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一章 怒火中烧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一章 怒火中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娘娘恕罪……”寝殿中的宫人唰唰地全都跪伏在地上,不敢乱动分毫。

    抬脚走到软榻前,沁雯淡漠地坐下,榻上的小案几上的紫色香炉中,正燃着恬静的沉香,她心如刀绞,缓缓地抬起眼睑,那幽深黯绿的眸子,像是寒冬里冰冻的湖面,眸底一片冷冽之气闪烁,仿若一个不小心,就会掉进那深不可测的湖底。

    绿画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,但见她黝黑的长睫轻颤,香炉中袅袅升起的轻烟恍若缭绕的云雾一样飘在她的身畔,刚想开口,却见她清雅秀丽的目容上此刻正扬着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慢慢地滑下,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停住,她轻抚着小腹,随即挥手示意其她宫人都退下,只是留了绿画一人在身边侍奉。

    绿画忙起身走到她的身侧,垂首静等着吩咐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现在的住处,打听清楚了吗?”沁雯侧抬起头来瞟了她一眼,目光冷凝地问道。

    绿画轻点点头,“找到了,不过那里守卫严密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沁雯纤细的指间正剥着一颗饱满香润的紫红色葡萄,她的指尖刚将皮儿给剥开,便有香甜欲滴的汁水儿流下来,绿画忙拿了丝绢递过来,她随手给接了,将剥好的清甜葡萄肉咬了口,平淡的问道:“还有什么?尽管说就是,不必吞吞吐吐的。”

    绿画抬眸瞧了她一眼,但见她柔嫩晶莹的双唇翕张,雪白纤细的手指又从水晶果盘中捻了颗葡萄,手指在衣袖上紧搅着,绿画战栗地闪烁着眸子,低声说道:“八王爷也经常出入那里,也就是清嫣小筑。”

    手中的葡萄瞬间在指间被捏碎,香甜的汁水顺着手掌滴落,沁雯秀眉一挑,眸底一片冷冽之气闪过:“到底是贱人,居然还想霸占秦岳王朝两个最优秀的男人,简直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手掌砰地一声重重地拍在案几上,几上放置的茶盏轰轰直响,茶水也从茶盖中溢出,泼洒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娘娘息怒,娘娘息怒……”绿画忙拿着丝绢给她擦拭手上的汁水,赔笑着劝着,斜眼瞥了眼窗外,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:“她朱霜霜说到底不过是个亡国公主,说不定之前西凉亡了国,就是她个霉运鬼给造成的,况且还是个哑巴,娘娘您想想,一个哑巴能做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沁雯的唇角噙出一抹冷笑,瞥目扫了眼案几上的水晶果盘,她自得的淡笑:“一个陪葬的哑巴,凭她怎么狐媚,说到底也是虚幻泡影,之前本宫就能让她消失,现在……”将丝绢随手扔在案几上,她冷笑一声:“……照样让她逃不出本宫的手掌心!”

    绿画站在身侧,垂首赔笑着,只是瞧着沁雯唇角冷冽冰寒的笑容,也不由得发怵,不敢再多说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崇华殿。

    天空像是被砚墨泼了上去,漆黑无月,有缭绕的雾气在大殿外弥散。

    殿中烛火通明,如同白昼,仿若儿臂粗的红烛在铜鹤烛台上燃着,大殿正前方的中央放着一张偌大的案几,俊美清雅的面容微微垂首,他的眉心紧拧,手中的朱笔蓦地一滞,侧抬起头来,美如白瓷的脸上黯光流动,深邃黝黑的瞳仁中竟透不出半点的光彩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陆通躬身蹙着眉头,战战兢兢地回道:“探子今儿清晨来报,八王爷昨夜在莞妃娘娘房间待了一个时辰,不知两人在做些什么,奴才当时就要禀明圣上,只是当时良嫔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墨离暄紧握双拳砸在案几上,薄如刀削的双唇紧抿着,他半眯着眼,没等宫人跪在地上,他已然侧转过头来,薄怒地低吼:“明日一早,让他进宫见朕。”

    陆通吓得浑身哆嗦,他猛地吞咽一口口水,微微抬起头来,却发现墨离暄的眸中正闪烁着愤怒的火光:“是……奴才遵旨,马上就让人通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过去。”墨离暄低头紧蹙着眉心,望着自己紧握着的拳头,他的胸膛急促的起伏着,心底的怒火瞬时就要从喉间爆出一般。

    陆通浑身一震,忙不迭地拖着虚软的双腿爬着退出了大殿,只是刚退出来,就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只听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他慌忙抬起头来,琉璃宫灯的照映下,他分明看到沁雯惊诧的眸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。

    连忙跪在地上,他惊魂未定的连声道歉:“贵妃娘娘恕罪,奴才该死,冲撞了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娘您没事吧?”身边的粉衫宫女忙上前来给她整理裙衫,只听头顶传来一声温婉柔静的声音:“本宫没事……”边说着,陆通便瞧见一只青葱般纤细晶莹的手没入了他的视线,柔笑着就要扶他起来,他惊惧地跪着退后两步:“奴才该死,娘娘当真折煞奴才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替本宫扶陆总管起身。”她一只手臂扶在自己的腰间,另只手还是虚扶在半空,双膝微曲着,只见她身后的粉衫宫女忙走上前来,轻声说道:“陆总管请起。”

    陆通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,微微抬眸,但见沁雯浅笑着,肤如白雪,腮若新荔,樱唇微抿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,他心里忍不住就泛嘀咕,难道方才是自己看错了不成?

