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零五章 有胆有识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零五章 有胆有识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你的婚宴啊!”朱霜霜好脾气的笑道:“确切的说是你与花影瞳的婚宴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,明明是他与你二姐的婚宴吧,关我什么事?”花影瞳在一旁冷笑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却仿佛没听到她的讥讽,继续说道:“宇文徽,本宫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如果你能从实招来,依照我朝律法,坦白者可以从轻宣判,而你若执意抗拒,那可就怪不得本宫了!”

    “哼,朱霜霜,我倒要问问你,你一个后宫妃嫔,有什么资格在此审问我们?”花影瞳忽然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,娘娘审案是奉旨行事,你一个待死之徒有什么资格询问!”丁放威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花影瞳一怔,随即笑道:“丁大人,你和她的关系好像一直都不大正常,你说她是奉旨行事,我们如何能信?谁知道她是不是借皇上无法理朝而妄行圣意呢?”

    “放肆,方才已经宣旨了,你一个重犯有什么资格听圣意吗?”狱卒官大声唤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皱了皱眉头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花影瞳阻碍办案,按律当罚,来人,拉出去杖责二十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一旁的狱卒早已是怒火中烧,不由分说的堵住她的嘴巴,快速的拖下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宇文梅早已吓得面如土色,瑟瑟发抖的匍匐在地。

    朱霜霜继续看向宇文徽说道:“宇文徽,你做好了选择吗?”她顿了顿,看出他矛盾的模样,拿出两张娟纸,示意狱卒递于他,说道:“在你做出决定之前,你且看看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宇文徽接过,看到第一张时,神情慌乱不已,难以置信的看向宇文梅,原来那张正是宇文梅对他的指控之辞,当时朱霜霜命令狱卒记下,但并没有让宇文梅画押。

    当他继续看第二张时,神情先是紧张不安,逐渐的眼中凝满了泪水,尔后整个身子跌坐在地上,嘴里开始呜咽起来。这第二张娟纸正是宇文杰写给他的信件,那日被宇文兄妹软禁之后,宇文杰既惊又怒,身子一落千丈,早已卧床不起,这封信是朱霜霜在得知要审案前,派人通知宇文杰后,他撑着病体写下的,颤抖无力的笔迹,字里行间的浓浓父爱,激起宇文徽心底掩藏许久的内疚之情,读完一遍又一遍,他的泪水早已将娟纸湿透。

    宇文徽重重的跪拜在地,痛哭失声,“爹啊,孩儿不孝啊,下辈子孩儿再来孝敬您吧!”

    朱霜霜柔声道:“宇文徽,宇文杰大人可是天天盼着你们兄妹平安无恙的回家呢,你忍心看他希望落空吗?”

    “可眼下大错已经铸成,我还有什么办法呢?”宇文徽悔恨的低下头,抽泣着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微笑着说道:“不晚,只要你如实说来,依照本朝律法,本宫可以请求皇上对你从轻发落,毕竟你也不是主谋者呢!”

    “哼!朱霜霜,你哄小孩子呢!”坐在一旁冷眼观看的韦奇云忽然开口说道:“他犯的是弑君谋反之罪,要株连九族的,你能帮他脱身?真是笑话!”

    朱霜霜目不转睛的看向他,正色说道:“韦奇云,你既然知道会给他带来这样的后果,当初又为什么要强拉他们兄妹下水呢。你不要以为任何人都似你这般无情无义,杀母弑兄,为达目的,欺骗无辜之人的感情,也只有你这样的人,才是天理难容!”

    于翰林离座恭敬的行礼,说道: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韦奇云眼神颇为惊异的望向她,张张嘴想说什么,却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朱霜霜望向宇文梅和朱盈盈,微微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两位,花影瞳是你们的前车之鉴,而宇文徽自然则是明智之举,不知你们要做出什么选择呢?”

    朱盈盈和宇文梅皆伏在地上,诚惶诚恐的说道:“娘娘饶命,奴婢定当坦白直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朱霜霜满意的笑道:“丁大人,这两位就交由你了!”

    丁放迟疑的望向韦奇云,低声附耳道:“娘娘,臣走了,可就您和韦奇云独处一室了,臣担心他会对你不利啊!”

    朱霜霜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无碍,丁大人,你放心去吧!”

    丁放环顾下四周,无奈的走了,只是到门边,他嘱咐了狱卒几句,尔后才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如今就只剩你我二人了,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!”朱霜霜笑吟吟的说道。

    韦奇云忽然站起来,晃晃悠悠的朝她走去,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,双拳紧握,步步*近,而朱霜霜依然泰然自若的端坐着,朝他露出微微的笑容。

    韦奇云忽然加快脚步,冲到案前,双手拍于岸上,手铐重重的落在上边,发出震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?”韦奇云沙哑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笑道:“怕死就不来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哼,你别虚张声势了,现在我距你仅一步之遥,取你性命如探囊取物,他们要救你可是来不及的!”韦奇云威胁道,双眼充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朱霜霜端起茶碗,轻轻的吹拂,笑容灿烂如夏花,声音婉转清亮,“王爷,你若是想杀我,还用得着费这么多的口舌吗?我想你的目的不过是想借由我来羞辱皇上吧?”

