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四章 放不下的重任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四章 放不下的重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再多说什么,生怕再听到她拒绝的话语,加重他心中的酸楚和绝望,忙转过身去,他疾步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窗外的雨水还是滴滴答答下个不停,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,朱霜霜凄然回过头来,泪水扑簌簌地落下,她不想伤害任何人,但是最后,却弄得身边所有关心她的人,都是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无论是韦广晖,还是如今的墨暄玉,甚至是无辜惨死的丽媛,她竟然会为了保护自己的情敌丢了性命,归根到底,只是为了不让墨暄玉伤心……

    还有,她的心莫名地疼了一下,双唇轻颤,她喃喃地自语:“墨离暄,我到底……该不该再靠近你……”

    天空像被砚台泼洒了一遍,漆黑一片。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豪华奢侈的宫殿里,宫娥井然有序的垂首侍立着,不敢乱动分毫。

    陆通边走边垂首嘀咕着,尽管已是跑了满头大汗,却没来得及去擦拭一下,抬脚刚走进大殿,他忙挥手示意所有侍奉的宫人退下。

    脚步急促却极轻的走近偌大的案几,他低头思索了片刻,刚要开口,谁料坐在案几前的男子抬起头来,他的目光清冷,看不出半点的情绪,“发生什么事了,毛毛躁躁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——”陆通忙抬脚走到他的身侧,垂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些什么,只能看清楚那男子的脸上瞬间闪过无数种表情,有吃惊,有担忧,更有寒彻入骨的愤怒:“他到底是怎么照顾人的,竟然连个弱女子都保护不了!”

    一语未了,已然拍案而起,没等陆通再多说什么,他已拂袖离开案几,侧首瞥了身后紧随的陆通一眼,他的声音冷淡:“拿朕的衣服来,出宫!”

    陆通弯着腰惊诧地抬起头来,刚想反驳,谁料墨离暄眸中满是怒火地瞪了他一眼,陆通忙连不跌地点头:“是是是,奴才这就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月色如水,静静地洒照进来,身上只着了一袭淡粉色的裙衫,朱霜霜独自倚靠着门栏,她唇边有一抹恬静的笑容,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有轻缓的脚步声靠近,她目光微垂,微卷的羽睫轻颤,轻启朱唇,她的声音轻柔:“没关系的,我一个人坐会儿就行,先下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脚步声突然停滞了一下,她没有多在意,只是闭合着眼睑,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的清净,皎洁的明月洒照在她莹白如玉的脸上,越发显得她气质动人,绝美若仙。

    脚步声悄然接近,她无声地叹了口气,刚扶着门栏站起,转过身来,她只觉头脑一阵眩晕,有些站不太稳,微闭着眼睑,她紧蹙着眉心,不禁有些迷惘,难道是这几天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吗,还是她这两日梦中再次浮现穿越前的那幅绝色美女画像,当真是和她如今极为相似,难道一切当真是冥冥中注定的事吗?

    她不敢随意揣测,无论是待在如今随时危险的清嫣小筑,还是回到处处树敌的深宫,都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雪儿……”一声喑哑的叹息从身后传来,夹杂着无限的宠溺和柔情,像是要将她整个人都给吞噬了一般。

    愕然地睁大了眸子,她怔怔地站在原地,是他,居然会是他?

    身子猛地一震,她无意识地向前迈了一步,只是脚尖还未着地,右臂猛然一紧,一只清瘦的手臂紧紧地抓住了她,“你受苦了……”喉间难抑喑哑,那声音柔情似水,缠绵万千,她脑中一阵迷茫,眸中却已然浮起一层氤氲雾气,缭绕地轻浮在羽睫上,泪凝于睫,将落未落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的龙诞香清香越来越浓,一双微颤却温暖的手臂从腋下插入,他顺势将她往自己的怀中一带,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多少次梦中的相遇,她都幻想着在他怀中的感觉,如今当真是拥有了,却是令人战栗的陌生感将她重重的包围。

    “天色不早了,皇……你请回吧。”她紧咬着唇,最后的理智按捺着她狂喜的冲动,她只能狠心拒绝,羽睫轻颤,她淡然的开口,拼尽全力地想要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。

    背后的身体突然一僵,她顺势想从他的怀中抽离,谁料他却突然将她的身子给扳过来,紧扣着她的双肩,痛得她紧皱着眉心,下意识地抬起右脚,重重地朝着他的膝盖踹去,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他闷吭一声,却没有丝毫的放松,面对她无礼的谩骂,他选择默然接受。

    她紧咬着唇,双肩拼命地挣扎,呼吸渐渐变得紊乱粗重,却终是没抵得过他的束缚。

    挣扎半天,终是没有了力气,只能侧低下头,悻然地不愿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傻瓜……”他轻声呢喃,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清香柔软的秀发,声音宠溺缠绵,生生地直击她的心口去,他默然地靠近她,将她的侧脸轻轻贴在他的胸膛,他的前胸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当真狠心,又怎会苦等你这么长时间,我的痴儿……”他的声音哽咽,无数个夜里,都将自己强制的封闭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,他很想给自己放肆的机会,哪怕只是在梦里,他也情愿死在绝望的缠绵中,永远都不要醒来。

