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一十四章 只是摆设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一十四章 只是摆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墨离轩看着他这样,也没有多说什么,他转身和陆通说了些什么,随即淡然的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陆通看着文靖,淡淡的说道:“这女子的来历还要调查一下,如今也不能证实就是莞嫔,皇上还有别的事要处理,丞相也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文靖简直被弄得摸不着头脑,他看着墨离轩的背影,生生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墨离轩走到房间再看她一眼,他的唇角露出一抹欣喜之色,文靖不了解情况,误以为方才的一切全都是幻觉,皇帝根本就对这个女人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墨离轩没有再说什么,他带着来人全部返回宫中。

    文靖实在是郁闷,他关上书房的门坐在桌边,文夫人走了进来,疑惑的问了句:“方才那人是谁,老爷怎么会那样紧张?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文靖开着窗户又望了眼对面的房间,他紧咬着牙,愤恨地说了句:“这下子算是赔大了,一万两就买了个不值钱的货,皇帝对她根本就不感兴趣,别说是杀她了,连一句话都没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,把她赶出去吗?”文夫人也是痛心疾首,一万两对他们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大数目,但毕竟花了钱,如今却是这样的下场,心里自然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若是把她给赶出去,岂不是便宜了她。”文靖的眸中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气,他淡淡地瞥了眼朱霜霜的房间:“明天就把她给弄到柴房里去,别让她给跑了。”

    文夫人淡然的笑了下:“这是自然,老爷吩咐下来的事,我一定会照办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本来正和小双在一起玩,怎么也没想到一干人突然闯了进来,不由分说地就架着她出去,她拼命地挣扎:“你们要干什么,这是文府,不是你们的野蛮之地。”

    那些人也不管她说些什么,直接就压着她出门,把她给押到了柴房,生生地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心里当真是想哭,这些人到底是怎么了,是不是都吃错药了。

    房间门口突然出现了文靖的身影,朱霜霜抬头看着他,焦急地问了句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文靖淡淡一笑,他看着朱霜霜:“姑娘不要怪老夫,你的身份不明,我如今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,若是你愿意的话,就在这里待几天,等你想清楚了,我把你卖到青楼去,如何?”

    朱霜霜猝然睁大了眸子,她死死地盯着文靖,看着他,她淡然道:“老爷之前可不是这样和我说的,卖到青楼去,那你之前又何苦救我?”

    文靖淡淡的笑,他的笑容越发的诡异,让人觉得可怕:“你只要在这儿好好待着就行,其他的你就别操心了,或许哪天我谈好了价钱,就来通知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朱霜霜刚想扑过去,却没想到房门已经被人重重地关上,她一下子扑到了房门上,“啊”地一声惊呼,她忍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,却发现竟然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会突然变化这么快,她如今又是在哪里,莺儿呢?韦广晖呢,他们为什么不来救她。

    为什么啊?!

    无助地抱膝坐在柴房里,她凄凉的苦笑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突然静的可怕,从来没有这样的孤独过,所有的人都不在她的身边,她要怎么做,究竟要怎么做,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她竟然抱着自己睡着了,梦里她好像看到了莺儿带着她走在御花园中,前面就是韦广晖在冲着她微笑,她刚要走过去,却听到身后有个人怒吼了声,她转过头来,却是墨离轩的身影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了,她紧紧地抱着自己,梦里的她胆战心惊,刚想睁开眼来,却发现眼皮也很重,根本就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滚烫,却没有一点儿的办法,刚想要睁开眼,又重重地闭上。门外有个身影闪过,小双哭着看着她,“姑娘,你醒醒,快醒醒啊!”

    她手中拿着几个馒头,却无论如何也叫不醒朱霜霜,身后突然闪过一个身影,小双猝然一惊,一个高大的身影挡着她,劈手就给她一记响亮的耳光:“你个小蹄子,不想活了是不是,居然敢给这个贱人送东西吃,你是不是也想关在这里面,嗯?”

    双儿怔怔地抬起头,却发现那人正是在厨房的慧娘,平时里就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现在更是扭曲着脸,让人看了就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朱霜霜挣扎着站起身来,她刚想要扑过去,却发现身上还是没有一点儿的力气,她虚弱的开口,却是声音细微的连自己都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“滚,哪儿远滚哪儿去,别让我再看见你。”慧娘狠狠地扇了小双一巴掌,小双踉跄地跑远,她刚想转过头来看一眼朱霜霜,慧娘又大叫一声:“还敢看,再看我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小双哭红了脸跑远,不敢再回头多看朱霜霜一眼。

    无助地躺在地上,朱霜霜凄然一笑,以前风光无限的皇贵妃是如何的荣光,谁能想到,今时今日的她,居然会被人关在这小小的柴房里,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凄凉的苦笑,她侧躺在地上,抱着自己,沉沉地睡去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两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丞相府外,文靖本来已经睡去,听到家丁叫门,不耐烦地从床上爬起来,一打开门,他颓然跪在地上:“皇……皇上。”

    墨离轩淡漠地瞟了他一眼:“穿上衣服,出来!”

