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八十五章 婚礼陷阱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八十五章 婚礼陷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好!”“有道理!”“同意!”台下顿时一片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韦广晖含笑起了身,朗声道:“既是民意,那朕岂有不遵之礼!”说罢,他便举步朝台上走去,这时,宇文桐也站起来跟随其后,从侧面走到了台后,目不转睛的盯着宇文徽与那盖着红盖头的新娘的反应。

    韦广晖上台后,由主持引导面对众人坐了下去,随着一声“一拜天地”,新人则同时恭敬的跪了下去,依朝堂之礼叩拜了三下韦广晖身子微微前倾,扶着他们起了身,这时,正好一阵狂风刮来,台上的幔布徐徐飘起,而新娘的盖头也同时掀开了些许,就在这当口,韦广晖飞速的扫视了新娘一眼,很快的便坐回了原地。

    主持人激动的说道:“多谢皇上赏脸,请回主席继续观礼!”说着,他伸手欲扶起韦广晖,可韦广晖却自顾的起身,笑道:“这风儿大概也是觊觎新娘的美色而欲掀开盖头呢,不想却是调戏未遂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台下随之传来一阵笑声,韦广晖在韦叶的相扶下回到了主席。

    看到他平安归来,朱霜霜的眼神才轻松了许多,大概方才这一幕只是那主持人随兴而起,他们也不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谋害他吧!

    “你,没事吧?”朱霜霜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摇了摇头,依然兴趣十足的观看着台上的场景。这时,朱霜霜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他的声音,“小心对面的那桌人,观完礼之后,你便和卡尔一起去到那间偏房,里面会有人接应你!”

    朱霜霜心中一震,他大概在台上得到什么危险的信号,所以才吩咐自己去到安全的地方的。可是自己又怎么能放心让他孤身应对这复杂的险境呢?

    宇文徽笑道:“此人我一请出,大家便会明白的,来呀,请贵宾上台!”

    只听擂鼓响起,一个面容威严,身材健硕,满面红光的壮年男人走上了台,他的出现令不少人震惊不已,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了朱霜霜。

    她不安的望向韦广晖,怎么爹也来了,他明明知道皇上在此,还敢公然出现,明摆着是在挑衅啊!

    “众位,这位便是在下的老丈人,无争山庄的主人——朱无常,你们说说看,既是行叩拜高堂之礼,是不是该请他也上台呢?”宇文徽有意的看向韦广晖等人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方才那个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,可此次其他回应的声音却少了许多,大家都知道无争山庄与朝廷的纠葛,为了明哲保身都选择沉默不语,只是冷眼观望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请上座!”宇文徽极为恭敬的说道,未等主持开言,便扶着新娘跪下了身去,恭恭敬敬的行了礼。

    宇文杰与朱无常坐在一起,满脸俱是尴尬神色,时不时不安的看向韦广晖,而他却只是冷静的笑着朝台上之人点头致意,只是不知是朝宇文杰点头,还是新人,亦或是朱无常?

    行过礼之后,朱无常平稳的走下了台,自主席位绕过去,走到了韦广晖身后的那桌坐下,在经过主席时,都没有朝朱霜霜扫去一眼。

    宇文桐这时忽然笑道:“真是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啊,原来在无争山庄竟也不能免俗呢!”

    “哦?不知公子何出此言?”卡尔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宇文桐斜眼看向台上,大声说道:“四女儿虽贵为贵妃娘娘,可在父亲的眼中却似仇人,二女儿名满天下,却被父亲当做棋子,为他的勃勃野心铺路挡箭,你说可叹不可叹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宇文公子用词有误呢,这应当说是物尽其用,人尽其才才对吧!”卡尔意味深长的笑道,“来,来,我们同饮一杯吧!”

    “少说两句啊,你们说的四女儿可是近在眼前呢!”朱霜霜气呼呼的说道:“皇上,他们胡言乱语的您也不管啊?”

    韦广晖无奈的笑了笑,说道:“他们说的也是实情啊,朕也没法阻止别人的自由言论嘛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呢!”朱霜霜气恼的说道,成功的被转移了一直停留在朱无常身上的视线。

    韦广晖忽然说道:“好生奇怪,今天怎么没看到于翰林和依依呢,这么热闹的场合照理他们是不会错过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哦,依依公主是最爱热闹的!”朱霜霜接过话来,扫视了全场一番,眼神依然有意的飘向朱无常,几月未见,他似乎老了一些,两鬓的白发增多了,身体也开始佝偻,唯一不变的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利眼,或许只有从他的双眼中才能察觉到权欲在他心中的分量!

    这时,朱无常恰好不经意的扫向她,眼神里未起丝毫的变化,似乎自己并非他的亲生女儿,而只是他即将要面对的敌人。朱霜霜很想移走视线,心中却是依依不舍,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给予自己生命,抚养自己成人。可眼下,自己最爱的人与父亲却已成为仇人!而且,就在今日,他们之间将有一个彻底的了断!朱霜霜心中一痛,好似又回到了无争山庄,那时他与父亲也是如今天这般水火不容,刀戈相见,自己矛盾了许久后,终于选择了站在他这边,帮助他出了庄,挫败了无争山庄的势力!可今天,自己是否能再次坚定不移的做出选择呢?

