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七十七章 求情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十七章 求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皇上,且慢,是我请宇文大人过来的。”朱霜霜微笑说道,起身恭敬的扶起宇文杰,让他坐了下来,继续说道:“记得宇文大人曾说过,希望我与宇文小姐能化干戈为玉帛,和睦相处,今天这个局面,霜霜真是无颜以对于您啊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是小女年幼不懂事,几次三番的冒犯您,还请您”大人大量,饶恕她吧,要怪就怪老臣教女无方啊!”

    宇文梅惊诧于眼前的一幕,跪着身子来到宇文杰身旁,喃喃道:“爹,您又何必来受她的羞辱呢?”

    宇文杰忽然使出浑身的力气,狠狠的朝她脸上掴去,骂道:“不忠不孝,以下犯上,还敢口出不逊之言,真是要气死我啊!”

    宇文梅捂着脸颊,又急又怒,“爹,你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我,明明是她对我下毒的!”

    “唉,看来我真是要说情事情的原委了,不然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”朱霜霜微笑的说道:“皇上,您看我应该这么做吧?”

    韦广晖点点头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朱霜霜心中一暖,显然他并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,但他却义无反顾地选择相信自己,毕竟这宇文家如今与无争山庄牵扯一起,意图造反,不可轻易得罪,可他却依然站在自己这边,这种情谊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啊!

    想到此,她露出温柔的微笑,看向他说道:“其实,真正说来这事也不能怪宇文小姐,正如她所说,她只是来送请柬的,并不知晓那毒性的利害,真正可恨的是那在请柬里下毒之人!在我说明原委之前,宇文小姐还是服下这颗药丸吧,否则时间一长,那毒性是无法解除的。”

    “请柬我一直拿着,在离开这里之前并没有中毒啊。”宇文梅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笑道:“那是因为你事先服用了一种药,而我因为担心你也会中毒,所以也为你服用了同样的一种药,以暂时隔离毒性,殊不知这种药用多了反而失去了药效,所以造成你失去了保护,中了那请柬上的毒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宇文梅一阵心虚,来之前朱盈盈确实给她服用了一种药,而且说明是防止中毒的,看来朱霜霜所言非虚,且听她继续说下去吧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种毒药,皇上您可能并不陌生,在无争山庄之时,您也见过的,那便是曼陀罗花!”

    韦广晖一怔,焦急的走过来,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朱霜霜点点头,说道:“当年毒娘子炼制了不少曼陀罗毒粉,她死后便留在了无争山庄,连意云正是中了此毒至今全身偏瘫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手?”韦广晖不无担忧的握着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温柔的笑道:“我已经提前隔离了,没事的,只是那曼陀罗混合上玫瑰,毒性加强,遇水即溶,我已将那请柬烧毁,在燃烧的时候,一些残留的毒性留在手上,经火燃烧后,毒性已大大减轻,这点毒奈何不了我的,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那曼陀罗无色无味,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呢?”韦广晖心里稍微安定,便想起关于那花的信息来,不由得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娇俏的笑道:“曼陀罗遇上其它花类,会影响其香味,我正是通过请柬上散发出的变异的玫瑰花香判别出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所以娘娘你刚才给宇文小姐服药,是想保护她,而并非下毒,也并非降火!”小墨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宇文梅理亏无语,低下头去不敢看向任何人。

    韦广晖正色道:“眼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那请柬上的毒是何人所喂,宇文梅,相信这点你最为清楚吧!”

    “皇上,梅儿什么都说,请皇上、娘娘恕罪啊!”宇文梅声音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坦白者从宽,你且一五一十的道来,若是敢隐瞒半点,朕定会治你个包庇之罪。”韦广晖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宇文梅赶忙说道:“是朱盈盈下的毒,她说要为她娘报仇,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便以送请柬为由来谋害娘娘!”

    “好,宇文梅,朕得留你在宫里暂住几日了,韦叶,带下!”韦广晖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爹,救我!”宇文梅挣扎着喊道,可宇文杰却视若罔闻,呆滞的望着某处,似乎是被这个真相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宇文梅走后,房中恢复了平静,韦广晖没有开口,其他人也只能沉默着,他沉吟了半晌,才缓缓地说道:“看来这无争山庄始终选择与朕为敌啊!宇文大人,你选的这个儿媳似乎不是很妥当啊?”

    宇文杰跪下了身去,惶恐的说道:“老臣这就回去将这门亲事退了,还请皇上恕罪!”

