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一十八章 忘记我吧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一十八章 忘记我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全都留下来。”墨离暄唇角的笑容瞬间敛去,他将镯子放在木匣中,将匣子锁住:“若是问起,就说是朕的意思,其余的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陆通的心头一跳,他垂在膝上的手颤抖了下,忙结巴着说道:“是……奴才马上就吩咐下去。”

    刚转过身去,陆通迟疑了下,忙又躬身轻声说道:“方才来报,八王爷到丞相府中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墨离暄刚拿起朱笔来,他的手指一颤,朱红的砚墨滴落在奏折上,他的眸中闪过一丝焦灼的光芒,“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陆通微微抬着眸子,颤声道:“奴才并不是很清楚,但是八王爷是带着人过去的,而且是夜访,丞相应该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噼啪”一声脆响,铜鹤烛台上的烛火爆响,烛泪顺着铜鹤烛台往下流淌,在铜柱上一层层凝固,只剩下红色的固体。

    墨离暄猝然从御座上站起,他僵硬着面容伸出手来,低喝了一声:“更衣,出宫!”陆通吓了一跳,忙抬起头来,却看到墨离暄已经拂袖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陆通忙让宫娥给拿来了大虌,紧跟在墨离暄的身后。

    墨暄玉刚带着朱霜霜出了丞相府,朱霜霜被墨暄玉扶着上了马车,只是车帘刚被撩起,就听到面前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下,他脸上的笑容骤然敛去,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在马车的前方。

    锦衣男子长身而立。

    俊美冷冽的面容孤傲地望着马车,他的目光紧紧地凝视着马车上站着的女子,像是隔了千万年一样,满是不舍和惊喜。月光笼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照下,女子绝美的脸上闪烁着惊诧的泪光,她眼底浮起的淡淡雾气轻触上微卷的羽睫,深深吸气,泪珠将落未落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她撩起车帘的手僵住,歪着头望着他,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身边男子的唇角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苦笑,闭了下眼睑,他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,毫无半分的血色,像是秋日凋零的落花,没有了一丝的生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他还是来了!

    “皇兄怎会在深夜出宫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平淡,看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    夜色如水,气氛骤然变得紧绷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垂眸望着朱霜霜被墨暄玉拉着的手,墨离暄的瞳孔骤然缩紧,他的目光由惊喜瞬间变得幽绿,变得黯然,手指在身侧恼怒地握紧,他冲着墨暄玉低吼:“松开她!”

    朱霜霜蹙着眉头,她略带狐疑地望着墨离暄,似乎没有在意他方才的话。墨暄玉拉着朱霜霜的手抬了下,他的唇角勾起一抹清冷的笑,侧首抬起眸子望着墨离暄,手指却不曾松开半分:“皇兄是否认错了人,她……并不是你要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认错人?”墨离暄自嘲的冷笑,他大步走到马车前,扯着朱霜霜的手臂将她扯下马车,他的声音嘶哑,望着她失神迷茫的目光,他低头瞅了眼被紧握的她的手臂,手指放松了些,尽力地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跟朕离开这儿。”他的声音淡漠冰冷,垂眸望着她惊愕的眼神,他的心底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我不。”朱霜霜挣扎着想要脱离他的束缚,她垂下眼睑,避开他嗜血的眸子,低声说道:“我不属于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暄的手指一颤,他的指尖冰凉,触着朱霜霜温热的皓臂,她深吸口气,抬起头来直视他黯痛的目光,“过去的种种,就让它都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心骤然被重物锤击了一下。

    吃力地抬起惊痛的眸子,墨离暄吞咽了口唾液,生生地将喉咙泛起的血腥味给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双手握着她单薄柔弱的香肩,手指微颤,望着她淡然的眸子,他仰起头逼下去眸中淡然的雾气,张口却还是喑哑着声音:“你和朕……还有很多路要走,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侧目望着他颤抖的手指,她的声音静静地飘荡在空气中,轻盈似雪:“莞妃已经死在荒郊野外了,现在活着的,只是个没有身份地位的朱霜霜而已。”

    唇色瞬间变得惨白,墨离暄努力地勾起一抹僵硬的笑容,只在维持着最后一抹坚持和尊严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那天晚上她是清醒的,而且当时已经和他袒露了心迹,她的心里其实是有他的,难道是他听错了吗?还是她在梦中的呓语?

    她木然地侧转过身,将要挣开他的双手,他猛然地回过神来,扯住了她的右手臂,他的目光沉黯痛苦:“朕不准你走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的心底难受,她本来以为今生再不能见到这个男人,没曾想世间事当真难料,之前在宫中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在眼前,她紧抿着唇,狠心甩开墨离暄的手,如果可以……她情愿永远和他诀别,选择终生遗忘。

