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零八章 自杀未遂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零八章 自杀未遂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韦广晖语重心长的叹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我早就说过有些东西一旦过去了就无法回头了,你做出这么多出格的事,无非就是因为一个‘情’字。但情也分很多种,譬如你和花廉子居士之间的父女之情,与两个男人之间曾经拥有的复杂混乱的感情,事到如今,孰轻孰重,你难道还无法体会么?”

    花影瞳忽然指着朱霜霜,大笑道:“你就知道说我,你自己何尝不是,为了她,不,应该说是为了一张类似她的面孔,不惜以身犯险,几乎被一剑刺死。为了一个女人,舍弃性命,舍弃江山社稷,舍弃年迈的太后,你觉得值得吗?”

    韦广晖紧紧的握住朱霜霜的双手,坚定的笑道:“如果是因为其他女人做出如此大的牺牲的确是不值,但这个女人是霜霜,她不同于其他女人,我们是相知相爱的伴侣,为了对方,我们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!”朱霜霜含泪微笑着颔首,柔声说道:“傻瓜,你的性命比我重要多了,以后不许做那样的傻事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韦广晖微微一笑,说道:“没有你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?”见她杏眼圆睁,红唇微噘,便赶忙举手投降,赔笑说道:“好好好,我答应你就是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露出胜利的笑容,俯在他耳边说道:“你还是回去吧,我看花影瞳也快招供了!”

    韦广晖抬起头,宠溺的凝视着她,拨开她掉落在两颊的青丝,拍拍身旁的座椅,示意她坐下,而花影瞳脸上的落寞之情却是越来越重……

    丁放见状,适时地说道:“花影瞳,皇上在此,你父花居士也在此,你还是不肯认罪么?”

    花影瞳恨恨的望向如胶似漆、卿卿我我的两人,而后又矛盾的看向花廉子,挣扎了许久,眼中的嫉恨虽然有所减弱,但嘴上仍然不饶人,“早知如此,我当时就该硬下心来杀了你!”

    韦广晖知晓她所指,却依然不动声色的看着前方,朱霜霜双眼一颤,这女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,他几番都被她所伤,若再留她,只怕是后患无穷。想到此,朱霜霜眼中一烧,脸颊因为愤怒而呈现出绯红,她悄悄地朝丁放做了个手势,丁放微微颔首以示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他斜眼瞟向花廉子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花影瞳,你若执意抵抗,休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紧接着,他厉声喝道:“来人,将花廉子拿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两个彪形大汉应声上前,强行拖走花廉子。花影瞳求助的望向韦广晖,可他依旧闭着双眼,对于眼前的一幕受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“皇上,求求你,放过我爹吧,他年纪大了,正犯病呢,禁不起折腾的,求求您,放过他吧!”花影瞳忽然爬过来,扑在地上,苦苦哀求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忽然抢先说道:“任何人都救不了你爹,除了你自己!皇上若是法外开恩,恐怕因为循私情而落人话柄吧?”

    “皇上?”花影瞳惊恐的望着韦广晖,期待着他出言相救,可是他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将花廉子带下!”丁放断喝道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花影瞳忽然起身,面对着花廉子,缓缓说道:“爹,女儿不孝,来生再来赎罪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枚绣花针,正欲插向喉咙,说时迟那时快,韦广晖忽然睁开双眼,双手拍出一阵强烈的掌风,花影瞳手中的绣花针在空中飞舞了片刻便落地了!

    “皇上,你……”朱霜霜有些难以置信,他身患重病,怎么有此能力出手相救呢?而且他救她的原因何在?

    韦广晖脸色发白,所幸的是并无大恙,他皱着眉头说道:“事已至此,你已没有资格自行了断,有朕在此,便不会让类似韦奇云命断公堂的一幕重演!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你还是舍不得我死,证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,对吗?”花影瞳开心的笑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厌烦的看了她一眼,转而朝她身后几近呆滞的花廉子,郑重其事的抱拳行礼后,轻声说道:“保重!”

    “韦叶,回宫吧!”韦广晖偏过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韦叶推着轮椅,默默地出了天牢。

    “有朕在此,便不会让类似韦奇云命断公堂的一幕重演!”韦广晖坚定的话语不时地在耳边响起,朱霜霜皱着眉头看向花影瞳,随后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丁大人,你继续吧!我去看看皇上,即刻就回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丁放恭敬的说道,站起身来目送朱霜霜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花影瞳,你几次谋害皇上和娘娘,而他们却一再的对你网开一面,尤其是皇上,方才居然不顾龙体的安危,再次对你出手相救,你再不寻思报答,还有人性可言不?”丁放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丁大人,你别枉费口舌了,我既然打定主意就不会轻易改变的。”花影瞳忽然想起一事来,微笑着说道:“说起来我也挺对不住您和您夫人的,那天她若不是中了我精心调制的迷幻药,你们的婚礼定是完美无缺,羡煞世人的!”

    “是你?”丁放脸色一暗,正色问道:“迷幻药是你所配制,而非来自无争山庄?”