    “退,也不妥。”韦广晖心平气和的说道:“毕竟宇文府已去无争山庄下了聘礼,成亲的日子定了,请柬也发出去,太后都知晓这桩喜事,如果贸然取消,会引起旁人不必要的疑忌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问皇上,老臣该如何是好啊?”宇文杰六神无主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了笑,说道:“宇文大人的一片丹心那是可鉴日月,你应该不会与外人勾结对付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老臣……”宇文杰又跪了下去,正要表明忠心,却被韦广晖打断了,他皱着眉头继续说道:“朕有些担心令郎啊!据报,他可是一直与无争山庄来往密切,与朱盈盈的婚事,也是他与朱无常商量的,宇文大人只是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才答应这门亲事,朕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皇上您真是明察秋毫,老臣连朱无常的面都还没见呢!”宇文杰感激涕零,激动得呼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颔首道:“老大人的忠心是不用担心的,但是令郎的用心朕却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臣这就回去将那不肖子关起来,禁止他与外界往来!”宇文杰气急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摆摆手,笑道:“宇文徽他不是小孩子,哪能禁足啊,这样,宇文大人,你若相信朕,就依朕之言行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下旨!”

    韦广晖禀退左右,示意朱霜霜也出去,只剩下自己和宇文杰两人独处一室,大约一炷香时间,房门才打开,至于他们说了什么,没有其他人知道。朱霜霜只看见韦广晖沉着冷静的走了出来,身后的宇文杰脸上全然没有了初始的惶恐不安,转而露出祥和平静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朝朱霜霜走来,拱手行礼,微笑说道:“娘娘,老臣先行告退,下月初八老臣恭候娘娘大驾光临!”

    “好,宇文老人,恕不远送,啊,请等一会儿,这是阻止曼陀罗花粉蔓延的药粉,请府上的人都涂上吧,那花无色无味,极易感染到,还是做好万全准备为妙!”朱霜霜拿出几个药瓶,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    宇文杰赶忙接过,说道:“娘娘的大恩大德,宇文家没齿难忘!”

    朱霜霜目送他离去后,转头看向韦广晖,只见他安坐于一方,闭着双眼品味着一杯香茗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轻松啊?”朱霜霜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依然闭着眼睛,说道:“这一切还不是多亏了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?我做什么了?”

    韦广晖放下茶杯,露出温暖的笑容,说道:“你本来是想借朱盈盈下毒之事,*迫宇文杰取消宇文徽与她的亲事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什么都瞒不过你啊!”朱霜霜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笑道:“朱盈盈公然毒害卿妃,宇文杰得知后必然不敢与无争山庄沾染上的,他的性格经过几次接触我也大致了解。怎么样,他是不是答应取消他们的婚事?”

    韦广晖刮了下她的鼻尖,笑道:“朕好像说过让你不要担心其他的事,专心保护好自己和宝宝吧?”

    “话是没错,可是,如果有人意图伤害你,我和宝宝的安全也会受到威胁的啊。”朱霜霜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精心设好局,让宇文家的人来钻?”韦广晖笑道:“待宇文家取消婚事,自然与无争山庄也没办法牵扯到一起,他们的实力减弱之后,朕的胜算就大了,你是不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明知故问嘛,我的这点心眼哪里能瞒过皇上您啊!”朱霜霜喜不自禁的说道:“我还是有点城府的哦?”

    韦广晖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以后不许干涉政事,这是宫里的规矩,后宫不得干政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哦!”朱霜霜泄气的说道:“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的亲事真的取消了吗?”她不甘心的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再问朕可真要惩罚你啊,下月初八前你必须不得出弄月宫,这就是对你此次的惩罚,小墨,听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!”小墨在一旁偷偷的笑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瞪了她一眼,哀求道:“去我娘那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韦广晖摇摇头,“那我就去踏踏青呢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初八那天可以出去了?”朱霜霜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笑道:“那是自然,你要和朕一起去观礼的!”

    “观礼?观什么礼啊?”朱霜霜莫名其妙的问道,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,果然,韦广晖接下来的话验证了她的猜想。

    “你二姐和宇文徽的亲事啊,这么快就忘了!”

    朱霜霜脑袋嗡的一下,整个人蒙了,呆呆的说道:“你不是说他们的亲事取消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都是你自己想的呢。”韦广晖笑道:“好了,别在胡思乱想了,朕自有安排,乖乖的待着啊,朕还有事呢,晚上来陪你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便转身走了,留下朱霜霜木然站在原地,一时脑中没有了思绪。

    这时,慕兰走了进来,说道:“娘娘,雪见姑娘来了!”

    “雪见?”朱霜霜回过神来,说道:“哦,快请她进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一时,雪见轻巧的身姿便呈现在眼前,只见她微笑的俯下了身去,声音一如往常的平和轻柔,“娘娘,太后命奴婢请您去天伦殿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,我去准备一下就来。”朱霜霜手足无措的说道,站起身来朝卧房走去,又回头说道:“雪见姑娘,你先坐会儿,我马上随你去啊!慕兰,你招呼好雪见姑娘,小墨,你来一趟!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