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八十六章 新娘是假的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十六章 新娘是假的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依依公主!”朱霜霜嗔怪的笑道:“您可真会活学活用呢,皇上方才还在说怎么没看到您和于大人呢,话说完人就到了,可真是兄妹连心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卿妃嫂子,您可是越来越能言善辩了!”韦依依笑道,她转头看到卡尔,不禁一怔,说道:“你长得可真是漂亮,我以前没见过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依依,这位是昆仑国的王子卡尔!”韦广晖微笑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说没见过呢,原来是别国的王子,难怪气度非凡呢,皇上哥哥,你可快要给比下去了哦!”韦依依不怀好意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抓正形那倒没有,昨天半夜是他的属下送他回府的,回来后他便一直沉睡不醒,我刚离开时他的神智还未清醒呢!”韦依依气愤异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这么久都没醒,该请个大夫看看呀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朱霜霜在一旁不无担忧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是哦,我只顾生气,都忘了这茬了,皇上哥哥,你快派御医去给他瞧瞧好不好?”韦依依央求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你呀,总是不分缓急轻重的,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,这次可要长点教训啊,于翰林若有什么三长两短,都是你给耽误的。韦叶,快去传许御医给于翰林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韦叶领命匆忙离去。

    韦依依这才放宽了心,挨着韦广晖坐了下来,将宇文桐*到了旁边一个位子,饶有兴致的观看着台上的演出。

    “皇上哥哥,这出戏真有意思,方才明明深陷牢狱的主角怎么忽然变成了新娘了?”韦依依不经意间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一怔,依依似乎知道些什么隐秘之事,这句话似乎在影射什么,于是他若无其事的笑道:“这便是这场戏的极妙之处,先演结果,留给观众遐想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啊!”韦依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转过身来准备吃点东西,正提起筷子,发现碗里俨然堆满了,原来是朱霜霜。

    韦依依露出甜美的笑容,说道:“卿妃嫂子还是这么的体贴、善解人意呢,多谢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低下头去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嫂子,新娘是您二姐是吗?”韦依依一面吃着东西,一面含糊不清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朱霜霜沉重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可不怎么喜欢她,想当初她还想利用我,去勾引皇上哥哥呢。”韦依依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那样的女人我才不会让她做我的嫂子呢!”

    “只是,她怎么一直披着盖头呢,照理都进了洞房,盖头应该是掀开了的呀!”韦依依眼珠一转,忽然站起身来,旁人还未来得及拉住,她三步并作两步走,转眼间便已去到了新娘身后。

    “宇文哥哥,恭喜恭喜啊!”韦依依抱着拳笑逐颜开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公主驾到!微臣眼拙,还望公主见谅!”宇文徽见状赶忙放下酒杯,正欲下了身行礼。他自小便对韦依依极是喜爱,无奈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无论他怎么讨好,韦依依依然不拿正眼瞧他,最后还选择了于翰林,这一直让他耿耿于怀,所以婚事也耽搁了下来。说来这宇文兄妹可真够惨了,两人同时恋上皇家兄妹,可都得不到对方的回应,唉,正所谓“我本将心托明月,谁知明月照沟渠”。

    韦依依扶住他,俏皮的笑道:“宇文哥哥不必拘礼,今天是你大喜之日,我一直都期盼着能一睹宇文嫂嫂的芳颜呢,所以专程等到行过夫妻之礼后才来的,可是都已进洞房了,这新娘的盖头怎么还没揭开啊?”

    宇文徽讪讪笑道:“公主误会了,因为贵宾众多,微臣不敢耽搁,于是盖头也没来得及揭呢!”

    “哦!”韦依依遂点点头,说道:“你说的也不无道理,那待你们敬完酒,是不是会回去揭盖头啊?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宇文徽忙不迭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……”说时迟那时快,韦依依手刚起喜帕便飞了出去,新娘正欲夺过喜帕重新盖上,可韦依依却已将其抓在手中,于是那新娘的花容月貌便在众人面前展现无遗了!

    “啊!”众人之中发出一阵庞大的惊叹声,只是这惊叹并非因为新娘的绝世美貌,而是因为她并非朱盈盈本人。话说因为朱盈盈那“天下第一佳人”的名号,很多人都慕名前去,自然是识得她的长相。可是眼前的这位新娘,虽然在外表上并不输于那朱盈盈,然而,她实在是并非先前所说的正牌新娘啊!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众人心中皆疑虑重重,询问的目光都重重的投向宇文徽身上。

    韦依依微微皱着眉头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说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,宇文大哥的新娘应该不是你啊!”