    文靖转身看了眼坐在床上的文夫人,他无奈之下,只能躬身跟着墨离轩出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深夜到微臣寒舍,所为……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文靖惊悚地抬起头来,却看到墨离轩嗜血的眸子瞪着他,紧紧抓着他的衣襟:“那个女人呢,你把她弄到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他方才本来是不想惊动任何人的,只是带着陆通一个人出了皇宫,但没想到那个房间里居然没看到朱霜霜的身影,他焦急之下,只能从前门进来。

    文靖看着他,怔怔地指了指柴房:“微臣以为皇上对她不敢兴趣,就把她给弄到了……”后面的话他不敢乱说,墨离轩也懒得多听,他甩手就松开了文靖的衣襟,不看顾任何人,直接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看到漆黑的柴房时,他心里陡然一惊,身后的陆通忙擎着纱灯走近他,文靖颤颤巍巍的拿了钥匙打开房门,墨离轩狠狠踹了他一脚,抬脚就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朱霜霜身上滚烫,被墨离轩抱在怀里,她身上却还在微微颤抖,墨离轩忙将自己身上的披风脱下,紧紧地裹着她的身体:“霜霜,朕来看你了,你醒醒,快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文靖本来被墨离轩踹了一脚,他躬身躺在地上,正要挣扎着站起身来,听到墨离轩口中喊着的名字,他心中骤然一沉,差点儿没再摔回地上。

    “准备房间!”墨离轩转过身来,他打横抱起了朱霜霜,愤然说道。

    文靖慌忙从地上爬起,他连滚带爬的出了柴房,指了指之前的房间,忙说道:“那个房间一直空着,臣没有让任何人去住。”

    墨离轩没有看他一眼,抱着朱霜霜就朝着房间跑过去,口口声声喊着:“霜霜,没事,朕就在你身边,就在你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文靖打死也没料到,如今在宫中位分最高的贵妃沁雯竟然只是个摆设,皇帝真正喜欢的女人竟然是朱霜霜。

    烛火明灭,绿衣少女半跪半坐在紫檀脚踏上,她手里拿着一方雪白的绢子,轻轻地为床上躺着的女子擦拭着额头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女子羽睫微微轻颤,却始终不见醒来。跪在紫檀脚踏上的时间长了,脚也有些倦怠,她也只能紧咬着唇,半分也不敢动弹,任由一阵狂乱的酥麻从脚底痹到膝头上来……偷偷地侧头望了窗前负手而立的男子一眼,那男子虽然也站了半个时辰,却丝毫都没见挪动一步,他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贵族气息,此时异常的清冽冷漠,让人不由得心生惧意。

    绿衣少女正要收回目光,却见一直垂首站在门口的人影动了下,“噗通”一声在那男子身后跪下,浑身剧颤,吞吞吐吐地道:“臣该死……竟然没识出是……是莞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雕花木床前轻垂着的织锦撒花纱帐随风晃动了下,那帐顶垂着的粉色流苏也在烛火的艳影下款款摆动。文靖跪伏在地上,战战兢兢地微抬起眼睑望着前方的黑色靴子,见良久没有一丝的反应,他心中更是忐忑不安,刚想长舒口气,谁料墨离轩却猛地转过身来,抬脚朝着他的右肩狠狠地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你没识出,哼!”他冷冷嗤了一声,弯腰伸手紧抓着文靖的衣襟,冷冽的气息如寒风扫过耳边:“朕上次来你是如何待她的,这次呢,啊?!”

    他冲着文靖低吼,嗜血的眸子仿若狂躁的狮子,还在按捺住最后一丝的清醒。

    文靖神色一凛,忙跪爬着低着头,一连跌地磕头:“皇上恕罪,臣愚钝,犯下大错,下次再不敢如此了,求皇上恕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墨离轩眸光一沉,冷冽的甩袖走到床前,他侧首斜睨了文靖一眼:“滚一边儿去!”

    文靖吓得忙跪着爬到门口,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,惶恐地垂着头:“臣遵旨,臣遵旨……”

    墨离轩淡漠地转过头来,他望着青色轻薄的纱帐,目光骤然变得温柔宠溺,“要不要再喂一次药?”他轻声开口,低垂着眼睑看了眼跪坐在床前的小双:“怎么还没醒过来?”

    小双大口地吞咽了一口口水,她将轻轻握着朱霜霜的手收回,微微抬眸,压低了声音道:“姑娘……娘娘她方才动了下,大概是有些反应了,只是还未完全清醒,我们再等等,可能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吸气,一双瞳仁此刻沉黯地深不见底,小双感到背后陡然传来一阵寒意,她忙收回目光,低垂着眼睑,不敢再抬起头来半分,只是心跳却没有一丝的和缓,只是狂跳不停。

    身后的人影微微动了下,烛火掩映下看得十分真切,说话声音虽然不高,但还是难掩尖细:“皇上,要不要先坐下片刻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