    可是他肩上有重任,他放不下,也不能放下,所以,他只能任由无数的蚂蚁似的爬在他的心底慢慢地啃噬,自己痛着,却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。

    鼻尖猛地一阵酸楚,朱霜霜深吸口气,她迷茫的眸子微微抬起,羽睫轻颤着望着他白皙紧绷的下颌,暗自咀嚼着他方才口中的话语,“苦等你这么长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想到了心酸处,她心如刀绞,泪水竟再难抑住,扑簌簌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顺着她的脸颊滑落,浸透了他胸前绣着盘龙绕云的花纹,他低垂下头来,眼中满是心疼之色,她拂一抬起眼睑,四目相对,原本委屈的泪水更是如绝了堤的洪水,痛哭出声来,仿佛是要将长久以来压在心底的苦闷全都宣泄出来。

    他伸出食指,轻轻地抬起她削尖的下颌,低垂下头来,他柔嫩冰冷的双唇轻轻亲吻着她濡湿的羽睫,随即滑落至她的脸颊,将她脸上的泪水全都亲吻个遍。

    “过去是我的不对,你是我墨离暄的妻,我却那样的伤害你……以后定然不会了,请你给我机会。”

    默然地上眼睑,她的手指拢在衣袖中,紧咬着唇,身子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栗,她很想直接推开他,毕竟她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挣扎着想要推离他的怀抱,却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:“我错了,过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,跟我回去,好吗?”

    她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来看着他,一时间竟然恍惚失神,他的一个“我”字,卸下了多少君王的威仪,才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怔怔地望着他几近哀求的眼神,她紧咬着唇,刚想摇头,不料他突然低垂下头来,温润的双唇紧紧覆在她饱满晶莹的樱唇上,他的舌尖熟练的缠绕着她躲闪的双唇,一阵天旋地转的缠绵,她几乎都要陶醉在这样的柔情甜蜜中……

    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颀长孤独的身影,他究竟在那里站了多久,房间里的两个人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朱霜霜被墨离暄抱着,两个人不由自主地转了半圈,她的羽睫微微轻颤,迷蒙地半睁开眼睑,目光突然触碰到门口的身影,她的身子突然一震,唰地一下睁大了眸子,不自觉地就推离了墨离暄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。”她愣怔地望着门口的身影,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闪烁着躲避的神色。

    唇角渐渐地勾起一抹苦笑,墨暄玉将右手拢在袖管中,他走到墨离暄的面前,垂首:“皇兄深夜到此,是否有所不妥?”

    墨离暄直接将朱霜霜揽在怀里,下意识地将她藏在自己的身后,避开墨暄玉的视线,他的眸中有嗜血的火焰,话语虽然平淡,可眼神却是带着无尽的怒火:“雪儿在这里这几天,毕竟是打扰你了,朕准备将她带回宫中去,也好贴身保护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身子猛地一震,墨暄玉淡淡的开口,目光却是一瞬不瞬地望着愣怔的朱霜霜:“皇兄之前不是答应臣弟,会让她暂时住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门外有清冷的夜风拂过,衣袂翻飞,朱霜霜上前一步,本想开口,谁料墨离暄很是惊慌地将她拉到了身后,他漠视着一脸邪魅淡笑的墨暄玉:“若是你当真能护她周全,刺客如何能近得了她的身。”

    背脊瞬间变得僵硬,墨暄玉唇角的笑容骤然敛去,他抬起头来,望着朱霜霜,她的目光澄净,柔嫩晶莹的唇瓣微微张开,想要说些什么,但始终没能开口,墨暄玉无奈的苦笑:“她若是当真愿意跟你回去,当日又怎会随我到这儿来?”

    “王爷——”朱霜霜上前一步,她的目光澄净如大海,声音轻柔,仿若溪水一样缓缓流过:“我在这儿,毕竟是打扰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望着他惊痛的眸子,心脏仿若被怒狮奋力的撕咬着一般,疼痛难耐,她眸底浮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,更为她绝美清丽的面容添上了一分迷离的光彩,她的长睫轻颤,泪凝于睫,声音难掩喑哑:“霜霜能有王爷的照顾,已是万分感激,今生能认识王爷,也是霜霜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默然闭上眼睑,墨暄玉苦笑,他挥了挥手:“走吧,我已知道你的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暄侧低下头望了眼朱霜霜,他的手指紧紧地拉着朱霜霜的手臂,丝毫都不愿意她上前一步去靠近墨暄玉,抬起眼睑,她深深地凝望着墨离暄,千言万语,却终是化作沉默,她重重地点下头。

    长嘘口气,墨离暄总算是放下心来,他揽臂将朱霜霜搂在自己的怀中,大鼈也披在了朱霜霜的身上,他紧搂着她走向房门口,刚到门口,一只修长的手臂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腕,墨离暄察觉到朱霜霜被一股力道拖住,他蹙眉回头,果然看到墨暄玉正痛心却温柔的望着朱霜霜:“记住,我曾对你说过的话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