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七十三章 花园怪事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七十三章 花园怪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突然,朱霜霜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,似乎没有一只蜜蜂停留在栀子花上,其他的花朵上或多或少的聚集着几只蜜蜂。这是怎么回事?盛开的栀子花应该是蜜蜂最爱的美食才对啊,朱霜霜带着疑惑走出了房门,朝宫女们走去。

    “霜霜,你去哪儿呀?”秦熙儿忽然出现在她前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娘,是您啊。”朱霜霜停住了脚步,露出乖巧的笑容,嗔怪道:“您方才去哪了,女儿回来也不见您的踪影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给你这只馋猫弄吃的去了,饿了吧?娘专门给你做了桂花酥和鸡蛋羹,进去尝尝吧!”秦熙儿端着托盘含笑说道,径直朝厅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耶,我最喜欢桂花酥和鸡蛋羹了,还是娘最心疼霜霜!”朱霜霜欢欣雀跃的跟在她身后说道。

    秦熙儿放下托盘,转身关上了房门和窗户,笑眯眯的说道:“快吃吧,她们都在忙呢,不会发现你的好胃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我就开动了!”朱霜霜眼睛泛着欣喜的光芒,口水一直咽着,三下五除二,一下就将鸡蛋羹干完了。她毫无顾忌的手拿着一块桂花酥,边吃边称道:“还是娘做的菜最好吃了,宫里的御厨简直没法比呢!”

    “不对!”朱霜霜猛然回过神来,吃惊的望向秦熙儿,说道:“您知道我还怀着孩子?”

    秦熙儿微笑着点点头,说道:“我一直知道啊,其实刚开始时我也不知道,后来你铁叔叔告诉了我,为了配合皇上将戏演得*真,我就一直把小墨当成你呗。”

    “那慕兰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她大概不知道,一直嘱咐其他宫女千万不要在你跟前提及任何有关孩子的事呢,以免你触景生情呢!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以后得躲着她点。”朱霜霜含糊不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娘,二姐也进宫了!”朱霜霜忽然想起朱盈盈的事来,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秦熙儿微微皱了下眉头,说道:“她又来难为你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呵呵,我现在有您和他保护着,有谁敢欺负我?”朱霜霜自豪的笑道。

    秦熙儿怜爱的为她擦去脸上的饼屑,叹道:“你呀,有时候太心善了,朱盈盈自小便是个好强气盛、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之人,你要提防着点,以后千万别单独见她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二姐她是什么样的人,我最清楚了。”她继续往盘子摸去,却发现已经空无一物了,便憨笑说道:“娘,您怎么也偷懒,就做这么一点,我还没吃够呢!”

    “你呀,桂花酥火气大,一次不能吃多,来,喝点冰糖雪梨汤,降降火。”秦熙儿将汤勺递给她,接着说道:“你这个样子,娘可真不放心让你只身待在这里,这样,在皇上回来之前,娘都陪着你!”

    “好耶!”朱霜霜兴高采烈的笑道:“这下我每天都有好吃的啦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二姐要嫁人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,她选了一门怎样的夫婿啊?”秦熙儿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环顾了四周,轻声道:“是宇文徽!宇文梅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爹为她选的吧!”秦熙儿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你连这个也知道?”朱霜霜吃惊的说道:“您平时大门不出一步,可天下事却都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朱无常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啊,这一看便是一桩交易,枉他那时还视她为掌上明珠呢,就这么给处理掉,没人性的家伙!”秦熙儿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是哦,说来二姐也挺可怜的,大姐、三姐都选得称心的如意郎君,可她却要被爹拿去做交易,最可怜的是,她到最后还会成为他们相斗的牺牲品呢。”朱霜霜想起韦广晖的话来,不禁黯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那也是咎由自取,你也不用同情她!”秦熙儿坚决的说道:“下回她要再来找你,你就别见了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能应付她的,您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宇文梅本来就不是良善之辈,她还曾加害于你呢,盈盈与她在一起,难保不被她影响,说不定又会生出什么诡计呢,霜霜,皇上知道这些事吧,不如你还是和小墨再次对换身份吧,这样娘也放心啊!”秦熙儿焦急的踱来踱去,心急如焚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拉着她坐了下来,笑道:“您这不是杞人忧天吗?堂堂皇宫哪是容她们胡来的,他也不会坐视不管哪,再说了,我又不是那瓷花瓶,碰一下就碎啊。您呀,还是别在这待着,回去陪着铁叔叔吧,省得整天胡思乱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!”秦熙儿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您就在这儿,哪都不去,可是,您若是在这么疑神疑鬼的,整个弄月宫就会被传染得人心惶惶,每个人都心不在焉的,不就容易给敌人可趁之机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,小墨推门而入,满面笑容的说道:“娘娘,您看我给您带来什么啦?”当她看到秦熙儿时,不由得一怔,说道:“夫人你也在啊,方才娘娘还找您呢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看着秦熙儿仍然一副神不守舍的模样,叹了口气,转头看向小墨说道:“我方才在窗口看她们摆放花盆,发现有些不对劲,你去查查那些栀子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娘娘您也发现了,凡是那女人带来的我可一概不放心,所以刚才趁厨房在准备点心时,我便去检查一番那些花,果然让我发现了问题呢!”小墨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,快说啊!”秦熙儿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您稍安勿躁,听小墨细细道来!”小墨俏皮的笑道:“那女人居然在栀子花中抛洒了一种毒药,初接触时没事,但时间久了,便会像她们一样,便会全身瘙痒,肿胀发麻,晚上都难以入睡哦!”她指指庭院中那些蹲在地上不住的挠着全身的宫女们,眨眨眼睛调皮的笑道:“娘娘,您的二姐此刻大概也是这般情景呢!”