    见他没有说话,沁雯纤细的手指扶在腰间,微隆的小腹覆在淡黄色撒花裙衫之下,只见她系在腰间的雪色裙带随风轻舞,柔笑着开口:“陆总管这样慌慌张张的,是要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夜风乘着宫女手中拿着的食盒拂过,陆通闻着似燕窝的味道,他忙讪讪一笑,伸手挠挠自己的头,灵机一动,巧言说道:“今儿早晨奴才打扰了皇上和良嫔娘娘,一整天都是惊魂不定的,方才又不小心摔碎了端给皇上的茶盏,这不是……要到敬事房领二十大板吗?好让皇上消消气儿……”

    沁雯听他提及良嫔之事,她垂下眼帘,轻声冷哼了下,随即平淡的笑了,道:“既是如此,那陆总管下次可要注意些才是,毕竟是在御前当差,凡事都要谨慎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陆通转眸瞥了眼正低头批阅着奏折的墨离暄,他忙点头:“奴才先告退了,娘娘请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手臂来给沁雯引路,沁雯淡然地瞥了他一眼,随即整理下鬓间的珠钗,抬脚走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沁雯款步走到案几前,她侧首瞥了眼身边的宫人,所有人都躬身退了出去,温婉一笑,

    她从身后宫人的手中端过了白玉瓷碗,那雪玉通体明亮,映着她白皙纤细的手指更加纤巧好看。

    那宫人刚递给她瓷碗,她笑着轻声说了句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垂首点下头,宫娥忙退了出去。偌大的寝殿中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她将白玉瓷碗给放在案几上,微微抬眸,瞧见那焚着龙诞香的轻烟袅袅升起,透着轻烟望着他低垂着的浓密睫毛,他美如白瓷的面容上闪烁着冷冽的寒光。

    只是,那分冷冽却带着一分凄凉的苦楚,她低头小心翼翼地用雪玉汤匙舀了一口燕窝尝了下,柔嫩晶莹的樱唇轻抿,她轻柔一笑,端着瓷碗递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刚做的燕窝粥,想必皇上也忙得累了,要不要用点儿?”她端着雪玉瓷碗站在他的身侧,缭绕的轻烟在她的身侧升起,她清雅端庄的面容上闪烁着凄清的泪光,在澄净的眸中慢慢扩散,一层淡薄的雾气轻浮着。

    他侧抬起头来瞟了眼她手中的瓷碗,却没有看她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说了句:“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纤细的手指蓦地一滞,慌忙就给他放在了案几上,虽然心如刀绞,但还是微仰起头来,拼命地抑住眼眶中饱满滚烫的泪水。

    静静地等了两分钟的时间,她的手指放在微隆起的小腹上,紧咬着粉嫩的樱唇,刚要开口说些什么,岂料他冷淡地瞥目扫了她一眼,不耐烦地说了句:“你挡着朕的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妾失礼。”她眸中拼命压制的泪水莹然而落,从精致削减的下颌滑下,滴落在她垂放在身前的手背上,她惊惧地退后一步,谁料没站稳,拂手将他放在身边的一份奏折给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……”她忙弯腰就要去捡,谁料手指刚触到那奏折,居然已有一只明黄色绣着飞龙盘云的手臂给抢先一步给捡起,随手将那奏折给扔在案几上,他斜睨了她一眼,瞧见她悲戚的泪水,更是不耐烦到了极点:“没什么事的话,你就回寝宫歇着去,朕这里还不缺服侍的宫女。”

    她刚站起身来,手指正伸在半空中,还没碰到他随手扔在案几角落的奏折,突然怔住,她的双唇轻颤,脑海中如碾盘轰隆滚过,她无声地咀嚼着他方才的话,“宫女……”原来在他心里,她竟然连在近身服侍的宫女都不如,一时想到了伤心处,她深深吸口气,泪水却还是止不住地簌簌流下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要朕亲自送你回去不成?”轻烟缭绕间,他淡漠冰冷的下颌紧绷着,声音仿若匙寒冬里冰冻三尺的湖面,让人寒彻心扉。

    “臣妾来这里,只是关心皇上的身体,并不想……”她拼命地想要压制住自己内心的委屈和愤慨,但话出声来,却还是掩不住的喑哑,还未说完,就见他淡漠地瞥了她一眼,她猝然一惊,一滴泪水吧嗒一声滴落在他放在案几上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他侧目瞟了一眼,随手擦拭掉,“朕就要就寝了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霍然从鎏金御座上站起身来,径直就朝右侧轻垂的明黄色帐幔走去,大步向前,甚而掀动衣摆随风轻扬。

    她紧咬着唇,一声淡然的话语从齿缝中溢出:“皇上当真要这样冷落臣妾吗?”她的声音虽不高,却声声捶打在自己的心上,和他相处将近一年了,她从来都没敢和他起过正面的冲突。

    他刚掀起帐幔,听她这样说,他的脚步突然一滞,随手将帐幔一甩,他冷笑着侧首,邪魅的脸上满是嘲讽的味道:“看看你如今的肚子,这句话说出去,有谁会信?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