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三章 断气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三章 断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她跪趴在床前檀木做成的脚踏上,望着脸色苍白的丽媛,痛哭失声:“告诉我,应该怎么做,有没有药箱,有没有止血散?”

    丽媛满足的笑了笑,她的眸中盛满了感激之情:“姑娘,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颤抖地伸出手来,并没有多看其他,只是紧紧地拉着朱霜霜的手,像是要将自己所有的力气给用尽了一样:“奴婢能为他救下最心爱的人,值了……这债……奴婢算是还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泪水簌簌地流下,她手指紧紧地握着丽媛的手,看着她的眼睑微微下垂,泪凝于睫,她的心骤然一沉,慌忙出声唤她,只是早已泣不成声,“丽媛,醒醒……你还这么年轻,生命才刚刚开始,告诉我,药箱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一滴清泪倏然滑落,顺着眼角流入鬓间,丽媛紧蹙着眉心,她的另一只手颤抖地抬起来,朱霜霜忙深吸口气,颤声问道:“你想找什么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丽媛张开口来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流入她微微张开的双唇,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声音来,她紧闭下双眼,朱霜霜会意,忙伸手探入她的怀中,拿出来的却是一方用绣帕包着的一支折断的玉簪,她惊诧地拿了出来,突然觉得那雪色玉簪仿若是女子苍白到极点的面容,她的心骤然一疼,又一滴泪水滑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朱霜霜深提口气,她樱唇微颤,惊痛的眸子紧盯着虚弱的丽媛。

    颤抖着纤细的手指,丽媛虚弱地抬起手来,她紧握着那支玉簪,紧蹙的眉心舒然展开,她苍白的唇角绽出一抹幸福的笑来,抬头望着朱霜霜,她静静微笑:“能带着它离开……就像丽媛永远都陪在……陪在王爷身边…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丽媛——”朱霜霜眼睛突然睁大,她的手指紧握着那手,只是丽媛的眼睑却慢慢地垂下,凝于长睫的泪水倏然流下,“王爷……奴婢永远……等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无力轻声地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朱霜霜泪流满面,她泣不成声,紧抓着丽媛垂下的手,哭得凄惨万分:“丽媛,别走,听到没……睁开眼来看看我,快看看我!”

    紧握在手中的手指倏然垂落在床上,微弱的气息瞬间断了。

    只觉脑中轰隆一声如雷滚过,朱霜霜头脑晕沉,她弯身紧抱着丽媛的身子,瘫软着双腿动不得半分,仿若是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噬着心脏,丽媛的头歪在她的右肩,她的手拿着那方绣帕,看着丽媛手边已然松开,放在掌心的那支玉簪,她颤抖地拿起来,连同那绣帕一起,紧捂在心口,痛哭失声。

    夜风乘着半开的窗门吹进来,轻垂的纱帐被清风卷起,仿若一圈圈涟漪浮起,不知过了多久,身边已然有几个侍女都跪在床前,默然流泪,轻声地安慰:“主子,您多保重身体……丽媛她,已经去了!”

    紧闭了下眼睑,她深提口气,本已咬紧了牙关,谁料话刚出口,还是难以抑住的喑哑嗓音:“我……没事,你们放心。”

    有侍女赶忙上前来,两个人抬着就要将丽媛的尸体给抬出去。两个人惊惧地望着朱霜霜,直到朱霜霜点头默许,两个人才将尸体抬走。

    颤抖地从床上下来,她的脚刚踩到檀木脚踏,谁料眼前突然一阵眩晕,差点儿就重重地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只修长的手臂扶住了她,她身子无力地被人一带,只觉一阵清香扑鼻而来,未及她反应过来,已然扑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头顶蓦地传来一声温柔心疼的声音:“霜霜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长睫微颤,朱霜霜惊诧地抬起头来,只觉眼前一阵漆黑,她紧蹙着眉心,直到看清面前的人,她的胸口一阵起伏,樱唇轻颤,紧憋在胸口的委屈突然爆发出来,未及开口,微卷如蝶翼的羽睫已然濡湿一片,她紧握着男子的手臂,喑哑着声音,凄惨地哭泣:“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儿来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拼尽了全力摇晃着男子,心痛到了极处,她松开手来,紧握着拳头,重重地砸在男子的胸口,冲着她哭吼:“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希望……多希望你能陪在身边,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霜霜……”眼眶瞬间变得通红,他任由她打骂着,看着她如此心痛,他的心更是难受,跪在旁边的两个侍女忙站起身来,出声劝道:“主子,王爷得知奴婢发的信号以后,马上就赶来了,平时需要两柱香的时间,今天还不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墨暄玉侧首冲着那侍女低吼,他的声音难掩嘶哑,未抬起眼睑,只是眼中却盛满了怜惜,惊痛,伤心……

