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六十七章 等待良机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十七章 等待良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没,没有!”“依允”慌乱的说道,转身走进去了。莫言方才的反应令她心中安定了不少,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依允,待会只需把握好时机,便能一箭双雕了。

    “丁大人!”“依允”放下那个瓶子,轻声说道:“你还没歇息呢,饿了吧,奴婢去为您准备些夜宵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丁放直直的看着窗外,今晚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迎面吹来,令他不由得想念起赵然的温柔和好处来,春天的空气都有种令人微醺的感觉,带着些甜甜的香味,像极了赵然。在这么宁静美好的夜晚,他多想拥着她坐在窗前,一起默默的欣赏着那轮清凉飘渺的明月啊!

    “丁大人,您在想什么呢!笑得那么幸福!”“依允”甜甜的笑道,心中却是紧张了起来,大概真是那春药开始发挥药效了吧,他的表情,他的举止,他的声音似乎都开始变化了。

    丁放转头望向她,暧昧的烛光中,他忽然发现赵然正在不远处温柔的看着自己,粉粉的脸蛋,娇艳的红唇,流淌的横波,无不是对他最致命的蛊惑。虽然感觉头重如山,脚步似棉,丁放却坚持踉踉跄跄的朝她走去。他一把抱住她,喃喃道:“然儿,你终于来了,知道我有多想你吗?”

    不知怎的,“依允”待在他怀中竟然心儿怦怦乱跳,他身上阳光般温暖的味道煞是迷人,在他怀中待得越久,反而越是依赖,不舍得离开,到最后竟然脑袋也开始迷糊起来,只觉得身上也是热的慌,丁放头重重的靠在她的颈间,双手早已不老实起来,将其外袍解得利落,“依允”昏昏沉沉、柔若无骨的躺倒在床上,任凭他处置……

    莫言在外面听得真切,当他听到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时,急切的直往里冲,可是就在门口,另一名黑衣人闪现,狠狠一击重拳将他打晕!这时,房内已是"jiao chuan"吁吁霸王行,翻云覆雨等闲间,正所谓是“夜深人静快**,心絮纷纷骨尽消”。

    翌日,韦奇云正在倾听着下人的回报,丁放似霜打的茄子般无精打采的出现了,只见他目光游离,胡子拉碴,衣衫不整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激情和膨胀,声音亦是低落的很,“王爷,这么早就来打扰您,真是抱歉,我是想问问什么时候动身去南部啊?”

    “哦?丁大人如此这般的心急啊,是不是要躲什么人啊?”韦奇云狡黠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哪有!”丁放忙不迭的否认道,眼底尽是慌乱,低下头去说道:“我只是想早日为家人报了仇,心愿就了啦,从而就了无牵挂啊!”

    “了无牵挂,哈哈,丁大人,本王看你从此以后可是永无宁日了!”韦奇云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你,何出此言?”丁放心虚的问道。

    韦奇云指了指对面的椅子,示意他坐下,含笑说道:“一大早,依允便来哭诉了,不过本王倒觉得你们俩在一起也是缘分,亦是好事一桩,恰好,丁大人你刚经历了丧妻之痛,女人嘛,就是最好的疗伤止痛药了,你昨晚也尝过了,觉得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怎么也取消丁放呢,这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依允姑娘了呢,这不就想着干脆早日去南部,避开她,省得两人互相尴尬!”丁放满脸通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多谢王爷!”丁放难掩欣喜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么呢?”靡颜忽然出现在门口,微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在想丁放和依允呢!”韦奇云拉着她坐下来,继续说道:“昨天晚上发生一件事,丁放居然冒犯了依允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靡颜听到后无比震惊,“你,你说的都是,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想撮合他们呢!”对于她的反应韦奇云也早已料到,镇定自若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忘了,上回你不是说赵然还在人世吗?你这样做不是破坏他们夫妻间的感情呢?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一时半会找不到赵然,而丁放又急于报仇,我想在他身边安排个女人,或许能平息他心中的仇恨!”

    靡颜半信半疑的问道:“你的意思是,依允是你安排给丁放的一剂灭火药?”她转而摇头,坚定的说道:“不行,万一赵然回来了,看到他和依允在一起,那三个人都不会好过的,你还是让依允趁早离开他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丁放情绪极不稳定,万一他又去滋事怎么办?卿妃的事你也看到了。而且,依允的清白被毁,以后还会有谁敢要她啊,现在拆散他们,对两人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都想好了?哼,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正房还不知生死呢,这才几天啊,就在外面寻花问柳的,恶心!”靡颜愤愤然说道。

    韦奇云拥着她,笑道:“你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,我就从未想过背叛你。”

    靡颜白了他一眼,不屑的说道:“那是因为我一直看着你,万一哪天我也跟赵然似的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,你还不是一样会去找别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颜儿!”韦奇云眼底闪现着伤痛和落寞,他扶着她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你是我唯一的颜儿,任何人都取代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说甜言蜜语!”靡颜心里欢喜得很,嘴上却依然不依不饶的,“反正只要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任何女人接近你,包括那什么宇文梅!”

