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零三章 天牢探望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零三章 天牢探望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翌日清晨,朱霜霜便起床了,慕兰进去时,她已经一切准备就绪,正起身出门。

    “娘娘,早膳已备好!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我回来再吃。”朱霜霜漫不经心的说道.“娘娘您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

    朱霜霜停住脚步,答非所问,低声问道:“皇上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慕兰赶忙说道:“听卡尔说,皇上的病情已经稳定,这都要归功于您取来的药材呢!”

    朱霜霜长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稳定了就好,你去那儿帮忙,今天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慕兰走了谁来服侍您呢?”慕兰急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继续往外迈去,边走边道:“我今天有要事要办,你不用来了,代我照顾皇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,慕兰遵旨!”慕兰目送她快速离去,只能依照吩咐行事。

    “去天牢!”朱霜霜上了马车,冷静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车夫毕恭毕敬的说道,马车奔驰在大道上,独处车室,朱霜霜心中忧愤之情才溢于言表,忧的是他的病情,昨天的一幕时刻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,他交代的事情,痛苦的表情,胸前触目惊心的血迹,还有卡尔对他的诊断……愤的是韦奇云、宇文徽兄妹、花影瞳以及爹和二姐对他的伤害,本来是想置身事外,任由他处置他们,可不成想他却将这件事交由自己处置,躲避不了,还得针锋相对。昨晚思索了许久,既然他那么信任自己,那么就要公平合理的处理好此事,目前对他的病情自己无能为力,倘若处理好了此事,也算是为他分忧吧!

    在得知真相之前,她选择先去天牢打探他们的情形,如此可以避免因为案情而产生先入为主的干扰。

    进入天牢,她首先去到花影瞳和朱盈盈的关押处,事先得知她们被收押在一起,二人一直视自己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此次事件她们的参与或许有很大部分原因都在于自己。女人感性者居多,希望能从她们那儿找到突破口吧!

    “花影瞳,朱盈盈,卿妃娘娘驾到,还不叩见?”狱卒打开牢门高声喊道。

    朱盈盈闻言一惊,眼神颇为复杂的看向朱霜霜,随后忙不迭的跪倒在地,低声说道:“叩见卿妃娘娘!”而花影瞳由始至终呆坐在床上,如同一尊塑像般凝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朱霜霜淡淡的说道,狱卒早搬来椅子,殷勤的服侍她坐下。

    “二姐,你最近怎么样?”朱霜霜示意她坐下,颇为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朱盈盈还未开口,眼泪先留下来,抽泣道:“四妹,爹爹,爹爹他走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沉默了半晌,方叹道:“我已经知道了,或许这样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吧!”

    “爹爹临走之时,已经托我向你和你娘忏悔之意了,他希望你们能原谅他!”朱盈盈沉痛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女儿,我从来就没有记恨过他,虽然他辜负了我娘,但我想我娘是不会与一个过世的人计较那么多的。”朱霜霜沉吟了片刻,话锋忽转,继续说道:“但是,作为皇上的女人,我现在还无法原谅他,若不是那次事故,皇上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她停顿了下来,因为她忽然发现此时花影瞳俨然已从‘梦中’醒来,她正转过头来,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,眼神里俱是关切和忧虑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花影瞳一字一句的问道,迫不及待的冲了过来,狱卒及时拉着她,才没有撞到朱霜霜身上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朱霜霜轻声吩咐道,示意狱卒让她坐下。“你既然如此关心他,又何苦伤害他呢?”

    花影瞳掉下泪来,依旧反复的问道:“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朱霜霜深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胸口中了一剑,引致旧疾复发,眼下虽然病情稳定,但却卧床不起了!”

    花影瞳低下头去,喃喃道:“我,我没想伤害他的,只是想他能重新接纳我,重新像以前那么待我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正欲发问,花影瞳忽然抬起头来,眼神里充满的哀怨,恨恨的说道:“都是因为你,若不是你的介入,他又怎么会弃我于不顾,若不是因为你,他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,若不是因为你,我,我何故如此的悲苦?朱霜霜,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控诉,朱霜霜波澜不惊,反而露出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花小姐,你似乎本末倒置了吧,造成这一切的是谁,难道你心里不清楚?你执意要将这顶帽子扣于我,我也无话可说。但是,你们对皇上造成的伤害,我定会一五一十的讨回来的,不用做鬼,我此番便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能拿我怎样,你能审问我吗?能处置我吗?你现在倒是越来越喜欢说大话了啊?”花影瞳不屑一顾的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笑道:“是否大话,稍后你便可见分晓了!”

