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六十八章 水仙花池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十八章 水仙花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是!”安安慢慢起身,依依不舍的看着他,退到门外后却坚定的扭转头去,迎向那灿烂夺目的太阳……

    “小墨,你慢些,我都快赶不上了!”韦叶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喊道,朱霜霜进入那片“幽会之所”后,早已抑制不住心中的快乐,撒开腿朝那片水仙花池跑去。可是,眼下已是春天,水仙花早已凋谢,只有几个空荡荡的水池孤寂的立在原地,清香犹在,芳华已逝。

    朱霜霜趴在池边,失落的自言自语:“怎么就谢了呢?还想和他一起来看呢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小墨,你快站起来,看你的裙子都湿了!”韦叶焦急的喊道,这个面容与安安如出一辙的人,怎么性格就差个十万八千里呢?

    “哦!还好,这彩虹桥还在!”朱霜霜见到那依然璀璨夺目的彩虹桥时,立即有来了兴致,径直朝桥上跑去。

    阳光下的彩虹桥更是惊艳呢,七种眼色在同样色系的太阳光下熠熠生辉,如同宝石那般的灿烂剔透。更别致的是,不知道是哪位有些人居然还在桥中央放置着一盆洁白似云、清香萦绕的栀子花。朱霜霜走过去,低下了身去端起那盆花,兴高采烈的朝正在攀爬而来的韦叶挥挥手,大声说道:“你快看,漂亮吧?”

    韦叶一面走一面嘟囔道:“不就是一盆花吗,高兴成那样,女人啊,真是种奇怪的动物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已走到了桥边,忽然,一声奇异的响声传来,“吱吱呀呀”,似是树枝断裂的声音,又似是桌椅被推动的声响,奇怪,这里空无一人的,哪来的声响呢?韦叶诧异的环顾了下四周,并没有什么异样啊,到底是哪传来的声音啊?他忽然无比担忧的望向那座桥,该不会是?

    韦叶赶忙大声喊道:“小墨,快回来,桥好像要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朱霜霜开心的笑道:“你快过来吧,这里风大,我听不到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桥,桥!”韦叶发现桥身居然开始动了,而小墨却丝毫未察觉到异样,急得差点踏上了那座桥,可是再加上自己,这桥恐怕就塌得更快了!怎么办啊?韦叶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般别无他法,只好接着用力的喊道:“桥快塌了,快过来!……”

    朱霜霜见他很是着急,捧着花好奇的朝他跑去,可就在这时,只听“咔咔”几声脆响,桥轰然倒下了……

    当他走到桥下时,眼前的情景令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桥身怎么会毁损得如此的严重?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木头,一段一段的杂乱的堆积在一起,七彩的颜色都已经混淆不清了。那盆绽放的栀子花撒落在一边,花盆已经四分五裂,根部显露在外,但那洁白的花朵依然倔强的吐露着芬芳!

    小墨,韦叶难以抑制痛苦而内疚的泪水,慌乱无措的翻着那堆积如山的木头……忽然隐隐约约的随风传来一阵凄凉的哭声,似乎在无助的乞求着什么。韦叶晃了晃脑袋,以为是自己的错觉,可是那哭声依然源源不断的传来,而且那乞求似乎已转变成求救的呼声了!

    “小墨?”韦叶惊喜的发现,那声音似乎是小墨!她没死?他起身兴奋的循声找去,只见在彩虹桥往里的那片树林,隐隐约约似乎有一个蓝色的身影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韦叶赶忙顺着桥下的岩石望上攀爬,揪心的哭喊声引导着他找寻到了那抹蓝色,他惊喜的狂奔过去,喊道:“小墨,小墨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可是,当他到了那女子跟前时,却发觉地方还躺着一个人,他顾不得其他,一把抓住朱霜霜,欣喜若狂的喊道:“小墨,你真的没事,太好了!这下你姐姐不会怪我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快救救皇上!”朱霜霜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韦叶不解的低下头,才发现躺在地方的那人居然是——韦广晖,他头部被重物击中,血流不止,俊美的脸庞变得恐怖狰狞,更要命的是,他已经昏迷不醒了,眼下地处偏僻,人迹罕见,若再不清理伤口,止住流血,那么皇上就极有可能……

    丁放不敢再往下想,极力的冷静下来,站起身来分辨着东南西北,忽然,脑中灵光一闪,他蹲下了身去背起韦广晖,说道:“小墨,你是去过铁大人那儿的,这里有条近路可以通往那儿,你在前面带路,我们去找铁大人!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朱霜霜连声应道,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走到了上回小墨背起她施展轻功的地方,说道:“你会轻功,快些送皇上去铁大人那吧,我稍后便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轻功好过我啊!快点,一起走吧。”韦叶背起韦广晖纵身一跃,轻松的朝不远处的灰色建筑滑去,可朱霜霜却回过身去踏上那条蜿蜒小道,当她赶到时,韦叶早已将韦广晖交给铁中旗了。

    “小墨,你怎么这么慢才来啊!”秦熙儿去了弄月宫,铁中旗在内室治理伤口,只有韦叶一人在外踱来踱去的,当他见到朱霜霜时,看到她通红的脸庞时,惊诧不已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怎么样了?”朱霜霜顾不得回答他的疑惑,趴在门前焦急万分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叶安慰道:“放心吧,有铁大人在,皇上不会有事的,倒是你,方才真是吓得我魂飞魄散了呢,后来是皇上救了你吧?”

