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六十九章 栀子花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十九章 栀子花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韦广晖温柔的笑着为她抚开秀发,慢慢的起身为她披上毛毯,自己则倚靠在床头,闭上双眼想道:彩虹桥的坍塌似乎是被人下了手脚,从那些木头就可看出是被人锯断的,而不是因为年久失修而倒塌的。更为奇特的是桥中央的那盆栀子花,是什么人放在哪儿的呢?他的目的应该是引诱目标走去桥中央,然后再遭遇桥身坍塌。如此说来,锯断桥身的人与放置栀子花的人是同一个,栀子花代表着的是守候的爱情,但是,它盛放的季节应该是夏天,如今才进入春天,本不该会有栀子花的,只有在气候温暖的地方,栀子花才会提前开放。

    气候温暖的地方!韦广晖忽然想到,只有那无争山庄一年四季温暖如春,气候明显异于别处,那次和霜霜一起去到山上的别苑时,看到漫山遍野盛开的鲜花,那些本该是不同季节盛开花朵,在哪儿却是同时盛开。那么,这栀子花极有可能来自——无争山庄!

    可是,那里是朱霜霜的家,她的家人就是再冷血,也不至于来伤害她的性命吧!连意云是极有可能朝她下手的,可是她自从中了曼陀罗花之毒后,已经无法正常思维,正常活动,因此也不可能想出如此阴毒的计谋;朱无常,他在无争山庄几次都因为霜霜而放过了自己,更没可能对她下手;那么,真正有嫌疑的便是无争山庄的那几位小姐,朱盈盈、朱思思、朱菲菲她们都有可能。韦广晖忽觉得头部眩晕,大概是想的太多了,伤口又在抗议了吧!他只好躺下去,既然已有头绪,就明天再接着想吧!

    “让韦叶去准备吧,你脸上有些脏了!”韦广晖侧过身子,拿起手帕温柔的拭着她眼角、脸颊和唇部,笑道:“还是看着这张真实的脸舒服,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多别扭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瞅了一眼丢弃在一旁的面具,抚摸着脸斜着眼笑道:“小墨多可爱啊,让你尝尝鲜还有怨言呢?”

    韦广晖审视了番她的脸部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说来也对,小墨若是细心装扮一番可能会胜过你,而且你如今还身怀有孕,更没法和她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朱霜霜恼羞成怒,重重的朝他胸口捶去,韦广晖躲闪不及,直搂着胸口,弯下腰去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我,下手太重了?”朱霜霜赶忙的扶着他关切的问道,见他一直沉默不语,赶忙跳下床去,慌慌张张的说道:“你等会儿,我去让铁大人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顺变拿些吃的啊,被你一锤,还真有些饥饿的感觉呢。”韦广晖直起身子来狡黠的笑道,原来刚才他是假装的,朱霜霜恍然大悟,快步走了回来,佯装发怒道:“你再捉弄我,以后真有什么事我没发现可别怪我啊!还是皇上呢,这么没正形,不管你了,我去拿吃的去!”说完她甩头便走了。

    韦广晖微笑的目送她离去,抱着胸口的手却依然没有放下,他忍不住弯身咳嗽起来,额头的伤口大概是因为受到震动,疼痛愈演愈烈,头都像要炸开了般疼痛难忍……

    朱霜霜和韦叶进来的时候,发现他没有声响,以为睡着了,两人相视一笑,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,在托盘里摆放好早膳,端了过来。朱霜霜轻轻的推着他,柔声道:“快起来吃东西吧,不然就凉了哦!”

    可他却依然没有回应,“还在装睡呢,你再不起来,这些东西我和宝宝可就一并解决了啊!”朱霜霜凑近他的耳边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,皇上大概是累了,让他多睡会吧!”韦叶微笑的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朱霜霜起身来到饭桌前坐下,顾自的大朵快颐起来……

    两刻钟后,铁中旗推门进来了,浓浓的汤药味儿随即在整个房间弥漫开了,朱霜霜赶忙迎上前,轻声道:“铁叔叔,他一直在睡,不然等他醒来再喝吧!”

    铁中旗低声道:“这药凉了就降低药效了,还是得让皇上趁热喝下去啊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朱霜霜重新回到他身边,柔声唤道:“皇上,该用药了,铁大人说药凉了药效也降低了呢。”

    可韦广晖依然闭着双眼没有回应,睡得这么沉?朱霜霜抓住他的手臂正欲推,忽然觉得他身上异样的滚烫,细细看去,他额头的白布都被汗水浸湿了,嘴唇怎么一瞬间像脱水般褪起皮来。

    “铁叔叔,皇上他好像有些不对劲!”朱霜霜强压住惊恐,声音颤抖却不乏冷静的说道:“他正在发烧!”

    铁中旗闻言一惊,随即稳步走了过来,一番望闻问切之后,沉声问道:“皇上前段日子可受过什么创伤?”

    “创伤?没有啊!”韦叶竭力回想后回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朱霜霜忽然说道:“大约十天前,皇上曾经踩到过一根绣花针,但是第二天就没有大碍了,难道这与他发烧有联系?”

