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一十二章 禁足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一十二章 禁足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朱霜霜心中已经明了,她微微轻叹,“明日从我那儿拿些东西到清颐宫去,也不用多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莺儿“哦”了声,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乐意,但还是不能表现出来,朱霜霜伸手抚了下自己的束腰腰带,映着湖面上的涟漪,显得她的腰肢盈手可握,莺儿抬眸看了眼湖面,转过头来,轻轻地为她将鬓间的发簪给插好,随声冷冷地说了句:“维丽公主还真是好福气,皇上只是让她禁足三个月,可怜了木将军白白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听她又提此事,闭合双目,她沉吟道:“木将军毕竟也已隆重形式安葬,此事已过,再提也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莺儿见她情绪微变,忙低下头去,轻声说道:“娘娘说的是,奴婢以后不再提起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重重地叹了口气,她微微睁开眼睑,伸手拉着莺儿的手,静静说道:“若是我现在就和维丽公然翻脸,你觉得可以吗?”

    莺儿紧咬着唇,目光冷静:“娘娘您是当朝的皇贵妃,而且皇上只宠爱你一人,这是举朝皆知的事实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伸手放在她的唇边,静默地打断她,隔了片刻,平静地看着她:“你为我好,我自然知道,但是木将军在皇上心里的分量肯定也很重,此时并没有公然对维丽怎样,难道还不够明显吗?皇上选择了隐忍,吴妃如今心中的怨怒更不会在我之下,但她也只能忍下去,维丽并不是代表她一个人,而是两个国家的命运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莺儿的手紧紧地拉着,伸手摸摸她的头:“她这件事确实触动了我的底线,我对她有恨,但不能明说。她如今被皇上责罚,按照她的性子,肯定心里气得要炸了,但是责罚过去后,她依然要面对我这个死对头,而且表面上还要很恭敬,我呢,也要装着没什么事发生一样,但她越是对我殷勤,我就越是危险,没有人能保证我下次遇险时,能像上次那样被木将军护下,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莺儿默然垂眸,她静静地听完了这些话,低声说道:“娘娘放心,奴婢以后必会谨言慎行,不会让娘娘担忧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淡然一笑,她没有转头去看其他侍女,毕竟那些人是韦广晖亲自给挑选过来的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欠,她伸开手臂伸了个懒腰,慵懒地抬起眼睑瞧了瞧莺儿,随口道:“午膳就不用了,我先去睡会儿,待会儿再吃好了。”

    莺儿点头,正要陪着朱霜霜回宫,远远地竟瞧见有人正朝着这边走来,她认出那人是珍妃,虽然没经常打过交道,但知道这个女人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珍妃远远地也瞧见了她,忙让人搀扶着就朝这边走来,她本来是不愿意见的,但见珍妃匆忙赶来,也就站着等候,面上沉静无波。

    “许久未见娘娘了,臣妾见过皇贵妃娘娘。”珍妃刚到她面前,就忙赔笑着行礼,她也不想多为难人,就让莺儿上前一步扶了珍妃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走在御花园中,珍妃笑着望着她:“前些日子听闻皇贵妃身体不适,所以臣妾也没敢过去打扰,如今见娘娘身体安康,臣妾也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将丝帕放在衣袖中,纤纤玉手拂过一支娇艳的海棠花,她眯眸看着那花:“本宫已经没什么事了,只是素来和姐妹们有些疏远,倒是让本宫有些难为情了。”

    珍妃听了,忙走到她身边,紧张地蹙着眉头:“娘娘这是哪里的话,大家心里都记挂着娘娘,很想和娘娘多亲近,若是娘娘不怕我们唠叨,我们很想多到娘娘寝宫探望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倒是让朱霜霜觉得是自己平日做的不对,笑了笑,朱霜霜伸出莹白如玉的手腕,将自己手腕上戴着的血玉手镯取下来,她抬眸看着珍妃:“这是皇上赏的,今儿见了珍妃,心里挺高兴的,这就送给珍妃好了,权当是我平日里做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珍妃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惊喜之色,只是见朱霜霜要给她戴上,她马上退后一步,将自己的双手垂下:“娘娘这是说的哪里话,臣妾不敢接受娘娘的赏赐,只是想和娘娘多多走动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上前一步,无论如何也将那镯子塞给了她:“若是你真的不拿,她人看见了,还以为是本宫欺负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一说,倒是让珍妃有些恐慌,皇上的探子如今满宫里都是,若是皇贵妃受了欺负,其他人肯定是要倒霉的,她还不想这个差事这么快就落到自己的头上,于是笑了笑,就接受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,朱霜霜称自己身子有些累了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珍妃远远地看着她的背影,身边的侍女贴近她的耳边,轻声说道:“娘娘为何要靠近她?”

