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想纳妃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想纳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身子猛然一震,她凄然笑着的唇角倏然收住,心顿时一沉,她呆愣地望着他:“臣妾懂了……皇上想要的,无非就是让他们所有人都以为……您是宠爱臣妾的,对太后……臣妾也是百口莫辩……”

    静静地,夜风乘着回廊吹进了寝殿中,他如墨的发丝被轻轻吹起,时而贴在他白皙晶莹的面容上,时而拂过他如玉雪净的脖颈。他的喉间哼的一声冷笑:“有些话……朕以为你一直都懂。”说完,没有回头去看她一眼,直接撩起帐幔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帐幔里传来一声淡然的吼声:“来人,送德贵妃回宫。”

    一滴清泪倏然从眼角滑落,沁雯目光凝滞地望着他消失的地方,轻垂的帐幔被他撩起,恍若轻风吹过湖面掀起的涟漪,还未消失,已有宫人垂首侍立在她的身侧,伸手搀扶着她,轻声说道:“娘娘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侧仰起头望向案几这边,将眼眶中的泪水给硬逼进去,她伸手抹了把眼泪,再望一眼已经没有袅袅轻烟升起的燕窝,她淡然一笑,无声地说道: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被绿画给搀扶着,她脚步虚浮地向前走着,原来她一直都是个棋子而已,她总以为自己能够感化他,能够走进他的心里,终了,一切都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,刚下了早朝,墨暄玉垂首静立在桌前,他剑眉微蹙,坐在桌前的邪魅男子从进来房间开始,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陆通偷偷抬眸瞥了眼墨离暄,刚想开口提醒下,谁料墨离暄突然朗声一笑,他抬起头来,狭长的凤目瞥了墨暄玉一眼:“朕是想和皇弟说一下,想给你找个王妃,不知皇弟可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墨暄玉剑眉一挑,他目光淡然地看着墨离暄,随即垂首,双手抱拳放在胸前:“臣现在还没有纳妃之意,皇上的好意,臣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唇角的笑容骤然收住,墨离暄半眯着双眼,黝黑的睫毛无规律的轻颤,“你是想抗旨不遵吗?”他的声音不大,却带着与生俱来又不可抗拒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墨暄玉无声地轻笑,没想到兄弟两个第一次正面交锋,当真是为了她,其实早已经想到的,但是真的面对了,不知为何,却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放松感。

    “臣不敢。”一字字的从齿缝中咬出,他垂首没有半点动静,“若是臣想纳王妃,自然会对皇上提起,到时候……”他蹙着眉心,试探地瞥了眼冷若冰霜的墨离暄一眼:“还请皇上能够成全。”

    霍地从凳子上弹起身来,墨离暄愤然地瞪着眸子,伸手紧紧地抓着墨暄玉的衣襟,他怒视着墨暄玉,紧咬着牙:“朕若是不成全你呢?”

    墨暄玉抬起眼睑,他墨玉般的瞳眸平静地直视着墨离暄,掀不起一丝的波澜:“皇上难道是忘了吗,她自己不愿意跟着您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墨离暄伸出手掌来,劈头就要对着墨暄玉盖下,只是旁边的陆通忙出声喊了句:“皇上息怒,娘娘也不想看到你们因为她不愉快啊?”

    手掌拂一伸出,如飓风扫过鬓间,那风还未消失,墨暄玉甚而能看到自己的发丝迎风飞舞,只是墨离暄的手指一顿,他紧蹙着眉心,心口蓦地传来万千滋味。

    他紧闭了眼睑,眼前立时浮现过朱霜霜澄净如海水般的眸子,和那柔嫩晶莹的樱唇浮起的一丝感伤。

    他的心骤然抽搐了下,无奈地将手垂下,他的另只手也从墨暄玉的衣襟慢慢的松开,最后终是无奈的转过身来,他的手指扶着桌沿,垂首紧拧着眉心。

    “倘若雪儿当真喜欢宫外自由的生活……”墨暄玉低垂着眼睑,他整理了下衣襟,岂料话还未说完,面前就传来了墨离暄一声淡漠地低吼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墨暄玉微微一怔,他抬起头来,墨离暄僵硬紧绷的背脊一动不动,紧绷的下颌划出一道冷峻的弧线,他几乎是从齿缝中咬出来的话:“雪儿这个名字,也是你能叫的吗?”

    陆通垂首静立在身侧,他偷偷抬眼瞥了下面前看似很平静,实则已经暗涛汹涌的两个人,墨暄玉手指紧握在身侧,他的唇角无规律地抽搐了几下,终究是忍住了,他淡然地回了句:“臣失礼,娘娘她如今习惯了宫外自由的生活,她曾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墨离暄没有回头,他的唇角噙出一丝冷笑,静静地,他手指扶着桌沿坐下,看似很无聊的把玩着手边的茶盏,掀起茶盖轻轻地刮着茶水上浮着的微卷的茶叶。

    “她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,而这些生活……在深宫内院是永远无法实现的,所以……”墨暄玉平静恬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岂料墨离暄直接就将茶盖给盖在了茶盏上,他的手掌拍在桌子上,虽然力道不大,但还是震得茶盏咯吱咯吱作响,茶水也洒出了少许。

