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 > 第六十五章 演戏
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六十五章 演戏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“有点,呵呵!”慕兰憨笑道:“平日觉得她聒噪得慌,可几日没见她又觉得挺寂寞的。”

    “慕兰!”“朱霜霜”眼中满是感动,几乎要露馅了。这时,忽然门外一阵异响,莫非是他来了?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门被踢开了,一个蒙着黑布的男人只身闯了进来,二话不说步步紧*向“朱霜霜”。慕兰吓得花容失色,醒悟过来是遇到刺客之时,那人已如饿狼扑羊之势朝“朱霜霜”刺去。

    慕兰反射性的翻身挡住她,“朱霜霜”心中一阵焦急,这傻丫头还真打算以身殉主呢,她猛地抱住慕兰往旁边躲闪,口中呼道:“来人啊,有刺客!”

    那男人对她们穷打不放,一个白鹤亮翅,气势汹汹的继续扑向她们。“朱霜霜”只能拖着慕兰左躲右闪的,她暗自叫苦不迭,这慕兰一点功夫都没有,自己若再带着她也是个累赘,更要命的是都好几个回合了,他都没有伤到自己,暗中监视之人恐怕会起疑心。唯今之计就是想方设法将慕兰置身事外,或者让她受些小伤,自己才好配合他演好这场戏啊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那男人的长剑又径直刺来,“朱霜霜”果断的抱住慕兰一侧身,刺溜一声,只听慕兰一声尖叫,她赶忙顺势将慕兰推出门外,自己则撞向了一旁的硕大花瓶,头上是肯定得挂彩的,手上的动作也不能忘记,只听一声惨叫,“朱霜霜”额头碰到花瓶上,鲜血顺着发髻流到颈部,脸庞煞白得吓人,更要命的是,她卧倒在地,裙摆被染得鲜红,腿肚子部都是血迹,抱着肚子无助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也有今天!”那男人仰天长笑,收起长剑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卧房,弄月宫外禁卫军闻讯而来,待他们进入卧房时,“朱霜霜”已是不省人事,全身浸泡在血中,触目惊心的情景,让人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韦广晖赶来时,御医已诊断完毕,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不敢起身,慕兰缠着绷带万分内疚的守候在一旁,只是抹着眼泪,一脸悲痛神情,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卿妃怎么样了?”韦广晖手指着御医,颤抖着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子怕是很难保住了!”

    “朕问的是卿妃!”

    御医瑟瑟发抖的说道:“回,回皇上,娘娘失血过多,情况很是危急啊!”

    “不管用什么法子,你都必须保证娘娘平安无事,否则,朕惟你是问!”韦广晖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!微臣会尽全力确保娘娘无虞的!”

    “好!”韦广晖身子一颤,几乎倒下,幸亏韦叶眼疾手快扶住他,“皇上,咱们还是回凝霜殿吧,铁大人嘱咐过您不可过于伤心的,而且您的风寒也未痊愈!”

    “朕没事!”韦广晖走上前,握住“朱霜霜”的手,呆坐许久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沉睡”中的“朱霜霜”小鹿乱撞,但表面上还得佯装昏迷。皇上演得也太过了吧,这若是被娘娘看见了非得吃醋不可,呵呵,不过好些年来,皇上都未拉过自己的手,方才一接触竟然还有酥麻的感觉呢,他的手好温暖、好宽大,真希望能一直被他握着该有多好啊。

    “御医,你看娘娘的脸怎么忽然红了,是不是发烧了?”一旁的宫女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回事?”韦叶嘀咕道。

    御医踌躇上前,缓声道:“皇上,依微臣看,您这些日子还是回避着娘娘为好,您的伤寒还未痊愈,娘娘的抵抗力目前较弱,极易被传染,所以您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韦广晖松开了她的手,微微颔首,由韦叶搀扶着回到了光明殿中……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丁放果真伤了朱霜霜?”韦奇云诡异的笑道:“还使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掉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奴才亲眼所见。那女人伤得不轻,就是能侥幸捡回一条命,但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万万保不住的!”一下人脸上横肉抖动着笑道。

    “韦广晖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奴才瞧着他受的打击挺大的,脚步漂浮,得由下人搀扶着走,而且奴才听说他这些日子身体也抱恙呢,精神不大好!”

    “好,你继续去刺探消息,一有新情况赶紧来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人兴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韦奇云呷了口茶,心满意足的躺下了,看来这丁放真是下了狠心了,莫非他真的不知道家人还在世的事情,所以才对朱霜霜下如此重的毒手?那场大火可以确定是韦广晖派人放的,初步推断他是预想嫁祸给自己的,以让丁放仇恨自己而回到他的身边,不成想,如此一来,他反而有可能已将丁放彻底的推向了自己。韦广晖啊韦广晖,你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!有了丁放在手,战胜你的把握便又多了几分!

    “王爷!”一声温柔熟悉的唤声传来,韦奇云回过神来,只见靡颜正柔媚的望向自己,笑道:“你在想什么呢,这么传神?”