    “朱小姐!”侍女听到里面有异响,焦急的问道:“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你走开,告诉宇文徽,我今天有些不舒服,不想出门!”朱盈盈不耐烦的喊道,摸着肿胀的脸庞,极力忍着阵阵传来的奇痒,心烦意乱的解开外套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那侍女继续说道:“少爷嘱咐过您一定要过去一趟,有要事相商,您是下不了床是吗?”

    朱盈盈越是生气,身上麻痒的感觉越是强烈,她自床上跳了起来,冲到门口,喊道:“不是下不了床,是见不了人,你去告诉他便是,别再这烦我了!”

    门外没有了动静,那侍女已经走了,朱盈盈干脆将衣服悉数脱了下来,全身原本白皙的皮肤已肿胀成紫红色,还鼓起数个大疙瘩,原本迷人姣好的身体此刻俨然成了一只红色的癞蛤蟆!

    原来是想害弄月宫里的人,没想到反而被她们算计,朱盈盈越想越气,这毒无药可解,只得等着毒性散去,痒麻的感觉才会消失,在这之前只能忍耐着。她也颇知一些药理,知晓这种时刻最忌心浮气躁,否则气血上升,只会造成毒性发作得越发的强烈。她盘着双腿坐下,平心静气的打坐,逐渐进入了冥想状态,借此暂时忘却身体上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可好景不长,大约一刻钟后,卧房被野蛮的踢开了,朱盈盈皱了皱眉头,睁开眼睛,还未看清楚来人,自己就被那人强行压倒,坏了,自己可几乎是一丝不挂的,此时被一个男人压住可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呢。朱盈盈使出浑身力气想挣脱他,可是丝毫不得动弹,那人的脑袋正垂落于她的颈间,粗声的喘着气,却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朱盈盈心中既惊又恼,怒道:“你是谁,竟敢对我无礼,再不起来小心我告诉宇文少爷去!”

    那人依旧没有回应,朱盈盈忽然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,莫非他只是个醉汉?她伸出手去拍拍他,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反应。不是吧,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,身体上已是奇痒无比,一丝不挂的再加上一个醉汉,而且还不知来人是谁,看来今天晚上就别想睡了!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朱盈盈身子几乎全麻了,担惊受怕了一晚,又冷又饿,就在她几乎想要喊叫的时候,身上的那人似乎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听他轻哼了一声,一直压在肩膀上的头忽然抬了起来,双手撑在自己的腿上,朱盈盈一阵尖叫,那人也同时发出惊叫,快速的起了身,站在床边,背过身去,颤抖着问道:“你是谁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还要问你呢,这里是我的房间啊,你深更半夜的擅自闯入,还来问我?”朱盈盈气愤异常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人环顾了下四周,眼神落在她几近*的身上,脸上微红,别过脸去,说道:“可是这里真的是我的别苑啊,请问小姐您是哪位?怎么会在这里呢?”

    朱盈盈见他的表情,才想起自己的情形,赶紧抓起一旁的衣服,快速的穿戴好,纵身跃下床,冷冷的说道:“这里是宇文府,你是什么人,我来宇文府已有一段日子,府上大大小小的人物可都见过,却从未见过你,快快从实招来,你闯入此处到底有何用意?”

    那人自嘲的笑了笑,说道:“我是宇文桐,姑娘没见过也属正常,一年下来我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过一个月,在官宦人家,我这样的庶出是没有资格长期在此享清福的?”

    朱盈盈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庶出?那你和宇文徽是什么关系?他的弟弟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我是宇文杰的胞弟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盈盈差点被口水呛到了,他看起来比宇文梅还小上几岁,怎么可能会是宇文杰的弟弟,宇文徽的叔叔?“你再胡说八道,我可喊人了啊!”

    “在下倒是不介意,倒是如果来人见着姑娘你这副模样,恐怕有些闲言碎语的会传出去。”宇文桐笑吟吟的说道,兀自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,还不快点出去!”朱盈盈恼羞成怒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!那我们后会有期!”宇文桐微笑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有病!”朱盈盈恶狠狠的骂道,越发的觉得身上痒得出奇,都怪他,若不是他招惹自己,又怎么会火气上来,导致毒性蔓延呢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