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一百零二章 心里美滋滋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零二章 心里美滋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手动不了啦!”朱霜霜用力的挣扎着,不满的埋怨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视若无睹,反而紧紧抓住她另外一只手,强拉着她来到床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午休时间,你也上来吧!”韦广晖快活的笑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此时也坐到他身边,只好依他之言躺下去,身子却不敢靠向他,如同一个木头人般僵硬的靠在床头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怎么了?几日不见就视我这夫君如豺狼虎豹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朱霜霜担心的看着他的胸口,说道:“我怕碰到你伤口了,还痛吗?”

    韦广晖摇摇头,伸出右手搭在她肩上,强拉着她靠向自己,轻声说道:“放心,我伤口没事,霜霜,不知怎的,看不见我心里就觉得空落落的,伤口也格外的疼痛呢,你来了,我就不治自愈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意思是不用铁叔叔,我就是那灵丹妙药?”朱霜霜心里美滋滋的,但嘴上却不饶人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你就是我的灵丹妙药啊,听师傅说我昏迷好些日子了,你才来一天我就醒了呢,你不是灵丹妙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昏迷的这段日子,他们都合起伙来骗我,说你去什么南部了,要数月才能回宫呢!”朱霜霜嘟着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怪他们,其实是我吩咐他们这么说的!”见她朝自己翻着白眼,韦广晖赶忙陪笑道:“好了,是我不对,你要什么赔偿我都依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哼,那我先记下了,哪天我想到了咱们再兑现!”朱霜霜神气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天我说的话你能听到吗?”朱霜霜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昏迷的时候我对你说的话!”

    韦广晖沉默了半晌,垂下头黯然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说小墨的死讯?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微颔首,不敢看向他,韦广晖深叹了口气,说道:“生死有命,人已经走了,你也别难过了!”

    “霜霜,我有件事想拜托你!”韦广晖忽然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轻声问道:“什么事情,你说吧!”

    “那场风波之后,韦奇云、花影瞳、宇文徽兄妹,还有,”韦广晖微皱了下眉头,接着坚定的说道:“还有你二姐朱盈盈,都被打入了天牢,我恐怕有好一段日子无法上朝了,这件事自然无法处理,但是此事如果不能及时处理,影响会越来越大,而且外部的残余势力如果得知我目前的状况,极有可能卷土重来,势必酿成更佳严重的后果!”他忽然停顿了下来,轻咳了几声,然后定定的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铁叔叔说你现在要静养,不能说太多话的!”朱霜霜无比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所以,我想拜托你代替朕处理此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霜霜不解的看向他,一时没能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韦广晖微笑着说道:“你为人正直,不失偏颇,行事稳妥,遇事冷静,定能胜任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恍然大悟,连忙摆手拒绝道:“不行,不行,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,你,你可以让丁放、于翰林代为处理啊!”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他们是臣子,单单一个韦奇云就会令他们难办,更何况还有宇文徽兄妹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了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他们是奉旨行事呢,别人还敢非议不成?”朱霜霜瞪大了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“非议倒不会,但是他们处理此事就有些越俎代庖之嫌了!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可以请太后出马啊,太后总能镇住他们吧?”朱霜霜洋洋得意说道:“连你这个皇上都得听她老人家的,其他人就不用说了吧?”

    韦广晖摇头说道:“处理政事,母后出面就更不妥了,况且韦奇云是我大哥,宇文家又是,唉,总之,母后是绝对不可以出面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以前也说过后宫不得干政,朱盈盈是我二姐,我来处理此事似乎也不妥当啊?”朱霜霜据理力争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韦广晖笑道:“朕下旨命你处理此事,你这个娘娘干政也就是名正言顺,至于你二姐,我之前不是说了吗,你行事得当,不失偏颇,相信大臣们目睹之后定能心服口服的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!”朱霜霜坚决拒绝道:“我真的做不来的,还是等你身子好了,再处理吧!”

    韦广晖叹道:“到那时恐怕就晚了啊!为了大局稳定,霜霜,你务必要答应我!”

    他变戏法般自枕下拿出一卷绢纸,说道:“你看,朕连圣旨都拟好了,你可不能抗旨不遵啊!”

    “不成,我不接旨啊,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?”朱霜霜不满埋怨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了笑,不由分说地将圣旨塞入她的袖中,闭上双眼,脸上露出舒心而轻松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行嘛!”朱霜霜焦急的说道,转过身来正欲理论,只见他忽然松开了搭在自己肩上的右手,捧着胸口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朱霜霜忙轻抚着他的后背,焦急地说道:“你别说话了,还是躺下来休息会儿吧!”

