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二十章 绿色的镯子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二十章 绿色的镯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朱霜霜沉默,她的目光静静地停留在那镯子上,犹豫了片刻,她伸手将那镯子拿下,放在他的手心里:“对不起,我不能收下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的眼底黯痛,有一抹自嘲的苦笑浮上眉梢,他点头:“那是他送给你的吧?”

    低头抚摸着她右手腕上戴着的镯子,她摇摇头,“不是的,和他没有关系。”她不想直接说出来是韦广晖送的,她要戴着的也并非是什么爱意,而是深深的愧疚。

    手指轻抚着那湖绿色的镯子,他的双眼轻轻眯着,她朱唇轻启,目光镇静:“留给真正属于它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他顺手就将那镯子放在她的手心,五指轻触到她冰凉的指尖,他只觉这冰凉直浸入冰冷的心底,压得他透不过气:“若是你不想留着,就等我离开后,随手丢到什么地方都可以……”他侧目瞥了眼半开的窗户,有湿润的水汽乘着湖面扑来,夹杂着清香的花味,他淡然一笑,握着她的手指蜷起,将那镯子放在她的掌心,眸底沉着落寞的思绪:“不用再和我提起,这样我会留着点儿遐想,或许有一天……你就会接受我,我愿意等着那一天来到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起眸来,愧疚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突然站起身来,背对着她站着,深深提口气,走到了窗前,喑哑着声音开口:“我先走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刚想张口,却见窗子不自觉地晃动了几下,清冷的月光洒照进来,隔着纱帐照在她黯然的脸上,她木然地垂下头来,望着那镯子静静地出神,潇洒俊逸的八王爷,原来也有这样失落怅然的时刻。

    崇华殿寝殿。

    芙蓉软帐里,良嫔如瀑的发丝铺在龙凤软枕上,她身上只披了件粉色的纱衣,醉若桃酡的娇慵面容望着身旁熟睡的男子,她白皙纤细的食指轻轻地在他半露的胸膛画着圈圈。

    入宫已然三年之久,她忍辱受屈这么长时间,前有玥贵妃阴险压制,后有沁雯狡诈地斡旋在皇帝和太后之间,丝毫都不让她有得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若不是她平日省着多打点皇帝身边的人,也不会打听到皇帝昨晚醉酒,正好要到崇华殿歇息。

    唇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冷笑,谁能想到,她会在这时候重获翻身的机会,在宫中再得一席之地?

    他将她紧搂在怀里,温柔地抚慰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生怕一个不小心,她就要消失了一般,这样的圣宠,说出去别说她人不信,就连她自己也从未享受过这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手指骤然抓紧软枕,她的指尖甚至都要掐在掌心里,懊恼的蹙紧了眉心,她实在是想不通,他昨夜整晚唤着的,都是“雪儿”这个名字,他温软的双唇轻咬着她娇红的耳垂,他的手指在她的身上游走,她恍似已经沉浸在无尽缠绵的温柔梦中,却只听他口中温柔的呢喃:“雪儿,别再离开,朕要你,只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,她思考了大半天,宫中并没有一个叫雪儿的女人,若是当真要牵强的覆上,那也只是昔日景仁宫的……朱霜霜?!

    她淡漠地摇头,那也是不可能的,皇帝恨透了那个女人,如何会宠爱她,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胸口顿时有一阵酸涩之气涌上心头。她恨恨地咬紧牙,若是当真按皇帝所说,那个女人现在不该在他身边才是,如今后宫最得势的,莫不若刚怀上皇嗣的德贵妃,那个女人表面上温顺谦和,实则阴险狡诈,和当日的玥贵妃有得一拼,只是她不仅得太后宠爱,甚至现在还有皇嗣护着,很难推翻。

    蓦地身子一震,她随即大喜,只要皇帝对那个女人不上心,任何女人都有机会攀得圣宠,说到底……靠的只是手段和真心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慢慢地松开,轻薄的纱衣拂过他的胸膛,她伸出手指温柔地抚摸着他的面颊,娇羞地趴在他的胸前,媚眼如丝,迷离的羽睫轻颤,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,呵气如兰:“皇上,臣妾当真爱您,愿守护皇上一生一世……”

    “吱嘎”一声,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,紧接着就有一抹蓝色太监装扮的人疾步走了进来,噗通一声跪在了床前,隔着轻垂的纱幔,垂首轻声说道:“皇上,奴才有急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烦闷地侧转过头来,良嫔雪白的贝齿紧咬下唇,斜睨着跪在地上的太监,眸底盛满了厌恶之色,不由得压低了声音,轻斥道:“狗奴才,滚出去,没看到皇上正在休息吗?”

    背脊瞬间绷得僵直,那太监惊诧地抬起眼睑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她居然坏出现在崇华殿中。

    枕旁的男子眉头微微一蹙,他的手指刚想上来抹一下脸,谁知竟莫名地触碰到一寸温热柔滑的肌肤,猝然睁开眼来,他望着面前娇羞慵懒的人儿,拂一转身,已披上了外衣站在床边。

    他愤然地将轻垂的纱幔一甩,怒视着她,低吼:“你如何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良嫔怔住,她木然地望着他瞧着自己的目光,被狠狠地甩着摔在了雕花木床的床栏上不说,她跌坐在床角,背后冰凉的阴风直穿入脊背。

    陆通跪在地上,丝毫都不敢乱动,望着刚映入眼帘的白色罗袜又突然离开视线,他刚抬起头来,已瞧见墨离暄的右手狠狠地抓紧了良嫔的脖颈,迫得她不得不抬起头来,直视他愤怒厌恶到极点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说,谁让你到这儿来的……”他的眼皮突突直跳,掐在她脖颈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,她的唇色苍白,满脸涨得通红,甚而都喘不过气来,他深邃幽黯的眸子骤然缩紧,狠狠地将她甩开,跌坐在床上:“贱人!”