    对了,为了彻底的打消疑念,不妨利用她去一探真假?韦奇云微笑道:“想你啊!方才找你也不见你踪影,去忙什么啦!”

    “诺,你试试吧!”她拿出一件外袍,体贴的为他披上,笑道:“我不大擅长针线活,你就凑合着穿吧!”

    韦奇云心中一暖,真诚的说道:“只有你最关心我了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靡颜娇羞的一笑,说道:“一件粗糙的外袍就让你感动成这样,那我以后可真得对你好点!”

    韦奇云叹了口气,说道:“是丁放!”

    “丁放?”靡颜瞪大了双眼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怎么会?丁放与霜霜自相识以来相处得极为和谐融洽,除了皇上,丁放是她最为信任的人了,他怎么会忍心朝她下手啊!是否又是韦奇云挑拨离间的手段呢,可他上次不是明显表示要放弃与皇上为敌了吗?莫非也是为了敷衍自己?

    “你,是不是又在怀疑是我让丁放去的?”韦奇云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此事就一点关系也没有吗?”靡颜正色问道,双目如炬,炯炯有神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韦奇云并没有躲闪,语气却是黯然,“其实也不能说一点关系都没有,丁放这么做有一部分原因在于我,他希望我能够接纳他,帮助他,为他家人报仇!”

    “他对霜霜下手是为了向你表明决心?”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靡颜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喃喃道:“他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丧心病狂的?他怎么忍心……不行,我得看看霜霜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让下人送你过去!”韦奇云唤来下人,叮嘱了几句,靡颜便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当靡颜出现在弄月宫门口时,宫女们皆好奇的张望着这位面容绝美、风韵迷人、神情却异常焦急紧张的绝代佳人,她是谁?来弄月宫为何事?以前在宫中怎么从没有见过这么一位娇艳似花的美人呢?

    慕兰远远望见大批的宫女聚集到一起,便过来一探究竟,拨开众人,放眼望去,怎么是她?慕兰惊喜的说道:“靡颜小姐,好久没见您了,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?噢,是来看主子的吧?”

    靡颜轻启朱唇,微笑道:“你是慕兰吧?我听说霜霜她遭遇了意外,心里急得很,特来探望,不知她情形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您快请进来吧!”慕兰含笑在前指引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看谁来了!”慕兰方进门便欢快的说道,“朱霜霜”头包着白布,脸色仍然毫无血色,目光空洞的寻声扫去,见到靡颜,虽然眼神亮堂了片刻,紧接着便恢复了常态,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。

    “霜霜!你觉得怎么样啊,吓死我了,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?”靡颜看着她憔悴痴呆的神情,难过得眼泪直流,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,她真是受的打击太大了,连自己她似乎都没有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霜霜,没事的,你还年轻,有的是机会,最要紧的是快点把身子养好。”靡颜拿出一个锦囊,爱怜的说道:“这是姨娘以前自制的一些补血养气的药丸,我试过了的,真的很有效,你要按时吃啊!”

    姨娘?“朱霜霜”一面保持着表面的呆滞状态,脑子一面高速的运转着,难怪刚才看着她极是眼熟呢,莫非她是——靡颜!没错,正是她,上回陪娘娘去看望秦夫人时与她有过一面之缘,她不是已经出宫去了吗,又是从哪里知晓娘娘“被袭”一事的呢?

    “姨娘!”“朱霜霜”忽然抱住她放声大哭了起来,打破了多日来的死气沉沉,慕兰欣喜的看着她终于开始宣泄情感,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稍稍着地了。娘娘不吃不喝的,憋了好几天,白天不说话,晚上也是机械性的闭上双眼,皇上来了也跟不认识一样,真是奇怪,怎么靡颜小姐一来,她竟然好转了呢?

    这时,秦熙儿端着一碗稀粥出现在门口,听见“朱霜霜”的委屈无奈的哭声,她心中既是悲痛又是欣慰,哭出来代表着她终于回到现实,接受了失去孩子的那份痛楚,她快步走了过来,居然都没有看见坐在一旁的靡颜,只是温柔的抚着她的头发,轻声道:“哭吧,哭吧,哭出来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!你也在啊?”秦熙儿转头望去,不由得一惊,微蹙着眉头问道:“靡颜,你出现在这里?你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霜霜出事了,心里担心的不得了,迫不及待的赶过来看她。”靡颜叹道:“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呢?可怜的孩子!”

    她环顾了下四周,忽然将秦熙儿拉至一旁,低声说道:“皇上查出来是何人所为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秦熙儿说道:“我也没细问,只是希望霜霜能快些恢复过来,其他的就交给皇上处理吧!”

    “对了,怎么没看到皇上,霜霜出了这么大的事,他还在忙于政事?”

    秦熙儿苦笑道:“他们真是一对苦鸳鸯啊,听中旗说,自霜霜遇袭那日起,皇上便一病不起了,都没法下床了,中途来看了她一次,也是被抬回去的,还怎么来照顾霜霜啊?”
夜帝盛宠:娇妃忘关门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