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七十五章 全盘托出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十五章 全盘托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韦广晖笑了笑,说道:“对了,昨天听宇文杰说,宇文徽要成亲了,新娘是谁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是我二姐!”朱盈盈暗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亲口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!你是不是要去观礼?”

    韦广晖颔首道:“是啊,母后也会去吧!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可以不要去!”朱霜霜忽然起身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韦广晖惊讶于她的反常,说道:“是因为你二姐吗?你如果不想去就别去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我一直有些话想和你说,可是一直无法说出口,既然你先提起,那我就趁此机会将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吧!”朱霜霜端坐着起来,凝视着他,慢慢的说道:“我怀疑二姐与宇文徽的结合不是那么的单纯,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我担心无争山庄是在寻找合作伙伴,图谋不轨,而宇文家以前一直都是掌管着兵权,影响颇大,我觉得这两家有勾结的嫌疑……”

    韦广晖忽然阻止她继续往下说,轻轻的抱着她,紧贴着她的耳旁,声音轻微却充满了磁性,“你能这么为我着想,已令我感动极了,但是,你现在的任务是保护好我们的宝宝,其他的有我在呢,不必担心好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觉得他们举办的这个婚礼也是有目的的,他们可能想借此机会伤害你和太后,所以你不要去好不好?”朱霜霜安顺的待在他的怀中,语气里充满了乞求和忧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傻瓜,在你心目中,我是那么不堪一击的吗?”韦广晖扶着她的肩膀,信心满满的笑道:“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他们是不会得逞的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朱霜霜迎向他深邃迷人的眼眸,忽然自嘲的笑道:“看来我朕是杞人忧天啊,怎么能以自己的水平去看待我们的皇上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现在明白过来也为时不晚!”韦广晖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不理你了,好心当成驴肝肺!”朱霜霜佯装发怒,起身朝弄月宫走去。

    “真生气了?”韦广晖起身正欲跟上她,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现在自己眼前,他迅速望去,不由得喜道:“是你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宇文桐参见皇上!”宇文桐微笑的下了身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没有外人在你客气什么啊?”韦广晖环顾着四周,低声道:“随朕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宇文桐远远的跟着他,七绕八弯之后,穿过一片树林,来到了一座别致的小楼前,此处正是韦广晖通常与丁放所称的“老地方”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韦广晖坐下来,含笑说道:“南部已经安排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宇文桐颔首道,正欲讲些南部的情况,突然回过神来,惊讶的说道:“不是吧,我都被装扮成这副模样,宇文家的人都没能识破呢,你一眼就认出了?”

    韦广晖微笑道:“普天之下,除了丁老大人和赵然,恐怕没有人比朕更熟悉你了!南部的情况安安已经来密信告诉我,知道你放心不下丁老大人和赵然,所以朕带你来这的!”

    没错,他并非宇文桐,而是那已去往南部的丁放,他此次是被安安化成宇文桐的模样回来,原因有二:一来是参加宇文家的婚礼,二来是看望阔别已久的家人。其实真正的宇文桐和韦广晖关系也是匪浅,所以当他正大光明的进宫来面圣,也不会引起他人的疑心,只是别人万万想不到,这宇文桐却是那已被下旨缉捕的丁放罢了!

    “爹!”丁放激动的跑上前去,跪在地上,握住他的手,眼中噙着泪水,说道:“孩儿不孝,让您受苦了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丁老爷子睁开眼,猛地看见一张陌生的面孔,惊恐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啊,爹,放儿啊!”丁放喜极而泣,一时忘记自己脸上还带着面具,在韦广晖的示意之下,他才想起揭下去,露出庐山真面目来。

    “放儿,真是放儿?我不是在做梦吧!”丁老爷子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求助似的望向韦广晖,“皇上,他真的是丁放么?”

    韦广晖含笑颔首,说道:“没错,他正是丁放,老大人,待我们做完手头上的事,你们一家便可以真正的重聚,共享天伦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放儿,你要尽职尽责协助皇上,维护社稷的安定,国家太平了,咱们小家才能安稳啊!”

    丁放抹去眼角的泪水,说道:“孩儿谨遵爹的教诲!看到您没事,孩儿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然儿吧,她刚刚服下药睡着了,经过铁大人的调理,她已经好多了呢。”丁老爷子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看看她。”丁放起身朝卧房走去,好些天没见到她,心中挂念得紧,以前总是想躲着她,甚至不愿意迎娶她,可在经历这番磨难之后,两个人的心居然奇异般的紧紧相连在一起,就算她被下了毒,迷失心智,可是令人欣慰的是她却一直都能认出自己来。

    她正安然的睡着,梦中的她是那么的温柔祥和,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,是在做什么美梦吧.丁放坐在床边,安静的凝视着她,极力忍住抚摸她的念头,或许还是不要让她看见自己为好,毕竟此次相聚的时光是短暂的,如果让她再次面临离别的痛苦,倒情愿两人没有此番的重聚!