    即便她已经知道了过往他的冰冷,其实都是为了更好的对她保护,但是她不能和他和盘托出,那样的话,他也不会将她给忘记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她的声音轻柔平静:“忘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胸口像是被什么深深地压着,墨离暄痛苦地睁大了眸子,他的背脊僵硬,伸出手来紧握着她的手臂,声音却还是异常的淡漠冰冷:“重新开始,朕不相信这是你想要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过往的种种,他选择了隐忍,暂时不想和她全部说清楚,但是他希望她不要离开他的视线,一切都会过去,他相信自己能处理好一切,只是这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皇兄还是先回宫去吧。”修长的手指轻握住朱霜霜的手臂,墨暄玉的虽然是在对墨离暄说话,但是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满是心痛的朱霜霜身上。

    “朕的家事何曾需要他人过问了?”墨离暄怒极了瞪着墨暄玉握着的白皙手臂,他低吼着看着墨暄玉似笑非笑的眸子,嗜血的眸子像是要杀人一般。

    心蓦地一滞,朱霜霜抬起眼睑,迎上墨离暄的目光,却是平静无波:“西凉国的公主已经死了,朱霜霜和皇上没有任何关系,恳请皇上放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的唇角绽出一抹邪魅的淡笑,没有想到,昔日叱咤朝堂的墨离暄,竟然会败在了朱霜霜的手里,尽管之前他瞒过了所有人,但是现在还是一副可怜的表情,当真是让人同情。

    墨离暄愤然地甩开了墨暄玉的手,握紧了朱霜霜双肩,他的下颌紧绷着,暗绿的眸子拼命地按捺着最后的理智:“朕过去做的一切,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朱霜霜侧低着头薄怒地打断了他的话,他神色一滞,紧盯着她,猜不出她为什么这样。

    “皇上若是真心为了霜霜好,就请应了霜霜的请求,还我一个自由。”朱霜霜手指拢在袖管中,她紧咬着唇,淡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愤然地睁开他呆滞的手,她抬脚上了马车,撩开了车帘走了进去,“忘了吧,过去的朱霜霜只是个哑巴,根本入不了你的眼,以后……她也会学着做一个哑巴,永远都不提与你相关的只言片语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漠然地将布帘放下,低垂着微颤地羽睫,拼命地吸气,再吸气,将心里的愁闷给吞咽在肚里,不愿给他看见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恭送皇上回宫。”墨暄玉垂首平静地说说道,看不出丝毫的情绪,他瞥眼瞅了下马车被微微卷起的布帘,见里面没有一丝动静,喉间溢出一丝轻笑,“皇上请回宫去吧。”

    墨离暄淡漠地目光瞟向墨暄玉,“咔嚓”一声,他从身后侍卫的腰间抽出一柄长剑,直逼墨暄玉的鼻尖,只差最后一公分的距离,马车中的少女传来一声低喝:“放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墨离暄的眸底一片幽深,他的眼皮突突直跳,紧滞更黯痛的声音嘶哑着从喉咙里吐出:“……你当真愿意选择他,也要放弃朕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的手放在膝上,她紧紧地抓着膝上的裙衫,心里一怔,硬是狠不下心肠,她垂下眼睑,轻声说道:“王爷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夜风拂过,墨离暄的手指无力地垂下,他俊美的面容在月光的洒照下显得格外的苍白无色,“咣当”一声脆响,长剑落在地上,朱霜霜羽睫上的泪珠也应声而落,恰好落在她白皙晶莹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只听外面传来一声清冷的笑声,墨离暄无奈地笑,他望着神色淡然的墨暄玉,笑容淡然无害:“你随朕来,和你谈两句,就让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墨暄玉怔了下,随即脚步跟了上去。朱霜霜抬起眼睑,她手指紧捂着嘴,深深吸气,泪水还是止不住地流在指缝中,顺着她的下颌滴落在衣襟上,听到他说“让你们离开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地,她的心紧紧揪在一起,怎样也难平复下来。她是爱他的,但是现在真的不能跟着他离开,苦恼地闭上眼睑,她只感觉自己心慌意乱,伸手想要撩起布帘,冰凉濡湿的指尖刚触着帘子,又颤抖着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分钟的时间,马车的轮子开始晃动了下,她的身子微微一震,忙伸手就撩起了车窗的珠帘,望着一群人骑在马背上驰骋离开的背影,她的目光紧紧锁在最前面的颀长身影上,他没有回头,泪水迷蒙了双眼,她望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,望着他消失在濡湿迷茫的视线里,她紧捂着嘴,抽泣着将痛楚吞咽下去。

    行到一宅子外,有人过来搀扶着她下了马车,眼眶还是微微辣痛,她垂下眼帘,不想任何人瞧出来,有黑色的靴子行至面前,他修长的手指轻握住她温热的小手,她愣了下,微抬起羽睫,仍有泪珠悬在羽睫上,将落未落,说不出的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他温柔地笑着望着她,揽臂将她搂在怀里,她刻意地想要错开,却被他状似无意地牵着走了进去,穿过走廊庭院,在一处阁楼停下,这阁楼建在湖中央,湖面上如今正盛开着粉白的睡莲,清风拂过,有淡淡的清香夹杂着水汽扑上脸颊,很是舒适恬静。

    她侧目望了眼两侧一米高的栏杆,皆是用檀木做成,手指抚过,丝毫没有潮湿之气,侧抬起头来,她望着他紧绷的下颌,知道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,她轻声地叹了声,没有让他听见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