    “娘娘,您怎么了?”看到她脸上的泪水,卡尔惊惶的问道,赶忙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,欲为她拭去泪水。这时,只听叮咚一声,朱霜霜循声望去,只见韦广晖手中的酒杯已裂成碎片掉落在地,手中的鲜血滴落不止。朱霜霜赶忙拿过那方帕子,为他捂住伤口,焦急的说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,我去找大夫在处理下伤口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韦广晖眼中一烧,立即回复了平静,含笑的握住她的手,说道:“这点小伤不碍事的,待会儿回宫了你再帮朕处理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朱霜霜心疼的望向那依然不止的鲜血,说道:“我们提前回宫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行,好戏还没上演呢。”韦广晖微笑着说道:“新人已被送入洞房,待会儿还要来敬酒的,我们提早走有些不礼貌吧!”

    “皇上,我这里有些特效药,先为您涂上吧!”卡尔拿出一个檀木盒子,递给韦广晖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韦广晖低下头去,片刻之后抬起头,微笑说道:“既是特效药,就留着特殊时刻用吧!卡尔王子,你既然选择坐在卿妃身旁,她若出了什么差池,你也难辞其咎吧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卡尔绝不会让娘娘出一丝差池的!”卡尔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微微颔首,拿下手帕,放在桌上,望向远远而来的新人!

    “新人敬酒了!”众人欢呼道,撸起袖子,跃跃欲试,新婚之上得让新郎酩酊大醉啊!

    宇文徽领着依然披着盖头的新娘,首先来到了主席,下人端着放置酒瓶、酒杯的托盘适时的出现,宇文徽端起两杯酒,必恭必敬的呈上,笑道:“微臣大喜之日,皇上、娘娘驾临,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呢,区区心意,还请皇上娘娘接纳!”

    韦广晖接过酒杯,却没有将另外一杯递与朱霜霜,微笑着说道:“既是喜酒,朕应该饮下,只是卿妃身子虚弱,不宜饮酒,朕就全权代劳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,微臣就先干为敬了!”宇文徽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拿起托盘上的酒杯,正待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宇文桐忽然将他手中的酒杯拿了过来,笑道:“侄儿且慢,皇上贵为九五,岂能如此随意,这样,你的酒就由小叔代饮,你喝皇上手中的酒!”说着,他将宇文徽的酒饮尽,倒过酒杯来,微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宇文徽微皱着眉头,为难的看着韦广晖手中的酒杯,支支吾吾道:“这,微臣本不擅饮酒,一下喝两杯只怕,只怕会误事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,今日是你大喜之日,除了新娘什么也不用你*心,哪有什么事会误啊,不要哆嗦了,喝下杯中酒!”宇文桐拿下韦广晖手中的,塞与宇文徽手中,爽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宇文徽不知所措的看向众人,不知该如何是好!

    “唉,你今天怎么了,是这酒有毒还是怎么了,皇上面前怎么可以如此的扭捏呢?”宇文桐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毒!”宇文徽赶忙澄清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心头一紧,这酒里果然有毒,不然宇文徽不会如此失常的,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!

    “是,知道没毒,你倒是喝啊!”宇文桐大声说道,似乎对于侄子的懦弱胆小极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宇文公子,新郎既然酒量有限就别喝了,还有好多桌要敬酒呢!”朱霜霜忽然笑道,她是担心若宇文徽被*迫着饮下这杯毒酒,会激起暗中的敌对势力不说,那宇文杰甚至也可能因为失去爱子而倒戈相向的。

    宇文桐仍然不予相让,说道:“不行,他既是来敬皇上与娘娘的酒,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,这不是让外界笑我们宇文家没人吗?侄儿,喝了它!”

    “既然夫君酒量有限,那就由妾身代劳吧!”那披着盖头的新娘忽然娇声说道,默默的夺下宇文徽手中的酒杯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饮干了杯中酒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没事吧?”宇文徽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新娘摇了摇头,微微屈身行礼,说道:“粗茶淡饭,不成敬意,请贵宾海涵!”说完,她挽起宇文徽走向了另一桌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二姐!”朱霜霜忽然断言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默默的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再讲下去。

    宇文桐自是明白韦广晖所指,只是默默的喝着茶,卡尔虽然满腹疑问,但见到朱霜霜警告的眼神,也没敢再往下细问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,她便是许久未露面的韦依依,只见她身着粉色蝴蝶衫,外披着一件白色的雪貂毛背心,乐呵呵的来到了韦广晖的身旁,调皮的笑道:“皇上哥哥,这么好玩的地方你怎么不带依依来呢,还真是娶了媳妇望了妹呢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