    朱霜霜噙着眼泪,贴着房门,想透过密密的窗眼探求韦广晖的情况,可是却什么都看不到!她无助的滑坐在地上,呜呜的哭了起来,捶着脑袋,深切的自责道:“都怪我,要去什么彩虹桥,还要去找什么栀子花,才害得他受了那么重的伤!”

    “小墨,皇上不会有事的,你别这样!”韦叶扶着她坐了下来,看着她泪流满脸,心中竟奇异的酸疼了起来,他不由自主伸出手去拍在她的肩上,想安慰几句,可双手刚触碰到她竟生出一股酥麻的异样感觉来,他讪讪的收回了手,悄悄的抽了自己一巴掌,暗骂道,你在想什么呢,她是小墨,不是安安,不对,不管小墨还是安安,都不能心存邪念的……

    这时,门开了,铁中旗走了出来,一边拭着手,一边说道:“血已经止住了,但是皇上失血过多了,体力一时不能恢复,今日怕是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天谢地,皇上没事了真是万幸啊!”韦叶松了口气,微笑道:“铁大人真是妙手回春啊,宫里的御医可没有一个能比上您的!”

    “你呀,还是这么油嘴滑舌的,我去熬些药,你们进去照顾皇上,记得要安静些啊!”铁中旗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您去忙吧!”韦叶憨憨的笑着目送他离开,走进卧房,朱霜霜早已坐在床沿,痛惜的望着他苍白的脸庞,握住他依然温暖的双手,滴下一滴清澈的泪水,温柔的笑道:“我在这里,宝宝也没事,你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“小墨,你,你干什么呢!”韦叶怔怔的望着她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你,你怎么,怎么能对皇上,无礼呢?虽说,这里没有其他人,但,但这也是,于礼法不合的!”

    “小墨”对于他的劝说置若罔闻,反而变本加厉的将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,感受着那份温暖,以平静那颗惊乱忐忑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能……”韦叶气愤的走上前,正欲拉开她,忽然,韦广晖睁开了双眼,露出虚弱的笑容,声音微弱无力,“你仔细看看,她是小墨么?”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朱霜霜惊喜的说道:“你的头,还痛吗?”

    韦广晖伸出手去摸了摸额头,微微皱了下眉头,轻声道:“还真是有些痛呢,不过没事,睡一觉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朱霜霜柔声道:“你睡吧,我守着你!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是娘娘!”韦叶恍然大悟道:“光明殿里的不是小墨,而是卿妃娘娘!”

    韦广晖轻蹙了下眉头,朱霜霜恼怒的看向韦叶,说道:“你出去吧,皇上头部受了伤,你还那么大声,会影响恢复的!”

    “啊?哦,那韦叶保证不出声,您就让我在这伺候着吧!”韦叶刚从惊疑中缓和过来,便生生的挨了朱霜霜的一顿训斥,神情都有些呆滞,只是可怜巴巴的求道。

    朱霜霜察觉到自己有些过分,赶忙缓和了语气,道:“你也累了,去旁边歇息一下吧,有事我再叫你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韦叶忙不迭的闪到一边,回想起连日来将娘娘当成了小墨,一直对她颐指气使,呼东喝喜的,她心里应该都记着呢,而且方才在门外,自己还触碰她的肩膀,天哪,这要是让皇上知道了,自己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啊!更别说,娘娘会老账新账一起算了!

    韦广晖轻声笑道:“你怎么忽然发那么大的火啊,看把韦叶吓得!”

    “他呀,平时肯定没少欺负小墨,这次我一定要代小墨好好报仇!”朱霜霜俏皮的笑道。

    韦广晖艰难的伸出手去,刮了下她的鼻尖,笑道:“韦叶只是把小墨当成妹妹来疼爱呢,你难道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吗?”

    “他的心思?”朱霜霜回想了一番,笑道:“你的意思是他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韦广晖笑道,忽然连声咳嗽了起来,将朱霜霜和韦叶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啊,别说话了,快些休息吧!”朱霜霜急得都快掉下眼泪,不住的抚着他的胸口焦急的说道:“很难受是不是,我去找铁大人!”

    “我去!”韦叶一溜烟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韦广晖平复了喘息,微笑道:“大概真是被那块木头给伤到了,有些想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守着你,安心睡吧!”朱霜霜轻抚着他优美的脸部线条,爱怜的自他伤处旁边轻柔的印上一吻,痴迷的注视着他,直到觉得眼皮沉重,身子乏力,依偎在他身旁沉沉的睡去……

    半夜,韦广晖悠悠醒来,见朱霜霜趴在床边甜甜的睡着,如丝的秀发垂洒下来,调皮的骚扰着她的脸庞、颈间,她迷迷糊糊的挠了挠,不满的嘀咕着什么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