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七十六章 礼仪之道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十六章 礼仪之道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小墨,慕兰,你们让宇文小姐进来吧!”朱霜霜沉声道,往日的温和忽然消失,俨然一副尊贵无比、高高在上的模样,她已经起身,坐到镜前,拢了拢秀发,整理着衣衫,缓慢的转过神来,露出仪态万方的笑容,平和的说道:“宇文小姐忽然造访不知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宇文梅没有忙着回答,而是傲慢的朝她身旁的座椅走去,朱霜霜忽然吩咐道:“慕兰,将这几张椅子搬出去晒晒吧,前些日子受潮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慕兰领着几名宫女将卧房中仅有的两张椅子抬了出去,除去朱霜霜所坐的,已经没有其他的可坐之处了。

    宇文梅恼羞成怒,冷笑道:“看来娘娘是不欢迎我了,连基本的待客之道都摒弃呢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笑吟吟的望着她,声音婉转优雅,“很抱歉,宇文小姐并不能算是我的客人,况且,你再怎么不喜欢我,我也是这弄月宫的主人,也是皇上钦封的贵妃,你再不懂得礼仪之道,也不会不知道见到本宫需要怎么做吧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说什么?”宇文梅惊异得几乎说不出话来,那温顺懦弱的朱霜霜怎么会瞬间变得盛气临人起来,莫非她以前都是假装出来的?可是又举得不甘心,她一个歌姬之女,凭什么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,于是她毫不示弱的继续说道:“我只知道要敬皇上,太后,其他的礼仪可不会!还望娘娘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朱霜霜忍住心中的怒火,本来之前她就几次三番的欺辱自己,如今爹爹还要和他们宇文家勾结一起对付皇上正有气没处撒呢,,今天可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,这矛头此时不指向她可就对不起老天爷安排的机会了,朱霜霜威严的说道:“你在宫外我管不着,可眼下你是在我弄月宫,我若不教会你应有的礼数,就是我的失职了,小墨,你最懂宫中的礼仪了,就由你手把手的教宇文小姐吧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墨还未回过神来,宇文梅已气得满脸通红,正待发作,朱霜霜忽然喝道:“还不过来教她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墨明白了这是娘娘在借机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呢!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宇文梅的身旁,首先一脚朝她踢去,那宇文梅一声惨叫,噗通跪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宇文梅的身子已被小墨折腾得筋疲力尽了,却一直没停止过嘴里的叫骂,朱霜霜忽然皱了皱眉头,站起身来,走到她跟前,又蹲下了身去,定定的凝视着她,露出甜美可人的笑容,说道:“看来宇文小姐不止不懂礼数,教养也不是很好呢,真不知宇文杰老将军是怎么教育子女的!”

    “你竟敢侮辱我爹!你……”宇文梅正气急败坏的骂着,忽然喉咙一凉,感觉一个异物正顺着喉咙流了下去,“你,你给我吃了什么?”她目瞪口呆的望向朱霜霜……

    宇文梅双目带着恨意,猛地伸手将水杯打翻在地,清水洒了一地,瓷杯也应声碎成数片。小墨赶紧挡在前面,生怕朱霜霜被瓷片划到,大声说道:“你做什么呢,娘娘面前竟敢如此放肆!”

    “哼,是你们无礼在先的,怪不得我放肆,明明下了毒还假惺惺的来送水,朱霜霜,真看不出来你挺有狠心的啊!”宇文梅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本宫给你下了毒?”朱霜霜大方的笑了笑,说道:“那么请问宇文小姐,到现在为止,你是否觉察到身子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宇文梅暗自调节气息,顺畅无阻,与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,她稍微冷静了些,将信将疑的说道:“这药真的只是降火的?”

    朱霜霜微微颔首,笑道:“我虽然粗通药理,但是不会无端的使用,方才见宇文小姐嘴唇脱皮,鼻翼发红,脸上出现血点,这些都是肝火过旺的症状,所以我才用药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的好心是要白费啊,看来有人不愿领情呢。”小墨嘲讽的笑道。

    宇文梅恼怒的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要用药就明说,谁让你突然扔进我嘴里的!”

    “哼,娘娘亲手给你,你会放心用么?只要吃进去,管用什么法子呢。”慕兰在一旁不满的嘀咕道。

    宇文梅忽然想起自己此番前来的目的,暗自冷笑,自怀中拿出一份大红色的请柬,说道:“我宇文梅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之人,方才误会娘娘真是抱歉,只是如果忘记这件大事,就是梅儿的不是了,诺,这是我大哥和朱二小姐成亲的请柬,下月初八,希望娘娘届时光临。”

    慕兰正待上前接过,朱霜霜忽然说道:“慢着!”她站起身来,亲自接过请柬,笑道:“果然是二姐的品味,连请柬都是玫瑰花的香味呢!宇文小姐,烦劳你替我恭喜新人吧,下月初八我定会去府上喝杯喜酒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梅儿就不打扰了,先行告退。”宇文梅含笑说道,屈身行礼,小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宇文梅怎么忽然这么懂礼数了?”小墨感觉甚为可笑,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忽然说道:“快拿火盆过来!”