    淡淡一笑,珍妃伸手轻轻抚摸着她手腕上的血玉手镯:“这镯子乃是百年罕见的玉石打造,她却丝毫未见心疼的赐赠予我,难想她寝宫还有多少珍宝,皇上对她的宠爱更是超乎我们的想象。若是能接近她,就能像当日吴妃一样,靠近皇上,说不定下个能得圣宠的人,就是本宫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听了,自然欢喜,“若是这样,那娘娘怀上小皇子更是指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珍妃的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冷笑,她瞟了眼朱霜霜离开的方向,“谁说后宫只是她尹家的天下,我偏不让她得意。”

    那侍女看着珍妃眸中闪过的一丝阴寒的凌厉之色,马上低垂下头,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朱霜霜刚回到寝宫,就看到张丰已经在那里候着了,她忙笑着走过去,“张公公何时来的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张丰笑着低垂下头,跟着她一道进了内殿,“皇上让奴才过来说一声,今儿的晚膳皇上要在龙盛殿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本宫知道了。”朱霜霜含笑着让莺儿给他搬来了凳子坐下,张丰谢恩后才勉强坐下。

    朱霜霜随手端起了茶盏轻抿了口,正要让莺儿给张丰端茶,没想到张丰又说了句:“皇上让奴才来,是想让娘娘今晚也过去一趟,国丈爷今晚也在场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朱霜霜略显惊诧地看着他,将茶盏放在桌上,她微微蹙眉:“爹爹来宫中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张丰手指紧张地在茶盏边沿抚摸,他并不敢抬头直视朱霜霜,但额头已经沁出了汗珠:“国丈爷此番来宫中,是想见见皇贵妃,顺便商量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朱霜霜将手上刚拿起的枣泥馅饼放在食盘中,略显诧异地凝眸看着张丰:“商量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丰双手紧紧拢在袖管中,他紧张地皱紧眉头,不敢再多说什么,半晌才说了句:“奴才也并不知道什么,只是听说国丈爷有些事要当面和皇贵妃说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这样为难,朱霜霜自然也不想再继续问下去,略微交代了几句话,就让莺儿送他出门。

    莺儿刚回来,就见朱霜霜坐在软榻上正在刺绣,看样子也只是个香囊而已,莺儿笑着走过来:“娘娘,这是要给皇上的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点头,摆手示意她不要说出来,莺儿偷偷一笑,站在她的身边,绣的图样其实就是龙凤呈祥,但那上面绣着的名字只有韦广晖一个。

    “咦?娘娘……”莺儿拿着她就要绣好的香囊,狐疑地看了好半天:“为什么上面没有你的名字呢,皇上不是要和娘娘在一起才对的吗?”

    朱霜霜看了她手中的香囊一眼,静静地看着莺儿道:“皇上是要和皇后的名字在一起的,我现在又不是皇后。”

    莺儿撇了下嘴,略带脾气的嗔了她一眼:“迟早都是的,谁不知道漪澜殿的主子就是内定的皇后人选啊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望了望窗外,见阳光洒照在地毯上,很是耀眼的光芒不禁让人心中一暖,她笑了笑:“这件事还没决定之前,没有人可以随意猜测,更不能乱说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莺儿虽然心中还有些愤慨,但到底朱霜霜说的是事实,她也不好再多说,只能是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让人到吴妃那儿去过没?”猛然间,朱霜霜突然想起这件事,不由得挺直了腰身,她看着莺儿,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莺儿紧紧地盯着手中的香囊,沉默良久,才道:“方才奴婢已经去过了,吴妃娘娘把自己关在寝殿里一直都没有出门,只是让身边的巧儿接了娘娘的礼物,奴婢问了她确实没事,这才算放心了,回来向娘娘禀报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“嗯”了一声,她叹了口气,心中一片怅然:“是我对不起他们兄妹两个。”

    莺儿听她这样说,骇然惊道:“娘娘千万别这样想,您是一片好心想让吴妃得皇上宠爱,而且木将军的事,本来也就是事出意外,我们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怅然一笑,她没有再继续接莺儿的话,只是低头凝视着桌子上放着的香囊,淡淡的清香袅袅飘出,那个俊美若仙的男子,佩戴上这个香囊后,会不会有一天,想起有这样一个女人为他缝制的物什。

    清颐宫。

    月光静静地洒照进雕木窗,抬眸望着那皎洁的月光,吴妃恬静地微笑,好像能看到有人从月中走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身边的巧儿走过来,端着一杯莲子羹站在她的身后:“娘娘,您就用一些吧,奴婢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已经呜咽地要哭出声来。这些天吴妃几乎颗粒未尽,人也整整瘦了一大圈,皇上虽然让人送来很多补品,但吴妃都没瞧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先去歇吧。”她虚弱地侧首瞧了眼巧儿,转而望着窗外,静静的发呆。

    巧儿见劝她没用,叹了口气,她退到门口侍立着,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吴妃低头抚摸着左手腕上戴着的翡翠镯子,她凄凉的笑了,如今死去的是她的兄长,也是镇国大将军,但是皇帝都能碍着陈国的面子,只是对维丽小小的惩罚,若是今日出事的皇贵妃,不知皇上已经伤心欲绝到何种程度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一笑,目光清净毫无波澜兴起,穿着一袭粉色的纱裙走到床边,烛火静静摇曳,映着轻薄的纱帷飘拂在她的鼻尖,她凑近轻轻吸气,过了好一会儿,才躺在床上,不知不觉间已然熟睡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