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一十九章 表现的机会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一十九章 表现的机会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一路上虽有侍女手持琉璃纱灯引路,其实也有十盏灯笼悬在木杆上,从湖边一直到她的闺阁外,皆是灯笼齐燃。

    到了房间门口,也有两个婢女侍立在两旁,见她来到,笑盈盈地垂首喊了声:“奴婢见过王爷,见过主子。”

    她甚是纳闷儿地瞅了眼墨暄玉,谁料墨暄玉并没有什么反应,将她安顿好以后,他坐在桌前,给她倒了杯奶熬成的粥:“喝了吧,晚上能睡得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端起来喝了口,醇香宜口,她手指轻抚着杯沿,定了下心神,她抬起眼睑,见他正望着她,却不知已望了多久,只是眼底柔情万种,宠溺的好似她是世上唯一的珍宝。

    窗外有轻柔的风吹过,拂过她如瀑倾泻的秀发,撩起鬓角的发丝轻贴着她晶莹白皙的脸颊,她的目光澄净,声音飘在半空中,好似深夜中安静的精灵。

    “他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墨暄玉望着她,深深地凝视着,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淡笑:“让我……不要对你有非分之想。”他伸手将她的发丝理好,手指微微蜷曲着,他的食指方抚上她的脸颊,她忙侧脸躲开来,他无奈地一笑:“没想到他这么长时间一直闷闷不乐,居然是为了不在身边的你,莫说是我,大概任何人都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轻垂着羽睫,她的内心像被什么撕扯着,让她迷乱的心更加惊痛而痴狂,轻启朱唇,她呵气如兰:“很久以前……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烛火掩映下,她的目光澄净而温柔,娉婷的身影伫立在窗前,她一袭淡蓝色的纱裙轻裹着纤弱的身子,转头莹然浅笑着望着墨暄玉,她腰间雪色的丝绦无风自舞:“但是那些事……都过去了,即便我如今知道了,又有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伤楚的眸底闪过一丝愉悦,他将手中的茶盏放在桌上,走到她的面前,伸出修长的手指,轻轻握着她温热的小手:“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待在这里吗,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下,浅笑着将手指从他的手中抽离出来,微蹙着眉心,她静静地凝望着他:“王爷……我如今只是想过寻常人的生活,而且……请你给我自由的空间,让我好好的思考下未来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僵硬的手指停留在半空中,他清澈如泉水般的眸底霎时间失了光彩,眸底一片幽黯,待望着她澄净的眸子时,他无力地笑了笑:“你许是累了,就先歇下吧,明儿一早我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脚就要离开,只是走到门口时,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转过身来,她正望着窗外,似在思考些什么,他轻柔地笑了笑,眉梢间透出无限的关怀:“这两个丫头是给你贴身服侍的,若是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她们去做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就见两个十六七岁的丫头走了进来,笑盈盈地给她行礼,“奴婢见过主子。”

    她颔首浅笑,墨暄玉唇角的笑容虽未褪去,但眉眼间却又多了分无奈,他再多看了她一眼,抬脚迈出门槛。

    朱霜霜深知她心中对墨暄玉是没有男女之间的爱的,若是真的有,她更多的……是希望他只是她的一个玩伴,或者是无话不谈的兄长。

    铜鹤烛台上的烛火还在燃着,如少女手臂粗的红烛已经燃了一多半,烛泪顺着铜鹤台流下,滴落在铜柱上,慢慢地凝成一块儿。

    拿着玉簪挑了挑烛心,“噼啪”一声爆响,烛火烧得更旺了些,侧目瞥了眼跪在地上的两个黑衣人,秋水剪了的瞳眸中闪过一丝慵懒的轻笑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跪伏在地上的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,随即伏在地上,半是惊恐半是无奈的说了句:“没见到人。”

    拿着玉簪的手指微颤,美人儿惊恼地转过头来,“什么?人难道还会飞了不成?”

    他们本来已经准备好了迷香,就想直接将人给带走,但是没想到赶到房间时,却发现里面烛火通明,但是……没有任何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偷偷抬眸望了眼恼怒的美人儿,两个人重重地将头磕在地上,恭敬地说道:“愿听娘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身边的宫女绿画走过来,垂首静立在美人儿的身侧,轻声说道:“娘娘别动怒,依奴婢看,多半是给八王爷给转移了去。”

    绿画从小顺子那儿打听到了消息,得知中途是给墨暄玉先看了信封,她一直在沁雯的面前都没说得上话,如今正是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哦?八王爷……”侧首瞟了她一眼,美人儿伸出染就了纯净明亮的粉色十指丹寇,她的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冷笑:“墨暄玉不是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了吗,没曾想也对这个狐媚子感了兴趣?”