    “火盆?娘娘您冷啊,这么好的天您还……”小墨看着窗外灿烂的阳光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嘴,让你拿便拿来嘛,我自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小墨端来火盆,点燃木炭后,朱霜霜过来将一直拽在手上的请柬扔进火盆,烤了烤手,见小墨和慕兰在一旁莫名其妙的看着,笑道:“知道你们想问,我为什么烧请柬是吧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毕竟是您二姐婚礼的请柬呢,烧了不大好吧!”慕兰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自火盆上拿开了手,叹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啊,只是这请柬上有毒,我不烧了它,恐怕会殃及无辜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有毒?”两人同时惊叫道,不约而同的朝那已成灰烬的请柬望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,娘娘您接触它了,看起来不像是中毒的样子啊?”

    朱霜霜正待回答,忽然门外传来宇文梅的吼声,“朱霜霜,你太卑鄙了,居然还骗我那是降火的药,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又回来了?”慕兰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小墨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,愤怒的起身欲朝外走去,被朱霜霜及时制止住,“娘娘,大庭广众之下,她居然敢辱骂您,小墨一定要去教训教训她!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!”朱霜霜含笑说道:“你不用动手,她已经得到教训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愣愣的随着朱霜霜的目光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宇文梅气急败坏的闯了进来,捂着脸颊,眼中几乎喷出火来,手指着朱霜霜,怒道:“你,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毒,快点给我解药,不然有你好看!”

    “宇文小姐,这次你可真是找错人了,要解毒,你得去找在这请柬里下毒的人才对啊!”朱霜霜不温不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柬?”宇文梅忽然心里一冷,若真是中了那请柬中的毒,那么可是无药可解的!不对,之前朱盈盈明明预先给自己服用了解药的,又怎么会中请柬上的毒呢,想到此,她底气又变得十足,说道:“这请柬若是有毒,你怎么会没事?敢做就要敢当,不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打算不再追究此事的,毕竟她是我二姐,而你也即将与我结成亲家,所谓冤家宜结节不宜解,现在你既然提到了,我也不能再回避。”朱霜霜站起身来,在慕兰耳旁耳语了几句,淡淡的笑道:“宇文小姐请坐吧!待会儿有贵客驾到,正好也让他听听其中的原委,评评理吧!”

    “贵客?哼,你是不是又打算请皇上来当救兵?”宇文梅不屑的笑道:“果然如你二姐所说,歌姬之后,狐媚之性难脱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小墨气急,几乎跳了起来,被朱霜霜紧拉着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哦?那我又勾引了什么男人呢?”朱霜霜若无其事的笑道。

    宇文梅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还有谁,不正是皇上!”

    “那就怪了,我本来就是皇上的女人,不把他紧紧拴住,难道让其他有心之人有机可趁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明明是自己想勾引别人的男人,还反咬一口,真是可笑至极!”小墨斜着眼朝她看去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竟敢……”宇文梅气得结结巴巴的,手指着小墨语塞了。

    “宇文梅,朕记得已经警告过你一次吧!”韦广晖冷冷的话语突然自身后传来,所有人吓了一跳,不知他何时站在那里的。

    “叩见皇上!”朱霜霜、小墨下了身行礼,口称万福,宇文梅惊吓得一时忘记了礼数,直直的看着他,只料朱霜霜是去搬救兵了,没想到皇上居然来得如此之快!

    “梅儿,梅儿叩见皇上!”宇文梅恍过神来,赶忙扑在地上行大礼。

    “卿妃、小墨平身!”韦广晖一边说着,一边经过宇文梅身旁,并没有叫她起身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朱霜霜偎依着他坐了下去,方才还对他恼怒,眼下却因为这个女人的取闹而烟消云散了,喜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,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过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朕怎么会扔下你呢?”韦广晖宠溺的望着她,握起她的手,发现手指乌黑,皱着俊眉,问道:“手指怎么了?不像是脏东西啊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些残留的毒气,我已经自解了。”朱霜霜笑道。

    “毒气?”韦广晖转头威严的看向一直噘着嘴跪在地上的宇文梅,说道:“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宇文梅大惊失色,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不是我,真不是我,我只是来送请柬的,真不知道那上面有毒啊!皇上,请明察,为梅儿洗清冤屈啊!”

    “请柬上有毒?宇文梅,这下你可是不打自招,来人,将宇文梅拿下!”韦广晖脸上一冷,沉声唤道。

    与侍卫一道进来的还有一位老者,正是宇文杰,当慕兰找来时,他便已料到,定是梅儿又在弄月宫惹祸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请手下留情啊!”宇文杰一进门便跪下了身去,老泪纵横的呼道。

    “爹,您怎么来了?”宇文梅惊讶的问道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