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顽童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顽童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如樱花般的唇瓣紧咬着,朱霜霜心中黯痛,她沉默片刻,声音轻缓的飘在空中:“我会记得的。”

    胸口有愤懑的气血翻滚而上,墨离暄手指紧握着朱霜霜的手臂,他背脊僵硬,唇色惨白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冷冽淡漠,目光却是淡淡地停留在惊痛的墨暄玉身上,他紧拥着朱霜霜,径自迈出房门。

    “你为她安排好了一切吗,这样带她回去,深宫的明争暗斗,她能受得了吗?”

    墨暄玉面朝着房门,他紧抿着唇,拼命地将心中的痛楚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朱霜霜惊愕地抬起头来,墨离暄目光平静,他修长的手指穿过朱霜霜柔顺的秀发,温柔地望着她,侧目邪魅的望了眼墨暄玉压抑的愤怒,他对着朱霜霜说道:“我自然是安排好了一切,才来迎她回宫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就带着朱霜霜离开,门外有侍卫一直在等候着,见他们二人出来,朱霜霜诧异地回头,瞧见那一抹久违的身影,她轻轻点头,陆通忙迎上去,躬身低声说道:“莞妃娘娘请。”

    最后再转头看了眼站在门口的墨暄玉,朱霜霜闭合眼睑,她的心里有一分苦楚说不清楚,她不忍伤害任何人的,可是如今还是看着墨暄玉伤心。

    墨暄玉并没有将朱霜霜直接带回深宫,而是先将她安排在内阁大学士胡渊的府邸,胡渊本是墨暄玉的授业恩师,一直对他爱护有加,如今见到墨暄玉带着朱霜霜来到,心中倍加欢喜。

    他捋着花白的胡须望着面前清雅绝美的雪衣女子:“老夫之前一直以为娘娘不幸遇难,心中万分痛惜,如今见娘娘平安归来,老夫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抬头瞅了他一眼,是个慈祥和蔼的老者,双臂抱着自己的膝盖,她打了个哈欠:“老师,你还想问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墨离暄把她送来以后,胡渊就一直爱护她到了极点,不止在墨离暄的面前都唠叨半天,而且墨离暄走了以后,他也一直待在刚给朱霜霜安排的闺房中,一直坐在她的床前问个不停。

    墨离暄临走前曾在她的耳边轻声交代了一句:“他是个出了名的唠叨鬼,但是心地极好,是朕的授业恩师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只能忍受着他的追问,不停地回答着,甚至胡渊还将她喜欢的吃食和喜好的颜色都问了一遍,朱霜霜虽然觉得耳朵都要长茧子了,但是也不能太直白的吼他。

    胡渊看着她困倦的样子,马上笑呵呵的回道:“娘娘若是困了,老夫就让人给你准备宵夜来,用了以后再睡。”

    门口就侍立着两个婢女,听到胡渊这样说,马上就垂首走了过来,只是朱霜霜马上就伸手打住:“不用了,我直接睡就行。”

    她好像已经被这个恩师给问了半个时辰了,但是人家好像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口渴,无奈之下,她直接就盖着被子要躺下睡觉,刚闭合上眼睑,她能感觉到眼前好像有一层阴影在慢慢靠近,唰地一下睁开眼睑,她紧蹙着眉心,看着面前无限放大的脸,吓得差点儿一脚就给踹过去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,朱霜霜望着已经退后一步站着的胡渊,“老师,你也不用这样吓人的吧?”

    胡渊虽然已经五十多岁,但是心态很好,很不客气的说,他其实就是一个标准的“老顽童”。

    胡渊从身后的婢女手中端过来一杯银耳莲子羹,他笑着走到朱霜霜的床前,床前的纱幔被金丝挂钩挂着,朱霜霜直接伸手就将纱幔给扯下来,她朝着胡渊吐了吐舌头:“老师,我还是觉得你喝比较好,因为呢,我晚上是不喜欢吃甜食的,而且我现在也不饿,该睡觉啦,老师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冲着胡渊挥了挥手,胡渊皱紧了眉头,很是诧异地低头瞧了眼端着的白玉瓷碗,沉思片刻,他释然的笑了笑,将那瓷碗又递给了旁边的婢女:“既然娘娘要休息了,老夫也就先回去了,明日一早会来探望娘娘,到时候宫中也会有专门的仪仗与贵妃专用的凤鸾肩舆来迎娘娘回宫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身躺在床上,她的目光澄净,看不出丝毫的波澜,胡渊以为她已睡下了,侧首给小婢女使个眼色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胡渊转身将要离开的时候,纱幔中突然传来一声担忧的轻唤。

    胡渊诧异的回过头来,他垂首静静听着:“娘娘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她晶莹白皙的手指轻轻撩开了纱幔,平静地望着胡渊,琥珀色的眸子像是一碰即碎的玻璃,这样的神色,不由得让胡渊手心捏了把汗,生怕是自己刚才哪句话给说错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他……为何要这样大张旗鼓地将我迎回宫去?”朱霜霜眸中似有疑惑,但目光澄净,话语中并没有多余的意思。

    胡渊含笑着望着她:“娘娘之前受了那样多的苦,老夫也有所耳闻,如今皇上只是想让娘娘能够真正在后宫立足,自然是想到了周全的办法,迎娘娘回宫……若是草率恐对娘娘不好,倒不如銮驾陪同着回去,也好……呵呵,给够娘娘面子不是?”