    绿画偷眼瞥了下她的神色,见她的笑容带着一抹自嘲的苦笑,忙垂首打着圆场:“说到底她也就是个过了气的主儿,如今娘娘您才是宠冠六宫的人,况且还怀上了皇嗣,岂是她一个亡了国的女人能比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呵呵,她算什么,本宫根本就没放在眼里,只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而已。”沁雯转身撩起了青色的帐幔,唇角噙着一抹冷笑,她狠狠地拽着那帐幔,微卷的羽睫颤动,眼睑的清荫下投下一抹蝶翼的阴影。

    绿画刚想上前再说些什么,只是话未出口,沁雯狠狠地将帐幔一甩,淡笑着转过身来,“黑鹰,黑虎,马上派人给本宫接着查探,从八王爷的身上找线索,尽快查探到那个女人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两个人垂首,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站起身来就要退下去,谁料沁雯伸出手来,她焦切地说道: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听到她这样说,马上停下脚步,躬身说道:“娘娘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她以后,就地处死……”她紧咬着牙,缩紧了瞳孔说道,只是刚说完,马上就又改口:“不了,先派人回来给本宫回禀,之后再听结果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垂目点头,脚步轻盈地退出了房间。沁雯走到软榻上斜躺着,她一手拄着下巴,轻合着双目,长睫轻颤,一手抚着茶盏的茶盖,口中轻轻地溢出句话:“本宫这样做……到底值不值得?”

    身边的宫人都只能低垂着头,没人敢乱说半句话,如今她的身边全都是心腹的宫婢,但凡是可疑之人,全都莫名的失踪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她伸手轻轻抚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皇上,你瞒的雯儿……真的好苦。”

    泪水无声地滑落,她深吸口气,抬起微卷的羽睫,已然濡湿一片,轻声问了句:“皇上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有宫女躬身走上前来,轻声说道:“回娘娘,皇上如今在崇华殿忙着政务,今夜恐是要在那里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蓦地一跳,刚想坐起身来前去探望,随即又想了想:“夜深了,扶本宫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原本还想多问一句,只是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,绿画和其他宫女忙搀扶着她走到了内室,若是不知道这档子事,沁雯可能还会多等一会儿,德贵妃向来都是等到了很晚才歇下的,今日……却变了。

    湖心阁楼。

    手指轻抚着檀木栏杆,朱霜霜侧首望着阁楼上的门匾,她微微撅着嘴,轻声念道:“雅轩阁……好别致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身侧的婢女轻笑道:“可不是嘛,主子,王爷为了这个名字想了好半天呢,最后才定了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丽媛,不是说了吗,喊我姑娘就行了,叫主子多见外啊。”她故作不满地转过头来,嗔了那婢女一眼,丽媛忙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嘴巴,轻笑道:“奴婢是叫得惯了,一时不好改口,姑娘莫要怪罪才是。”

    她轻柔地点下头,冲着她微笑:“我不喜欢被人这样称呼,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就很好了呢。”

    丽媛重重地点头,两个人并排站着,说不出的感动。

    夜静如水,静静躺在鎏金雕花床上,朱霜霜侧首望了眼轻垂的雪色纱帐,她拂一抬手,将那纱帐外还束着帐幔的金色丝绦给扯了过来,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缠绕着,心里却是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今生还能遇见墨离暄,就像是梦里见到的那样,他当真是爱她的,虽然面色不是很好,可毕竟是她故意气的。

    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再遇他的场景,甚至在韦广晖的皇宫,都在想着一日能和他重逢,如今当真是碰见了,她却没有勇气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声轻叹从口中溢出,她垂目将那丝绦给放好,宫中还是极阴险的地方,若是当真回去了,恐怕又是凶多吉少,她忘不了那个女人,看上去是个端庄娴静的大家闺秀,其实心里却是阴险狡诈之徒。

    手指轻抚着手腕上戴着的雪玉镯子,她的心口蓦地一阵酸痛涌上来,长睫微颤,她无声地唤了声:“韦广晖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窗外闪过一个黑影,烛影摇晃,轻垂的纱帐也随之如湖面的泛起的涟漪,她猝然一惊,蹙着娥眉,警惕地说了句:“是谁?”

    窗前站着一个银色锦衣的颀长身影,他走到她的床前,慵懒地弯腰隔着纱帐望着她:“猜你可能没睡着,所以来看看,果然还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木然地抬起眼睑,她的羽睫颤了颤,“王爷……您怎么会到这儿来?”

    她伸手将纱帐给撩起,他静静地凝视着她,“想送给你一件东西,你就当我心血来潮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怔住,却被他伸出手来,柔笑着拉着她的手,将一只镯子给戴在她的手腕上,那玉镯子触手生温,是湖绿色的镯子,她诧异地垂目望了一眼,刚要开口,却被他伸出食指给放在了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嘘!”他微蹙的眉心舒展开来,望着她白如雪的皓腕:“原本就要送给你的,只是刚准备好要拿出手的时候,却得知你出事的消息……”轻叹一声,他伸手揉揉她的头,修长的手指穿过她清香如瀑的秀发:“不过那些都过去了,以后……我就能天天都见到你,和你说些体己的话儿,你愿意吗?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