    花影瞳冷笑了声,说道:“哼,无争山庄虽然药材丰富,可是真正的配药高手却是寥寥无几,那朱霜霜用药虽然老道,但在配药方面却是令人不敢恭维,倒是她娘秦熙儿,一眼便识破我的迷幻药,并协助铁中旗配制出其解药,这点让我不得不佩服,她在配药方面可是个中翘楚呢……”

    花影瞳滔滔不绝的讲述着,丁放心中的怒火也开始熊熊燃烧起来,原来都是因为她,赵然才吃了那么多的苦,都是因为她,自己失去了第一个孩子,都是因为她,差点家破人亡!

    丁放缓缓起身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不停闭合的嘴唇,忽然快步滑向她,使出全身的力气,伸手狠狠地朝她嘴上抽去……

    只听一声惨叫,花影瞳惊疑未定的躺倒在地上,嘴边流出血丝,捂着脸颊,惊恐的望着突然如虎狼般凶狠的丁放,声音颤抖着说道:“丁放,你居然敢打我?在这世上,还没有人敢这么打我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丁放喘着粗气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我今天就要让你尝尝让人暴打的滋味,来呀,给我乱棍开打!”

    “丁大人,请饶命啊!”花廉子在一旁跪地磕头求饶:“瞳儿体弱,断断受不了如此大刑的啊!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花廉子带下!”丁放面无表情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丁大人,您有什么仇恨都冲我来吧,求求你,求求你,放过瞳儿啊!”花廉子悲声长呼道,被狱卒快速拖走,声音越来越远,但绝望之声犹然在耳。

    “打!”丁放转过身去,平静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两名狱卒手提长棍立在花影瞳两旁,举起长棍重重的打下,接下来惨叫之声不绝于耳,过了一会儿,便只听到棍棒拍打在身上的声音,声音之声消失了。

    丁放叹了口气,命令道:“停!泼醒她!”

    一桶凉水泼上,花影瞳幽幽的醒过来了,丁放恨恨的说道:“花影瞳,你怪不得我心狠,这是你必须为你的残酷作为所付出的代价!”

    花影瞳娇弱无力的铺在地上,轻声笑道:“原来丁大人也喜欢公报私仇呢,看来咱们也有些相似之处呢,只是可惜啊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欲言又止,丁放极不耐烦的说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惜皇上说过,有他在,便决不会让韦奇云命断公堂的一幕重演!也就是说,在皇上没有处决我之前,你不能让我死!”花影瞳娇媚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花小姐,我看你是会错意了!”门口忽然传来朱霜霜的声音,只见她双手藏于衣袖中,袅袅婷婷的走进来,含笑说道:“皇上是说他在此时,不可发生类似韦奇云一事,但现在他走了,你猜会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!”花影瞳忽然紧张的说道:“朱霜霜,你,你敢违背圣意!”

    “非也!”朱霜霜说道:“并非我违背圣意,恰恰相反,是你胡乱揣测圣意!”

    接下来,她微微偏过身去,正色说道:“皇上口谕,花影瞳屡次犯上,屡教不改,无情无义,不忠不孝,赐毒酒一杯自行了断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花影瞳狂叫道:“他不会这么对我的,不会的,一定是你,假借圣旨意图对我除之以后快!你听着,我要见皇上,我不信你说的!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可由不得你!”朱霜霜手一挥,一名狱卒端着托盘走了过来,另外一名狱卒则上前死死按住花影瞳,朱霜霜深叹了口气,说道:“花影瞳,你放心去吧,你父花廉子我定会好生照顾的。下辈子再好好做人吧!”

    狱卒灌下毒酒后便退下了,只留下朱霜霜、丁放和花影瞳三人,花影瞳双手直抠向喉间,意图将毒酒抠出,可是不一时,她便身子一震,唇间流出黑血,双眼翻白,倒地身亡……

    “娘娘,这,真的是圣谕?”丁放被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呆了,目瞪口呆的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点点头,上前抚过花影瞳睁开的眼睛,叹道:“多么娇美的花朵,可惜却充满剧毒啊!”

    “来人,抬下尸首,送到仙来居!”朱霜霜沉声吩咐道,转过身面朝丁放,笑道:“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皇上,奇怪,丁大人莫非你不想看到她得到应有的报应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娘娘,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,微臣,微臣一时,一时之间无法接受!”丁放结结巴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有!”丁放尴尬的笑了笑,说道:“娘娘您另有要事处理,微臣理应分忧,多谢娘娘的信任,毕竟今天我的杀手锏似乎并没起到什么作用呢!”

    朱霜霜摇摇头,笑道:“丁大人过谦了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皇上应该才是你对于花影瞳真正的杀手锏吧?”

    “娘娘圣明!”丁放必恭必敬的拱手行礼说道:“这几天娘娘可真是令微臣刮目相看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和你说了,我走了啊!”朱霜霜又恢复了往常简单随和的模样,踩着欢快的步伐渐行渐远……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