    韦奇云先是一怔,随后极力忍住笑,憋得满脸通红,最后干脆放声大笑,气得靡颜粉拳直扑上他的胸间,娇声道:“人家说正经的,你还取笑人家,真是坏死了!”

    光明殿,韦广晖正在享受着朱霜霜温柔而恰到好处的拿捏手法时,韦叶忽然来报,“启禀皇上,安安求见!”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!”韦广晖转头微笑的看向朱霜霜,说道:“朕昨天答应你今天陪你出去的,可现在看来又得等上一会儿了,这样,你先和韦叶一道出去,待会朕来找你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朱霜霜乖巧的笑道:“你先忙着,那我就先出去了!沿路给你留记号啊!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秘?”韦广晖笑道:“去吧,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朱霜霜刚走,安安便进来了,她不安的四下张望了一番,随即便关上房门,神情紧张,眼中犹然带着泪水,颤抖着说道:“皇上,请恕安安冒昧,您能终止这次的任务吗?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原因吧!”韦广晖预料到她必是遭遇到什么大事了,从未见过她如此反常的举止和言行。

    安安迟疑了片刻,闭上眼咬牙道:“昨天晚上,因为王爷交给安安的春药,丁放和我……”虽然昨晚之后的事情她没有什么印象,但今早见到浑身几乎*的两人,心中至今仍难以抑制住不住上扬的羞辱感,即使是面对如兄长般信任有加的皇上,她仍然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韦广晖沉吟了片刻,冷静的说道:“是他要求你带去药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丁放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他,他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还告诉我王爷已经答应派他明日启程去南部!”想起他今早事不关己、神游太虚的样子,见到自己醒来,居然还嬉皮笑脸的,起身将自己散落一地的衣裳扔了过来,对昨晚的事情丝毫不放在心上,简直是“是可忍孰不可忍”,安安气恼得眼泪刷刷直落,胸膛起伏不定,一反往常的温顺冷静。

    韦广晖微笑的说道:“就因为早上起来衣衫不整的,你就给丁放定了罪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安安难以置信的望着他,皇上怎么会说出如此冷血而有失偏颇的话来呢,“那不都是明摆着的事,您是说奴婢在污蔑丁放吗?”

    韦广晖笑了笑,说道:“安安,你与朕情同兄妹,这么多年来,你为朕做的事,朕件件记在心上,你觉得朕会是那种过河拆桥、铁石心肠的人吗?”

    安安抹着眼泪沉默不语,韦广晖走过来,柔声道:“依朕对丁放的了解,他平日里虽然有些放荡不羁,但在男女之事上却是不会越雷池半步的。而且,你想想,在你放下药之后,他难道不会察觉到不对劲,而任由摆布吗?”

    安安泪眼朦胧的望着他,眼神里渐渐闪烁着希冀和兴奋来,韦广晖继续说道:“朕如果猜得不错,紧接着你应该也有不正常的感觉!”

    安安点点头,他无奈的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丁放,待事情完结之后,朕一定会好好的惩治他。他应该早已猜到韦奇云的伎俩,在那晚发现不对劲时就已经封住了穴道,阻止了毒性的蔓延,可恶的是,他居然没有提醒你,看来真是有趁机占便宜的嫌疑!你也太过单纯,难道就没想到那药既然能对他产生作用,对你不是也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以为只有对男人才会产生药效的!”安安嗫嚅道。

    “你呀!”韦广晖摇摇头,说道:“你若不能确定是否被侵犯,去找靡颜问问究竟吧!”

    “哦,是安安一时冲动了,其实,说起来,似乎也没有她们说的那些症状呢!”安安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低了,偷偷的看向他,心中一阵忐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弄清楚就好了。”韦广晖正色道:“但是,韦奇云一定就已经确定你和丁放是确有关系的,要记住,你现在是依允,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出破绽来,不然只会功亏一篑。”

    安安低下头去,羞愧的说道:“安安明白了,方才太冲动,差点坏了大事,请皇上惩罚!”

    “朕能理解你的感受,任何一个女孩子受了那么大的惊吓都会失常的,但你依然保持头脑清醒,换了装进宫来见朕,这点很好,不会引起他人的怀疑。”韦广晖赞许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安有些扭捏的笑着,说道:“安安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,明日随丁放一起去到南部,好些时日都不能来看望您和卿妃娘娘了,请多多保重!”

    “你去那边也要注意安全,朕已经安排好接应你们的人,告诉丁放,家人一切安好,赵然身上的毒性也得到控制,朕会想办法治愈她的!今天你出来的时间长了些,快点回去吧!”韦广晖微笑道。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