是极好的,喝几口,能增加食欲的。”

    沁雯颔首微笑,她伸出青葱般的白玉纤手,刚端着那茶盏来,就听身后侍立的婢女轻声说了句:“娘娘这是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太后微微一怔,略带诧异地侧首瞥了她一眼:“你说什么,哀家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别乱说。”沁雯忙将茶盏放下,轻轻啐了绿画一口,谁料绿画直接就绕道走到寝殿中央,屈膝跪下,微微抬起眼睑,早已热泪盈眶:“奴婢只是替我家娘娘叫屈啊,莞妃娘娘刚入宫就和娘娘平起平坐,娘娘她温良贤淑,也是在怀上小皇子以后才得以加封,如今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深深吸气,身子却是忍不住的颤抖,哽咽不能多说一句话,她跪爬着到太后的脚边,喑哑着声音抽泣:“太后,娘娘她……当真是苦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委屈你了,孩子。”太后无奈地叹了口气,她抬起眼睑来,眼皮突突的直跳,却只能叹气,“如今皇帝还在兴头上,哀家也只能暂时任由他这样,不过你放心,哀家绝不会让你再多受什么委屈,要知道……你如今腹中怀着的,可是我秦岳王朝的嫡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,臣妾不觉得委屈。”沁雯忙站起身来,敛裙就要下跪,太后见状,忙让人扶着她起来:“母后知道你心善又孝顺,可这样在后宫确实是受委屈的,真是苦了你的,乖孩子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