    远处观望的朱霜霜此时更是大惊失色,因为那新娘不是别人,正是——花影瞳,她那满头白发已经变成了乌黑的秀发,绝美的容颜在喜服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娇媚、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她?”朱霜霜全身一阵颤抖,随即看向韦广晖,可他却并没有看向那边,依然休闲的喝着茶,似乎新娘是谁并不是他所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没?”朱霜霜压低了声音焦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,我早知道了!”韦广晖云淡风轻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?你何时看到的?”

    迎向朱霜霜惊疑的眼神,韦广晖微笑着释疑道:“就在方才上台时,春风拂来,将喜帕微微掠起,那时我便得知那新娘不是朱盈盈,你不是也早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一直怀疑那新娘不是二姐,可心中一直不敢相信呢。”朱霜霜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在后台也看到了呢!”宇文桐忽然在一旁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二姐去哪儿了,我爹可知道新娘是别人吗?”朱霜霜焦急的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有人去到天牢将花影瞳与朱盈盈调换了,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将他们调换呢,难道就是为了让花影瞳做宇文徽的新娘吗?”宇文桐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怔怔的说道:“如此说来,那二姐现在应该在天牢里,那我爹他知道吗?”说着,她伸头朝朱无常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韦依依正走过去,着急万分的和他说着什么,朱无常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,不温不火的解释着,气得韦依依手舞足蹈了一番后,便踏着重重的步伐回来了!

    “公主,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朱霜霜急问道。

    韦依依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的饮尽后,大喘了一口气,快言快语道:“诶,真是奇怪,他们居然说因为朱盈盈身患重病,所以让另外一个女人来替代她拜堂!你们说这像话吗?哪有让其他人来替代拜堂的道理,既然新娘生病了,为什么不能将婚事退后几天,待她好些了再拜堂不就行了吗?让别人替代自己拜堂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都气糊涂了,皇上哥哥,那花影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,她不是应该在天牢里吗?”韦依依眨巴着眼睛转念一想,看向韦广晖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依然不紧不慢的笑道:“这个你应该去问于翰林吧,朕已将天牢交给他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他昨天喝得酩酊大醉的,敢情是给灌醉的吧?”韦依依大声说道:“一个本该在天牢里的人,一个已嫁做他人妇的女人,却堂而皇之的在这里与宇文哥哥拜堂成亲,这也太荒唐了吧!皇上哥哥,你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公主,小点声!”朱霜霜拉着她的衣袖,柔声劝道。

    这时,韦广晖看到宇文杰正诚惶诚恐的一路小跑过来,跪在地上,不敢正视他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皇上,老臣知罪,实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场面,这场喜筵就先结束了,老臣已经准备好人马护送您和娘娘回宫!”

    韦广晖叹道:“现在要走恐怕为时已晚了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大惊,尤其是朱霜霜,不明所以,只是紧紧的抓住韦依依,生怕忽然生出什么变故来。

    “好,该来的总要来的,既然事已至此,我们就坐着静观其变吧!”宇文桐忽然大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桐弟!”宇文杰嗔怒的瞪了他一眼,急道:“都什么时候,你还有心情说笑,还不快劝皇上起驾回宫啊,不然真是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韦广晖摆摆手,坐了下去,说道:“确实已经来不及了,宇文大人,你都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宇文杰回道:“微臣已按照您的吩咐布置妥当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快些去指挥行动吧!”韦广晖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宇文杰离去后,韦广晖握着朱霜霜的手,交由卡尔手中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卿妃的安危就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朱霜霜挣脱开来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的安危我自己会负责,你不想管我了,也不要把我交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霜霜!”韦广晖眼神里闪烁着痛苦和不忍,躲避开她那愤怒委屈的眼睛,看向宇文桐,沉声吩咐道:“你带他们去那里吧!”

    “那里?”韦依依好奇的看了看宇文桐,问道:“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宇文桐一言不发的起身,示意卡尔带上朱霜霜,自己则拉上韦依依朝旁边的偏房飞身而去!

    这时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那个尖细的声音再度响起,“大家还等什么啊,多年的厚积,不都只为今天的勃发吗?都给我起来,一个都别放过啊!”

    “青龙,老夫我已是三番劝阻,没想到你还是加入了这群不法之众,今天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!”宇文杰手提着长剑,指向前排的青龙,痛心疾首的说道。

    青龙走了出来,郑重的躬身行礼,大声说道:“老爷,您的救命之恩和再造之恩,青龙没齿难忘,今天起事也是为了报恩,希望老爷能理解青龙的苦处!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哪叫报恩,明明是要将我三代忠良的宇文家陷于不忠不义不孝啊!”宇文杰顿足长叹道。

    那个尖细的声音适时的想起,“大家千万别停下来啊,他这是想拖延时间去搬救兵的,咱们快些去杀了那狗皇帝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