    “够了,朕如今只是想让你知道,别和她走得太近,不然……”他嗜血的眸子瞪着墨暄玉,手指紧掐在掌心,泛白的指骨甚而都能听到咯吱作响的声音。

    陆通在旁边吓得浑身直哆嗦,这样的场面,当真是很少见到的。

    窗前的案几上正焚着馥郁沉静的龙诞香,有清风吹过,袅袅升起的轻烟缥缈的缭绕着,墨暄玉转眸微微抬起眼瞧了下墨离暄:“臣明白。”他的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眸中闪过一丝惊痛的憎恶之色。

    墨离暄目光冷冽地回过头去,见此,陆通忙给墨暄玉使个眼色,让他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嫣小筑。

    朱霜霜斜躺在床上,她手中拿着一本书随意地翻着,床前的纱灯里,烛火隐约跳动着,不是很明亮。

    丽媛端着盛满了温水的铜盆走了进来,见她躺在床上,又只是披了一件单薄的粉色中衣,并没有盖着被子,“啊呀”一声惊呼,忙将铜盆给放在桌上,疾步走了过来:“姑娘,怎么这样不注意,若是着凉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转头又望了眼床前的烛火,将她的被子给盖上后,忙将白色的纱罩给取下来,用着银簪给挑了挑烛芯,复将纱罩给弄上,转过头来看着朱霜霜,她满脸担忧地望着:“姑娘若是要晚上看书的话,奴婢就在您的房间里啊,多点几盏灯,这样才不会弄伤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凝眸浅笑,她随手将那书给放在了软枕下,抬起头来瞧着丽媛,伸手拍拍丽媛的手背:“没关系,就是无聊找点儿事做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若是觉得无聊,赶明儿奴婢让王爷来多陪陪您,好不?”丽媛粉嫩的双唇漾起一抹笑容,话语里多少还带了分莫名的情愫。

    朱霜霜低垂下眼睑,她的羽睫轻颤下,似半开玩笑的问了句:“丽媛莫不是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脸颊唰地一下变得通红,丽媛忙似拨浪鼓一样的摇头:“哪有这样的事,姑娘您不要乱说,当心给人听了去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若是你当真对他有情,我还想撮合一下呢,正好给自己找点儿事做啦。”朱霜霜说着,就伸出青葱般的食指勾着丽媛的下颌,将她的下颌微微抬起,清了清嗓子,故作邪魅的眼神望着丽媛,“听说……你喜欢本王?若是真的,今夜就和本王入了洞房,可好?”

    脸颊绯红地一下子从床边跳起,丽媛娇羞地低垂着头,丝绢一甩,直接就朝着房门跑了去,“姑娘真是爱胡闹,奴婢不和您玩了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单手捂着嘴,躺在床上笑得前翻后仰,“不用害羞的,这有什么嘛,喜欢就要说出来啊!”

    只是边笑着,她的笑容突然在唇边凝住,这样的话她既然都懂,为什么就不愿意向墨离暄说出来呢,原来,还有一种爱……竟成了无奈。

    丽媛娇羞地迈出房门,刚想跑走,谁料一黑衣人直接就翻窗进了朱霜霜的房间,烛火瞬间被熄灭,房间里漆黑一片,紧紧地窗外的明月隐约照射进来,能有一丝的亮光。

    朱霜霜猝然一惊,惊惧地抬头看着来人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来人只是一声冷笑:“送你上西天的人,拿命来!”说着,就直接挥剑冲着她刺过来,那剑的白光闪烁在眼前,剑锋直指朱霜霜,她身子僵硬地坐在床上,半点都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唰地一声,那剑莫名地被个物件给挡了回去,身前多了个温热的身体,侧首瞧了她一眼,那人忙说道:“姑娘,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丽媛——”朱霜霜惊诧地喊出声来,还未多说其他,那黑衣人刚被打到窗前,随即又转过身来,飞身就要刺过来,未曾想到,丽媛直接就从腰间抽出一根如丝带轻薄的长剑,她的目光陡然变得尖利,“居然敢到这儿来撒野,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剑锋相对,朱霜霜抱着被子,她愣怔地坐在床角,双手紧紧地抓着被角,光影交错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不停地有光影闪过,甚而能听到双剑“咔擦”地交错声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,突然一个黑影从窗口跳出,她忙叫了声:“丽媛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黑暗中有个身影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,朱霜霜惊魂未定,她慌忙探出手来,想要抓住一些东西,终于有个手臂伸了过来,略为虚弱的声音传来,“姑娘,你放心,奴婢……很好。”

    另一只手也慌忙伸了过去,朱霜霜紧蹙着眉心,她的鼻尖一酸,眼眶中已有淡淡的雾气升起,她能感觉到自己触摸到了丽媛,但是手指突然摸到了一些湿润粘稠的液体,她惊诧地睁大了眸子,颤抖地将手触到鼻尖一闻,泪水倏然滑落脸颊,她惊痛地喊了声:“丽媛,血……你流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姑娘,奴婢……没事。”耳畔传来一声虚弱无力的声音,朱霜霜忙将她放平,躺在床上,她慌乱地跪爬着下了床,剧颤着用火捻点燃蜡烛。

    微弱的烛光慢慢将房间点亮,她泪眼婆娑地转过身来,待看到床上侧趴着的女子时,她抬着沉重的步子,跌跌撞撞地走了过去,“丽媛……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