    “绣花针是否被喂毒?”铁中旗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摇了摇头,肯定的说道:“没有,当时是在弄月宫的卧室踩到的,皇上怀疑有人意图不轨,还专门命人查过那根绣花针是否有毒,结果被证实只是一根普通的绣花针!”

    “那么,那根针上有铁锈?”铁中旗紧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微蹙着眉头,尽力的回想着那日的情景,黑暗中那根针确实闪耀着银光没错,但是隐约间发现在它的针尖部确实有些暗影,“没错,当时皇上的脚伤处都留有点点锈迹!”朱霜霜异常坚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!”铁中旗快步走到桌边,提笔飞快的写下一个药方——木瓜12克,吴萸7克,全蝎5克,蜈蚣2条,天麻12克,僵蚕12克,胆南星12克,朱砂o.45克,郁金12克,白芍25克,生甘草6克,太子参25克,当归12克。递给韦叶,说道:“要快些准备好,别人问起别说是皇上要用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韦叶拿着药方飞快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朱霜霜忽然喊道,韦叶止住脚步,莫名其妙的看向她,“娘娘,您有什么吩咐!”

    “你去弄月宫将小墨接过来!她现在的身份你应该知晓吧?”朱霜霜正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韦叶知道,娘娘放心,一定不会让别人看出破绽来的!”韦叶回道。

    “霜霜,你想得很周到,进宫后你变得成熟稳重了许多啊!这样很好。”铁中旗赞许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羞涩的一笑,转而紧张的问道:“铁叔叔,皇上他这是怎么了,是与那根绣花针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铁中旗抚着长须点头道:“没错,皇上的症状是由那绣花针创伤后,其上的铁锈有感染病灶,失于调治,正气受损,风邪乘隙侵入,由表人里,引动肝风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那,容易引起旧疾复发吗?”朱霜霜战战兢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的旧疾?”铁中旗有些惊异的问道:“他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直说,但透露过,心肝相连,这毒气入侵,肝火蔓延,势必会影响心脏吧!”朱霜霜焦急万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你的医理基础果然了得,皇上遇到你真是他的福气啊,不用担心,我方才为他开的药方,能尽快平肝熄风,解毒镇痉,治疗及时,不会伤害到心脏,旧疾也不会复发的!”铁中旗赞许的看着她,宽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舒了一口气,说道:“那就好,对了,铁叔叔,我想问你件事!”

    “娘娘尽管问吧!”

    朱霜霜不安的看向韦广晖,见他依然双目紧闭,昏睡不醒,赶忙将铁中旗拉至一旁,轻声问道:“我想问的是皇上一直服用的药丸还剩多少,他以前说过制作的原料都被王爷给毁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前些日子皇上给了我一些原料,我正在制作当中,相信不用几日就能大功告成。”铁中旗仿佛猜中了她的心思般,回答得极是乐观。

    朱霜霜追问道:“可原料供应不上,总有断绝的一天,我想问的是这宫中可有办法继续种植那些药草呢?”

    “娘娘,实不相瞒,我也正有此想法呢,这些日子也正在四处搜寻种子,相信不用多久就能成功!”铁中旗信心满满的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惊喜的说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!”铁中旗坚定的颔首笑道。这孩子的心思果然是缜密啊,平日里她如孩童般单纯简单,看上去似乎是在皇上的庇护下无忧无虑、心无所扰,实则不然,她简单的背后却拥有一颗善良坚定的心,在真心周全的为他着想、打算。正如自己的预言,她是皇上最理想的伴侣,最如意的知己,而且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她必然会成为这宫中最称职的女主人!

    不一时,韦叶提着草药,和小墨气喘吁吁的出现在了门口,铁中旗二话不说接过草药离去了,小墨虽然卸下了面具,却仍然保持着朱霜霜的装束,见到真正的卿妃正坐在的皇上身旁,柔情蜜意、无微不至的照料着他,不知怎么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异样的感情来。

    “小墨,你来了!快点过来坐下吧!”朱霜霜回过头微笑的说道,上下打量着她,赞叹道:“他说的果然没错,你这身打扮确实胜过我呢!”

    小墨一怔,怎么娘娘似乎能看透人心一般知晓自己的想法呢,她赶忙走上前,屈身行礼说道:“小墨参见娘娘!”

    “几日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客套了啊?”朱霜霜笑道:“真怀疑是不是安安又为你易容了,这张脸下说不定隐藏着另外一个人的面孔吧?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真是的!皇上都病得这么重了,您还有心思说笑啊!”小墨红着脸嗔怪道。

    “铁大人方才为皇上诊断过了,用了药就没事的!”朱霜霜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!”小墨松了口气,走到一旁,默默的收拾起碗筷来。

    “小墨,你怎么了?怎么闷闷不乐的?”朱霜霜走过来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小墨强挤出一丝笑容,黯然道:“我没事的,待会就好了,娘娘您去照顾皇上吧,不用管小墨。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