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一十七章 做梦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做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乌黑的秀发轻绾成云髻,宝蓝色的珠子嵌在发间,鬓间再斜插一支翠色簪子,穿成蝶翼的步摇随着美人儿品茶的动作,微微晃动。

    纤细白皙的手指拂过茶盏的边沿,美人儿随手捻了块儿枣泥馅饼吃了一口,黝黑微垂的羽睫轻轻抬起,她凝眸浅笑,望着坐在下首正附和着笑着的文夫人:“信本宫倒是没瞧见,不过小顺子也算是说了,夫人又要事想见本宫,不妨就说了,省得让他个竖子来传话,若是说得不全,反倒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她并未侧首瞧一眼跪在地上隐隐发抖的小顺子,单手拄着下颌,好似在看什么好戏。

    文夫人微微抬起头来,却不敢与沁雯只是,脸上却一直都保持着和煦的笑容:“臣妾本以为娘娘已经知道了此事,没想到公公竟然丢了那信纸……”她说话的瞬间,瞪了一眼旁边的小顺子,左右瞅了两眼,沁雯见状,就挥了挥手,状似很累地说了句:“都退下吧,待会儿本宫叫了,再进来伺候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所有人都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顺子见状,哆哆嗦嗦地跪在原地,退也不是,跪着也不是,一时间竟呆愣着不见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“奴才就是奴才,说话办事的,还让专门给你派个管事的传个话不成……”沁雯伸出自己染了粉色明亮的十指丹寇,她淡笑着冷哼了一句,说的是小顺子,可望着的却是文夫人,“还不快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遵命,遵命……”

    小顺子一时间慌了神,战栗着从地上爬起来,忙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文夫人缩着肩膀,她并不敢抬头正视沁雯,一时间对她又是敬畏又是捧着,本以为后宫一直都是太后的天下,沁雯只是个软弱任人欺负的女人,没想到竟然也是个不可小觑的后宫高手。

    那句话看似是在骂着小顺子,其实何尝不是在吊文夫人的胃口,拐着弯的来羞辱她。

    沁雯拄着下巴浅笑着望过来,半是看好戏,半是在静等着她下面的话,文夫人忙垂首,眼睑下垂,轻声说道:“臣妾来宫中是想告知贵妃,莞妃娘娘并没有死,而且就在府中,不知贵妃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茶盏的盖子瞬间摔在了桌上,茶水溅出了一些来,洒在了她淡蓝色纱裙的袖口,可是她丝毫都没有察觉,惊怔地睁大了眸子,她的唇色惨白,澄净的眸子盛满了失落和嫉妒的怒火:“莞妃……在你府上?”

    文夫人神色一凛,她怔怔地望着沁雯,而沁雯眸中的寒光更是让她不寒而栗,僵硬地挺直了身子,她木然点头:“就在府中,不知娘娘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沁雯冰寒着脸,她的手轻抚着小腹,一步步向文夫人走来。

    文夫人惊诧地煞白了脸,她望着沁雯眼中愤怒的火焰,似乎是恨极了朱霜霜,那目光分明就是要将她杀死。

    “像她那样该死的女人,竟然还活在世上,她真该下十八层地狱,狐媚子!”沁雯紧握住手指,她咬着牙低吼:“本宫好不容易坐到今天的位置,岂能让她随意给破坏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若是有什么打算,还是趁早的准备好,若是晚了……恐生变故。”文夫人跪伏于地,丝毫不敢抬头看沁雯瞪着的眸子,她的手指冰凉,紧紧拽着自己的袖管:“恕臣妾直言,皇上似乎……对莞妃还有情意存在,不然不会深夜到访。”

    沁雯冷哼一声,她颤抖着身子转过身来,刚走了一步,泪水已似珍珠颗颗滴落在白皙如玉的皓腕上,眸中盛满了憋闷,屈辱,悲痛和怅然……

    她淡淡的笑,抬起头来深吸口气,她顺手拿了绢子擦拭了下脸颊,略带微红的眸子转过身来,弯腰紧盯着跪伏在地上的文夫人,她的笑容中带着一丝嘲讽的凄凉:“帝王也有无奈时,就算他心属她人,只要人还在本宫身边,其他女人……死都别想和本宫来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文夫人身子猝然一震,她抬起头来,惊恐地望着沁雯,半天才努力地扯出了一抹附和的笑容,不自然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夜静如水,屋顶的的人影穿梭着来回跑动,虽然声音不大,但是彼此可以看到身影,有一黑色身影匍匐在屋顶,他侧脸轻贴着青瓦,耳听得有人细碎的脚步声传来,那人目光明静地望过来,却见一娉婷身影后,两个侍女正擎着纱灯紧随着,声音轻柔如月光:“小双,你们也去歇着吧,我这边没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姑娘,奴婢奉命要贴身陪着您才行的。”身着绿色衣衫的少女满脸焦急地望着她,见她摇摇头,虚弱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,小双无奈地垂下头,“好吧,那姑娘有事一定要唤奴婢过来,奴婢们就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身着一袭轻薄的粉色裙衫,清风拂过,衣袂飞扬,她点头,待两个侍女退下去后,她轻叹了声,轻轻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烛火通明,她走到床前的纱灯旁,顺手将自己的发簪给取下,将纱灯罩给拿下来,慢慢地挑了下烛芯。

