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八十八章 需要静养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十八章 需要静养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韦广晖语气甚是冰冷,正欲伸手抢过她,忽然旋转过身子,以一副大鹏展翅般的姿态挡在他们的身前,掉转身来面对着那面镜子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卡尔和朱霜霜同时听到他的声音,“快点离开暗室,掀开床垫,下面是通往外面的通道!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朱霜霜欣喜若狂的抬起头来,只需看他那坚实温暖的背影,便可知这次的他定是韦广晖!卡尔皱着眉头,轻声道:“你确定是皇上吗?他看起来与前面的骗子完全一样呢!”

    朱霜霜忽然自他怀里挣脱开来,不顾肩膀处狭长的伤口,快步跑过去,从后面抱着他,喃喃道:“都是我不好,方才居然没有认出你来,才让卡尔误会你的,这次我再也不离开你了!再也不!”

    韦广晖沉声道:“卡尔,快些拉走她,忍者马上便到,再不走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卡尔这次彻底相信他真的是韦广晖,赶忙跳下床,拍拍朱霜霜的肩膀,说道:“娘娘,听皇上的,咱们快些走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要和他在一起!”朱霜霜固执的说道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在这里,会令皇上分心的!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他便是孤身一人了,我要和他一起对付他们!”

    卡尔叹了口气,只好上前强拉,朱霜霜却依然死命的抱住韦广晖,任由那受伤的胳膊上鲜血汩汩直流。

    韦广晖忽然转身抱住她,纵身一跃,来到床边,飞快的掀开床垫,朱霜霜还未回过神来,身上已被点中穴道,然后自己被交由给卡尔,在昏睡过去之前,她只记得韦广晖那温暖神情的双眸正恋恋不舍的停留在自己脸上!

    当她醒来时,已是两天后的事情了,原来自己不仅仅是被点中穴道?她无比怀疑的拍着沉重的脑袋,艰难的睁开眼睛朝四周打量,柔软舒适的米色地毯,踩上去如同置身云端般轻飘梦幻,粉色的床缦渲染出浪漫温柔,墙上清新的田园风光画作,仿佛都能闻到田间清香自然的空气……

    好温馨的卧房啊!朱霜霜梦呓般的叹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醒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仔细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长相清秀,身着蓝色衣衫的宫女正笑容可掬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慕兰!”朱霜霜脱口而出喊道,随后坐了起来,重新打量了这个房间,惊喜的说道:“这里是弄月宫!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慕兰笑中含着泪花,说道:“娘娘,您都已经睡了两天,急坏奴婢了!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那么久吗?”朱霜霜不无怀疑的盯着她,见她一脸肯定的神情,惊异的说道:“那我是怎么了,中毒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御医看过了,说您只是太过于疲惫了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朱霜霜猛然回忆起那个暗室,赶忙惊慌的问道:“那皇上在哪?他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哦,皇上……”慕兰还没来得及回答,一个俏皮的笑声传来,“皇上正要起程去往南部呢,娘娘您和皇上可真是心有灵犀呢!”

    “小墨!”朱霜霜看到来人,笑逐颜开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赶紧躺下吧,御医说您需要静养几天,小皇子才能将那几日的损失长回来呢!”小墨见她坐着,赶忙上前扶着她躺下去,并细心的为她垫上一个靠枕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昨天来看您,都说您消瘦了不少,那个担心啊,连小墨听了都觉得心里怪酸得慌!”小墨调皮的笑道:“所以娘娘您要趁皇上离开的这几日赶紧养好身子,给皇上一个惊喜,这样我们这些下人也能因此受到些赏赐不?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笑着说道:“你要说我平日不赏赐你们便直说,哪有这么拐弯抹角的骂主子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慕兰和小墨相视一笑,眼中隐约的沉重瞬间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方才说皇上去哪儿了?”朱霜霜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南部啊!”小墨回道,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娘娘您都不知道吧,那宇文徽与王爷,哦,现在不能叫王爷了呢,就是那韦奇云联合预谋造反,在南部掀起了不少的波澜呢,虽然丁大人一直在那边料理,形势控制得不错,但是要恢复到以往的平静和繁华,皇上觉得去私访一番是刻不容缓的事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朱霜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忽然又问道:“对了,那卡尔王子呢?”

    “回家了!”小墨异常干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了?”朱霜霜迷惘的看着她,自言自语道:“他就回家了,怎么也不能向我告别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主子,他哪敢继续停留在宫中啊,您就不记得了,那天在密室里面,他抱着您,公然的辱骂皇上呢!”小墨忍俊不禁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密室?”朱霜霜回忆了片刻,想起当时的场景来,不由得笑道:“哪里,那是因为先前我将伪装的敌人当成了皇上被他伤了,卡尔因为有前车之鉴,便将真正的皇上当成了敌人呢,哪里能说他公然的辱骂皇上呢,他也是为了救我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娘娘,您怎么忽然对那昆仑国王子亲热了许多呢,卡尔长卡尔短的!”小墨不怀好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紧跟着,慕兰也打趣道:“就是,娘娘您可是头一次这么向着除了皇上以外的另一个男人说话哦!”