    “四妹,我是被他们骗来的,这次的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啊!”朱盈盈大声喊冤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放心,她是你四妹,哪里会见死不救呢?除掉你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,倒是我,她一直恨不得啖我的肉,喝我的血呢,可惜啊,可惜你不是男人,在这宫里,女人是不能干政的!”花影瞳放声大笑道,笑得眼泪都出来,尔后语气忽然转为温柔动听,“只有他,才有权力决定该如何处置我,即使我死了,也没关系,因为是他亲自下令处死我的,如此他也定能铭记我一辈子的!”

    朱霜霜听着她如梦呓般的自言自语,身上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,这花影瞳的变态狂乱看来是越演越烈,只见她抚摸着胸口,灿烂的笑道:“伤口越痛,便越发的提醒我,爱得深,才会痛得切啊!”

    花影瞳边走边喊道:“朱霜霜,你没有权力这样待我!”

    待他们走远,朱霜霜依然坐下去,定定的望着朱盈盈,半晌没有言语,朱盈盈手足无措了,怯生生的说道:“四妹,你这么看着,我心里有些害怕,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啊?”

    朱霜霜笑了笑,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二姐,你能和我说说那天的情形吗?”

    “那天?”朱盈盈眼神颇为复杂的看向她,迟疑的说道:“那天发生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朱霜霜笑道:“我只是想听听你的说法!”

    “我?”朱盈盈看出她眼中的坚决,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既然四妹想听,那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吧!”

    “那天,宇文徽兄妹控制了全场的局势,连他们的父亲宇文杰也被软禁起来,那时,我因为不肯配合宇文徽,被他关押,是爹爹趁乱救我出来的。你不知道啊,我出来时,看到全场可是血流成河啊,参加婚宴的人大多都没能幸免于难,就在他们杀红眼时,皇上突然出现了,于大人也带着大批的护卫队来了,本来宇文徽等人只差束手就擒了,可是与此同时,韦奇云来了,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太后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惊呆了,说道:“这样一来,韦奇云便控制了局势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朱盈盈如同再次身临其境般侃侃而谈道:“韦奇云利用太后要挟皇上,于大人只得禀退了护卫队,皇上被迫按照韦奇云所说行事,丢弃兵器,只身面对危险。韦奇云百般羞辱,可是皇上却没有丧失斗志,趁韦奇云不备时,皇上突然打出暗器击中了他,之后太后被救出,于大人趁机将护卫队再次派上。”

    朱盈盈忽然停顿了片刻,眼神里流露出不忍,沉重的说道:“其实本来皇上可以全身而退,都是因为那花影瞳,她居然抓住了公主要挟皇上,而且,最致命的是,我也被他们拿住当做要挟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朱霜霜疑惑不解的问道:“你当时和他们一起,又怎么被用来要挟皇上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没有告诉你?”朱盈盈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摇了摇头,示意她继续讲下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用我做要挟,自然没什么用处。”朱盈盈自嘲的笑道:“在你们心里,我和他们就是一丘之貉。但是,如果他们将我化妆成你呢,对皇上来说这样是不是非常的致命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霜霜一怔,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朱盈盈继续说道:“没错,在场也没有人识破他们的计谋,那时我离皇上最近,我瞧出来了,当他看到是你的面容时,当即便全乱了,四妹,你在他心目中的位置确实是他人无法撼动的。这次,他没能救出我,反而被韦奇云刺中了一剑,若不是丁放及时醒悟,当天的胜者就很有可能是韦奇云了!对了,你还不知道么,那宇文桐其实便是丁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朱霜霜眼中一烧,随即平静的问道:“二姐,你的意思是,由始至终你只是被他们控制的棋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确实如此,四妹你要明察啊,还我一个清白!”朱盈盈喊冤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奇怪的一笑,说道:“我早该清楚,由始至终,你的目标只是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四妹,原谅二姐的心胸狭窄吧,经此一事,我才彻底醒悟过来,不是你的再强求也不是你的啊。”朱盈盈恳切的说道:“四妹,只要我此次能平安度过,我一定会洗心革面,听凭你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二姐,我又怎么会忍心随意摆弄你呢?”朱霜霜笑道:“此事就当是买个教训吧!”

    她起身缓缓转过身去,淡淡的说道:“我先走了,待会儿再见吧!”

    “四妹,你一定要救救我啊!”朱盈盈趴在牢门上悲声呼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步伐一直未乱,沉声说道:“宇文梅关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就在前方!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宇文梅一直在牢房里踱来踱去的,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,当狱卒打开房门时,她惊恐的退到床边,抱住头叫道:“不关我的事,你们抓错人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人犯,娘娘驾到,还不过来跪下!”狱卒厌恶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?”宇文梅先是一怔,随后赶忙下了床,跌跌撞撞的爬了过来,诚惶诚恐的说道:“宇文梅叩见娘娘,娘娘千岁千千岁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