    拳头突然停住,朱霜霜泪流满面,她哭着抬起头来看着面前俊美悲伤的男子,樱唇轻颤,她深深吸气,颤声说道:“她死了……是为了救我死的,本来该死的人是我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边说着,心痛地紧握着拳头打着自己的头,墨暄玉慌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,强制的将她紧抱在怀里,颤抖着柔声安慰:“不怪你,是我没有安排好……让你受惊了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无声地,朱霜霜凄然一笑,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她泪眼迷蒙地侧首,望着床上放着的绣帕和半支玉簪,紧抿着唇,她哭着说道:“丽媛临死前,紧抓着这个不放,原来……她一直都爱着你,我……我却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微蹙着眉心,他走到床前,将那半支玉簪给拿在手中,心莫名地抽搐了一下,“我本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紧咬着唇,她看着那绣帕上写着的字,每个字都仿佛是跟针刺在了她的心口,生疼生疼。

    将丽媛的尸体火化后,朱霜霜一个人待在房间里,她望着窗外淅淅沥沥下的小雨,伸手触摸着那滴答落在掌心的雨滴,不自觉地,泪水已似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落脸颊。

    她本趴在窗前,下颌抵着右手背,泪水滴落,一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,柔嫩晶莹的唇瓣微张,说不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身后的男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的,他静静地站着,不敢上前去打扰到她,手中仍是紧紧地握着那半支玉簪,他侧首望了一眼,眼眶顿时红了一圈,眼睛辣疼一片。

    朱霜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丽媛居然和墨暄玉有过一夜之缘,而墨暄玉竟然醉酒后将那支玉簪送给了她,醒后……发现身边躺着的女子竟然是她,愤然将玉簪扔掉,也忘记了那夜芙蓉帐里的温暖情话。

    “我当时……确实是误认为……”墨暄玉大步向前,他走到了朱霜霜的身边,望着她满脸的泪痕,心中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“误认为那个人就是我吗?”她的声音清冷,没有半点的温度,说话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让人听了,却是凉彻入骨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伴着湿润的水汽乘着窗户吹进来,衣袖被风轻柔拂起,墨暄玉惊痛地望着仍是呆坐着的朱霜霜,她鬓角的碎发时而贴在晶莹白皙的脸颊,时而又拂过挺直娇巧的鼻尖,生怕她着凉,他忙弯下腰来,伸手扶着她的两只手臂,“先到床上躺着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她顺势从凳子上站起,径自走到软榻上斜躺着,单手拄着下颌,微微闭合双目,只有微颤的羽睫还能瞧得出,她只是在假寐。

    他走到他的旁边坐下,长长地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那夜我确实将她误认为是你,甚至将这玉簪相赠,第二日醒来发现不是,就将玉簪摔碎,甚至对她刻意冷落……这次让她来服侍你,也是她自己请命要出王府,我本以为她早已将之前的事忘记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却忽略了一点……”朱霜霜紧咬下唇,她呵气如兰,声音轻微:“她竟然真的已经爱上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她脸上的平淡恬静,低垂下眼睑,不免更加失落而感伤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没有多想过她,那是因为……我的心一直都只是停留在你一个人身上而已。”静静地,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站起身来,他颀长的身影分外的孤独而落寞。

    没有再提起勇气多看她一眼,他脚步流星一般,直接就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木然地抬起眼睑,望着他僵硬挺直的背脊,她呆愣了一下,轻启朱唇,她轻声说了句:“王爷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双腿突然变得沉重,墨暄玉停下脚步,他的手指紧握在身侧,却只是静静地站着,没有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身侧缭绕的轻烟正袅袅的升起,恬静的清香正徐徐地燃着,她泪凝于睫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“方才霜霜太过激动,若是哪句话冲撞了王爷,还请多多恕罪,霜霜这里先和王爷赔不是了。”她边说着,已然站起身来,脚踩在脚踏上,轻提起柔软的裙裾,方要屈膝行礼,谁料一只手臂突然没入她的眼前,连忙弯腰将她扶起。

    他心疼地拧紧眉心,眼前淡蓝色纱裙裹着的纤弱女子,目光澄净地望着他,唇角虽然带着一丝笑意,但是却突然有了几分的疏远,他刚想揽臂将她抱在怀里,谁料她愣怔了下,就在她侧脸将要触碰到他胸前锦袍上绣着的繁杂绣纹时,她突然抬起头来,目光坚定地看着他:“你是很好,可是不属于我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怔住。

    轻轻地,她推离了他的怀抱,站在离他一步远的距离,她深深吸气,空气中隐约还弥散着他身上清淡的茉莉花香,她微笑:“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,你愿意吗?”

    唇角无奈地勾起一抹无奈的苦笑,静静地,他抬起头来,尽力地将他眼中的苦涩给隐藏起来,他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是静静地望着她:“哪天如果你累了,只要记得,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你,无论是在哪儿,他都会不顾一切地走到你的身边去。”

    她的眸中有淡淡的雾气缭绕,忙侧首望着案几上缭绕升起的轻烟,她喑哑地应了声,心如刀绞,却不能再多说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颤抖着,墨暄玉伸出手来摸摸她的头,他温润轻柔的眸底满是宠溺,“傻丫头,等你多久,都是值得的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