    韦奇云一怔,放声笑道:“果然有胆有识,难怪他为了你而放弃花影瞳呢,看来还真是物有所值,你比那花影瞳有趣多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脸上一赧,放下茶碗,碗盖却没有盖上,任由醇厚的香味徐徐飘出,正色说道:“王爷,若需要得到别人的尊重,就必须先尊重别人,在你眼中,女人难道仅仅只是一件物品么?什么物有所值,你这么说不是连我和花影瞳一起侮辱了么?”

    韦奇云手扶在案上,不屑一顾的笑道:“女人本来就如衣服,我这么说又有何不妥,你就是听了不开心,我也只能这么说,告诉你,我可不像我那个二弟,只会专门拣好听的说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皱着眉头,说道:“那我姨娘靡颜在你眼中难道也没有例外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韦奇云叫嚣道:“她是韦广晖派来的内应,这点她来时我便已明了,既然她可以为了另一个男人欺瞒我,我又何不与她来个逢场作戏呢?”

    朱霜霜怒道:“女人如衣服,前面一句应该是兄弟似手足吧?你连同胞兄弟、亲生母亲都不放过,何况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呢?韦奇云,为了你的野心,你究竟还有什么是无法割舍的啊!”

    “对!想不到到头来,你才是我的知心人啊!”韦奇云狰狞的笑道,忽然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势伸出双手紧紧的掐住朱霜霜的脖子,门外的狱卒见状早已挺身而入,正待上前擒住他。

    朱霜霜却挥了挥手,示意狱卒退下,眼神里充满了怜悯,轻声说道:“真是可怜啊,你这般模样即使是得到了皇位,又有什么意义呢?众叛亲离,孤独终老,这样的日子怎么度过都将是世上最为痛苦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,我让你再说!”韦奇云气急败坏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可是朱霜霜的身影却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,双手却有种刺痛的感觉,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朱霜霜爱怜的看着他,伸出手指在他鼻尖一触,韦奇云立即苏醒过来,他发现手中并没有朱霜霜的脖子,只是双手紧紧的插着,指甲已深深的嵌入肉中。

    他惊诧的望向她,顿顿的说道:“妖妇,你竟敢对我使毒?”

    朱霜霜轻笑道:“王爷说笑了,紧急关头,自我保命应该是本能吧?我若不对你使用毒药,那此刻成为亡魂的不只是我和肚中的孩子,还有王爷你,狱卒们看见你方才的行为,可以先斩后奏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韦奇云手指着她的鼻子,气得一时语塞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王爷,我差点忘记告诉你了,你的“一件衣服”已经驻足观看你很久了!”朱霜霜走下台,快步上前扶住一个面无血色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姨娘,你都听到了吧,这样的男人还值得你爱么?”朱霜霜微蹙着眉头,体贴的扶她坐下,语重心长的劝道:“他已经不再是你心目中的韦奇云了,而且他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了,你还是看开些,肚中的孩子就,就别要了吧!”

    没错,来人正是靡颜,她对于朱霜霜的话置若罔闻,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韦奇云,眼神里俱是疼痛和绝望,他方才的所言所行让她本来还怀有一丝希望的心突然裂为两半了,两行清泪顺着清丽的面容缓缓而下,嘴唇颤抖不已却无法出言。

    “靡颜!”韦奇云愕然的看着她,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我,我方才,我说的不是,你,你什么时候来的!”

    靡颜依靠在朱霜霜身上,欲哭无泪,只听到一阵阵抽泣声,让人揪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姨娘,咱们回去吧,这种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留恋!”朱霜霜抱着她欲往外走。

    靡颜忽然发了疯般的甩开她,拔下头上的一根簪子,跌跌撞撞的冲到韦奇云身边,奋力的朝他胸口刺去!

    韦奇云目瞪口呆的望着她,一时之间居然忘记了躲避,直到那冰冷锋利的簪子刺入他的体内,冰凉、疼痛、惊愕等等感觉交织而来,他低头看了看,缓缓的抬起头,看着靡颜,喃喃道:“我方才不是真心话,真的不是真心话,我不想伤你的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靡颜忽然笑了,她左手抚摸着肚子,然后拉着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,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待我的,走吧,我和你,还有咱们的孩子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韦奇云使出最后一点力气,伸出双手抚摸着她的脸庞,声音微弱,脸上却洋溢的喜气的笑容,“走吧,到了那里,我保证心中就只有你一个人,什么皇位、权力都通通见鬼去吧!”

    这时,靡颜闷哼了一声,嘴角溢出鲜血,露出艳丽无双的笑容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好,你,你不许反悔!走吧,一起走吧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两人互相倒在对方的肩头,朱霜霜原本呆立在原地,见此情景,赶忙上前一探究竟,试探鼻息,两人竟已气绝身亡!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