    “去,去,去!”朱霜霜羞红了脸,恼羞成怒,板着脸说道:“你们若再胡说八道,小心我赶你们出去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娘娘,奴婢不敢了,求娘娘饶恕我们这一回吧!!”慕兰和小墨忙不迭的笑着求饶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朱霜霜转过身去不理会她们,半晌,她忽然说道:“慕兰,你快些去准备些吃的,小皇子饿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慕兰自从得知朱霜霜仍怀有小皇子后,一直开心得不得了,赶忙快步退下准备膳食去了。

    见慕兰走了,朱霜霜转过身来,正色的看着小墨,一言不发,盯得小墨有些莫名其妙,她讪笑的问道:“娘娘,您这是怎么了?别吓小墨啊!是不是还因为方才小墨的胡言乱语而生气呢?我保证,绝对没有下回了,好不好!”

    朱霜霜并没有接她的话,而是郑重其事的问道:“小墨,你是不会骗我的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小墨遂点点头,一脸真诚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但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你敢发誓没有骗我吗?”朱霜霜心有不甘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小墨发誓,如果小墨胆敢欺骗主子,定会,定会不得好死!”小墨沉思了片刻,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发毒誓!”朱霜霜叹道:“就算我求你,小墨,你原原本本的告诉我,暗室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墨深叹了一口气,无可奈何的说道:“既是娘娘的意旨,日后若皇上怪罪小墨也无话可说了!”

    随即她便将那日暗室里的情形娓娓道来:“您和卡尔王子刚离开暗室,那名忍者便出现了,皇上因为担心她会去追杀你们,便一直守在暗道出口以拖延时间,由我一直在纠缠着她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怔怔的说道:“那些忍者诡异得很,而且身手极是了得,你们都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娘娘,不瞒您说,那名忍者可是一名上忍,哦,我还得向您解释一番,其实忍者分为上忍、中忍和下忍三个级别,上忍,又称智囊忍,专门策划整体的作战步骤。中忍,是实际作战的指挥头子,当然,忍术也得超然出众才行。下忍,又称体忍,相当于现在的特战部队,是在最前线作战的实际忍者。三者之间有等级关系的泾渭分明,下忍对中忍唯命是从,中忍对上忍俯首帖耳。”

    小墨在一旁说得头头是道,而朱霜霜则露出一脸焦急神色,不耐烦的说道:“好了,你现在不必给我补修什么忍者的课程了,你还是快点告诉我,那名忍者后来被消灭了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啊,有我小墨在,她还能活下来嘛?”小墨得意洋洋的笑道,见朱霜霜充满了怀疑的眼神,她便赶忙讨好的笑道:“当然,能消灭她都是因为皇上指挥得当呢,不然小墨也不能那么轻而易举的杀死她!”

    “娘娘,那个忍者她还是个女的呢,极为擅于伪装,她能在眨眼之间变换成任何一个人哦,反正我在和她打斗时,有好几次都差点被她迷惑住呢。后来,皇上告诉我,她并不是在乔装成别人,而是运用了一种"mi yao",令对方产生幻觉,从而让别人能将她看成心里所想的那个人呢!”

    “心里所想的人?”朱霜霜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她,不解其意。

    小墨神秘的笑了笑,说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您会将她认成皇上的缘故啊,因为你心中想着皇上,所以看到的就是皇上啊!”

    “哦!”朱霜霜恍然大悟,随后笑道:“那你都看到谁了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小墨害羞的低下了头,没有言语,其实那天她在和那忍者面对面时,看到的竟然是韦广晖,因为一时心乱便没有朝她下手,错过了最好的时机,从而最终致使韦广晖受了伤,这也是导致他后来在面对朱无常和宇文徽等人时,受到重创的原因!

    朱霜霜见她忽然低头不语,只道她是想起心上人觉得害羞而没有回话,毕竟她也是正值少女思春的年纪,心里有个男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朱霜霜微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小了,只怕我也无法留住你啊!”

    这时,慕兰推门而入,两日未进食,当朱霜霜闻到那诱人的香味时,早已是垂涎三尺了。

    她不假思索的走下了床,身上瞬间充满了力量,看来人的本能的力量还真是大啊,方才连起身都有些困难,可如今闻到食物的香味,便利索的下了地!

    朱霜霜已顾不得形象,风卷残云般的将食物一扫而空,尔后满足的抚摸着已日渐隆起的肚子,笑道:“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,这么能吃呢!”

    小墨和慕兰相视一笑,上前扶起她,走到床边躺下了身去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先歇会儿吧!御医晚些时候会过来。”小墨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御医?”朱霜霜皱着眉头嘀咕了几声,“御医来干嘛,我又没生病!”不一时,她便已沉沉睡去……

    两人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,关上房门口,都不约而同的大松了一口气,仿佛放下了一块巨石般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