    韦广晖躺下后,仍止不住咳嗽,朱霜霜急得六神无主,脑中的药理知识瞬间消失不见,手足无措,呆滞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,韦广晖忽然侧过身去,紧紧地抓着胸口,脸上俱是痛苦难忍的神色,身子紧缩在一起,轻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朱霜霜这才惊醒了过来,记得以前听铁中旗说过,皇上患有一种恶疾,发作时心脏绞痛,头晕耳鸣,四肢无力,莫非他是旧疾发作?

    她顾不得多想,跌跌撞撞的出门,冲到客厅,铁中旗正在和秦熙儿说着什么,她如同抓到救命稻草般失声喊道:“快,快去看皇上!”

    铁中旗察觉到事态的严重,赶忙扶着她,转头对着秦熙儿说道:“好好照顾她,我去看皇上。”

    可秦熙儿还没来得及说话,朱霜霜已经从她手中挣脱,紧随铁中旗而去。

    当铁中旗赶到时,韦广晖已经跌倒在床下,不省人事,胸口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如同那火红的烙铁,刺得朱霜霜身子一颤,双腿如同灌了铅般无法行走,跟上来的秦熙儿赶紧扶着她坐下来,心中虽然担忧无比,但眼前紧急的状态却不容她多言,只能用温暖的双手代替语言抚慰着怀里瑟瑟发抖的朱霜霜。

    不好,铁中旗心念道,最糟糕的事情终于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!他处理完韦广晖的伤口后,随即倒出一颗药丸,打开他紧咬的牙关,使用真气*迫他吞下去。

    “秦妹,你快去找来卡尔。”铁中旗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秦熙儿冷静的说道:“霜霜,你在这别动,娘马上就回来!”

    “韦叶!”铁中旗高声唤道,门外不远的韦叶应声而入,铁中旗接着说道:“快去天伦殿找雪见,将上回武士交给她的药材悉数拿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韦叶领命而去,外面传来数声议论,铁中旗盘起腿走在韦广晖身后,运用内力为他疗伤。只有朱霜霜呆呆的坐在原地,眼神空洞的看向他们……

    不一时,卡尔来了,秦熙儿紧随其后,回到朱霜霜身旁,紧接着,韦叶也捧着药材回来,房内人来人往,只有朱霜霜依然呆若木鸡……

    朱霜霜一怔,喃喃道:“他若没醒来,说不定现在已经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!”卡尔说道:“皇上能醒来,恰好说明身体正在恢复,而一直昏迷是很危险的,只是,身为一国之君,自然要面对众多担待,正是这些国事才压得皇上喘不过气来,才引致旧疾发作!”

    朱霜霜点点头,说道:“知道了,卡尔,多谢你据实相告。”她走到他身旁,凝视着他苍白的面容,抚开紧缩的眉头,轻声说道:“你放心吧,我接旨便是,但有个条件哦,我若处理好了,你必须回复健康,带我去宫外游完一番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霜霜!”秦熙儿不安的唤道,总觉得她反常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朱霜霜站起来,抹去泪水,平静的说道:“铁叔叔,卡尔,皇上就交给你们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皇上会好起来的!”铁中旗关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朱霜霜含笑点头,说道:“我先回宫了,过些时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秦熙儿惊愕的问道:“你,你不陪着皇上了?现在就回宫?”

    “娘,我没事的,请您好好照顾他,我要去办点事.”朱霜霜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熙儿问道:“你去办什么事啊?现在这样的情形你还有心事做其他的事?”

    “嗯,他拜托我的!”朱霜霜依依不舍的看了他一眼,尔后坚定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霜霜!”秦熙儿正要追出去,铁中旗制止道:“别去了,她确实有要事要办!”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比皇上还重要啊?”秦熙儿微蹙着眉头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走向丁放,正色说道:“于翰林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丁放纳闷道:“应该在大理寺吧,娘娘您问这做什么?”

    朱霜霜平静的说道:“明日辰时三刻,你到弄月宫来,到时候就知道了!慕兰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哦,好!”丁放迷惑的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暗暗道,皇上病情反复,娘娘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呢?而且她还要找于翰林,到底出了什么事呢?

    “别想了,明天谜底不就揭晓了么?”赵然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丁放点点头,说道:“对!”

    回宫的路上,朱霜霜闭着双眼一言不发,慕兰感觉到气氛的压抑和不寻常,也没敢出言打扰,回到宫中,朱霜霜也是一头钻进卧房,紧闭房门,晚膳也是宫女送进去的,慕兰只能在外干巴巴的着急,娘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不会出什么意外吧?

    可是,刚过亥时,房中烛光熄灭,朱霜霜依然准时就寝,平常,她一向是亥时灭灯的。慕兰这才心安了些,或许娘娘因为照顾皇上只是累了,加上今天受了惊吓,所以才会如此反常吧,既然按时就寝,说明她没有大碍。想到此,慕兰觉得宽慰了许多,一阵瞌睡袭来,她便回到房中,不一时便沉沉睡去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