    陆通忙给他递过来锦袍,墨离暄披在身上,手指紧紧地抓着那紫红色长袍的袖管,斜睨着床上正剧咳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的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苦笑,“贱人……”她无声地重复着他的这句话,胸口骤然涌起一阵酸痛,她紧捂着心口,眼泪还是不争气地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含泪抬眸望了他一眼,却只是对着他倍感厌恶的双眸,他的唇角甚而都勾起一丝嘲讥的冷笑,她如今在他的眼底,除了卑贱,也更加的懦弱。

    “皇上当真觉得臣妾如此不堪吗?臣妾待皇上的心天地可鉴。”她直视着他冷冽的面容,紧抿着双唇,见他丝毫都没有软下心来,她冰凉的指尖紧扣着掌心,胸中的愤懑和委屈更加强盛,忍不住就抽泣出声,惨白的脸色更加柔弱难言。

    陆通转眸望向背脊僵硬,淡漠的站着的墨离暄,他的手指紧握在身侧,不愿再多看一眼这个女人故作娇柔的嘴脸,冷哼了一声,他拂袖转身,径直朝房门走去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——”惊痛地上前一扑,良嫔仅裹着纱衣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床下,她的双手死死地抓着墨离暄的衣摆,抽泣绝望到了极点,“皇上为何要这样待臣妾,难道臣妾当真不如已经离开了你的女人吗,雪儿……就算她如今在皇上的面前,未必就比臣妾爱您的心真切啊,皇上——”

    扬手怒极地一挥,墨离暄侧首怒视着她泪流满面的愁容:“你连给她端茶倒水都不配,又何谈与她平起平坐,滚开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怒吼了一声将她踢开,她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重重地跌坐在地上,心底绝望失落到了极点,低垂着头望着地面,泪水滴滴答答地落下,不过片刻,眼前已然润湿一片,抬头望着他已然消失的背影,她的眼前如雾缭绕,竟是再看不清半点温柔存在。

    陆通侧首瞧了她一眼,刚想上前去将她扶起,怎料她憎恶烦躁地低吼了声:“狗奴才,休要碰本宫一丝毫发。”

    愣怔了下,陆通半是冷哼地瞥了她一眼,随即扬声唤了句:“来人,把良嫔娘娘送回寝宫。”说完,淡淡地瞥了她一眼,直接就抬脚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个宫娥垂首走了进来,扶着她就要出去,她羞愤恼怒地甩开众人,自己披上了昨日的裙衫跑了出去,发髻松动,未整妆容,她懊恼地垂着头,一路跑回了寝宫。

    德贵妃寝宫。

    宫娥端来洒了数十片玫瑰花瓣的铜盆,纤细晶莹的手指放在清香四溢的温水中,她浅笑着洗了,抬起手来,已有宫女拿来了白色的绢子,她随手擦了擦。

    “她人现在在哪儿呢?”沁雯斜睨着凤目,旁边垂首侍立地宫娥忙上前一步,轻声说道:“已经回寝宫去了,不过她关着房门,不让任何人进去服侍。”

    走到窗前的梳背椅上坐下,沁雯伸手抚弄着放在窗前案几上的杜鹃,紧抿着双唇,她突然皱紧了眉心,目光中满是冰冷之色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,居然敢在本宫的眼皮底下搞这些鬼把戏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娘娘,良嫔之前就是仗着玥贵妃的气焰,在后宫勉强还有些分量,没想到如今被皇上给冷落了,反倒想着这样的法子来接近……”绿画走到她的面前,端着白玉竹丝茶盏递给她,“皇上刚醒来时,见她在身旁侍寝,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她啊,以后估计是没什么指望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得意地勾起唇角,望着正喝着茶水的沁雯,她凑近了耳边说道:“据说昨夜皇上虽然和她在一起,可口中喊着的……却是另个女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这种事?”沁雯略带惊诧地侧首瞥了她一眼,随即用茶盖有意无意地撇着飘在茶水上微卷的茶叶,“什么名字,说来听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绿画微蹙着眉头,手指不自觉地放在身前缠绕着丝绢,思忖着该如何开口才是。

    沁雯淡然地瞟了她一眼,将茶盏放在案几上,拿起剪刀挑剪着花盆中的花枝:“直说就是,本宫又不会拿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绿画抬起眸子,眼神闪烁地瞧着她,手指早已颤抖着握在掌心:“听说……皇上口中一直喊着……雪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手指蓦地一抖,一头花枝直接就被剪掉落在地上,沁雯愤然地站起身来,甩手就将放在案几上的茶盏生生地摔在地上,她气得身子止不住的发抖:“雪儿……他居然喊着那个贱人的名字,他当真是心里藏着那个贱女人……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