    “噼啪”一声轻响,她略带惊诧地抬起头来,看到烛花爆裂,她将纱灯罩给放下,轻叹了一声:“那天的梦当真像是真的……”虽然是刚醒来没多久,但是她总觉得之前梦见了墨离暄在自己的身边是真实的,而且还是很宠爱的感觉,可是按照之前他对她的态度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,难道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做梦做傻了都。”她突然眉心紧蹙,撅着嘴,眼珠子滴溜溜直转,伸手敲打着头,她大幅度地甩着手臂:“一定是做梦给做傻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莫名地传来一阵冰寒之气,她瑟缩地打了个寒噤,还未转过身来,已然瞧见面前的芙蓉绣花地摊上出现一抹黑色的人影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手指紧握着簪子,双手拢在袖管中,看得并不是太真切,她侧首淡然的问道,不带丝毫的情绪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影晃了晃,脚步声慢慢地靠近,她能看到身影慢慢在变短,终于等到那身影离她只剩下三公分的距离时,她翩然一个旋身,扬起手来紧握着那簪子,紧闭着眼睛,直接就要朝着那人戳去。

    “莞妃,是我。”他的声音清澈如泉水,仿若是春日的阳光一样温暖祥和,他手掌温热,紧紧地握住她抬起的拳头,尽管拼命地想要按捺住内心的激动,可手指还是忍不住的颤抖:“我是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长密微卷的羽睫轻颤,朱霜霜的前胸微微起伏,她呵气如兰,缓缓地睁开眼睑,待望见面前的人时,她诧异地睁大了眸子,明亮的眼珠在眸中凝住:“墨暄玉,是你?”

    心脏骤然停跳了几拍,墨暄玉的眸中瞬间闪过无数种情绪,从惊痛,惊喜,激动,到最后只化为浓浓的怜惜。

    他伸手紧握住她单薄柔弱的香肩,粉色的纱裙映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,他冰凉的手指微颤,终是难抑心中千回百转的思念,他揽臂将她拥在怀中,下颌轻轻抵着她的头。

    颤抖的手轻抚着她如瀑般倾泻直下的秀发,侧脸贴在她鬓角的秀发上,他深吸口气,拼命地想要掩去他眸中的狼狈,她秀发上隐隐散着清香,他的唇角不自觉地浮起一抹笑容,只是刚开口,声音还是难掩嘶哑:“是我,我……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眸中猛地一阵辣痛,她鼻子一酸,硬是没有忍住,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他胸前繁杂的绣纹上,浓密的羽睫濡湿一片,她闭上眼睑,无声地抽泣:“没想到还有人来关心我,我……我只以为没人再理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以为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了她存在过,毕竟消失了那么久,后宫的嫔妃那样多,多她一个不多,少她一个也不会少,但是没想到,墨暄玉居然还能想到她。

    琉璃纱灯下,他轻握住她单薄的香肩,瞧着她发髻松绾,鬓间也只是插了一支翠玉芙蓉簪,夜风轻柔的拂过,腰间的丝绦迎风飞舞,更显得她恍若隔世的仙子一样,绝美动人。

    他将她手中紧握的簪子给拿过来,浅笑着给她斜插入鬓,歪着头瞅着她,微勾着手指刮了下她晶莹小巧的鼻尖:“没想到吧,你就算疯跑的时间再久,我照样能把你给抓回手心里来,是不是很佩服本王?”

    她破涕为笑,硬扯着他的衣袖给抹了把脸颊上的泪水:“佩服你做什么,以前在宫里的时候,还不是我经常戏耍你来玩,少在我面前装蒜。”

    轻柔地微笑着望着她,他早知她的声音应该是很美的,但是没想到竟然还是这样的调皮可爱,仿若天籁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就沉浸其中,他点点头,伸手举过头顶,连连称是:“算你厉害,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了,所以呢,今天晚上你一定要和我一起离开这里,好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蹙着眉头看着他,她轻轻推离他的怀抱,走到床前坐下,她伸手将轻垂的帷幔给甩开:“可是我现在在这里也挺好,若是离开的话,我并不知道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放心,我已经都安排好了,你尽管和我离开就是……”墨暄玉唇角的笑容虽然没有褪去,但是眉心明显有几分担忧浮起,他走到她的面前,伸手握住她的手指:“先离开这里再说,这里……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望着她,眼神坚定而执着,她歪着头想了想,随即点头: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崇华殿。

    偌大的案几上堆放着数十本奏折,修长的手指却未曾多翻其中一本,顺手将放在案几角的红木匣子拿到身前,打开了匣子一看,里面便是放满了各式各样珍奇的珠宝。光泽透亮,触手升温的镯链首饰,仿若少女白如凝脂的皓腕,越发的让人诱惑万千。

    墨离轩随手拿了支雪玉镯子放在眼前,他食指指腹轻柔地抚摸着,唇角不禁浮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刚进贡的西域珍宝了吗?”

    陆通躬身点了下头,微微抬眸瞅了眼他手中的镯子,恭敬地退到了他的身侧:“回皇上,这些本是要拿到太后和德贵妃宫中去的,确实是珍奇珠宝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