    忽然,赵然娇柔的声音传来,“丁放,你不许走!”吓了他一跳,以为她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意图,不料她却是说梦话呢。丁放依依不舍的起身离开,再不走可能就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当他踏着沉重的步伐出来时,韦广晖已猜到他心中所想,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宇文徽的婚礼定在下月的初八,这段日子你可以选择在此陪伴老大人和赵然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丁放欣喜若狂,紧接着他目光便黯淡了下来,说道:“不行,眼下正是非常时刻,安安一个人在那边恐怕顶不住,我还是尽早赶回去,初八再回来一趟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眼下的身份是宇文桐,本来已经回来,却又突然消失,宇文家的人恐怕会心有疑虑吧?”韦广晖说道。

    丁放笑了笑,说道:“皇上您不用劝我,宇文桐本来一直都是神出鬼没的,突然消失也是再寻常不过的,我答应过安安,探明宇文家的情形,便会即刻赶回南部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你放心去吧,老大人和赵然朕会照料好的,赵然的情形也好了许多,假以时日,相信必能痊愈。”韦广晖微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!”丁放下了身行礼,继续说道:“微臣还有其他事情需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大人你好生歇息吧!”韦广晖起身微笑说道:“不要起身,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侍卫,朕下回再来看望。”

    “老臣叩谢皇恩!”丁老爷子坐在原地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爹,放儿先告退了,您要多多保重啊!”丁放眼眶一热,几乎掉下泪来,赶忙坚决地转身走出了密室。

    韦广晖出来后,机关便自动的回位了,两名侍卫退到门边,严密的监视着屋外的动静。

    韦广晖示意他坐下,说道:“你是想说宇文府的事,还是南部的事?”

    “南部的事安安都已经向您汇报了,我昨天到了宇文符,无意中倒发现那里有些不寻常之处。”丁放神秘的说道:“我发现宇文徽与宇文杰的一些旧部往来较多,那宇文杰似乎不知情。而且在那里我还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,比如朱思思和欧阳平夫妇,西域六煞!”

    “宇文府还是和无争山庄勾结在了一起!”韦广晖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霜霜若是得知昔日的亲人今日也成为敌人,该怎么面对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,这无争山庄一再与朝廷为敌,会不会对娘娘造成什么不利的影响啊,那帮大臣可是只要抓住把柄,都会大做文章的!”丁放不无忧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时不同往日了,卿妃已怀有皇子,相信这点就足以堵住悠悠众口,这点暂时不需担心,你且注意南部的动静,切忌敌人利用那边来壮大自己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看来这次形势之险峻不亚于上次,您在皇宫千万注意安全。”丁放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如果王爷也参与其中,那么以他的号召力,无争山庄在江湖上的影响,以及宇文家族军事上的实力,是很有可能宣起一场腥风血雨的!”

    韦广晖微笑的说道:“你现在变得稳重了许多啊,如果依你以前的性子,可不会考虑这么周全,看来让你和安安搭档倒是一个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丁放无奈的叹道:“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,经历了那么多的事,我再浑浑噩噩的,就没脸来见您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朱霜霜回到宫里后,等了许久,却没见到韦广晖的身影,不禁有些气恼,脸色阴暗,郁郁的回到了卧房,一头躺到床上,连小墨端来精致的点心都没有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“主子,您怎么了?”小墨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乏了,你出去吧,我想安静的待会儿!”朱霜霜看着天花板闷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的天气,小墨陪您去外面走走吧!”她试探性的靠向床边,笑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转过身去,朝向墙壁,对于她的提议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娘娘,不好,那宇文梅来了!”慕兰气喘吁吁的跑来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没好气的说道:“她来做什么,没见我正睡觉吗,就说我没空!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说是来送请柬的!”慕兰怯怯的说道,大约也是觉察到了她的不爽。

    朱霜霜闭上双眼,极力抑制住不断翻滚的烦躁,说道:“她若只是来送请柬的,请她留下请柬便是,如果还有其他事,就说我身子不适,不便见客!”

    “哟,娘娘是不愿意见梅儿呢!”宇文梅夸张的语调忽然传来,小墨和慕兰同时挡在门口,禁止她进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现在还是娘娘的门神了?”宇文梅轻声笑道:“怎么我一来就如临大敌似的,莫非我会吃人不成?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