    静静地,朱霜霜望着他浅笑,待胡渊带着婢女走出去后,她一个人侧身躺在床上,却是有些不安,按理来说,如今后宫应该是沁雯和太后的天下才对,太后本就对她心有不满,如今墨离暄这样给够她面子让回去,可是太后那边……毕竟是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有和缓的夜风乘着雕花木窗的缝隙吹进来,梅花帐幔随之轻柔飘舞,她无声地叹了口气,不知自己前面的路究竟是祸是福。

    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走过,夹杂着低声的话语,她隐约能够听见一些,“老爷也真是的,自己亲自下厨给人家做的莲子羹,人家连尝都没尝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嘘,小点儿声。”有另个声音传来,声音更加细微,“你是没在跟前,娘娘啊,根本就没碰一下,更别说尝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行渐远,朱霜霜手指紧扯着被子,她樱唇微张,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伤,微闭合眼睑,泪水已扑簌簌顺着眼角滴答落在绣着撒花绣纹的软枕上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宫中前来迎接的仪仗队伍已然赶到,朱霜霜身着一袭淡蓝色的碎发云雾柔绢纱裙,裙上绣着一朵朵白色的百合,如瀑的秀发慵懒的披在她娇柔的香肩上,腰间的雪色丝绦迎风飞舞。

    她明眸似水,唇角含笑,鬓间只有一支蓝色的蝴蝶簪斜插着,随着她步履走动,那轻垂的紫色流苏随之摆动,阳光的照耀下,散出淡淡的光芒。迈着莲花碎步走到胡渊的面前,她盈盈福身,肤如凝脂,音似天籁,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,令人神往。

    “霜霜在这里拜别老师。”她的声音空灵而飘渺,温润的笑容仿若是初春的朝阳恬静和煦,胡渊慌忙将她扶起,她上前一步,侧首在胡渊的耳边轻声说了句:“希望下次再见时,老师也能吃上霜霜亲手做的莲子羹。”她吐气如兰,美目流转间,面容上满是轻松的微笑。

    胡渊微蹙着眉头,思索片刻,随即恍然大悟,忙笑着说道:“老臣做的手艺也不错,到时候和娘娘切磋一下,如何?”

    轻风拂过,她身上隐隐的散着芳香,歪着头浅浅一笑,她如雪般白皙的脖颈,衬着脖子上戴着的宝蓝色珠玉项链,分外的妖艳夺目,她伸出手来握住胡渊干枯瘦弱的手:“成交。”

    胡渊笑呵呵地冲着她点头,他垂首的瞬间,瞧着她手腕上戴着的雪色玉镯,通体雪白,和她如雪的肌肤相配,当真是让人宠溺万分。

    少顷,她在众人的欢送下坐上了凤鸾肩舆,她低垂着头,一路无语,直到外面传来一声尖细的声音:“恭迎莞妃娘娘回宫。”

    她微垂的羽睫轻颤,身边大步走来一个紫红色的身影,伸出修长的手指来,他含笑着握着她的左手,扶她站起。

    所有宫人立马齐刷刷地跪下,“恭迎莞妃娘娘回宫。”

    她侧首望着他,唇角有一抹浅笑浮起,踏上红色地毯的瞬间,她的心蓦地一沉,又一次回到这个明争暗斗的后宫,她紧咬下唇,指尖瞬间变得冰凉,他感觉到了,忙将她的手指紧紧握住,轻轻拍了下她莹白如玉的手背,他低声说道:“痴儿,没事的,朕已安排好了一切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略显诧异地侧首瞧了他一眼,明媚的阳光照射下,他俊美贵气的外表让人忍不住地就想臣服于脚下,而他眸中饱含的宠溺温柔,更是让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又慢慢的放下。

    他牵着她的手走在柔软的红毯上,她今日的装扮也很是隆重,两个人走在一起,更是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沿着汉白玉阶一直走到红毯的尽头,她微微抬起眼睑,望着前来迎接的一群宫嫔,胸口莫名地有气血在沸腾。

    沁雯身着一袭茜红色撒花水雾裙衫,她笑盈盈地站在最前面,见朱霜霜走过来,马上就上前来激动地握着她的另只手,很是亲切的说道:“可算是回来了,皇上和我啊,一直都是挂心着,在外面一定吃了不少的苦,以后啊……这就算都好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首望了眼旁边的墨离暄,他的目光一直都是停留在朱霜霜的身上,生怕她会有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她唇角刚绽出一抹浅笑,随即转过头来,本想开口说些什么,谁料沁雯身边便有一个绿衫的侍女忙搀扶着她说道:“娘娘,当心你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她猝然一惊,这才注意到沁雯微微隆起的小腹,她的眸中闪过一丝惊痛的神色,转瞬即逝,“多谢贵妃娘娘挂心,臣妾无碍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的手指突然一僵,他能明显感觉到朱霜霜的神情不对劲儿,淡然地瞥了眼沁雯,转头斜睨着垂首站在一旁的陆通,“还不快宣旨。”

    陆通恍然,忙将手中拿着的明黄色的圣旨,尖细而高亢的声音宣读道:“朕承天赐,今迎后妃朱氏回宫,普天同庆。朱氏温良贤淑,慈心端庄,今特封贵妃之位,赐号“珍”,居景仁宫,钦此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